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皇後

人物簡介  薄皇後是漢景帝劉啟的第一任皇後,是景帝祖母薄太後的侄孫女,然而政治聯姻、又近親結婚的漢景帝卻一點也不寵愛她,在薄太後去世後,他立馬就廢瞭薄皇後,也讓她成為瞭歷史上第一個被廢黜的皇後。在漢景帝的幾個嬪妃中隻有薄皇後無子無寵,被廢後退居別宮,死後葬在長安城東平望亭南。

人物經歷
  傢世
  薄氏是漢景帝的第一任皇後,是漢景帝做太子的時候,由他的祖母指定的太子妃。漢景帝的祖母是皇太後薄姬。薄姬原來是魏王魏豹的一個妃嬪。魏豹被劉邦打敗後,在滎陽被殺,薄姬被劉邦收留。
  當時薄姬的地位很低,隻是一個普通的女工。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中,劉邦發現薄姬容顏美麗,就把她收入後宮。在後宮的女人中有兩個人是薄姬要好的朋友。有一次,這兩個人在聊天時嘲笑薄姬。她們三個人從小在一起就是好朋友,說將來無論是誰被皇上寵幸瞭,千萬別忘記另外兩個夥伴。結果這兩個人先後被劉邦寵幸,說起薄姬時,她倆就嘲笑她。這個話剛好被劉邦聽見,就問這是怎麼回事。兩個妃嬪就把事情告訴劉邦,劉邦聽完後,很同情薄姬,於是就召見她,要她伴寢。
  這一天晚上薄姬見到劉邦,薄姬說,昨天晚上我夢見蒼龍盤腹,劉邦很高興。此後薄姬懷孕,生下劉邦八子中的第四子劉恒。
  劉邦活著的時候,除召見她的這一次以外,再也沒有召見過她。呂後知道,在劉邦後宮眾多的妃嬪中,薄姬是個最不受寵的。劉邦去世後,呂後掌權,她把當年劉邦寵愛過的妃嬪全部關在宮中,唯獨把這個不受寵的薄姬放走瞭,讓她去代地,同他的兒子代王劉恒生活在一起。
  高後七年,呂後在迫害劉姓諸皇子的時候,劉恒躲過一劫。
  在 蕩除諸呂 中,齊王劉襄起兵,劉章等人在京城把諸呂全部滅掉。滅諸呂,立功最大的是齊王劉襄和他的弟弟劉章。但是,在立誰做繼承人的問題上,大臣們不同意立劉襄和劉章。這弟兄倆年齡雖小,但能幹,如果他們上臺,不好控制。而默默無聞的代王劉恒,大臣們覺得他很老實,好控制,就把劉恒立為繼任的皇帝,就是後來的漢文帝。於是,當別人在除諸呂,浴血奮戰的時候,劉恒在代地休息。諸呂除完,他被迎接回來當皇帝,薄姬就非常幸運地當上皇太後。
  劉薄聯姻
  薄姬當上皇太後之後,開始有瞭變化。她首先想到的是讓自己的傢族富貴。兒子妻妾成群,已經不用管瞭,她就考慮到她的孫子,當時的太子劉啟。她為孫子劉啟選瞭一個太子妃,是她薄傢的娘傢遠房孫女。太子繼位是皇帝,太子妃以後是理所當然的皇後。她做瞭皇太後,她也要讓她的娘傢孫女也做皇後,做皇太後。薄姬希望這次聯姻能鞏固自己娘傢薄氏傢族的地位。雖然劉啟並不喜歡祖母給他選的這位太子妃,但因西漢重孝道,身為孫輩的太子劉啟無法拒絕祖母薄姬的指婚。
  無子無寵
  薄氏端莊,大方賢惠,與漢景帝劉啟夫妻20多年,然漢景帝並不寵愛她。漢景帝繼位後,太子妃薄氏晉升為皇後(即薄皇後)。薄皇後從當太子妃到當皇後,一直得不到漢景帝的寵愛,也因為身體原因始終沒有孩子。漢景帝有十四個兒子,出自六個妃嬪,唯獨薄皇後沒有兒子。在漢朝,一個無子的皇後是無法長久的保持自身地位穩固的,於是在漢景帝的宮闈之中,形成瞭一個宮闈之爭的局面。後宮有子嗣的妃嬪們,對太子位和皇後位子虎視眈眈。
  廢黜後位
  前元二年(公元前155年),太皇太後薄姬病逝。
  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漢景帝立庶長子、栗姬之子劉榮為太子。
  前元六年(公元前151年),漢景帝廢黜薄皇後的皇後之位,退居別宮。七個月後,漢景帝的愛妾夫人王娡與愛子劉徹順利當上皇後、皇太子。
  中元三年(公元前148年),薄皇後去世,死後葬於長安城(今陜西西安)東平望亭南。
薄皇後為什麼被廢
  其實,薄皇後是依靠其祖母薄太後的權勢而成為皇後的。也就是說,漢景帝還是太子的時候,祖母薄太後就給他指定瞭一個皇後,薄太後以薄氏為妃,也就是太子妃,等到漢景帝登基成為皇帝,薄妃就成為薄皇後。
  漢景帝是十分聽從其祖母薄太後的安排的,真所謂人的心氣是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改變的,兒子當瞭皇帝,自己成瞭皇太後,如今的薄太後既不是當年的織佈女工,也不是不受寵的普通嬪妃。她現在日思夜想的就是,如何讓帝國的榮光從此照進娘傢,讓傢人永享富貴。兒子,也就是漢文帝,薄太後已經管不瞭瞭。事不宜遲,就從孫子漢景帝著手。薄太後處心積慮,要為孫子選妃,點名薄氏孫女。當年的呂後不是專門給劉姓的皇子配姓呂的後人,劉呂配?薄太後也要 拉郎配 ,搞劉薄配。於是,漢景帝就是有十分的不喜歡,也要遵從祖母的安排,因為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他要是不服從,也會丟掉太子的地位。
  因為是近親結婚,聰明的漢景帝不願意寵幸她,導致她最終無法生孩子。一旦失去瞭吉星高照的薄太後做後臺,她就會受到漢景帝的冷落,最終被廢除瞭皇後。
薄皇後被廢之後什麼結局
  公元前151年,漢景帝廢黜薄氏的皇後之位,退居別宮。漢景帝中元二年(公元前148年)正月,薄氏去世,葬於長安城(今陜西西安)東平望亭南。
  薄皇後在史書上的記載不過短短一兩行字,但仍能看出她的檢點從容,安分守己,從無過錯,是非常稱職的太子妃和皇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