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登奎

人物簡介  紀登奎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他在 文化大革命 中後期被毛澤東賞識,成為當時重要政治人物,出任過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政法小組組長、中央軍委領導成員等職位。1980年後辭去所有職務,於1988年心臟病發逝世,享年65歲。

人物生平
  紀登奎於1923年3月17日出生在山西省武鄉縣。抗日戰爭爆發的那年,15歲的紀登奎開始參加革命,並加入瞭由中共領導的犧盟會。第二年,他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出任晉東青救總會委員、兼和順縣青救會主席。此後,他長期在華北地方工作;歷任魯西區黨委青救會組織部部長,冀魯豫第二地委抗聯分會組織部部長、副主任,冀魯豫第一地委委員、民運部部長,中共平陰縣委副書記,冀魯豫區黨委黨校組教科科長,中共晉冀魯豫中央局組織部科長,豫西區黨委工作團書記、兼中共魯山縣委副書記、書記,伏牛山剿匪指揮部黨工委副書記等職。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紀登奎出任中共河南省許昌地委副書記、兼宣傳部部長。1951年春,毛澤東南下視察工作,途經許昌時,得知當地有這樣一個年輕能幹的領導幹部後,就特別在專列上召見瞭紀登奎,聽他匯報工作。這也成為紀登奎政治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折點。當年4月29日,《人民日報》刊登瞭中共中央中南局宣傳部郭小川撰寫的《中共許昌地委的宣傳工作》;同日,《人民日報》還在頭版配發瞭一片題為 學習許昌地區經驗,做好黨的宣傳工作 的社論;5月,紀登奎出席瞭全國第一次宣傳工作會議;在會上,毛澤東對他贊賞有嘉。不久,紀登奎就被任命為中共許昌地委書記,時年僅28歲。
  由於毛對這位比他小三十歲的年輕幹部印象深刻,以後每到河南,一定要聽紀登奎的匯報。因此,紀登奎的升遷速度也很快。1954年任河南洛陽礦山機器廠廠長、兼黨委書記。在大搞工業建設的背景下,這傢工廠是中國 第一個五年計劃 時期,前蘇聯援建的重點工程之一。據稱紀登奎的任命,也是因為毛澤東的建議。1958年11月,洛陽礦山機器廠比計劃提前一年建成投產。不久,紀登奎就被調任中共洛陽地委第一書記、兼軍分區第一政委。1963年3月,升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兩年後,晉升中共河南省委書記處候補書記,又兼任商丘地委第一書記。
  由於深受毛的提攜,紀登奎一直都積極支持毛澤東的群眾造反 路線 。在 文化大革命 剛開始的時候,紀登奎還被任命為 河南省委文化革命小組 的副組長;但他並不認同 造反派 奪權的行為。後來,在 一月風暴 的背景下,紀登奎也受到瞭沖擊,被關押瞭起來。
  半年後,紀登奎被恢復瞭工作。1968年,紀登奎出任河南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並實際主持河南省的工作。在1969年年召開的中共九大上,紀登奎被安排以 革命幹部代表 的身份在大會上發言。會議結束時,紀登奎當選為中央委員;並在九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1970年,他正式進入中央工作,出任中共中央組織宣傳組成員、國務院業務組成員。
  廬山會議後,毛澤東和林彪的分歧日漸加重。出於政治考量,在沒有正規軍隊任職經驗的狀況下,紀登奎被毛任命為中央軍委領導成員、軍委辦事組成員。這一做法,被毛澤東稱為是 摻沙子 ;目的,就是為牽制林彪等人。林彪倒臺後,毛澤東對紀登奎等人的信任度加重。1973年,紀登奎正式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並在1975年1月,出任國務院副總理。
  1976年,毛澤東逝世, 四人幫 倒臺。在討論向外通報決定對 四人幫 實施隔離審查的文件時,紀登奎提出 應該在中央文件中指出 文革 的錯誤所在 。因為這一點,有人稱紀登奎 是中央高層提出對 文革 懷疑或者否定意見的第一人 。
   文革 結束後,在政治上,紀登奎擁護華國鋒。9月16日,華國鋒召集李先念、吳德、陳錫聯、紀登奎、陳永貴等人在國務院會議廳開會。其間華國鋒提問: 毛主席提出的 四人幫 的問題,怎麼解決? 紀登奎說: 對這些人恐怕還是要區別對待 。華國鋒以此將中立的紀登奎排除在行動以外。在中共十一大上,他繼續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然而,在鄧小平掌權後,紀登奎受到指責、並被邊緣化;特別是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在這次會議上,紀登奎接受瞭來自各方的批評,決定退出中央,但一直沒有公開。1980年2月,在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上,紀登奎正式辭去瞭所擔任的所有領導職務。
  1983年後,紀登奎被安排到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工作,並給於正部長級待遇。
  1988年7月13日21點06分,因心臟病突發,在北京逝世。
  1937年7月參加革命,加入犧盟會。
  1938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8年任晉東青救總會委員兼和順縣青救會主席。
  1940年任魯西區黨委青救會組織部部長。
  1942年任冀魯豫二地委抗聯分會組織部部長、副主任。
  1943年任冀魯豫一地委委員、民運部部長。
  1945年10月-1946年9月兼中共平陰縣委副書記。
  1946年任冀魯豫區黨委黨校組教科科長,中共晉冀魯豫中央局組織部科長。
  1948年任豫西區黨委工作團書記兼中共魯山縣委副書記、書記,伏牛山剿匪指揮部黨工委副書記。
  1949年任中共河南省許昌地委副書記兼宣傳部部長、地委書記、軍分區政委。
  1954年任河南洛陽礦山機器廠廠長兼黨委書記。
  1959年任中共洛陽地委第一書記、洛陽軍分區第一政委。
  1963年3月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兼省委秘書長。
  1965年7月任中共河南省委書記處候補書記兼省委秘書長、商丘地委第一書記。
  1967年5月任河南省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副組長。
  1968年1月任河南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1969年4月-1973年8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
  1970年9月任中共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河南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1971年1月兼北京軍區第二政委(1971年1月-1972年10月兼軍區黨委第三書記)。
  1971年3月任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北京軍區第二政委、河南省委書記、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1971年10月任中央軍委辦公會議成員、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北京軍區第二政委、河南省委書記、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1972年5月任中央軍委辦公會議成員,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北京軍區第1政委(1972年10月-1977年9月兼軍區黨委第2書記)、河南省委書記、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1973年8月-1980年2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1975年1月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政法小組組長、北京軍區第一政委、中共河南省委書記、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1977年9月任國務院副總理。
  1978年6月-1980年1月兼中央政法小組組長。
  1978年7月-1980年6月兼中央保密委員會主任。
  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決定批準他的辭職請求,免除及提請免除他所擔負的黨和國傢的領導職務(1980年4月16日免去副總理職務)。
  1983年任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1988年7月13日21時06分在北京逝世。
紀登奎的子女
  紀坡民,1945年生。山西省武鄉縣人。歷史學法律學專傢。原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之子。1968年畢業於空軍工程學院航空機械工程系。曾在山東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企業管理研究室工作。已退休,居住北京。著有《商品社會的世界性法律》、《產權與法》、《憲政與立國之本》等書籍及論文若幹篇。紀先生治學嚴謹,工作一絲不茍,對中國經濟體制和法律體制的完善做出瞭很大的貢獻。
紀登奎夫人曝高層恩怨
  她住在北京一個歷史名人故居中,室內字畫不少,多是她本人的大作,我是帶著問題有備見王純的,她很健談,沒有拒絕。在問及她對改革開放看法時,顯示瞭她很機警,她說改革開放當然好瞭,能說不好嗎?我本人就是受益者,當然,從百姓角度看,問題還是有的,社會分化太厲害瞭呢,腐敗成風瞭呢。我說不同階級對改革開放觀點大不一致,她說很正常,什麼階級說什麼話。
  在問及她對文化革命看法時,她說主席搞文化革命出發點是正確的,他擔心資本主義復辟,中共變修,但方式我很不理解,像我這一類老革命,不論紅軍式、三八式、解放式老同志,絕大多數是擁護毛主席的,毛主席為什麼要發動群眾整我們?打倒劉少奇很容易,毛主席一聲令下,我們都會舉手擁毛倒劉。我說毛主席發動文革不止是倒劉,他還要教育廣大幹部和群眾,不鬥你老人傢幾場,你印象也不深,況且這又不是毛主席的意思,是劉少奇等人為保少數打多數造成的。她說是你說的這樣嗎?我說是的。
  在問及她對劉少奇看法時,她說劉少奇這個人不怎麼樣,整人有一套。解放戰爭時他是整我的,左的要命,要不是毛主席晉綏談話批劉解放瞭我,我活不到今天,黨內許多同志都討厭劉少奇,劉少奇是毛維護提拔的,他反毛不得人心。在問及她對林彪看法時,她說林彪會打仗,功虧一簣,死在外國,難脫叛國罪名。
  在問及她對周恩來看法時,他說周總理是成熟的政治傢,是擁護毛主席和文革的。在周總理晚年,特別是在林彪事件以後,在其病重住院去世前,中央發生瞭一些事情,例如江青在一九七五年遭到長達四個多月的圍攻,雖然是打著毛主席旗號進行的,卻很不正常。因此,一些人懷疑黨內一夥人敢於那麼幹,背後肯定有人撐腰,此人就是周恩來。甚至連江青等最高層領導,也對周恩來不放心。周總理頻繁同一些人經常見面談話引起高度關註,以至於江青不得不下令王洪文前往長沙向毛主席匯報,以防不測。周總理住院期間,的確同許多老同志談話。
  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等的確經常往總理那裡去。談些什麼,江青等人隻是猜對瞭一半。一些老幹部找總理是不斷做總理工作,希望總理乘毛主席身體不好,站在他們一邊,對江青等采取一些行動,架空主席,遭到周恩來嚴辭拒絕,說你們忠不忠於主席我不管,我是忠於到底的,並說瞭意味深長的話 如主席是裝病你們怎麼辦? 總理勸小平等不要逞能,說毛主席活著,誰也不是對手。王純說,還是總理英明呀!一九七六年初,毛主席一反擊,一個回合就把老鄧打倒瞭,葉帥也靠邊瞭,要不是老華用武力抓瞭老佛爺,鄧就慘瞭,老紀也慘瞭,會永無出頭之日。老鄧如果在主席活著時候迎合主席,主席死後天下還不是鄧的?
  王純說,江青他們做夢也沒想到,總理不但沒有支持鄧他們久批江青,反而語重心長反復批評他們,其中有一條是叫他們放過江青,不要再犯錯誤。他們不聽,迫使周恩來帶病參加批評江青的政治局會議,阻止他們繼續批判江青,結果被李先念等擋在門外,使周總理很生氣,說瞭一些很重的話,大意提醒鄧小平等人再批江青,就要犯大錯誤,毛主席正關註此事,誰反毛主席決無好下場。毛主席的確在政治局會上批評過江青,主要意思是江青不懂政治,不會團結人,有宗派主義傾向。毛主席用意很明顯,是恨鐵不成鋼,是關心和愛護,是希望政治局同志幫助江青。對此,周總理非常清楚。可那幾個中央領導人,卻大做文章,抓住不放,你說總理能不著急嗎?當時的總理很為難,一方面他是忠於主席的,愛護江青的,同時,他也愛護老同志,他與他們有數十年的交情,不希望他們再犯錯誤。
  在問及她對康生看法時,她說康生是貨真價實的老革命,老紀在他領導下工作,知他很有水平,康生的才華出眾,書法頂尖。康生擁護文革,是執行毛主席黨中央的決定,因此而全面否定康生不公道。
  在問及她對江青看法時,她笑瞭,說我盡提敏感問題。她沉思一會說,江青她們是廉潔的,比如姚文元就老是向我們傢借錢花,理由是他經常用私款請上海來京的朋友吃飯,他工資隻有七十多元,又不能用公款,所以月月虧空。江青人很漂亮,有才氣,生話樸素,衣著講究大方美觀,不像王光美、鄧大姐亂穿衣。江青是代毛主席受過,有些文革的大事不能怪她。不過,江青性格反復無常,招人怕,我們背後都叫她老佛爺。她不大會搞團結,得罪人太多瞭。當年我們傢登奎代表中央處理浙江造反派,江青嚴厲地問老紀誰派你去鎮壓的?老紀說是中央。江青逼問哪個中央?老紀說是鄧副主席指示去的。江青大怒,說你的中央原來如此,拂袖而去,從此,老紀與江青交惡,和老鄧走的近瞭。
  在問及鄧小平與紀登奎關系時,王純很激動,說老紀壽命因此大減。江青不滿登奎,說老紀是投降派,投靠瞭鄧,而鄧對老紀也不夠意思,起因是主席於一九七五年想考察鄧小平,讓鄧小平寫個對文革肯定的文獻,鄧小平內心不想寫,又想過關,所以與老紀商量說他不瞭解文革全過程,提出讓老紀代寫,老紀當時沒多想就答應瞭。回傢後跟我說此事,我認為不妥,主席知道後不好辦。老紀忙瞭一段,沒來及和老鄧說,老鄧卻來要稿子,老紀對老鄧說由他代寫稿不合適,主席知道後對我們都不好。鄧聽後大怒,說老紀滑頭,氣沖沖的走瞭,後來主席向鄧要稿子,鄧借口拒絕瞭,主席很不高興。鄧小平心胸狹窄,從此不滿老紀,後來逼老紀辭職。
  在問及她對華國鋒的看法時,王純直搖頭,她說老華敢抓江青,一開始我們看好他,結果不是那麼回事,能力不行,人品也不行,自私,不敢擔責任,老紀挨批的許多事是老華讓老紀做的,老華卻不表態。當老紀、東興、吳德、錫聯挨整時,他如果堅決頂住,歷史就會改寫,因為當時政治局多數人如汪東興、紀登奎、吳德、陳錫聯、陳永貴、吳貴賢等多數是會支持華國鋒的,華上瞭鄧清君側的當,最後下臺是必然的。
  在問及她紀登奎是否參與抓江青等人時,她說沒有,但抓江青我們是高興的。主席走後政治要突變我是有感覺的,每天提心吊膽,抓江青後老紀半夜被叫走開會,老紀都和我議瞭後事,不久老紀回傢高興的抱著我滿地打滾,說把老佛爺抓起來瞭,我也很高興,如果江青掌權,沒我們好果子吃。王純還講瞭抓四人的過程,大意是華國鋒、汪東興首謀,吳德、李先念、葉劍英、吳忠、陳錫聯先後入圍。當我問及為何采取宮廷政變解決不開會解決時,她說開會不行,江青人多,江青倒是想開全會光明正大解決,沒想到老華來陰的。
  在問及她最敬佩誰看法時,她毫不猶豫地講是毛主席、周總理。她說我不講他們的功德無量,講兩件我終生難忘的生活小事。一件是我們幾個女同志聽說主席營養不良導致浮腫,一方面不信,另一方面關心,結伴去看主席,發現是真的,我還親手摁瞭主席的腿,手指印很清晰,主席的確患營養不良浮腫病。當時我們都哭瞭,說這麼大的國傢,供主席一天吃一頭豬也供得起,為什麼不吃肉?主席語重心長地回答說,吃肉我還吃得起,我的工資足夠買肉吃瞭,我是想到全國人民吃不上肉,我有責任,我應該與人民同甘苦。我們聽後哭的更厲害瞭。另一件是我親眼看見周總理喝玉米糊,吃光瞭不顧形象用舌頭舔飯碗,幹凈的不用刷碗瞭!主席、總理去世,百姓如喪父母不是偶然的,毛主席、周總理永遠活在人民心中!
  在問及她不滿誰的看法時,王純說到鄧。說中央領導在機關食堂吃飯原本是交錢交糧票的,但鄧開的不交錢及糧票之不正之風,後來都效仿,影響很不好,中國腐敗根子在上邊。現在百姓恨腐敗,中央也反腐敗,不得要領。在問及她對未來的看法時,王純既擔心又抱希望,她說我擔心問題多瞭會積重難返,有亡國危險,但我又相信中共是久經風浪的,隻要認真反思,問題再多也能解決,我不相信誰願成亡國之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