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二首

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二首

朝代:宋代

作者:陸遊

原文:

風卷江湖雨暗村,四山聲作海濤翻。
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貍奴不出門。

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天空黑暗,大風卷著江湖上的雨,四周的山上嘩嘩大雨像巨浪翻滾之聲。溪柴燒的小火和裹在身上的毛氈都很暖和,我和貓兒都不願出門。我直挺挺躺在孤寂荒涼的鄉村裡,沒有為自己的處境而感到悲哀,心中還想著替國傢防衛邊疆。夜將盡瞭,我躺在床上聽到那風雨的聲音,迷迷糊糊地夢見,自己騎著披著鐵甲的戰馬跨過冰封的河流▼

字詞句基礎知識舉要

僵“僵”是個形聲字,從人僵聲,與“偃”同義,是向後仰倒,而“前仆後繼”的“仆”是向前倒,與此詞倒的方向相反。後來引申用來指“不動不朽”,即“僵硬”的意思,後來此義又造“僵”字表示,但人們仍習慣用“僵”字。詩中“僵臥孤村不自哀’’的“僵”是“僵硬挺直”的意思,形容詩人不受重用。戍“戍”是個會意字,從人▼

參考賞析

寫賞析

思想感情

這首詩情感激昂,精神飽滿。作者晚年境遇困頓,身體衰弱,但並沒有哀傷自己,而是想著從軍奔赴邊疆,跨戰馬,抗擊敵人進犯。表達瞭詩人的愛國熱情希望用實際行動來報效國傢,憂國憂民的思想感情。▼

創作背景

陸遊自南宋孝宗淳熙十六年(1189年)罷官後,閑居傢鄉山陰農村。此詩作於南宋光宗紹熙三年(1192年)十一月四日。當時詩人已經68歲,雖然年邁,但愛國情懷絲毫未減,日夜思念報效祖國。詩人收復國土的強烈願望,在現實中已不可能實現,於是,在一個“風雨大作”的夜裡,觸景生情,由情生思,在夢中實現瞭自己金戈▼

鑒賞

第一首詩主要寫十一月四日的大雨和詩人之處境。前兩句以誇張之法寫大雨瓢潑,其聲響之巨,描繪出黑天大風大雨之境,很是生動,波濤洶湧之聲正與作者渴望為國出力、光復中原之心相印。後兩句轉寫近處,描寫其所處之境,寫出作者因天冷而不思出門,其妙處是把作者的主觀之感和貓結合一起寫。這首詩也道出瞭作者處境悲涼。第二▼

鑒賞三

這首詩是紹熙三年(1192)十一月陸遊退居傢鄉山陰時所作,是年六十八歲。這首詩的大意是:我挺直地躺在孤寂荒涼的鄉村裡,自己並不感到悲哀,還想著替國傢守衛邊疆。夜深瞭,我躺在床上聽到那風雨的聲音,就夢見自己騎著披著盔甲的戰馬跨過冰封的河流出征北方疆場。同陸遊的許多愛國詩篇一樣,這首詩充滿愛國豪情,大氣▼

鑒賞二

這是年近七旬的 陸遊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寒夜,支撐著衰老的身體,躺在冰涼的 被子裡,寫下的一首熱血沸騰的 愛國主義詩篇。詩的前兩句直接寫出瞭詩人自己的情思。“僵臥”道出瞭詩人的老邁境況,“孤村”表明與世隔絕的狀態,一“僵”一“孤”,淒涼之極,為什麼還“不自哀”呢?因為詩人的愛國熱忱達到瞭忘我的程度,已經▼

後世影響

這首詩在我國古代所有的愛國詩篇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古典詩歌史上寫下瞭極其厚重的一筆,也以豪邁和悲壯的風格為浩如煙海的詩歌海洋增添瞭獨特的色彩,並以其永恒魅力永遠影響著後人。▼

鑒賞四

此詩作於宋光宗紹熙三年(公元1192年),時年詩人67歲,閑居在故鄉山陰(今浙江省紹興市).原詩共兩首,此處所選的是其中的第二首.與詩人其他的老年詩相比,這首詩在寫法上別具一格.其主要特色在於以夢境抒發情懷.寫到夢境的詩詞,在陸遊之前已有不少佳作.李白的詩《夢遊天姥吟留別》,描繪的是光怪陸離、異彩紛▼

作者介紹

陸遊

陸遊(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著名詩人。少時受傢庭愛國思想熏陶,高宗時應禮部試,為秦檜所黜。孝宗時賜進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軍旅生活,官至寶章閣待制。晚年退居傢鄉。創作詩歌今存九千多首,內容極為豐富。著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筆記》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