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崗

人物簡介  高崗是陜甘邊革命根據地領導人之一、原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是東北根據地的代表人物。1954年2月,高崗、饒漱石被控分裂黨、篡奪黨和國傢最高權力等陰謀,8月17日高崗服安眠藥自殺身亡,被葬在北京萬安公墓。1955年,高崗被開除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文革中他的墓碑被砸爛。

人物生平
  高崗1905年出生於陜西省榆林市橫山縣高傢溝;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原名高崇德,字碩卿。小時候在米脂縣龍鎮小學讀書,後考入橫山縣立第一高等小學堂學習。
  1927年至1931年,在國民黨西北地方部隊中秘密開展兵運工作,發動武裝起義;1932年任陜甘工農紅軍遊擊隊隊委書記;1933年8月任陜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政治委員;11月後,任紅二十六軍第四十二師政治委員、紅二十六軍政治委員,是陜甘紅軍和革命根據地的創建人之一。
  1935年2月,為瞭統一陜甘和陜北兩塊革命根據地黨和紅軍的領導,中共西北工作委員會和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成立,他任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兼總政治委員。9月紅二十五軍與紅二十六軍、紅二十七軍會師成立紅十五軍團後,任軍團副政治委員;1938年5月任中共陜甘寧邊區黨委書記;1939年1月在陜甘寧邊區參議會第一次會議上被選為參議長。
  1941年初,任中共陜甘寧邊區中央局書記;同年5月,中共陜甘寧邊區中央局與中共西北工作委員會合並組成中共中央西北局後,任西北局書記。
  抗日戰爭勝利後,奉命赴東北,1945年11月任北滿軍區司令員,1946年6月任中共中央東北局副書記、東北民主聯軍副政治委員;1947年底任東北人民解放軍第一副司令員兼副政治委員。
  1949年後任中共中央東北局書記、東北人民政府主席、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解放前夕,高崗在黨內已成為東北根據地的代表人物,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
  1952年11月被任命為中央人民政府計劃委員會主席並兼東北行政委員會主席。
  1953年調到中央,被控陰謀篡奪黨和國傢的最高權力,於1954年2月在七屆四中全會上受到揭露和批判,8月17日,高崗自殺身亡。
  1955年3月,中國共產黨召開全國代表會議通過決議,開除高崗的黨籍。
高崗事件真相
  1952年11月,高崗奉調進京,被任命為中央人民政府計劃委員會主席並兼東北行政委員會主席,時人稱之為 五馬進京,一馬當先 。所謂 五馬進京 ,是指地方五位中共中央局書記鄧小平、習仲勛、鄧子恢、高崗、饒漱石調到黨中央工作;所謂 一馬當先 ,是指其中的高崗位最高權最重,當時,國傢計劃委員會管理范圍很寬,8個工業部門都由計委負責,一時有 經濟內閣 之稱,委員有陳雲、董必武、彭德懷、鄧小平、林彪、饒漱石、彭真、薄一波、鄧子恢、李富春、習仲勛、李先念等。高崗權力之大,遠非以後的國傢計劃委員會主任能比。但是,高崗卻認為自己的這個計劃委員會主席是名不副實,因為他覺得政務院總理周恩來是事無巨細都要管。高崗滿肚子的怨憤。1953年1月,華東局書記、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饒漱石調到北京,經高崗提名出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高崗對饒漱石說: 現在黨內,劉少奇有個圈圈,周恩來有個攤攤,咱們要搞個根據地的大圈圈。他還搬弄:我們黨實際上是由兩個部分組成的,一個是根據地黨,也就是軍隊的黨,另一個就是白區的黨;說什麼劉少奇是白區黨的正確路線的代表,如果沒有我們這些拿槍桿子的黨哪裡有什麼白區的黨。對劉少奇在黨內形成的地位,高崗就是不服。
  1954年1月4日,毛澤東在杭州與赴杭州向毛通報蘇聯情況(處決貝利亞)的尤金暗示瞭高崗事件。毛聽取瞭尤金的介紹後問瞭幾個問題,表示蘇聯揭露貝利亞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具有重大意義。然後談到中國黨內也有類似蘇共的問題。尤金回憶說: 談到中共內部情況時,毛澤東說最近出現瞭一些不健康的現象。這種現象並不普遍,但由於這現象涉及中央委員,因而不可能不註意這現象。毛澤東說有某些人想挑撥政治局委員之間的關系,有人想對某些政治局委員的偶然失誤與錯誤找出規律,從而貶損他們。毛澤東說,我們現在還在研究這問題,始終牢記黨員的團結是解決它面臨問題的關鍵。中央現正就黨的團結一致制定專門文件。這個文件不會公開發表。在今後兩三個星期內即可完成這個文件。毛說在完成這個文件後,他會下令向我通報其內容。
  2月1日,楊尚昆向尤金提交瞭關於黨的團結問題的文件,這文件將在(中共七屆四中)全會上討論,形成決議。
  第二天,劉少奇和周恩來向尤金作瞭詳細通報,點瞭高的名字,相當詳細地談到事件經過。高的罪名是派性、有野心,過分抬高在中共黨的歷史上的軍事傳統的地位,誣蔑劉少奇等。周說在全會上,高可能承認錯誤,但可能不是真誠的,也可能以自殺威脅黨。周還說 貝利亞事件迫使他們特別註意在黨內提高警惕 ,並將高崗事件與貝利亞事件相提並論。2月13日,即在全會結束後幾天,劉與周又向尤金作瞭另一次詳細的通報。他們說高的問題比饒瀨石嚴重,因為他沒有真誠悔改之意,並仍以自殺相威脅。高承認想推翻劉少奇,但聲稱他並無意占據僅次於毛的位置。作為悔過的姿態,他表示準備離開領導崗位,成為普通公民。但是黨認為高沒有作認真的坦白,必須再開一次會給他機會承認錯誤。到3月9日劉與周再次向尤金通報時,上述會議已開過,他們與尤金談瞭5個半小時,詳細通報瞭對高的指摘,內容基本與以前相同。
  幾周後,在3月毛再次與尤金會面。一開始,他否認外國傳說他在杭州時病重,將為高崗所取代!然後他講述瞭使他令高受黨的全會批判的原因。尤金回憶到: 毛繼續按照他談到高崗時的思路說,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來,他感到黨內黨外都有什麼不對勁。有一種地震正在發生的感覺,一會兒這裡有震感,一會兒那裡有震感,但就是說不出震中在哪裡。去年六七月這種感覺特別明顯,那時中共中央正在召開有關金融和經濟事務的會議。然後自7月到12月,越來越明顯感覺黨內有兩個中心,一個是中央委員會,另一個看不見,在地下。在黨內,這種震感特別強烈。12月24日以後,在政治局討論這個問題後,許多問題澄清瞭。我們現在知道這種震動來自哪裡,但這並不是說,在別的地方不會發生地震。
  毛繼續說,高不僅是個陰謀傢,還有別的理由使(他)不信任高: 在個人生活上,高崗是個荒淫的人,他有許多女人,現已明確其中有些人是敵對分子。現在中央正設法多方明確高崗是否與帝國主義分子有聯系。 然後毛又給高的錯誤增加瞭令人驚異的一條,這一條也隱約指責瞭蘇聯。尤金憶到: 毛澤東繼續說,高崗因貝利亞事件飛赴莫斯科,回來後變得異常活躍。特別發人深省的是他從莫斯科回來後,從不對人談到蘇共決議中的兩條極為重要的段落,即宣傳個人崇拜的危害和黨的集體領導的必要性。有特別意義的是,高崗從莫斯科回來後,沒有回傢,立刻去各省黨的工作者因公來京下榻的北京飯店,開始對他們做工作。
  尤金認為毛暗示高與蘇聯新領導有分歧,並說 瞭解瞭蘇聯對貝利亞事件的最後處理方法,使中共中央找到瞭揭露高崗反黨活動的正確道路。 這等於說如果蘇共能將貝利亞清除掉,那麼,中共也可以清除高崗,兩黨均不應過問別黨的事。
  尤金說: 毛察覺到高崗與科瓦廖夫(蘇聯在華總顧問 編譯者註)之間建立瞭友誼,他問我,我是否看到過科瓦廖夫寫給斯大林的信。我回答說,我沒有見到信,但斯大林同志對我談起過這封信。毛說他有這封信,可以給我看。在這封信裡,高崗等於說在中共中央裡,除瞭高崗外,沒有一個同志是好的。高崗對科瓦廖夫說中央有些同志可以定為親美,而其他人則是反蘇。
  作者認為毛的這個評價所傳達的意思是:今後不會容忍對黨的不忠誠,毛不希望蘇聯再幹預中國的事務。
  雖然高崗於1954年8月自殺,10月,赫魯曉夫到北京去改善中蘇關系。但在1955年3月毛與尤金談話時又談到高崗。尤金報告說: 在這時,毛提出高崗可能與貝利亞之間有陰謀,貝利亞的代表到滿洲會見瞭高崗,但高崗沒有向中共中央報告。毛同志說高崗可能通過貝利亞與英國人有聯系,他當時正在認真地研究這問題。
  毛還說: 進城後,沒有受過很好的馬克思主義訓練的黨員受到城市資產階級的腐朽影響。這些人喪失瞭革命精神、革命觀點,滑回到小資產階級立場上去瞭。這些人贊揚斯大林和毛澤東,但實際上是反對他們的。在革命中,他們跟著黨走到一定程度,就離開瞭革命。高崗和饒漱石就是這樣的人。
  兩個月後,毛與尤金的談話中再次提到高崗的私生活和與蘇聯的關系: 高崗是沒有道德的人,想要奪權 毛同志說高崗在一個星期裡就安排瞭8次舞會,隻要他想跳舞,就下令去找女人。他說他接近一個神秘(原文為 影子 編譯者註)人物張門遠(音譯ZhangMenyuan),使張成為他自己與蘇駐沈陽總領事之間的聯系人。
  接著,毛在談到1953年12月蘇聯副部長捷沃相訪華時使尤金大吃一驚。這次毛(攻擊)的目標似乎包括尤金本人: 毛同志說高崗在捷沃相訪華時想出一切辦法到東北去,雖然中央是要李富春去的。由於李富春感冒,高崗有機會和捷沃相一起去。
  事實上,高崗不僅與捷沃相會面瞭,而且尤金也在場,這點毛肯定是知道的。尤金嚇瞭一跳,為自己辯護說: 我回答毛同志,我也是與捷沃相同志一起去東北的。在途中,高崗與我們談瞭兩次話,基本上是談蘇聯的計劃的,並沒有與我們接近的特別行動。 尤金在報告中評論說: 毛同志談到高與捷沃相一起出差,顯然想要說明高想要與訪華的蘇政府負責人接近,以便從他們那裡獲得消息。 事實上尤金所提到的這兩次談話的官方記錄裡根本就沒有對談話者不利的材料。
  5月25日的談話是毛與尤金談到高崗事件的最後一次談話。
高崗子女
  高崗與前妻楊芝芳生有兩個孩子,大兒子3歲時因病死於延安。高毅是次子,1930年出生。1939年,高毅和陳昌浩之子陳祖濤,陳伯達之子陳小達,劉少奇子女劉允斌、劉愛琴以及周恩來的幹女兒孫維世等一起去瞭蘇聯。
  1951年年底,按高崗的意願,高毅進入培養高級人才的哈爾濱工業大學學機械。這時,高毅結識瞭有一半俄羅斯血統的化學系學生宋麗達,二人很快結瞭婚。
  1954年,毛澤東和黨中央揭露瞭高崗,饒漱石的反黨聯盟。高崗拒不承認自己存在分裂黨、搞陰謀的問題。1954年8月17日,高崗自殺身亡,周總理指示;葬在萬安公墓,要立碑,寫 高崗之墓 ,不寫立碑人,不寫年月日。
  高崗為什麼自殺
  高崗的生活十分糜爛,專案組查明他僅在東北時就利用權勢借跳舞機會,占有瞭十多個女青年的清白。而專案組的主要任務是查他有無與白俄女青年勾搭,搞裡通外國的罪惡活動。由此,我想到粉碎林彪、 四人幫 反黨集團後,有文章揭露高崗和林彪在毛主席去莫斯科會見斯大林途徑東北時,提出要以他們二人的名義給斯大林送禮,受到毛主席的嚴厲批評。可見當時要公安部專案組查高崗裡通外國的問題不是沒有來由。
  當時中央組織部還專門派瞭一位處長來公安部,在單獨的一個辦公室裡辦公,負責審查與高、饒政治問題有牽連的人和事。這些屬於黨內問題,之所以要在另一處辦公,就是要嚴格區分不同性質的矛盾,來公安部辦公則是為瞭嚴格保密。我曾聽說有多位高級幹部被牽連到高、饒案中,自然關註他們的命運。但以後多年的跡象表明,他們均安然無恙。
  高崗第一次用手槍自殺未遂後,中央出於對他人身安全的關註,總理要公安部介入,加強對他的監護工作。徐子榮同志選派警衛局辦公室主任趙光華到高的住處,全面負責此項工作。
  據趙光華介紹,高崗死後,在他的床褥下面發現瞭安眠藥片,表明他每次都是把藥壓在舌頭下面,並沒有吞下,等護士離開後拿出來藏在床褥下面,這樣逐漸積存起來的。由此可見,高崗決意要死,辦法很多,別人是看不住他的。
  在趙光華等人的陪同下,徐子榮副部長到樓上高崗的臥室看瞭自殺現場。
  當天,趙光華同志送來瞭北京醫院關於高崗屍體解剖的報告,死因結論為服用安眠藥過量而亡。 報告 是衛生部傅連璋部長用毛筆親筆寫的。徐子榮副部長要我將 報告 直送總理辦公室。
  遵照周總理的指示,徐子榮同志負責處理高崗的後事。為此,讓趙光華同高的傢屬商量,將高在外地工作的兒子高老虎叫來,如實告訴他高崗是服安眠藥自殺的事實。由公傢花瞭500元人民幣買瞭一口上好的棺材,據說埋葬在萬安公墓。
人物評價
  毛澤東對高崗的評價
  延安整風時期,毛澤東在《整頓黨的作風》那篇著名講話中,提到並且稱贊瞭高崗。他說,許多抗日根據地是八路軍、新四軍到後才創立的,許多地方工作是外來幹部去後才發展的。在這種條件下,隻有外來幹部和本地幹部完全團結一致,隻有本地幹部大批地生長瞭,並提拔起來瞭,根據地才能鞏固,我黨在根據地才能生根。接著,毛澤東同志比較瞭外來幹部和本地幹部的長處和短處:外來幹部比較本地幹部,對於熟悉情況和聯系群眾這些方面,總要差些。拿我來說,就是這樣。我到陜北已經五六年瞭,可是對於陜北的情況的瞭解,對於和陜北人民的聯系,和高崗同志比較起來就差得多。1953年以後出版的《毛澤東選集》,勾掉瞭高崗的名字,把後面這句話改為 和一些陜北同志比較起來就差多瞭 。
  1954年2月28日,毛澤東審閱瞭周恩來在高崗問題座談會的發言提綱,並親筆作瞭一些修改。提綱中有一段話是:
   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高崗雖有其正確的有功於革命的一面,因而博得瞭黨的信任,但他的個人主義思想(突出地表現於當順利時驕傲自滿,狂妄跋扈,而在不如意時,則患得患失,泄氣動搖)和私生活的腐化欲長期沒有得到糾正和制止,並且在全國勝利後更大大發展瞭,這就是他的黑暗面。高崗的這種黑暗面的發展,使他一步一步地變成為資產階級在我們黨內的實際代理人。高崗在最近時期的反黨行為,就是他的黑暗面發展的必然結果,同時也就是資產階級在過渡時期企圖分裂、破壞和腐化我們黨的一種反映。
  這段話中的 高崗的這種黑暗面的發展,使他一步一步地變成為資產階級在我們黨內的實際代理人 ,和 同時也就是資產階級在過渡時期企圖分裂、破壞和腐化我們黨的一種反映 ,是毛澤東親筆加寫的。
  李維漢對高崗的評價
  1981年,李維漢在一個座談會上說: 第一,1942年西北局高幹會的路線是正確的;第二,高崗在邊區黨委和西北局的工作是執行中央路線的;第三,土地革命時期陜北有兩個人民領袖 劉志丹和謝子長。
  王首道對高崗的評價
  1982年,王首道在一個會議上說: 高崗在陜北同劉志丹等人,建立西北革命根據地是有功的。中央紅軍到達陜北以前,一度要把他們抓起來當作右派,後來我們給他們平瞭反,刀下留人,高崗是很感激的。但以後,高崗極端個人主義發展,走上瞭反黨和自絕於人民的道路。
  《高崗傳》一書對高崗的評價
  戴茂林,趙曉光在《高崗傳》一書中評價高崗一生有五大功績:
  1. 參與創建瞭西北的陜甘邊區革命根據地;
  2. 抗日戰爭時期連任三屆陜甘寧邊區參議會議長;
  3. 國共內戰中共成功奪取東北立下功勞;新中國建國初主持東北的建設;
  4. 抗美援朝戰爭提供瞭後勤保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