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

人物簡介  陸軍一級上將胡宗南(1896年5月12日-1962年2月14日),原名胡琴齋,畢業於黃埔一期,是蔣介石最寵愛的學生,號稱 天子門生第一人 。胡宗南有 西北王 的稱號,一生參加過北伐、剿共、抗日、內戰等戰役,跟隨蔣介石敗退臺灣後又曾在大陳島指揮沿海遊擊部隊,擔任 總統府 戰略顧問等職位。關於胡宗南的身份,至今流傳他是中共地下黨員,這是真是假?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896年5月12日(農歷三月三十日)出生於浙江鎮海的一個貧寒人傢,三歲時隨父輩遷居於浙西距孝豐縣城西十裡之鶴鹿溪。
  1904年就讀於私塾,自《三字經》學至 四書 、 五經 。
  1909年進入孝豐縣城高等小學堂讀書。
  1912年以第二名成績畢業。
  1913年考入湖州公立吳興中學。讀中學時,各科成績優良,尤以體育、地理兩科更為突出。
  1915年中學畢業後,先後受聘於孝豐縣立小學和私立王氏小學,任國文、歷史和地理教員。
  1921年利用暑假時間到處遊歷。
  1922年到1924年間,並任《孝豐日報》總編輯。後因與同校教員競爭校長職位失敗,父親又硬逼他與不相愛的女子成婚,遂決然離傢出走。
  報考軍校
  1924年,前往浙江湖州參加別動隊,與王亞樵結拜為金蘭兄弟。別動隊解散後,得在上海做毛竹生意的同學章雲傢長資助,到廣東投考黃埔軍校,因其身高不足1.6米, 體格檢查時被淘汰,經軍校黨代表廖仲愷特許參加考試4月被錄取;5月5日入校,編在第1期第2大隊第4分隊;6月16日正式開學,此間結識瞭 同鄉 蔣介石;11月於黃埔軍校畢業後,胡宗南被分配在軍校教導第1團第3營第8連任少尉見習。
  正式從軍
  1925年2月,調任機槍連中尉排長;3月參加第一次東征棉湖戰役,因功升機槍連上尉連長,4月任第1師第2團第2營營副;6月參加討伐楊劉叛亂;10月參加第2次東征河婆戰役。
  參加北伐
  1926年初升任第1軍(何應欽)教導師第2團(團長胡公冕為共產黨員)第2營營長;7月把同鄉戴笠推薦給蔣介石,胡宗南在胡公冕的推薦下,升任教導師第2團上校團長,參加北伐戰爭;同月,參加瞭北伐戰爭,任第一師團長。10月,胡宗南在南昌城郊使用火攻計,以1個團的兵力打敗孫傳芳1個精銳師,俘虜軍長李彥春等;11月教導師改為第1軍第1師,隸屬東路軍(何應欽)序列,進軍浙江。
  1927年3月20日攻克上海;5月任第1軍第1師少將副師長兼第2團團長,成為國民黨黃埔系學生的第1個將軍;8月從杭州飛馳南京參加龍潭戰役;10月26日,胡宗南升任第1軍(劉峙)第22師師長;11月擊毀直魯聯軍白俄雇傭兵裝甲車隊。1928年4月參加第二期北伐。8月第22師縮編為第1師第2旅,任旅長,11月所部在蔣介石校閱中因訓練成績突出,被評為 模范旅 。
  1928年4月參加第二次北伐,一舉攻占蚌埠;5月1日進濟南,5日撤退到曲阜整訓;10月第1軍第22師整編為陸軍第1師(劉峙)第2旅,胡宗南任少將旅長;11月蔣介石親臨徐州校閱第1師,第2旅被譽為 模范旅 ,其第3團受閱成績列全國陸軍第一。
  1929年3月蔣桂戰爭爆發,胡宗南率軍警戒武漢,第2旅改成第1旅,胡宗南仍任旅長。1930年5月參加中原大戰,在河南開封附近與反蔣部隊作戰,6月7日胡宗南任第1師代理師長,沿隴海路迎擊西北軍孫良誠部。
  1930年率部參加蔣馮閻戰爭,戰後任第1師師長。
  1931年1月13日,胡宗南升任第1師中將師長,開始建立自己的軍事體系,形成黃埔系 少壯派集團 ;7月參加討伐石友三。
  圍剿紅軍
  1932年3月,胡宗南、賀衷寒、戴笠、康澤等參與組織 力行社 和 復興社 ,胡宗南居蔣介石 十三太保 之首,以黃埔系 太子 自詡;5月參加 圍剿 大別山的紅4方面軍,胡宗南乘紅軍兵力分散之際,將紅軍第10師和第12師攔截包圍於河口鎮以東地區,紅軍傷亡很大,6月紅4方面軍向西北突圍時,胡宗南等幾十萬大軍尾追攔截,與楊虎城部將紅軍壓縮在漫川關,徐向前、許世友等幾經拼殺才突出重圍,不久率領第1師進入甘南佈防。
  1935年2月任 剿匪 第3路第2縱隊司令官;4月9日敘任陸軍中將;6月積極參加攔截圍攻長征紅軍,在松潘差點被活捉,部隊傷亡過半;9月任 西北剿匪 第1路軍第2縱隊司令,在川西北地區阻擊紅軍;11月22日當選為國民黨第5屆中央監察委員,標志著黃埔系的勢力開始進入中央決策機構。
  1936年4月21日,行政院任命胡宗南為第1軍軍長,兼第一師師長,進攻陜北紅軍,彭德懷率領紅軍迎擊,大敗胡宗南;12月12日 西安事變 爆發,胡宗南正在陜西惠安堡附近,得知蔣介石被扣的消息後,旋即趕到天水,支持戴笠赴西安營救蔣介石。
  抗日戰爭
  1937年2月第1軍開赴陜西鳳翔,受顧祝同指揮,向西安施加軍事壓力;4月24日辭第1師師長。7月7日抗戰爆發,9月2日胡宗南率部參加淞滬會戰,13日升任第17軍團軍團長,是黃埔學生中第1個軍團長,由於第1軍倉促上陣,兩度參戰部隊損失很大;11月6日第17軍團撤出戰鬥;12月回關中。
  1938年5月12日辭第1軍軍長,參加開封會戰,指揮部下攻打蘭封外圍,掃清瞭通往城內的道路,但土肥原第14師團仍突圍而去;6月18日兼任第27軍軍長;9月1日胡宗南辭軍長,支援武漢會戰,占領信陽,日軍反攻信陽時,留守的團長馬載文臨陣脫逃,導致信陽失守,乃撤回西安。
  1939年1月14日任第34集團軍副總司令;8月4日任第34集團軍總司令,成為黃埔系學生的第1個集團軍總司令;12月,胡宗南受蔣介石指使,集結部隊準備向延安進攻。
  1940年1月,蔣介石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胡宗南奉命在空軍的配合下,向陜甘寧邊區縱深進犯,蠶食5個縣,並公開喊出 消滅邊區 的口號,嚴密封鎖,構築瞭一條長達700餘裡的由碉堡、工事組成的封鎖線。
  1942年7月23日,胡宗南升任第8戰區(朱紹良)副司令長官兼第34集團軍總司令,掌握第8戰區實權,屯兵西北,封鎖、侵犯陜甘寧邊區,號稱 西北王 。
  1943年7月,胡宗南曾密謀突襲延安,被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地下黨員熊向暉暴露而作罷。
  1944年4月,胡宗南被任命為第1戰區副司令長官,因不服司令長官陳誠,稱病赴華山休養;5月日寇土肥原部調集12萬兵力突然進攻中原,守軍連失數城,土肥原率兵向西急進,如入無人之境,6月13日中美空軍大炸豫西之敵,胡宗南部猛烈反攻,取得勝利;8月17日被任命為第1戰區副司令長官,與陳誠數次沖突;9月空運增援桂林、重慶;12月19日被任命為第1戰區代理司令長官。
  1945年1月12日就任代理司令長官,轄4個集團軍、16個軍、42個師、5個特種兵團,計45萬人;5月當選為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執行委員;7月31日被正式任命為第1戰區司令長官,成為黃埔系學生中唯一的戰區司令長官;8月21日被任命為洛陽、鄭州、開封、新鄉地區的受降主官,向石傢莊發動進攻;9月22日在鄭州接受日本第12軍團司令官鷹森孝投降,共6萬餘人;10月3日特加陸軍上將銜,此時第1戰區指揮的部隊有5個集團軍、25個軍,總兵力達50萬人,勢力分佈到陜西、甘肅、寧夏、河南、晉東南地區;10月10日授予抗戰勝利勛章。
  解放戰爭
  1946年1月1日,胡宗南被任命為鄭州綏靖公署(主任劉峙)副主任;3月1日獲頒青天白日勛章;4月所部國軍整編,軍改 整編師 ,師改 整編旅 ,胡宗南部下20多萬;7月4日整編第1軍越過黃河,企圖與閻錫山部南北夾擊太嶽部隊;9月,其部隊分兩路進犯晉東南,與山西閻錫山部隊配合欲 肅清 解放軍太嶽兵團(司令員陳賡),24日整編第1旅被全殲,旅長黃正誠被俘,接著整編第48旅遭受殲滅性打擊,旅長何奇被擊斃,胡宗南慌忙收兵。
  1947年3月4日被任命為西安綏靖公署主任;3月11日,胡宗南在洛川召開軍事會議,決定以劉戡的整編第29軍和董釗的整編第1軍組成左右兩個兵團,采取鉗型攻勢,企圖包圍殲滅陜北解放軍,占領延安以及整個邊區;3月13日指揮15個旅(14萬人)進犯延安;3月19日令整編第1師第1旅進入延安空城,胡宗南組織作戰參謀捏造戰報,大吹大擂 俘虜敵5萬 的 重大勝利 ,被授二等大綬雲麾勛章,24日胡宗南將其前進指揮所由宜川移到延安,並抽出5個整編旅的兵力守備延安,機動進攻兵力減少為隻有10個整編旅;3月25日,第31旅在青化砭大部被殲,旅長李紀雲被俘,此後胡宗南行動變得更加謹慎,采取國防部制定的 方形戰術 ,穩紮穩進,乃令劉勘兵團和董釗兵團進行 掃蕩 ,尋找西北野戰軍主力決戰,一次次撲空;4月16日第135旅在羊馬河被全部殲滅,代理旅長麥宗禹被俘;5月7日第167旅在蟠龍被全殲,旅長李昆崗被俘,蟠龍的眾多戰略物資成為解放軍戰利品;6月胡宗南任西安綏靖公署主任;8月6日,西北野戰軍為調動和牽制胡宗南主力,配合陳謝兵團挺進豫西,進攻榆林,胡宗南令整編第36師等部隊增援,12日解放軍主動撤圍,胡宗南令部隊追擊,22日整編第36師在沙傢店全軍覆沒,師長鐘松化裝逃脫;10月4日解放軍猛攻清澗,10日守備清澗的整編第76師被全殲,師長廖昂被俘;至12月,陜甘寧邊區大部分被解放軍收復。
  1948年2月,解放軍重兵包圍關中的咽喉要地宜川,胡宗南令整編第29軍增援,在瓦子街被包圍,至3月1日,整編第29軍全部被殲滅,中將軍長劉戡自炸斃命,整編第90師少將師長嚴明被擊斃,胡宗南向南京請罪,被撤職留任;3月5日西北野戰軍包圍洛川,胡宗南急調5個整編師解瞭洛川之圍;4月21日整編第17師撤出延安,延安解放;12月25日,新華社公佈43名戰犯名單,胡宗南列第30位。1949年2月1日兼第12編練司令部司令;5月19日,解放軍軍突破西安涇河南岸的胡軍防線,胡宗南決定放棄西安向寶雞轉移,20日西安解放;7月14日寶雞解放,胡宗南集團遭到毀滅性打擊,胡宗南竄逃漢中,從此離開西北,部隊有第5兵團(李文)、第7兵團(裴昌會)、第18兵團(李振)等13個軍40萬人;8月,胡宗南和川湘鄂邊區綏靖公署主任宋希濂一起到重慶晉見巡視的蔣介石,欲放棄西南轉進滇緬,被蔣介石訓斥責罵;9月8日兼任川陜甘邊區綏靖公署主任;11月向成都轉移;12月7日任西南軍政長官公署(軍政長官顧祝同)副長官兼參謀長,代行軍政長官職權;12月9日川康將領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通電起義,雲南也宣佈起義,西南形勢大變,20日胡宗南決定將軍政長官部遷西昌,23日私自飛往海南三亞,留在四川的胡宗南部3個兵團全部戰場起義,28日在顧祝同勸說下飛到西昌。
  飛逃臺灣
  1950年3月26日解放軍逼近西昌機場,胡宗南將剩餘6萬部隊的指揮權交給參謀長羅列,自己悄悄飛逃臺灣,其殘餘部隊陸續被圍殲;5月臺灣 監察院 李夢彪等四十六位 監察委員 提出彈劾,經蔣介石、陳誠、顧祝同、蔣經國周旋, 立法院 108名委員簽名上書 行政院長 陳誠求情,陳誠將彈劾案移交 國防部 處理,8月 國防部 答復 應免議處 。
  1950年5月,臺北 監察院 內,45名 監察委員 氣勢洶洶地聯名彈劾胡宗南。這一篇洋洋數千言的彈劾文在列舉瞭胡宗南進駐陜甘後的權力膨脹後,又歷數瞭他在西北、四川的一連串敗績,認為國民黨政府之所以會 失去大陸江山 ,胡宗南 應負重大之罪責 。
  1951年9月9日,胡宗南化名為 秦東昌 ,就任 江浙人民反共遊擊總指揮 ,駐守大陳島,指揮部隊騷擾破壞大陸沿海。
  1952年10月19日當選為國民黨第七屆中央評議委員,兼任 浙江省政府主席 。
  1953年6月24日,解放軍進軍大陳島,臺灣當局撤消 江浙人民反共遊擊總指揮部 ;7月23日胡宗南飛回臺灣,任 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 上將顧問;8月進入 國防大學 進修。
  1954年2月從 國防大學 畢業,在臺北傢中閑居。
  1955年9月胡宗南就任 澎湖防守司令部 司令官,晉任陸軍二級上將。
  1956年4月以考察名義到美國訪問。
  1957年10月23日當選為國民黨第八屆中央評議委員。
  1959年,胡宗南在澎湖任期四年後正式退休,結束瞭長達三十五年的軍旅生活。10月回臺北任 總統府 戰略顧問;12月進入 國防研究院 第一期,任研究員。
  1960年9月任國防研究院畢業同學會會長、國防研究院院務委員,深居簡出,鬱鬱寡歡。
  1961年身體出現高血糖。
  1962年2月6日胡宗南病情惡化,7日 總統府副秘書長 蔣經國奉父命探望,10日蔣介石親自探望,胡宗南激動萬分,涕淚交流,14日凌晨因心臟病突發去世,病逝於臺北榮民總醫院。終年67歲,2月15日以臺晉字第198號令, 故陸軍二級上將胡宗南,追晉為陸軍一級上將 ,另頒 旌忠狀 , 以永垂式范 ,臺灣成立以何應欽、顧祝同為正副主任的治喪委員會,移靈臺北市極樂殯儀館,17日公祭,蔣介石親自參加祭奠,發表紀念講話,挽 功著旗常 ;3月13日頒發 褒揚令 ;6月9日安葬於臺北陽明山紗帽山麓。
  胡宗南可稱得 天子門生 第一人,受到蔣介石的器重,乃至躊躇滿志,野心勃勃,狂妄自大,抗戰時避居西北擁兵稱王,內戰時則成瞭急先鋒,但他志大才疏,不懂戰略,對蔣介石盲目服從、不辨善惡,軍事上遠不是彭德懷的對手,部隊被逐個殲滅,逃到臺灣又被彈劾,狼狽不堪;著有《宗南文存》。
胡宗南夫人子女
  妻子
  葉霞翟,葉霞翟早年畢業於師范,當過小學教師,後來考入浙江大學,然後又考入 浙警 ,成為軍統高級特工。其後赴美國喬治 華盛頓大學政治系、威斯康星大學研究院學習,並獲博士學位。1944年回國後曾在南京當大學教授,並出任過國民黨中央委員。臺北師范專科學校校長,中國文化大學傢政研究所所長,主要從事特殊教育與傢政研究。
  子女
  長子,胡為真,臺灣當局 國安會 秘書長。妻子林惠英。
  次子,胡為善,臺灣中原大學副校長,財務金融學系教授。
  幼女,胡為美,美國北加州華人作傢協會會長。
胡宗南是地下黨
  對於胡宗南率25萬大軍與毛率的2萬西北野戰軍在陜北打瞭1年,屢吃敗仗,毛主席從容應對,從不驚慌,原來就覺得肯定有內奸。後來也聽說過,我們在臺灣還有極高層階的間諜,而這個人就是胡宗南! 有一次,毛主席差點兒遇險。那是一九四七年六月,他在一個叫王傢灣的村子裡逗留瞭將近兩個月,住在農民傢裡,頭一回跟老百姓同在一個屋簷下。他住得很愜意,每天散步、跑馬。天熱瞭,警衛員砍瞭幾棵樹給他在室外搭瞭個涼棚,用樹枝樹葉編織成田園風味的棚頂。毛主席很滿意,黃昏時愛坐在涼棚裡看書,念英文以作消遣。
  六月八日,胡宗南手下的軍長劉戡帶著部隊突然出現在附近。原來,毛主席住地的一名小學教員逃跑瞭向劉戡報信,說村裡有很多電臺。劉戡估計毛主席就在這裡。劉戡出其不意的到來,使毛澤東朝周恩來大發雷霆。他們爭吵著怎麼辦,往哪裡逃去。要徹底安全隻能往東走,過黃河進入根據地,船和汽車一直停在黃河邊日夜待命。但問題是路太遠瞭,他們跑不過劉戡的人馬。毛主席隻能往西去,朝戈壁灘走。決定作出後,村裡老百姓被集中起來往相反方向 轉移 ,想引開國民黨軍。
  那天下著大雨,山路太滑沒法騎馬時,專門挑選的膀大腰圓的警衛把毛背在背上。電臺不出聲瞭,以防被發現。隻有一架電臺在緊張地工作著,顯然是跟胡宗南聯系要他把劉戡調開。毛主席在陜北時,跟胡宗南軍中的電臺聯系從未中斷過,管發電報的機要人員告訴我們: 他們的行動完全掌握在我們手裡 ,還說: 我們的人的身份有的直到現在也沒公開。
  劉戡真的被調走瞭。六月十一日晚,他就在毛主席的屁股後面,近到毛主席的警衛能聽見他的隊伍說話,能看見他們的火光。毛主席的警衛緊張得 頭發都快立起來瞭 。正當他們準備誓死保衛毛主席時,毛主席滿面笑容地從窯洞裡出來,說敵人要退兵。果不其然,警衛們瞠目結舌地看到,劉戡的隊伍沿著山溝跑過,沒碰他們一根毫毛。胡宗南給劉戡下瞭死命令: 向保安南之雙兒河集結,限十四日拂曉前補充完畢。 保安曾是毛主席的首府,胡聲稱 匪主力 在那裡,劉戡非得按期到達參加 圍剿 不可。結果保安又是空城一座。毛主席的隨從們為他的 神機妙算 驚嘆不已。
  胡宗南繼續給蔣帶來一次次全軍覆沒,最後一共有幾十萬大軍喪失在他手上,連同美國援蔣武器的三分之一。蔣介石逃往臺灣時,派飛機來接胡宗南。胡想留在大陸,卻被部下一擁而前,急擁上瞭飛機。到臺灣後他受到監察院的彈劾,說他 受任最重,統軍最多,蒞事最久 , 貽誤軍國最巨 。彈劾因蔣介石的庇護而失敗。之後,蔣介石還派胡宗南主持 反攻大陸 的工程,包括派人潛入大陸。這些人都一一落入中共的羅網。
  胡宗南死於一九六二年。蔣介石後來也許意識到他用人的災難性錯誤。黃埔是他的基地。但是他的侍衛、臺灣後來的行政院長郝柏村告訴我們,蔣介石在晚年 對黃埔軍校的人都不願談起 。會不會是蔣介石猜到瞭,黃埔軍校裡曾埋下一群中共的釘子。
  第二種說法:胡宗南不是地下黨,而其身邊的親信熊向暉才是!
  有人說其實胡宗南並不是地下黨,而潛伏在他們身邊的是一個深的信任的親信,那就是熊向暉。因為從權勢來看,胡宗南自己的權勢並不低,做到那麼高的位置要什麼沒有?所以很多網友都推測胡宗南並不是地下黨,而真正潛伏的地下黨是其身邊的親信 熊向暉。
  不過兩種說法到底哪種是真的哪種是假的也不得之,或者兩種都是假的也不一定,不過從胡宗南的生平看來,他跟共產黨的關系還是比較深的,尤其是與胡公冕等人的交情也不算淺,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然而中共已經正式承認胡公冕是地下黨員,那麼胡宗南身份到底是什麼?這個疑問,看到這裡相信大傢也有自己的想法吧。
  胡宗南被迫離開大陸
  1950年3月,胡宗南黯然來到臺灣,暫且安身在花蓮。這時,當年曾統帥40萬大軍的他,身邊隻剩下瞭6名隨從。
  失敗的陰影,前途的渺茫,都讓胡宗南的心情極為低落。到花蓮後,他時或出去散心,他在王曲軍校的學生孔令晟則伴隨著他。有一天,胡宗南走過花蓮體育館,來到海邊, 突然 對孔令晟說: 我們應該在什麼地方自殺啊?這裡真沒有意思啊!
  孔令晟回答: 要自殺,不如在成都,可以跟我們的部隊一起自殺;到瞭西昌就沒什麼意思瞭,部隊已經沒有幾個人瞭。
  在此時的臺灣,不僅僅是胡宗南一個人感到 沒有意思 ,與他處於相似境地的還有閻錫山、白崇禧、湯恩伯、孫立人、薛嶽 時任 代總統 的李宗仁雖然沒有和他們一樣去臺灣,而是去瞭美國,但境遇的落寞則是一致。當年手握重兵的他們,如今不但成瞭敗軍之將,失去瞭叱吒風雲的舞臺,甚至還會面臨來自國民黨內部的人身威脅。
  不過,雖然他們所處的環境差不瞭多少,但各人的反應卻是不同,有的從容處之,有的卻局促不安。
   我們不應該到這裡來
  在花蓮,當自殺的念頭閃過後,胡宗南對他的部下說: 我們不應該到這裡來。 此時,面對浩瀚的太平洋,他仍對自己的部隊念念不忘。在他的第一軍中,許多將官都是他一手從王曲軍校帶出來的,而這些人大都已在川西零落殆盡。
  根據王曲軍校學生徐枕的說法,胡宗南原本是打算留在西昌的,當時蔣介石讓他飛往臺灣,但是他不肯走,而是對部下說: 今天我跟你們喝一杯,送你們走。 最終,胡宗南是被部下 拉 上飛機的。
  然而到瞭臺灣,他的厄運並沒有結束。剛剛飛到臺灣時,蔣介石和陳誠都沒有見他,到瞭花蓮,也沒有人來看望他。不僅僅如此,失去瞭部隊的他,現在甚至要為整個國民黨政府的失敗負責。
  1950年5月,臺北 監察院 內,45名 監察委員 氣勢洶洶地聯名彈劾胡宗南。這一篇洋洋數千言的彈劾文在列舉瞭胡宗南進駐陜甘後的權力膨脹後,又歷數瞭他在西北、四川的一連串敗績,認為國民黨政府之所以會 失去大陸江山 ,胡宗南 應負重大之罪責 。
  這一場彈劾案迅速在小小的臺灣掀起軒然大波,來臺的胡宗南部屬憤憤不平,要到 監察院 去鬧事,但都被胡宗南壓瞭下來,他認為,是非自然會有公論, 假如應該我負的責,我當然要負責。
  領軍多年的胡宗南,在這個時候表現出瞭常人少有的鎮靜。最終,這一場彈劾案在各方面的斡旋下不瞭瞭之,使胡宗南避免瞭 軍法會審 。
  但是,經歷瞭這一場風波後,胡宗南那 西北王 的歷史也徹底劃上瞭句號。正如他認為國民黨之敗不屬個人責任,而是整個體系的失敗一樣,蔣介石也是這麼認為的。於是,敗退到臺灣後的蔣介石迅速對國民黨展開瞭 改造 ,全面更換舊的黨政系統,原有的黃埔、中統、CC、政學系等皆被清除,一批完全擁護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的新實力派被培養起來,這其中最為得力者即為陳誠的 土木系 。
  那些國民黨的 老人 們,則在這一場 改造 後幾乎全部失勢。胡宗南再也得不到蔣介石的重用,隻一度擔任瞭大陳島 浙江反共救國軍 總指揮和澎湖防衛司令等職。雖然職位並不突出,但是胡宗南做得很認真,並短暫登上大陸的土地。
  但是胡宗南和他的傢眷、部屬是再也沒有機會真正回到大陸瞭。在擔任澎湖防衛司令時,每次領到薪水,他隻留1/3給自己和傢人,其餘的幾乎都給瞭部屬,以維持他們的生計。後來其部屬王應文的兒子回憶說,那時有人到胡宗南傢裡去,坐沙發都要小心,因為 那個沙發太舊太爛,一不小心會給他坐搖晃 。
  1962年,胡宗南66歲,這一年春節期間,他因心臟病發作,病逝於臺北榮民總醫院。他的王曲部屬們,則每年為他舉行低調的紀念儀式。
人物評價
  947年5月12日,《人民日報》將胡宗南描述為 野心十足、志大才疏、陰險虛偽的常敗將軍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