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遂良

人物簡介  褚遂良名門貴族,是唐朝著名政治傢、書法傢,曾經擔任諫議大夫,中書令等職,後因反對武則天二被貶。褚遂良博學多才,精通文史,尤其善工書法,且與歐陽詢、虞世南、薛稷並稱 初唐四大傢 ,代表作品有《孟法師碑》、《雁塔聖教序》、《伊闕佛龕》等。褚遂良晚年淒涼,在流放之中孤獨地死去,他死後四十六年才得以平反。

生平經歷
  出身名門
  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褚遂良出身於名門貴族,陽翟人。父親褚亮時任散騎常侍一職,與虞世南、歐陽詢等人為好友。
  唐武德元年(公元618年)李淵建立瞭唐王朝。褚遂良父親褚亮時任仕隋朝東宮學士。因與楊玄感有舊,被貶為西海郡司戶。薛舉在蘭州稱帝,褚亮被任命為黃門侍郎,褚遂良則做瞭薛舉的通事舍人,掌管詔命及呈奏案章。
  薛舉占據瞭甘肅的大部分地區,企圖奪取京城長安,進軍途中病死,薛舉兒子薛仁杲繼承瞭他的事業。唐武德元年(公元618年)陰歷十一月,李世民包圍瞭薛仁杲駐紮在涇州的營寨。薛仁杲投降,被押往長安處決,而他手下的人被收服在李世民的麾下,褚遂良就這樣進入瞭李傢王朝,開始瞭他的政治生涯。
  鎧曹參軍
  最初,褚遂良在秦王李世民那裡做鎧曹參軍。李世民對褚遂良懷有好感,李世民曾對長孫無忌說: 褚遂良耿直,有學術,竭盡所能忠誠於朕,若飛鳥依人,自加憐愛。
  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唐高祖命李世民掌握東部平原文、武兩方面的大權,並且允許他在洛陽開府 天策府。同年,李世民成立瞭自己的文學館,其中有十八名學士在做他的國事顧問。褚遂良的父親褚亮便是其中的一員,主管文學。在這樣的環境中,褚遂良的學識與日俱進。尤其是書藝,在歐陽詢與虞世南的指導下,更是出類拔萃,且具備瞭歐、虞二人所不具備的政治地位與社會名望。《唐會要》卷六十四《史館下》記載,弘文館的日常事務,就是由褚遂良來管理的,人們稱他作 館主 。
  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陰歷六月,李世民發動瞭 玄武門之變 ,隨後被立為太子。陰歷八月,李世民登上瞭皇位,次年改年號為 貞觀 。
  唐貞觀三年(公元629年),唐太宗下詔把隋未戰亂時期的戰場改修為廟宇,褚遂良負責其事。唐太宗立慈雲寺,由褚遂良書碑。唐貞觀十年(公元636年),褚遂良出任起居郎,專門記載皇帝的一言一行。唐貞觀十二年(公元638年),虞世南逝世,魏徵將褚遂良推薦給李世民,太宗命他為 侍書 。
  黃門侍郎
  李世民曾廣泛收集王羲之的法帖,褚遂良可以鑒別出王羲之書法的真偽,使得沒有人再敢將贗品送來邀功。唐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褚遂良勸諫太宗暫停封禪。同年由起居郎遷諫議大夫。李世民每有大事,幾乎都要向褚遂良諮詢。
  李世民想親自去征討遼東,此事遭到瞭褚遂良的反對,但是李世民強硬的態度卻使褚遂良感到恐懼。他沒有再堅持,並跟隨唐太宗遠征遼東。但是後來事態的發展,證實瞭褚遂良的話是對的。
  唐貞觀十七年(公元643年),太子承乾以謀害魏王泰罪被廢,遂良與長孫無忌說服太宗立第九子晉王李治為太子(即唐高宗李治)。
  唐貞觀十八年(公元644年),作為黃門侍郎的褚遂良開始參預朝政。隨後,他被皇帝派往全國各地,巡察四方,直接可以黜陟官吏。此時,他父親褚亮死瞭,他不得不暫時辭去黃門侍郎之職。唐貞觀二十二年(公元648年),褚遂良又被起用為黃門侍郎。同年陰歷九月,被提升為中書令,成為繼魏徵之後,與劉洎、岑文本、馬周、長孫無忌一樣在唐代政壇上起著舉足輕重作用的大臣。
  輔佐大臣
  唐貞觀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唐太宗在彌留之際,將長孫無忌與褚遂良召入臥室,對二人說: 卿等忠烈,簡在朕心。昔漢武寄霍光,劉備托諸葛,朕之後事,一以委卿。太子仁孝,卿之所悉,必須盡誠輔佐,永保宗社。 對太子李治說: 有長孫無忌和褚遂良在,國傢之事,我就放心瞭。 於是命令褚遂良起草詔書。
  唐貞觀二十三年(公元649年)陰歷六月,李治繼皇帝位,封褚遂良為河南縣公,次年,又升為河南郡公,後借故把他貶為同州刺史。三年後,高宗又把他召回身邊,征拜為吏部尚書,同時監修國史,加光祿大夫,又兼為太子賓客。唐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又升為尚書右仆射,執掌朝政大權,這是他政治生涯中的頂峰。
  廢後之爭
  唐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在是否立武昭儀為皇後的鬥爭中,褚遂良與長孫無忌強烈反對任何廢黜王皇後的企圖。高宗召太尉長孫無忌、司空李績、尚書左仆射於志寧以及褚遂良進官商議廢後立後之事。褚遂良發瞭一通議論,給皇帝潑瞭一瓢冷水。而他的那種不要命的態度 將官笏放在臺階上,同時也把官帽摘下,叩頭以致於流血 更使皇帝大為惱火,讓士兵把他強行拉瞭出去。而坐在皇帝後邊的武氏則恨不得立刻將他處死。在關鍵的時候,善於迎合旨意的李績卻說瞭一句話: 此乃陛下傢事,不合問外人。 這一來既改變瞭唐王朝的命運,也將褚遂良等人推入瞭悲劇的深淵。
  淒涼晚年
  武則天在唐永徽六年(公元655年)陰歷十月被冊封為皇後,褚遂良也被新皇後趕出朝廷,到潭州任都督。唐顯慶元年(公元656年)元旦,武後的兒子李弘(公元652年 公元675年)被立為太子。
  唐顯慶二年(公元657年)春天,褚遂良調到離京師極遠的今廣西的桂州去任都督。同年晚些時候,武則天則與許敬宗、李義府一起,誣告中書令來濟、門下侍中韓瑗與在廣西的褚遂良共謀反叛。
  晚年的褚遂良又一次被貶 這一次是被貶到中國本土以外的越南河內西南一帶,褚遂良在絕望之中,寫瞭一封信給高宗,向他求情訴說自己曾長期為高祖與太宗效勞,最堅決地支持高宗繼位等等,結果仍是無濟於事。
  唐顯慶四年(公元659年),禇遂良在流放之中孤獨地死去,時年六十三歲;在他死後的兩年多時間裡,武則天等人還沒有放過他,一方面把他的官爵削掉,另一方面把他的子孫後代也流放到他死的地方。
  直到唐神龍元年(公元705年),即褚遂良死後四十六年,他得到瞭平反;唐天寶六年(公元747年),他作為功臣,得以配祀於高宗廟中;唐貞元五年(公元789年),皇帝下詔,將褚遂良等人畫於凌煙閣之上,以示他與唐初的開國英雄們有同樣的功勞。
褚遂良書法
  晚年的褚遂良,在書法上達到瞭一個至為高超的美的境界,做出瞭巨大的貢獻。如果把歐陽詢、虞世南的楷書作品和禇遂良的作品放在一起,我們會明顯地看到一種風格上的轉變。顯然是對筆法的追求,造成瞭這種轉變。如果說,書法中楷書之有筆意的表現,當以褚遂良為最高。如果說,北碑體現瞭一種骨氣之美,歐陽詢體現瞭一種來自於嚴謹法度的理性美,虞世南體現瞭一種溫文爾雅的內斂之美的話,那麼,禇遂良卻是表現瞭一種來自於筆意的華美。在歐陽詢或虞世南那裡,線條與筆法是為塑造字型而服務的。而褚遂良則不然,他是一位具有唯美氣息的大師,他刻意地處理每一筆畫,每一根線條,每一個點與每一個轉折 ,而結果則是,這種刻意卻超出瞭字形以外,而看來好像具有一種脫離瞭形體的獨立意義,使點線變為一種抽象的美。   可見由歐陽詢等人建立起來的嚴謹的楷書結構,在禇遂良的筆下,已經開始松動。這種松動並不是由於他功力不夠,或者別的什麼,而是他知道如何運用結構的疏密、用筆的疾緩來表現流動不居的情感。倘若我們將歐陽詢推舉為 結構大師 的話,褚遂良則是 線條大師 。他的線條充滿生命,書傢的生命意識也融入結構之中,而明顯地體現瞭中國藝術美學中一個重要的審美范疇:飛動之美。   這種飛動之美來自於何處?顯然,褚遂良比起歐陽詢或虞世南都更富於藝術天賦,也就是說,在他的藝術化瞭的性格之中,更有一種智慧的流露。袁中道在《珂雪齋集》卷一《劉玄度集句詩序》中說: 凡慧則流,流極而趣生焉。天下之趣,未有不自慧生也,山之玲瓏而多態,水之漣漪而多姿,花之生動而多致,此皆天地間一種慧黠之氣所成,故倍為人所珍玩。 在褚遂良的書法中,的確可以見到這樣一種由 慧黠 而帶出的流動之美、舞蹈之美。他在用筆時就像舞蹈傢靈敏比的腳尖,縱橫自如、卷舒自如。在輕靈飛動的連續動作中,完成一個又一個美的造型。在褚遂良那細勁、遒婉的線條中,有一種神融筆暢似的適意,悠悠地流動於指腕之間,落實在點畫之間,從而體現作者剛正、鯁直的性格和滿腹經綸的學識修養。
褚遂良雁塔聖教序
  《雁塔聖教序》亦稱《慈恩寺聖教序》,唐代褚遂良書。楷書,共1463字。公元653年(唐永徽四年)立。共二石,均在陜西西安慈恩寺大雁塔下。前石為序,全稱《大唐三藏聖教序》,唐太宗李世民撰文;後石為記,全稱《大唐皇帝述三藏聖教記》,唐高宗李治撰文。為避高宗諱,碑文兩個 治 字,均缺末筆。亦稱《慈恩寺聖教序》。凡二石,均在陜西西安慈恩寺大雁塔下。前石為序,全稱《大唐三藏聖教序》,唐太宗李世民撰文,褚遂良書,21行,行42字。後石為記,全稱《大唐皇帝述三藏聖教記》,唐高宗李治撰文,褚遂良書,20行,行40字,文右行。
人物評價
  魏徵: 褚遂良下筆遒勁,甚得王逸少體。
  蔡希: 仆嘗聞褚河南用筆如印印泥,思其所以,久不悟。後因閱江島平沙細地,令人欲書,復偶一利鋒,便取書之,嶮勁明麗,天然媚好,方悟前志,此蓋草、正用筆,悉欲令筆鋒透過紙背,用筆如畫沙印泥,則成功極致,自然其跡,可得齊於古人。
  揚無咎: 草書之法,千變萬化,妙理無窮。今於褚中令楷書見之。或評之雲:筆力雄贍,氣勢古淡,皆言中其一。
  張懷瓘: 若瑤臺青瑣,窅映春林:美人嬋娟,似不任乎羅綺,鉛華綽約,歐虞謝之。
  劉昫: 褚河南上書言事,亹癖有經世遠略。魏徵、王珪之後,骨鯁風彩,落落負王佐器者,殆難其人。名臣事業,河南有焉。昔齊人饋樂而仲尼去,戎王溺妓而由餘奔,婦人之言,聖哲懼罹其禍,況二佞據衡軸之地,為正人之魑魅乎!古之志士仁人,一言相期,死不之悔,況於君臣之間,受托孤之寄,而以利害禍福,忘平生之言哉!而韓、來諸公,可謂守死善道,求福不回者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