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璉

人物簡介  胡璉原名從祿,是中國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陳誠土木系得力幹將,與胡宗南並稱 二胡 ,又因金門戰役優秀表現而有 金門王 之稱。胡璉將軍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金門海戰中表現突出,就連共產黨 戰神 粟裕都幾次敗在他的手下,所以有人說胡璉是粟裕的克星。胡璉著有《泛述古寧頭之戰》、《金門憶舊》等作品,於1977年病逝臺北,海葬在澎湖列島海域。

人物生平
  原名從祿,又名俊儒,字伯玉,陜西華州人。黃埔軍校第四期畢業。在陳誠的土木系部隊中歷任連長、營長、團長,抗戰後歷任旅長、副師長、師長,1944年8月升任18軍軍長,後又升任第12集團軍副司令。解放戰爭時期任整編第11師師長、18軍軍長、第12兵團副司令。1949年去臺,為首任 金門防衛司令部 司令官,兼福建省 主席 ,後升任 陸軍副總司令 。1964年 出使 南越,歷時8年。回臺後受聘為 總統府戰略顧問 ,晉級陸軍一級上將。國民黨七至十一屆中央委員。1974年申請附讀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治宋史及近現代史,著有《泛述古寧頭之戰》,《金門憶舊》等。1977年病卒於臺北。
  早年歲月
  1907年11月16日(光緒三十三年十月十一日)生於陜西華州會同坊北會村貧寒農傢,12歲進華縣高等小學念書,1925年小學畢業後,投國民二軍馮子明旅當文書,1925年考取廣州黃埔陸軍軍官軍校,入入伍生總隊。1926年3月,軍校改名中央軍事政治學校,胡被編入第四期步科第一團第七連學習,不久加入中國國民黨。
  1926年10月,胡在黃埔軍校畢業後參加北伐戰爭,歷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師排,連長。1928年冬任第十一師第六十一團連長。後在陳誠的第十八軍任營長、團長。1929年至1930年,隨第十八軍參加蔣桂戰爭、蔣馮戰爭及中原大戰。因作戰勇敢,膽識過人,深受陳誠賞識,被升任第十一師營長。
  1931年至1934年,跟隨陳誠參加對中央蘇區的第三、四、五次 圍剿 ,因功於1933年8月升任第十一師第六十六團團長。1935年起,又隨羅卓英在浙西南繼續進攻紅軍。
  抗戰烽火
  1937年初,淞滬會戰爆發後,胡所在的陳誠任軍長的十八軍第十一師第六十六團開赴上海,1937年8月率部參加淞滬會戰。胡團奉命守衛上海北面的羅店地區。日軍以羅店為突破口,派飛機轟炸、大炮轟擊六十六團陣地,施放煙幕彈,以坦克掩護步兵沖擊。胡璉組織敢死隊,用集束手榴彈炸坦克,又組織機槍火力網封鎖日軍前進通道。有時組織部隊主動出擊與敵人進行肉搏戰,以殺傷敵人。有時一晝夜打退敵人十幾次進攻,頑強地堅守瞭陣地。
  淞滬會戰後,胡璉升任第六十七師步兵第一一九旅旅長。第二年胡璉隨部挺進蘇南開展遊擊戰,重創敵寇。其部四零一團團長邱行湘直搗潥陽、宜興一帶,直逼蘇浙邊境張渚諸地,使日寇滬寧鐵路交通受威脅。
  1938年6月,胡璉司令部設在九華山,他親自到前沿陣地瞭解情況,發現日寇在江岸各地修碉堡,並有重兵把守。他為瞭配合海軍特種部隊在長江佈雷,將沿線據點中的敵人引開。一天胡璉指揮部隊突然向敵人據點發動攻擊,迫使敵人放松對沿江的巡邏。扮成 船夫 漁民 的海軍特種部隊乘機在江面佈下水雷。一天夜晚,胡璉又派出一支部隊向敵人碉堡突擊,日寇摸不清中國軍隊的虛實,不敢出擊,海軍特種部隊又一次在江面佈下水雷。在胡璉部和其他部隊掩護下,海軍特種部隊一年內在長江皖贛江面炸沉日軍艦船六十餘艘。
  1939年,胡璉率部開赴湖南,參加第一次湘北會戰並升任第十八軍第十一師長副師長封爵林。
  1940年參加棗宜會戰。1940年5月21日,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園部和一郎占領襄陽後,經宜城、南漳,直逼宜昌。第十一師奉命從長沙馳援湖北當陽。5月底,十一師在當陽構築工事完畢,師長方靖在臨戰會上告誡: 當陽長坂坡,是當年三國時劉備破曹操處,此次戰鬥倘若當陽失守,宜昌不保,日寇就會將我們窒息西南,國傢生死關頭到瞭,我師必須人人做張飛、趙雲,使日寇有來無回。 胡璉接著說: 我們就要像當年張翼德大鬧長坂坡那樣,殺的日本鬼子片甲不留。
  1940年6月9日,日寇向第十一師陣地瘋狂進攻,在當陽西北九山子高地,雙方反復爭奪。胡璉親率第三十一團增援,同時派另一支小部隊抄敵後路,敵怕陷於包圍之中,慌忙撤退。方靖、胡璉在當陽與日寇激戰一周,重創敵軍。後撤至大峽口、風洞河一帶抗擊日寇。
  1941年調任福建預備第九師師長。
  1942年調回第十一師師長。
  1943年率部與日寇爭奪石牌要塞作戰中取勝,保證瞭鄂西大捷,因功榮獲青天白日勛章,並於7月13日任十八軍副軍長。同年帶職調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高參。
  1943年5月25日,在湘鄂邊境的日寇占領要隘漁陽關後,渡過清河逼近石牌要塞;日寇第三十九師團主力,在敵酋高木義人率領下,從南面沿長江進犯石牌要塞。
  石牌是長江湖北西部的重要江防要塞,若石牌丟失,則日寇可直接窺伺四川,威撼西南。民國政府軍事當局認為 石牌要塞是中國的斯大林格勒 ,嚴令部隊不惜一切代價守衛石牌要塞。蔣介石曾致電陳誠 石牌要塞應指令一師死守。 重任落在第十八軍第十一師胡璉部身上。後幾經調度,最終形成瞭石牌要塞保衛戰的指揮系統,沿枝城、長陽、宜昌、秭歸、丘峰線的戰略防線:八十六軍守備枝城聶傢河、安春垴、紅花套、長嶺崗、以及宜昌三鬥坪、陳傢壩(今秭歸境內)為石牌防線左翼;八十六軍一部駐守長陽津陽口、偏巖、饅頭咀、太史橋、漁洋關(今五峰境內)、資丘一線,是為戰略防線之外圍右翼;調三十二軍駐三鬥坪、陳傢壩,護防線之左翼;同時調九十四軍主力至資丘,重點加強右翼,部署兵力近16萬。
  胡璉接受任務後,帶領全師將士祭拜天地,誓與要塞共存亡,隨時準備以身殉國。胡以日寇大炮坦克武器精良,不宜硬拼,隻能智取。他根據要塞一帶山巒起伏地勢險峻德特點,利用有利地形,制敵不擅山地作戰之短,抓時機,殲頑敵。他將主力部隊隱匿於要塞東南北鬥沖一帶,隻留師機關及一部分兵力防守要塞。1943年5月27日,敵第二十九、第三十四師團一部向北鬥沖發起進攻,當敵進至一個群山環抱的山谷時,一聲令下,第十一師部隊突然從四面八方將敵圍住,殺聲震天,敵傷亡慘重。
  第二天,敵繼續進攻,當部隊逼近陣地山頭時,他指揮部隊與敵人拼刺刀,當敵人沖鋒後修整和補充時,他組織兵力反擊,奪回被敵占領的山頭。他采用守攻結合的戰法堅守瞭陣地。第三天,正當戰鬥方酣之際,第六戰區指揮陳誠電話問胡璉 有無把握守住陣地? 胡璉堅定的回答: 成功雖無把握,成仁確有決心。 不過,據時任十八軍軍部參謀長兼十八師副師長的趙秀昆回憶,胡璉已經暗中準備瞭逃走的木船。但打出的旗號卻又是深獲陳誠之心: 十一師是辭公的根基,這樣使用實在可惜。
  石牌要塞之戰,第十一師殲滅日寇一千餘人,使敵軍未能占領石牌要塞,保證瞭鄂西會戰的勝利。此役胡璉榮獲青天白日勛章,升任第十八軍副軍長。
  1944年,胡奉調至重慶侍從室參軍,1944年8月13日出任第十八軍軍長。
  1945年參加湘西會戰。
  1945年5月,日軍集中六個師團約二十萬人的兵力向湘西雪峰山地區進攻,指向湘西芷江空軍基地,企圖打通湘黔通道,進擊貴州。胡璉率第十八軍參加瞭保衛湘西的雪峰山會戰。
  1945年6月13日,胡率部抵達溆浦後,詳細瞭解瞭這次戰役的計劃,戰場形勢;敵軍番號、數量、特點和動向;各友軍情況。湘西的六月,氣候炎熱,加上道路崎嶇,將士行軍艱難,他根據當地晝熱夜涼的特點,讓部隊中午休息,夜晚加速行軍,終於提前到達目的地。立即指揮各師團向日寇據點攻擊。十七日黃昏,將日寇進攻湘西的唯一交通線湘黔公路截斷,與第四方面軍將被圍之敵分割殲滅。
  1945年6月28日授少將軍銜。
  1945年8月日本投降,胡璉第十八軍在長沙、衡陽地區接受日軍投降。
  解放戰爭
  1946年5月,18軍整編為11師,胡璉任師長。在解放戰爭中,率該師參加進攻蘇北魯南解放區,參加圍攻中原解放軍。他率領的整編第11師一直充當著救火隊的任務,哪裡有難便被投入哪個戰場。
  1946年9月,定陶戰役後,國民黨軍繼續向晉冀魯豫解放區進犯,占山東菏澤城。接著,國民黨軍第5軍和整編第11師分別進至巨野以西龍固集地區和巨野以南的章縫集地區。人民解放軍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二、三、六、七縱隊及冀魯豫軍區獨立旅於10月3日發起巨野戰役,以1個縱隊扼制第5軍於龍固集以西地區,集中3個縱隊殲滅突擊於章縫集地區的第11師11旅。激戰至7日上午,章縫集守軍3000餘人除200人逃脫外,全部被殲滅。與此同時,國民黨軍第5軍被扼阻於龍固集以西地區,斃傷其2000餘人。下午,第5軍和整編第11師分別向西和西南方向退卻,逐漸靠攏,晉冀魯豫野戰軍遂結束戰役。是役,斃傷俘國民黨軍5300餘人。
  1947年7月的山東南麻戰役,胡璉判斷華野可能集中部隊攻擊他,於是花瞭20多天集中在南麻修築瞭一系列的巧妙的防禦工事,其中有大量的子母堡。結果雖然粟裕率領華野集中瞭四個縱隊外加魯中軍區三個團的絕對優勢兵力攻擊胡璉,還有七縱一個縱隊負責阻援!但是在胡璉的巧妙防禦工事和頑強防守下,華野四個縱隊連續猛攻三天三夜,7月15日下午,解放軍以密集的炮轟為信號,向胡部發起進攻,整十一師陣前血流成河,傷亡慘重,而國民黨援軍或者被解放軍阻擊無法靠攏,或者因胡璉平日的霸道而故作有心無力之狀。解放軍的攻擊越來越激烈,胡璉幾近絕望。絕望中,胡璉率領司令部全體人員焚香跪拜,企求老天爺保佑,說來也巧,就在此時,天降大雨,這暴雨一下就是7天7夜,解放軍進攻部隊也因雨遲滯。同時陳誠接到胡璉的求救電報後,為自己起傢的傢底心急如焚,調兵遣將下令不惜一切代價救援胡璉。25師和64師先後增援趕到,阻援的七縱不是優勢敵人的對手,激戰一通被迫後撤。
  1947年9月曹縣戰鬥,陳毅指揮所部,將據守定陶附近沙土集守軍、國民黨軍段霖茂的整第五十七師包圍,於9月7日,將之全殲,繼續南進,24日與國民黨軍整第十一師在大義集、土山集一線遭遇,兩軍展開激戰。11師師長胡璉嗅覺敏銳,馬上停止前進,進駐兩個村莊挖掘工事固守。解放軍還是老戰術,集中絕對優勢兵力打殲滅戰,以3、8兩縱猛攻土山集守軍18旅,4縱阻擊大義集增援。18旅堅定守住土山集,三野自與整第十一師遭遇以來,激戰數日,未有斬獲,毫不戀戰,斷然放棄攻擊,主動撤出戰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碭山、馬牧集間,越隴海鐵路南下,向皖、蘇廣大地區縱橫掃蕩,因這些地區,國民黨軍軍正規部隊都已調走,很快恢復瞭魯南蘇北原來的解放區。此役解放軍傷亡4413人,整編11師傷亡3500人。
  奮力突圍
  1948年4月至10月任第二編練司令部司令。1948年9月初,國民黨軍隊取消整編軍番號,恢復原來的軍師番號。此月,國防部授予胡璉陸軍中將銜。胡璉的整編第十八軍番號撤銷後,所屬的整編第十一師、整編第三師和整編第十師都並入新組建的第十二兵團建制。國民黨最高軍事當局發表由黃維任兵團司令、胡璉任副司令。胡對此大為不滿。但是,黃維是黃埔軍校一期畢業生,在十八軍曾是胡璉的上級,聲望比他還高,胡不得不表面恭順,背後則滿腹牢騷,不安於位。10月底,胡以父親病重和醫治牙病為由,請假離開部隊跑到武漢去瞭。
  11月初,淮海戰役揭開序幕。蔣介石命令黃維第十二兵團迅速開赴徐海淮蚌地區作戰。第十二兵團1948年11月8日由駐馬店出發向安徽前進,18日到達蒙城的渦河、北淝河一帶,即遭到中原野戰軍的進攻。25日,被中原野戰軍七個縱隊包圍在宿縣西南雙堆集地區。
  第十二兵團被包圍後,蔣介石發現胡璉不在前線,立即電召胡到南京面談,問胡有什麼辦法能導致該兵團轉為有利態勢。胡認為這次戰役是國共兩黨的大決戰,即向蔣表示願意飛赴雙堆集;協助黃維鼓舞士氣,調整態勢。蔣極為嘉許,並指示第十二兵團: 要固守下去,苦鬥必生。 然後,蔣命令空軍用小飛機把胡璉於12月1日送到雙堆集前方。胡向黃維和軍師長傳達瞭蔣的指示後,馬上到各軍師陣地視察,並將兵力作瞭局部調整。幾天之後,中原野戰軍的攻勢更加猛烈。第十二兵團糧彈匱乏,南京空降飛機有減無增,局勢越來越嚴重。黃維決定派胡璉去南京,一則向蔣介石報告險情,催運補給,敦促救兵請示對策;二則要胡住在南京,以免和大傢同歸於盡。如果第十二兵團被殲,望胡能為大傢處理善後。7日,胡璉飛南京向蔣介石報告雙堆集情況。8日晚,蔣介石邀宋希濂、胡璉、封裔忠、蔣經國共進晚餐,並放映電影《文天祥》。蔣對宋、胡說: 這個片子很好。 暗示宋、胡為其政權 效忠 。9日,胡璉再次飛雙堆集,向黃維等傳達瞭蔣介石準許在危急時可以突圍的指示。
  12日,中原、華東野戰軍對第十二兵團發起總攻。15日,黃維突圍的命令下達後,所部爭先恐後亂成一團,結果除少數漏網者外,悉數被殲。胡璉因害怕當俘虜,在突圍前向醫務人員要瞭大量安眠藥,準備在不能脫身時,服藥自殺。胡後來乘戰車沖出瞭重圍,遇到第十八軍未被包圍的騎兵團。不久,他跑到瞭南京。
  最後一戰
  1949年2月,胡璉被南京國防部任命為第二編練司令部司令,負責收集從長江以北潰敗逃至江南的官兵,並補充新兵。第二編練司令部設在江西南城,得到當時的江西省主席方天的許多幫助。不久,便成立、重建和督練第十八軍和第十軍,由高魁元、劉廉一分別任軍長。是年4月,解放軍渡江戰役打響後,代總統李宗仁要胡璉率部進駐大庾嶺,胡對李的命令陽奉陰違,按兵不動,暗中接受蔣介石的遙控指揮;5月中旬,南城解放,第二編練司令部改編為第十二兵團,胡璉任司令。
  1949年7月,國軍第十二兵團根據胡璉總司令 縱深防禦、移動防禦 的原則開始進行大規模的戰略轉移。
  分兵兩路南下,成功擺脫瞭南下大軍圍殲第十二兵團的企圖,於7月14日從江西進入廣東興寧,在石馬鎮稍事休整,接著進入梅州。在石馬休整期間,兵團總司令胡璉曾在辛亥革命元老、孫中山粵軍總司令部參議何子淵故居光裕廬坐鎮指揮部隊,後因電話線路遭遊擊隊破壞而撤離石馬。7月14日亦是《中央軍委關於圍殲胡璉密令電報》發出的第一天。
  9月初, 胡璉兵團撤往潮汕,期間在潮汕、普寧地區大量抓捕青壯年男子(抓壯丁)以補充死傷潰散的軍隊,旋從海路駐防金門。10月25日,胡璉第十二兵團與李良榮第二十二兵團,在金門西北角的古寧頭村,擊潰一萬多登陸金門的解放軍,俘虜約五千人,取得金門戰役的勝利。同年冬,胡璉被委任為福建省主席兼第十二兵團司令。1950年初,第十二兵團改為金門防衛軍,胡璉任司令兼福建省主席及福建人民反共救國軍總指揮。
  1951年,胡璉在金門成立 福建省遊擊隊 ,後改名為 福建省反共救國軍 ,他任總指揮。他曾派遣小股特務潛入福建省,試圖進入戴雲山區進行反共遊擊活動。但不到一個星期,大陸軍民便將這些特務一網打盡。
  晚年歲月
  1952年10月,胡璉加授陸軍上將銜。同時,被選為中國國民黨 第七屆中央委員 ;此後,他連任第八、九、十、十一屆中央委員。
  1954年6月,胡璉奉調回臺北任第一野戰軍團司令。1957年又奉調去金門,再次出任金門防衛司令,1957年7月升任二級陸軍上將。1958年8月23日,福建前線人民解放軍炮轟金門,次日,胡令所部向大磴島進行炮擊。金門炮戰持續瞭四十六天,9月任金門防衛司令部司令兼金門戰地政務委員會主任。
  1958年冬,金門防衛司令由劉安祺接任。胡璉擢升為陸軍總司令部副總司令。1961年12月入國防研究院受訓。1964年,胡璉出任 駐越南(南越)大使館大使 ,在職八年。1972年胡璉被免職回臺北,任 總統府 戰略顧問,並晉升為一級陸軍上將。他晚年愛好文學和歷史,研讀典籍,喜讀古書,1974年附讀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研究宋史和現代史。著《古寧頭作戰經過》、《泛述古寧頭之戰》、《金門憶舊》和《越南見聞》等書。
  1977年6月22 日,胡璉因患心臟病在臺北逝世。
  胡璉將軍的遺體,後以海葬形式安葬在澎湖列島海域,實現瞭其 魂護臺澎 的遺願。
胡璉和林彪誰厲害
  胡璉的第12兵團在兩廣重建後,林彪大軍一來,胡璉立馬被打跑,逃回臺灣。具有戲劇性的是,胡璉的這堆殘兵敗將竟然在金門、登步島、南日島屢次殲滅粟裕的部隊。
  除瞭胡璉沒有和林彪交過手以外,白崇禧和陳誠林彪的手下敗將。
胡璉和張靈甫
  胡璉和張靈甫同為國民黨高級將領,都從黃埔軍校畢業,又都是老鄉,二人關系可以說相當好。張靈甫在孟良崮戰役中戰死,身為戰友的胡璉遠水救不瞭近火,含淚發誓要為張靈甫報仇。
  胡璉不改一貫的兇悍作風,率領整編11師充當起蔣介石的救火隊長,給我軍造成瞭極大的損失。在收到張靈甫的請求增援孟良崮的電報時,胡璉命令部下要像救火一樣前去救援。當74師被圍殲的消息傳來時,胡璉不禁失聲痛哭,發誓要為張靈甫報仇。胡璉自恃裝備精良,犯瞭和張靈甫同樣的錯誤。粟裕集結華野五個縱隊將孤軍深入的胡璉圍困在南麻地區,不過胡璉也提前嗅到瞭危險,原地修築大量工事,準備固守待援。
  陳毅、粟裕親自坐鎮指揮,將繳獲的彈藥全部傾瀉到11師陣地上。胡璉部傷亡慘重,救援部隊全部被我軍阻擊在外圍無法靠近。戰鬥還在持續,但胡璉的心卻慢慢走向瞭絕望,曾一度帶領全體將士焚香祭天,乞求老天保佑。11師是陳誠的心頭肉,他下令所有部隊必須不顧一切代價火速增援。
  張靈甫在孟良崮求雨不得,而胡璉在最緊要關頭連逢7天大雨。這7天大雨,給解放軍造成瞭極大的困難。部隊調度因山洪受阻,因為彈藥受潮,還出現瞭一連五次爆破作業都未成功的現象。最後在後勤保障極度困難的情況下,華野決定退出戰鬥。
人物評價
  遍覽臺灣軍史著述,不光竭力貶低劉伯承、陳毅、粟裕等大陸將領,而且將張靈甫、李仙洲、邱清泉、黃百韜、黃維等國民黨敗軍之將也說得愚蠢之至如糞土一般,唯胡璉超智超勇、鶴立雞群,乃千古難覓之良將,似乎蔣公介石如早早委此君以大任,則定能扭轉乾坤、挽狂瀾於既倒。
  平心而論,胡璉在戰場上的表現確比其同僚們略高一籌,他有張靈甫的 悍 ,但無張靈甫的 驕 ;其 忠 不比黃百韜少,其 謀 絕比黃百韜多。臺灣史籍廣泛傳引所謂毛澤東給前線部隊的一封親筆函稱: 十八軍胡璉,狡如狐,勇如虎。宜趨避之,保存實力,待機取勝。 以說明共軍對胡璉的畏懼之甚。毛澤東是否發過如此信函根本無據可查,但把胡璉喻為 虎性 與 狐性 的結合體還是恰如其分的。許多三野老人認為,胡璉的整十一師(十八軍),綜合戰力僅略遜於整七十四師,從其幾次避免瞭被殲的命運,而且是 五大主力 中最後一支被殲滅的王牌部隊來看,說胡璉 能戰 ,不算是溢美之詞。
  胡璉不拘小節、精通嫖賭,對於 阿堵物 (錢的別稱)更是情有獨鐘。他曾對趙秀昆說過: 我們一旦當瞭師長,首先搞它二百兩,打個基礎。 但胡璉手面很寬、出手闊綽,對於那些敢於拼死沙場、能征善戰者一律不吝封賞、破格提拔,而那些臨陣怯懦即便是同鄉、同學也絕不留情面。李萬斌與胡璉情屬同鄉,又是黃埔四期的同學,可李作戰膽小,被胡璉最終趕出十八軍瞭事。1947年7月,胡璉所屬十八旅某工兵營長放棄瞭一個據點,胡璉得報立即予以槍決,決不姑息。同屬土木系骨幹的原整編第66師師長宋瑞珂被俘的消息傳來,胡璉脫口而出: 宋瑞珂應該自殺!
  胡璉極端仇視中共,曾有 共產黨如果成功,我們斷無活路 的慨嘆。但同時他又對中共的某些做法進行深入研究,對解放軍的軍事手段反復揣摩,楊伯濤回憶說胡璉曾經拿到過一本第二野戰軍團級指揮員的作戰日記如獲至寶、深加研習。對於二野的各色部隊的風格胡璉均有不俗的評價,這一特色一直保持到胡璉的晚年。七十年代在臺灣出版的胡璉的回憶錄《出使越南記》中對於中共軍事鬥爭模式有著老練的闡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