山市

山市

朝代:清代

作者:蒲松齡

原文:

  奐山山市,邑八景之一也,然數年恒不一見。孫公子禹年與同人飲樓上,忽見山頭有孤塔聳起,高插青冥,相顧驚疑,念近中無此禪院。無何,見宮殿數十所,碧瓦飛甍,始悟為山市。未幾,高垣睥睨,連亙六七裡,居然城郭矣。中有樓若者,堂若者,坊若者,歷歷在目,以億萬計。忽大風起,塵氣莽莽然,城市依稀而已。既而風定天清,一切烏有,惟危樓一座,直接霄漢。樓五架,窗扉皆洞開;一行有五點明處,樓外天也。

  層層指數,樓愈高,則明漸少。數至八層,裁如星點。又其上,則黯然縹緲,不可計其層次矣。而樓上人往來屑屑,或憑或立,不一狀。逾時,樓漸低,可見其頂;又漸如常樓;又漸如高舍;倏忽如拳如豆,遂不可見。

  又聞有早行者,見山上人煙市肆,與世無別,故又名“鬼市”雲。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奐山的山市,是(淄川)縣有名的八景之一,但好幾年也難得見到一次。有位名叫孫禹年的公子,同幾位志同道合朋友(在)樓上飲酒,忽然看見(奐山)山頭有一座孤零零塔聳立起來,高高地插入青天。(大傢)面面相覷,驚疑不定,心想附近並沒有這麼個禪院。沒過多久,又出現瞭幾十座高大的宮殿,碧綠色的琉璃瓦,飛翹的殿簷▼

文言句式

判斷句奐山山市,邑八景之一也(用“……也”表示判斷)。始悟為山市(用“為”表示判斷)省略句與同人飲(於)樓上,(他們)忽見山頭有孤塔聳起,(孤塔)高插青冥,(他們)相顧驚疑,(他們)念近中無此禪院和“孤塔”)。倒裝句惟危樓一座(一座危樓,定語後置)。見宮殿數十所(數十所宮殿,定語後置)。▼

參考賞析

寫賞析

賞析

縱觀山市出現的全過程,可分四個階段。初生階段這是目擊者眼中的畫面。文章還描寫瞭目擊者的心理變化:見孤塔時,彼此“相顧驚疑”,表明它是突然出現的,而且跟實讀者帶到目擊者所在的地方瞭。以下所寫仍是目擊者所見畫面,但讀者在感覺上發生瞭變化:一切都如同親見。發展階段先總寫一筆:“高垣睥睨,連亙六七裡。”頗有▼

教學建議

這是一篇自讀課文,可用一節課指導學生閱讀。首先我們要知道山市的形成:當光線在同一密度的均勻介質內進行的時候,光的速度不變,它以直線的方向前進,可是當光線傾斜地由這一介質進入另一密度不同的介質時,光的速度就會發生改變,進行的方向也發生曲折,這種現象叫做折射。當你用一根直桿傾斜地插入水中時,可以看到桿在▼

創作背景

以情襯景。作者在形貌時,是通過孫禹年及其朋友的眼睛來形貌山市奇景的。孫禹年在與朋友飲酒時,突然望見遠處奐山山峰上呈現瞭隱約約約的高聳的“孤塔”,他們不禁“相顧而疑”,由於此處基礎就沒有寺院,哪來的孤塔呢?這種兇猛的詫異、疑惑的情感,既是對怪僻的山市景致一種陪襯,又是傳染讀者的一種前言。作者在描寫的進▼

名句賞析

【奐山山市,邑八景之一也,然數年恒不一見。】起筆便寫山市奇特,為“縣八景之一也”,且數年難得一見。【孫公子禹(yǔ)年與同人飲樓上,忽見山頭有孤塔聳起,高插青冥(mng),相顧驚疑,念近中無此禪院,無何,見宮殿/數十所,碧瓦飛甍(mng),始悟為山市。】二變為宮殿。“碧瓦飛甍”展現出宮殿的宏偉壯觀,▼

作者介紹

蒲松齡

蒲松齡(1640-1715)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世稱聊齋先生,自稱異史氏,現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洪山鎮蒲傢莊人。出生於一個逐漸敗落的中小地主兼商人傢庭。19歲應童子試,接連考取縣、府、道三個第一,名震一時。補博士弟子員。以後屢試不第,直至71歲時才成歲貢生。為生活所迫,他除瞭應同邑人寶應縣知縣孫蕙之請,為其做幕賓數年之外,主要是在本縣西鋪村畢際友傢做塾師,舌耕筆耘,近40年,直至1709年方撤帳歸傢。1715年正月病逝,享年76歲。創作出著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