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永勝

人物簡介  開國上將黃永勝是林彪的 四大金剛 之一,也是文革中林彪反革命集團主犯之一。黃永勝參加過反 圍剿 和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朝鮮戰爭等,為國傢民族自由獨立做出巨大貢獻。然而在文革期間,黃永勝作為林彪愛將參與瞭篡奪黨和國傢最高領導權的陰謀活動,九一三事件後被開除黨籍,後被判有期徒刑18年,於1983年病逝。

人物生平
  1910年11月17日出生於湖北咸寧。
  黃永勝1927年8月20日參加瞭羅榮桓在湖北通城縣發動的通崇秋收起義,9月9日隨通城起義部隊參加瞭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秋收起義,編入工農革命軍第一師,隨所在部隊上井岡山。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73年被開除黨籍)。1929年起在中國工農紅軍任排長、連長、副團長、團長。1932年起,先後任紅三十一師、紅六十六師師長。1933年任紅一師三團團長。參加過中央革命根據地歷次反 圍剿 和長征。到陜北後,先後任紅四師副師長、紅二師師長。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三旅六八五團團長,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副司令員、司令員,教導第二旅旅長。抗日戰爭勝利後到東北,任熱河軍區司令員、冀熱遼軍區副司令員。熱遼軍區司令員,冀察熱遼軍區副司令員,東北民主聯軍第八縱隊司令員,東北野戰軍第六縱隊司令員。1949年先後任第四野戰軍四十五軍軍長,第十四、第十三兵團副司令員。曾參加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和解放廣西戰役。
  新中國成立後,任第十三兵團代司令員、司令員,曾兼任廣西軍區副司令員,第十五兵團司令員兼廣東軍區副司令員,後兼廣州市警備司令員。1951年任華南軍區副司令員兼華南軍區防空部隊司令員和政委,中共中央華南分局常委。1952年任中南軍區參謀長。1953年參加抗美援朝,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十九兵團司令員。1954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南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1955年任廣州軍區司令員,1955年年9月被授予上將軍銜,並授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56年被選為中共八屆候補中央委員(1968年遞補為中央委員)。1961年任中共中央中南局書記處書記。是一、二、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 文化大革命 期間,於1968年任廣東省革命委員會主任、解放軍總參謀長,1969年兼任軍政大學校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是中共第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參與瞭林彪反革命集團篡奪黨和國傢最高領導權的陰謀活動。1971年9月,在 九一三事件 後被撤職。1973年8月20日被開除黨籍。1981年1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確認他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判處有期徒刑18年,剝奪其政治權利5年。1983年4月26日病逝於青島。
黃永勝子女
  黃永勝有四個兒子,分別是長子黃春光(項陽)、次子黃項林、三子黃春耀(項輝)、四子黃項勇。黃永勝還有三個女兒,分別是長女黃春萍、次女黃偉平、養女劉細枝。
  黃永勝的長子黃春光,1976年轉業到地方,先後在幾個國營工廠工作。1980年代他在北京做貿易公司,憑借著父輩和同學輩的人際網絡,生意做得紅紅火火。最多的時候他名下有4臺車子,同學請客吃飯全是他掏腰包,一年掙個百十來萬不在話下。作為黃永勝子女,黃春光不承認自己是 黑二代 , 那些貪官的後代,才是真正的 黑二代 。我們這批,有幾個在利用改革開放去腐敗的? 我不能說沒有,絕不多。 黃春光說: 我們可不認為我們是 黑二代 啊,我認為我是共產黨的基石;我們仍然屬於這個黨。
  62歲的黃正是1968年3月出任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上將之子,他是父親傳記《軍人永勝》的作者,他曾用名 黃春耀 、 項群 。作為黃永勝子女,黃正曾說,他父親生前不贊同寫回憶錄,這本《軍人永勝》是他為紀念父親才寫的。
黃永勝與葉群
  林彪對黃永勝如此庇護,但黃永勝卻被毛澤東一眼看穿。黃永勝確實與林彪的妻子葉群有不正當關系。
  目前能夠告訴我們葉群和黃永勝之間特殊關系的史料來源主要有三處:林立果偷錄的黃永勝與葉群通話的錄音帶; 九 一三 事件以後從葉群文件櫃中發現的黃永勝寫給葉群的一首愛情詩;還有葉群的內勤王蘭多的有關回憶。
   九 一三事件 之後查抄葉群文件櫃中發現的黃永勝本人寫給葉群的那首詩中寫道: 纏綿五周月,親手折幾枝。雖是寒冬日,黃葉熱戀時。 而作為證明黃永勝與葉群的關系的人證則是葉群的內勤王蘭多。王蘭多是葉群的司機楊振綱的妻子,楊是葉群的親信之一,以後也同葉群等人一起外逃,死於非命。所以,葉群對王蘭多很信任,葉群的日常生活當然也都入瞭王蘭多的眼裡。
  王蘭多的回憶證實瞭林立果偷錄通話,還證實瞭葉群與黃永勝之間的不同尋常的關系。其中有一次很晚的時候,葉群與黃永勝開車到郊外,黃永勝的警衛員和王蘭多都倍感納悶。當時,葉群的司機問王蘭多,黃(參謀)總長和葉主任這麼晚瞭來這裡幹什麼呢?王回答說這是首長們在散步,司機又問散步為什麼不用手電筒,而要帶著馬燈和毛毯呢?王蘭多回答不出來瞭。
  據原人大副委員長吳德回憶,林立果親信李偉信交待:913時間之後從林立果處搜出的錄音帶,是葉群與黃永勝通話時林立果偷錄的。公安部的同志後來告訴吳德,林立果在錄音時,對錄音的速度進行瞭變換,錄音是分別用幾種速度錄的。
  為監視葉群,林立果從葉群的電話線外接瞭一根竊聽線,一直通到他自己的房間裡,並偷錄瞭黃永勝與葉群的一段對話。對話一共是157分鐘,時間是1970年10月7日。這個錄音帶也是公審黃永勝時,法庭公開出示的黃葉不正當關系的證據之一。我們現在就把葉群和黃永勝的一段通話節錄於下:
  葉群:你想我嗎?黃永勝:怎麼不想呢?葉群:說真話,我可想你瞭。我跟你說,我這個生命是和你聯系在一起的,不管是政治生命,還是個人生命。黃永勝:我覺得,我完全像你一樣瞭解,請放心。葉群:101(林彪的代號)在傢你還不知道?我就是挨著罵聲過生活,我講這些你不會覺得太庸俗瞭,太溫情主義瞭吧?黃永勝:不會,你怎麼還刺我的心呢?葉群:說不定將來,你能在中國革命、世界革命的領域上,起很大的作用。黃永勝:在這個方面我要向你學習。葉群:我願意永遠做你的助手,做你的秘書,以你的意志為意志,而且我決不強加於你,我一定在你的領導下。黃永勝:我明白。葉群:我們都有孩子,我的孩子也就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要考慮,每個孩子往哪個方面培養,另外,連我的加到一起,至少有五個吧,連新朝(吳法憲之子)六個,這五六個虎大將,將來都可以,國傢這麼大,他們互相不會矛盾,一個人把一個關口,也是你的助手嘛,你說是不是?黃永勝:是。葉群:你永遠是元帥,我永遠是元帥手下的一個傳令兵。
  這段對話已清晰地表明瞭葉黃二人的關系,至於葉群是出於政治目的拉攏黃永勝,還是別的目的而與黃有瞭不正當關系,已無從考證。但作為林彪最信任的大將,黃永勝居然背地裡與首長夫人有瞭關系,不能不讓人驚嘆。
黃永勝墓
  黃永勝墓位於湖北省南部的咸寧市高橋鎮境內的131工程院內,二OO五年一月二十日,黃永勝將軍的四子、媳孫及眾親屬、鄉親、好友晚輩來到瞭這裡,將黃永勝與夫人項輝方合葬於賓館內的林園中。並自費修建瞭雕象與墓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