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帝繼皇後

人物簡介  純帝繼皇後輝發那拉氏(1718年03月11日-1766年08月19日),是乾隆皇帝的第二任皇後,也稱 皇後烏喇納喇氏 ,生育二子一女。乾隆帝生性風流,純帝繼皇後憤慨斷發,乾隆憤怒不已想要廢後,將她打入冷宮,帝後由此反目。1766年,純帝繼皇後逝世,乾隆將皇後葬入純惠皇貴妃地宮內,不舉行國孝,實際葬禮規格連妃都不如,可以說是不廢而廢瞭。

人物生平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二月初十,那拉氏出生,比乾隆帝小七歲。
  雍正十二年(1734)十月,16歲,入侍潛邸,為寶親王弘歷第二位側福晉。
  乾隆二年(1737)九月二十四,冊封嫻妃。
  乾隆十年(1745年)正月二十三,晉封嫻貴妃。
  乾隆十三年(1748年)七月初一,晉封攝六宮事皇貴妃。
  乾隆十四年(1749年)六月二十三,生皇五女。
  乾隆十五年(1750年)八月初二,冊立為皇後。
  乾隆十七年(1752年)四月二十五寅時,生皇十二子永璂。
  乾隆二十年(1755年)十二月二十一,生皇十三子永璟。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七月十四薨,詔以皇貴妃禮葬。
  封妃立後
  雍正年間嫁與時為寶親王的愛新覺羅 弘歷,為側福晉。弘歷即位後一個月,即雍正十三年(1735)九月二十四日將她封為嫻妃。乾隆十年(1745)正月二十三日,晉封為嫻貴妃。
  乾隆十三年(1748)三月十一日,弘歷的嫡皇後孝賢皇後病逝,中宮皇後的位子出現空缺。四個月後,乾隆帝發出一道上諭: 朕躬攬萬幾。勤勞宵旰。宮闈內政。全資孝賢皇後綜理。皇後上侍聖母皇太後。承歡朝夕。純孝性成。而治事精詳。輕重得體。自妃嬪以至宮人。無不奉法感恩。心悅誠服。十餘年來。朕之得以專心國事。有餘暇以從容冊府者。皇後之助也。茲奉皇太後懿旨。皇後母儀天下。猶天地之相成。日月之繼照。皇帝春秋鼎盛。內治需人。嫻貴妃那拉氏、系皇考向日所賜側室妃。人亦端莊惠下。應效法聖祖成規。即以嫻貴妃那拉氏繼體坤寧。予心乃慰。即皇帝心有不忍。亦應於皇帝四十歲大慶之先。時已過二十七月之期矣。舉行吉禮。佳兒佳婦。行禮慈寧。始愜予懷也。欽此。朕以二十餘年伉儷之情。恩深誼摯。遽行冊立。於心實所不忍。即過二十七月。於心猶以為速。但思皇後大事。上軫聖母懷思。久而彌篤。歲時令節。以及定省溫凊。朕雖率諸妃嬪、及諸孫、問安左右。而中宮虛位。必有顧之而愴然者。固宜亟承慈命。以慰聖心。且嬪嬙內侍。掖庭之奉職待理者甚眾。不可散而無統。至王妃命婦等、皆有應行典禮。允曠不舉。亦於禮制未協。冊立既不忍舉行。可姑從權制。考之明太祖淑妃李氏寧妃郭氏、相繼攝六宮事。國朝順治十三年、冊立皇貴妃。皇曾祖世祖章皇帝升殿命使翼日頒詔天下。典至崇重。今應仿效前規。冊命嫻貴妃那拉氏為皇貴妃。攝六宮事。於以整肅壼儀。上奉聖母。襄助朕躬。端模范而迓休祥。順成內治。有厚望焉。所有應行典禮。大學士會同禮部、內務府、詳議具奏。尋議、恭查皇貴妃冊封大典。王妃命婦行禮。已有成例。惟貴妃行禮之處。外廷無案可稽。但皇貴妃攝行六宮事。二十七月後即正位中宮。既統理內政。體制自宜尊崇。貴妃亦應一體行禮。所有冊封禮儀應前期一日。遣官祭告太廟。奉先殿告祭禮。上親詣舉行。屆期設鹵簿儀仗、中和韶樂。上禦太和殿閱冊寶。大學士等、捧節授持節使。持節使隨冊寶亭、至景運門授內監。皇貴妃具禮服恭迎。宣受如儀。次日上率王以下文武官員、詣皇太後宮行禮。禮畢。皇貴妃率貴妃以下、公主、王妃、命婦、行禮。上禦太和殿受賀。頒詔天下。嗣後遇三大節。及慶賀大典。三品以上大臣官員、進箋慶賀。及每歲行親蠶禮。應照例舉行。得旨、依議冊封典禮。著於明年三月後舉行。其親蠶禮。俟正位中宮後。該部照例奏請。
  乾隆十四年(1749)四月五日,正式冊封那拉氏為攝六宮事皇貴妃。乾隆十五年(1750)八月初二日,舉行瞭冊立皇後之禮。從此,那拉氏登上瞭皇後寶座。
  那拉氏自正位坤寧以後,皇帝無論江南巡幸、盛京祭祖,還是木蘭秋狝、皇陵展謁,都令皇後伴駕同行。她被立為皇後剛一年半,就於乾隆十七年(1752)四月生下瞭皇十二子永璂。第二年生下皇五女。乾隆二十年(1755),又生下瞭皇十三子永璟。
  帝後反目
  乾隆三十年正月,那拉皇後陪乾隆皇帝第四次南巡。這次南巡成瞭那拉皇後命運的轉折點,南巡初期,一切都很正常,在途中,皇帝還為她慶祝四十八歲千秋。閏二月十八日,他們來到杭州,在風景秀麗的 蕉石鳴琴 進早膳時,皇帝還賞賜給皇後許多膳品,但到瞭當天晚上進晚膳時,皇後就沒有再露面,陪著皇帝進晚膳的隻有令貴妃魏佳氏、慶妃陸氏、容嬪和卓氏。此後,皇後再也沒有露過面,後來才知道,在閏二月十八日那天,乾隆派和碩和嘉公主額駙福隆安把皇後由水路送回京師。(清宮的《上諭檔》記載: 閏二月十八日,乾隆派額駙福隆安扈從皇後那拉氏,由水路先行回京。 )南巡結束,回到京師不久,乾隆即下令收回皇後手中的四份冊寶,即皇後一份、皇貴妃一份、嫻貴妃一份、嫻妃一份,裁減瞭她手下的部份傭人,到瞭七月份,那拉皇後手下隻剩兩名宮女,按清宮制度,隻有位分最低微的答應才配備兩名宮女。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十五日,正在木蘭狩獵的皇帝發瞭一道上諭: 據留京辦事王大臣奏,皇後於本月十四日未時薨逝。皇後自冊立以來尚無失德。去年春,朕恭奉皇太後巡幸江浙,正承歡洽慶之時,皇後性忽改常,於皇太後前不能恪盡孝道。比至杭州,則舉動尤乖正理,跡類瘋迷。因令先程回京,在宮調攝。經今一載餘,病勢日劇,遂爾奄逝。此實皇後福分淺薄,不能仰承聖母慈眷、長受朕恩禮所致。若論其行事乖違,即予以廢黜亦理所當然。朕仍存其名號,已為格外優容。但飾終典禮,不便復循孝賢皇後大事辦理。所有喪儀,止可照皇貴妃例行,交內務府大臣承辦。著將此宣諭中外知之。
  皇後死瞭,皇帝卻說是她福薄所致,並且不肯為她舉行皇後等級的葬禮。直至此時,帝後反目事件才以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形式展現在天下人眼前。
  那麼,究竟是什麼事情導致帝後反目的呢?乾隆四十三年,在金從善事件中,皇帝自己給瞭一個解釋: 孝賢皇後崩逝時,因那拉氏本系朕青宮時皇考所賜之側室福晉,位次相當,遂奏聞聖母皇太後,冊為皇貴妃、攝六宮事。又越三年,乃冊立為後。其後自獲過愆,朕仍優容如故。乃至自行翦發,則國俗所最忌者,而彼竟悍然不顧。然朕猶曲予包含,不行廢斥。後因病薨逝,隻令減其儀文,並未降明旨削其位號。朕處此事,實為仁至義盡。且其立也,循序而進,並非以愛選色升。及其後自蹈非理,更非因色衰愛弛……
  皇帝自己的說法是,皇後剪瞭頭發,大不敬,大不孝。但這隻是強勢一方的一面之詞,而且是時隔十幾年之後為瞭反擊來自民間的指責才作出的解釋,是真是假無從得知。
  因為皇帝這一個疑竇重重的解釋,當時後世演繹出瞭很多帝後反目的版本,其中流傳最廣的就是江南獵艷說。乾隆是中國史上著名的風流天子,他模仿他的祖父康熙帝不斷南巡,目的卻隻是貪戀江南美景,又可趁機尋花問柳。據說他南巡時就曾在清江浦得到一個昭容的女伶,帶在身邊,後來又特命用鈿車錦幰送回揚州,還賜給她玉如意、粉盝、金瓶、綠玉簪、赤瑛、玉杯、珠串等。還有一個女伶名叫雪如,也是美貌多姿,乾隆南巡時又看上她,加入行幄,頗受眷顧。事後,雪如特地在上衣肩頭繡上一條小團龍,並且對人說,乾隆皇帝曾經用手撫摩過她的肩膀,因此特繡小龍,以志寵異。那拉皇後隨乾隆南巡來到杭州後,乾隆曾深夜換上便服登岸遊玩。皇後再三勸諫,甚至哭著勸諫,乾隆不僅不聽,反而說皇後精神不正常,派人將她送回京師。
  另外還有寵妾滅妻說。嚴譄的文字獄案供詞: 三十年皇上南巡,在江南路上,先送皇後回京。我那時在山西本籍,即聞得有此事。人傢都說,皇上在江南要立一個妃子,納皇後不依,因此挺觸,將頭發剪去。這個話說的人很多 後來三十三年進京,又知道有禦史因皇後身故,不曾頒詔。將禮部參奏,致被發遣之事。一想到人孰無死,若不做些好事,留個名聲,就是枉為人瞭 心裡妄想,若能將皇後的事進個折子,準行領詔,就可以留名不朽 有專傢認為,這裡乾隆皇帝與皇太後是想晉封令貴妃為皇貴妃,遭到皇後的強烈反對,因為清朝後宮雖然有皇貴妃一級,但通常無外乎以下四種情況:一、冊立皇後之前的過渡期和考察期,如烏拉那拉皇後本人、嘉慶帝的孝和睿皇後鈕祜祿氏;二、先帝嬪妃晉封為皇貴太妃,如康熙的愨惠皇貴妃(佟佳氏,本為貴妃,雍正即位尊為皇貴太妃)、雍正的純愨皇貴妃(耿氏,本是裕妃,乾隆即位後晉封貴太妃,後晉封皇貴太妃);三、沖喜,在貴妃病危時晉封她為皇貴妃,以期康復,當然也隻是圖個吉利而已,受封的皇貴妃通常在幾日內病故,如雍正的敦肅皇貴妃年氏、乾隆的慧賢皇貴妃高佳氏、純惠皇貴妃蘇氏;四、身後追封,如康熙的敬敏皇貴妃章佳氏(康熙帝十三子怡賢親王允祥生母,生前無冊封,死後由康熙帝追封為敏妃,雍正追封為皇貴妃,遷入康熙景陵)、乾隆的哲憫皇貴妃富察氏(皇長子定安親王永璜生母,本為王府格格,乾隆登基前去世,乾隆初年追封為哲妃,乾隆十年慧賢皇貴妃去世時追晉為哲憫皇貴妃,葬入裕陵地宮)、光緒的恪順皇貴妃他他拉氏(珍妃,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之前被投入井中溺死,慈禧回鑾後對外宣稱她是不願被洋人玷污,以身殉國,晉封為貴妃,後葬如崇陵妃園寢,冊謚為恪順皇貴妃)。真正的皇後與皇貴妃並存的情況隻有兩次:順治朝,董鄂妃得寵,被冊封為皇貴妃,直接威脅到孝惠章皇後的地位;同治朝,慧妃富察氏受慈禧太後青睞,雖然因為皇帝和慈安太後的原因沒能成為皇後,卻由慧妃越級晉封為皇貴妃,慈禧太後不喜歡孝哲毅皇後,處處刁難,而對這位皇貴妃十分優待,成分庭抗禮之勢。可見,在後宮中有皇後的情況下,皇帝通常不會冊立皇貴妃,以免對皇後造成威脅。但這種說法也隻是猜測,同樣缺乏佐證。
  葬禮儀表
  實際上,那拉皇後的喪禮比皇貴妃的級別還要低,按皇貴妃的喪儀規定,每日應有大臣、公主、命婦齊集舉哀、行禮一項,在那拉皇後的喪事中,這項被取消瞭。那拉皇後既未附葬裕陵,也未單建陵寢,卻葬在瞭妃園寢內,更有甚者,按慣例,凡葬在妃園寢內的,無論地位有多低,都各自為券,而那拉皇後卻被塞進瞭純惠皇貴妃的地宮,位於一側,堂堂的皇後反倒成瞭皇貴妃的下屬。根據大清會典,皇貴妃棺木應用梓木,漆飾35道,抬棺夫96人。從內務府記載的檔案中看,那拉皇後所用的棺為杉木制,抬棺夫64人,僅為嬪等級而已,這也符合發掘清理的純惠皇貴妃地宮裡那拉皇後的棺木狀況。
  另外,清制:凡皇貴妃、貴妃、妃死後都設神牌,供放在園寢享殿內,祭禮時在殿內舉行,而嬪、貴人、常在、答應則不設神牌,祭祀時,把供品桌抬到寶頂前的月臺上。而納喇皇後既不設神牌,死後也無祭享,入葬以後也隻字不提。根據內務府檔案記載,整個喪事僅用銀207兩9分4厘,還不如一個低級朝廷官員。
  作為一個位號尚存的皇後,受到如此待遇是很令人側目的。當時就有一個叫李鳴玉的禦史因此上書,卻不料惹得皇帝惱羞成怒。 禦史李玉鳴奏,內務府辦理皇後喪儀,其上墳滿月各衙門應有照例齊集之處,今並未聞有傳知是否遺漏等語,實屬喪心病狂。去歲皇後一事,天下人所共知共聞。今病久奄逝,仍存其名號,照皇貴妃喪儀,交內務府辦理,已屬朕格外優恩。前降諭旨甚明,李玉鳴非不深知。乃巧為援引會典,謂內務府辦理未周,其意不過以仿照皇貴妃之例,猶以為未足,而又不敢明言,故為隱躍其辭,妄行瀆擾。其居心詐悖,實不可問。李玉鳴著革職鎖拏,發往伊犁。並將此曉諭中外知之。
皇後烏喇納喇氏畫像
  乾隆元年(1736年)郎世寧等為乾隆皇帝和皇後、十一位妃嬪的畫的像。畫中的青年時代的乾隆皇帝英姿颯爽,栩栩如生。這幅畫乾隆一生隻看過三次,即繪制完成之時、七十歲時和他退位之際。可見乾隆對這幅畫的珍視。這樣一幅乾隆珍視的畫卷中卻沒有繼後那拉氏的畫像,仔細校查畫中人物身世,我們卻發現瞭排列上的差錯;再看畫卷上的裱作痕跡,則更加露出瞭破綻。畫卷上的後妃女子,進宮時間有先後之別,地位有高低之差,故排列順序也應合情合理。圖中應該還有繼後那拉氏,時為嫻妃的她位置應在貴妃之後純妃之前,但她惹惱乾隆,幾乎被廢(隻是未曾下詔,實際被收回瞭從妃至皇後的所有冊寶,進行瞭實質性的廢後),所以猜測她的畫像應該被抹去瞭。並且至今為止不曾發現繼後的用於供奉的正裝朝服坐像,而作為皇後應該一定會有這張坐像,就此猜測乾隆皇帝曾下令銷毀繼後畫像。另有猜測認為在那拉皇後病逝後,乾隆就銷毀瞭所有關於那拉皇後的畫像,甚至修改瞭群像,抹去瞭繼後的面容,並修改其餘妃嬪面容以符合各自的身份站位次序,如《宴塞四事圖》中部分妃嬪面容有改動痕跡,甚至某妃嬪臉上出現瞭兩對眉毛,明顯為改動過人物,據此猜測乾隆皇帝曾令銷毀繼後畫像,不過至今尚無任何實質性證據。
  在清朝,歷代帝後畫像曾存放於景山壽皇殿,在八國聯軍入侵時,壽皇殿遭劫,大量畫像散佚,部分被帶至國外,而不排除繼後的畫像在那時遺失,而且現網絡流傳一幅無名畫像,曾標註為 嘉妃中年吉服像 (即本詞條中概述處的那一張),但該像明顯與《心寫治平》中嘉妃面容相差較大,應非同一人。而且是這種吉服像不曾在畫像上標註,一般都是在背面貼上鵝黃簽字以著名畫中人物身份,若鵝黃簽字遺失或錯放則會無法辨認畫中人的身份,現今猜測此像有可能為繼後畫像(看畫中人服制約為妃位,剛好符合郎世寧為帝後妃作像時繼後為嫻妃),但這張像也可能是愉妃的畫像,因愉妃也未曾留下畫像,所以畫中人究竟是誰,尚且不能作下定論。
純帝繼皇後為什麼斷發
  乾隆帝本是一為風流天子,乾隆後宮就有四十多個佳麗,在民間流傳中、在野史當中都有乾隆帝在民間的風流韻事,他的一生到處留情,坑害瞭不少良傢少女,欠下瞭眾多的情債。尤其是他的六次出巡江南,更是變本加厲,沉迷於酒色之中。在宮中由於烏拉那拉皇後生性耿直,平時又極盡職責,對風流倜儻的乾隆時有約束,乾隆難以為所欲為。此次出巡,乾隆便借機擺脫宮禁。乾隆本不願皇後在身邊,但皇後以侍候皇太後的名義隨行。及至杭州,乾隆攜內監微服出行,在飽覽西子湖畔的美景之後,這位風流天子竟步入青樓,尋歡作樂。之後,一些侍臣為瞭討好乾隆的歡喜,竟然挑選瞭一些 夜渡娘 到龍舟上,為乾隆帝吹打彈拉,輕歌曼舞,乾隆開懷痛飲,好不快活。
  生性耿直的烏拉那拉皇後則越聽越氣,遂在船上奮筆疾書一道諫章,談古論今,痛陳利害。寫好之後,雙手捧著登上龍舟,這時,乾隆已經偃旗息鼓,正陪著美人就寢,皇後看見桅桿上紅燈高挑,心中不由得一驚,因為清朝時候,高懸紅燈是表示皇帝已經召幸妃繽就寢的標志。然而,烏拉那拉皇後心急,不聽太監們的勸阻,氣急敗壞的闖入乾隆的臥榻之處,正擁妓女入睡的乾隆一陣驚醒,見是皇後未經通報直到榻前,頓時惱羞成怒,大發雷霆,甚至還誣稱皇後謀逆,並喚太監要把皇後火速拉出,嚴懲不貸。可憐的烏拉那拉皇後跪倒在地,聲淚俱下,苦苦哀求看在多年夫妻的面上,請求乾隆看完諫章再行發落。乾隆無奈,隻得恨恨地接過諫章。乾隆看完諫章後更似火上澆油,大罵皇後是大膽賤人,竟以朕為貪戀酒色的隋場帝昏君!遂將諫章撕碎打向皇後,可憐的烏拉那拉皇後心中委屈,禁不住悲憤地高呼:列祖列宗在天之靈,可憐賤妾的一片真心!此時的乾隆更是惱羞成怒,不由分說,命太監立即拖出皇後,悲痛欲絕的烏拉那拉皇後,跪地爬行,苦苦哀求,但乾隆根本聽不進她的話,一腳把烏拉那拉皇後踢瞭出來。事後,皇太後又偏聽瞭乾隆一面之詞的誣告,也責備皇後失禮,烏拉那拉皇後因此完全失望,不願再回深宮,情願削發為尼。烏拉那拉皇後自行削發,被打入冷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