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原文:

氓之蚩蚩,抱佈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於頓丘。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於嗟鳩兮!無食桑葚。於嗟女兮!無與士耽。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於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憨厚農傢小夥子,懷抱佈匹來換絲。其實不是真換絲,找個機會談婚事。送郎送過淇水西,到瞭頓丘情依依。不是我願誤佳期,你無媒人失禮儀。望郎休要發脾氣,秋天到瞭來迎娶。爬上那垛破土墻,遙向復關凝神望。復關遠在雲霧中,不見情郎淚千行。情郎即從復關來,又說又笑喜洋洋。你去卜卦求神仙,沒有兇兆心歡暢。趕著你的▼

通假字

蚩蚩(氓之蚩蚩)通“嗤嗤”,笑嘻嘻的樣子。一說是忠厚的樣子匪(匪來貿絲) 通“非”,不是於(於嗟鳩兮) 通“籲”,嘆詞,表感慨無(將子無怒) 通“毋”,不要說(猶可說也) 通“脫”,解脫泮(隰則有泮) 通“畔”,邊▼

古今異義

至於,古義:到;今義:表示到達某種程度。耽,古義:沉溺;今義:耽誤。以為,古義:把……當作;今義:認為。泣涕,古義:眼淚;今義:眼淚和鼻涕。賄,古義:財物;今義:用財物賄賂。宴,古義:快樂;今義:宴會。 三歲,古義:多年;今義:指年齡。▼

詞類活用

黃(其黃而隕):變黃(形容詞作動詞)二三(二三其德):經常改變(數詞作動詞)夙(夙興夜寐):早起(名詞作狀語)夜(夙興夜寐):晚睡(名詞作狀語)貧(三歲食貧):貧困的生活(形容詞作名詞)貳(士貳其行):不專一,有二心(數詞作動詞)▼

明句式

將子無怒,秋以為期.(賓語前置句)▼

參考賞析

寫賞析

賞析

《衛風氓》是一首上古民間歌謠,以一個女子之口,率真地述說瞭其情變經歷和深切體驗,是一幀情愛畫卷的鮮活寫照,也為後人留下瞭當時風俗民情的寶貴資料。這是一首短短的夾雜抒情的敘事詩,將一個情愛故事表現得真切自然。詩中女子情深意篤,愛得坦蕩,愛得熱烈。即便婚後之怨,也是用心專深的折射。真真好一個善解人意、勤▼

層次結構

開頭一、二章,《詩集傳》雲:“賦也。”具體描寫男子向女主人公求婚以至結婚的過程。那是在一次集市上,一個男子以買絲為名,向女主人公吐露愛情,一會兒嬉皮笑臉,一會兒又發脾氣,可謂軟硬兼施。可是這位單純的女子看不透他的本質,說是必須有人來說媒,最後將婚期訂在秋天。從此以後,女子朝思暮想,“乘彼垝垣,以望復▼

藝術成就

(一)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氓》詩是詩人現實生活典型情緒的再現,詩人不自覺地運用瞭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歌唱抒述自己悲慘的遭遇,起瞭反映、批判當時社會現實的作用。《氓》是民歌,是口頭創作。最初廣泛地流傳於民間,經過無數勞動人民的反復歌唱、不斷修改,到寫定時候,才形成現在這樣的完整詩篇。人們在流傳中,把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