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作鵬

人物簡介  李作鵬是林彪手下 五員大將 ――黃、吳、葉、李、邱當中的李,曾經參加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建國後被授予中將軍銜,擔任中央軍委委員、副總參謀長等職位。文化大革命中成為林彪反革命集團成員之一,後被開除黨籍、解除一切職務,判處有期徒刑17年。2009年,李作鵬逝世,享年95歲。

人物生平
  抗大教官
  1914年4月24日,李作鵬出生於江西省吉安縣(今吉安市)的山區農村一個農戶傢庭。
  曾在當地本傢辦的鄉塾裡讀過一些書。1930年,中國工農紅軍在江西吉安擴充隊伍,年僅16歲的李作鵬報名參加瞭紅軍。李參加紅軍後,工作積極,作戰勇敢,熱愛學習,勤於思考,對於紅軍的作戰經驗認真總結、思索,對文化知識也掌握較快較多。李作鵬性格沉穩,平時話不多,但卻肯動腦筋思考問題,常常能夠在關鍵的時候或者重大問題上,向首長提出自己的見解。學習、訓練、打仗,都表現很好,1931年,紅軍中的共青團組織吸收李作鵬加入共青團。193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成為正式黨員。此時,他剛剛18歲。不久,李作鵬被調到中央蘇區的中央軍委去工作,先是在軍委二局任參謀,後又擔任二科的科長。
  第五次反 圍剿 失敗後,李作鵬參加瞭長征。
  抗日軍政大學成立後,中央把許多軍隊中有軍事經驗,又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的年輕幹部,調到抗大任教官。這其中,就有李作鵬。李作鵬被調到抗大後,任抗大參訓隊長。參訓隊,是參謀訓練隊的簡稱,主要任務是培訓軍隊中的參謀人員。參訓隊的隊長,實際上就是抗大的教官。 隊 是抗大的建制,是最基層的教學組織。 隊長 ,既擔任教學任務,又承擔學員的管理、組織任務,相當於 班主任 。
  李作鵬調到抗大任隊長一職時,林彪出任抗大校長。由於李作鵬工作幹得很好,表現好,林彪很快就發現瞭他,很註意對他的培養。此外,林彪所以看中李作鵬,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李作鵬的性格、為人處世方面,與林彪相近。林彪沉默寡言,性格內向;李作鵬的話也不多,平時很少張揚。林彪熱愛學習,喜歡讀書,工作之餘,手裡總是拿著一本書;李作鵬也愛學習,平時閑下來,很少去娛樂,而喜歡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讀書。林彪愛思考,李作鵬也愛思考。林彪很快就發現瞭這個和自己性格、愛好相近的年輕軍官,也喜歡上瞭這個年輕軍官。後來,林彪出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長,開赴抗日前線,便把李作鵬帶到自己身邊,先後讓李作鵬擔任偵察科科長、作戰科科長。
  林彪負傷出國治療後,李作鵬仍然在一一五師工作。後來,一一五師部隊經過改編,一部分部隊被派往山東。李作鵬是被派往山東去的人之一。他到山東後,任山東縱隊參謀處處長。
  當上統兵大員
  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國共產黨為瞭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派在山東前線工作的羅榮桓到東北去工作。李作鵬作為軍事幹部之一,與羅榮桓一起赴東北。
  到東北後,李作鵬留在東北民主聯軍司令部,任參謀處處長,協助參謀長劉亞樓工作。後來,李作鵬出任第一縱隊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當年,東北民主聯軍的縱隊,是軍一級的建制,一個縱隊下轄二到三個師。東北民主聯軍改編為東北野戰軍後,李作鵬出任新組建的第六縱隊副司令員兼第十六師師長。隨著隊伍的擴大,李作鵬又出任第六縱司令員。
  東北民主聯軍第六縱隊是新建的,大部分是新兵。經過李作鵬加緊訓練,加強整頓,嚴明紀律,第六縱隊很快就成為一支勁旅。
  1947年5月,第六縱隊與東北我軍獨立第三師、第四師一起,向拉法、吉林之線出擊,橫掃江密峰、烏拉街、老爺嶺等敵據點,接著又西渡松花江,向盤石、海龍方向發展、進攻。6月3日,將海龍逃敵第六十軍暫編第二十一師殲滅於雙陽鎮以東地區,乘勝占領瞭雙陽、伊通、樺甸、輝南,肅清瞭吉林、長春以南,四平街以東廣大地區的全部敵人。這是李作鵬指揮打的一次比較漂亮的仗。此役,部隊繳獲甚多,李作鵬所帶的第六縱隊的裝備也大為改善。在繳獲物品中,李作鵬隻挑瞭一副敵人高級軍官使用過的墨鏡。此後,他經常戴著這副墨鏡,說是對於保護他在抗日戰爭時期被日軍毒氣彈傷害的眼睛有利。建國後,李作鵬也經常帶著墨鏡。這成瞭他的習慣。
  1947年12月,東北民主聯軍發起冬季攻勢。第六縱隊和第三、第十縱隊在沈陽西北待機,牽制敵人,配合東北我軍其他縱隊打瞭一個漂亮的公主屯殲滅戰,殲滅新編第五軍。1948年9月,東北野戰軍(此時,東北民主聯軍已經於1948年1月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分為東北軍區和東北野戰軍)發起遼沈戰役。第六縱隊十七師參加攻打錦州,其餘部隊全部集中於新民以西以北地區,牽制敵 西進兵團 。此役,無論是承擔主攻錦州的第十七師,還是牽制敵 西進兵團 的其餘部隊,都打得有聲有色。打下錦州,解放長春之後,第六縱隊與第五縱隊由阜新、彰武南下,切斷敵之退路,隨後,以第六縱隊為主,東北野戰軍圍殲敵廖耀湘兵團。李作鵬統率第六縱隊,為遼沈戰役勝利結束,作出瞭貢獻。
  1949年4月,李作鵬率部南下,到達長江以北的襄陽、樊城、安陸、孝感、浠水一線。此時,東北野戰軍已經於1949年春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四野戰軍下轄第十二兵團、十三兵團、十四兵團、十五兵團,共四個兵團,十二個軍。李作鵬率領的第六縱隊,改編為第四十三軍,隸屬於第十五兵團,兵團司令員為鄧華,政委為賴傳珠,參謀長由第一副司令員洪學智兼任。第十五兵團下轄四十三軍、四十四軍、四十八軍三個軍。第四十三軍的軍長由兵團副司令員洪學智兼任,李作鵬任第四十三軍副軍長。不久,李作鵬便正式擔任第四十三軍的軍長。第四十三軍下轄四個師:一二七師、一二八師、一二九師、一五六師。李作鵬兼任第一二七師師長。
  四十三軍直抵長江北岸後,做好瞭渡江並與當面之敵白崇禧集團決戰的準備。渡江戰役打響後,李作鵬率第四十三軍迅速過江,擊潰當面之敵。白崇禧集團南逃後,李作鵬率第四十三軍緊追不舍,迫敵決戰。在追殲敵人的戰鬥中,李作鵬率第四十三軍起瞭重要作用。1949年7月,第四野戰軍發起瞭宜沙、湘贛戰役,解放瞭宜昌、沙市、常德、湘贛邊廣大地區,逼近長沙,迫使長沙守敵起義。在第四野戰軍打的衡寶戰役、廣東戰役中,李作鵬所率的第四十三軍屬於東路軍的一部分,是解放廣東的主力之一。從1949年4月到1949年12月,李作鵬率第四十三軍,與第四野戰軍主力部隊一起,從平津地區一直打到廣東,在江南長驅擊敵4,立下瞭許多戰功。
  得意之戰
  李作鵬率第四十三軍參加解放廣東的一系列戰役之後,又繼續南下,直達雷州半島。接著,便按上級命令,準備渡海,解放海南島。
  當時,第四十三軍是第四野戰軍 王牌軍 ,林彪對之十分器重,林彪親自 點將 :讓李作鵬率第四十三軍、韓先楚率第四十軍,打直搗天涯的最後一仗。林彪還於1949年11月13日直接向李作鵬下令:四十三軍三個師全部,速向羅定一帶推進。
  李作鵬領受任務後,率部向雷州半島推進。第四十三軍所屬一二九師連克容縣、北流,殲敵十一兵團兵團部和敵第五十八軍一部共4000多人。第二天,攻占鬱林,殲敵一個師部加兩個團。不久,第四十三軍打勝廣西戰役之後,與第四十軍一同開赴雷州半島。
  李作鵬率第四十三軍開至雷州半島後,他親自到海邊去看地形,看海潮起伏的情況,檢查渡海工具和武器裝備準備情況。經過一段時間,第四十三軍做好瞭渡海解放海南島的準備工作。
  1950年4月上旬,李作鵬和韓先楚代表四十三軍、四十軍向十五兵團司令員鄧華和第四野戰軍司令員林彪提出建議:集中力量,實施強行登陸作戰,予敵以致命打擊。上級批準瞭這一方案。4月17日,李作鵬的四十三軍、韓先楚的四十軍主力強行渡海,突破瞭國民黨軍隊的海上防線,搶灘登陸。李作鵬的四十三軍於凌晨在玉抱港、才芳嶺一帶登陸成功,殲敵第六十四軍一三一師第三九三團1200多人。隨後,與四十軍登陸部隊一起,在海南島瓊崖縱隊的配合下,在海南島與兵力多於我軍、武器裝備優於我軍的國民黨軍隊展開激戰,殲敵大部。到5月1日,全部解放海南島。
  海南島戰役從1950年3月5日開始,到5月1日結束,打瞭58天,共殲滅國民黨五個師九個團3.3萬多人,我軍傷亡4500多人。在敵處優勢,我處弱勢,有大海阻隔,我軍沒有軍艦,隻有木船,而敵人有軍艦掩護的情況下,我軍實施海南島登陸作戰,是十分兇險的一戰。但我軍卻在這種情況下,一舉打敗優於我軍的國民黨軍隊,殲敵大部,迅速解放海南島,這不能不說是創造瞭戰爭史上的奇跡,也是我軍所打的比較漂亮的一仗。李作鵬作為直接指揮這次海南島戰役的主要指揮員之一,確實為這次戰役的勝利作出瞭貢獻。李作鵬後來一直把海南島戰役,當作自己軍事生涯中的得意一筆。
  林彪眼中苗子
  海南島戰役結束不久,李作鵬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十五兵團參謀長。建國後不久,經林彪提議、中央軍委批準,中南軍區開辦瞭中南軍區軍政大學,專門培養中南地區的軍政高級幹部。林彪調李作鵬擔任中南軍政大學副校長。此後,李作鵬先後擔任瞭第四高級步兵學校校長,第一高級步兵學校校長,訓練總監部陸軍訓練部部長,總參謀部軍訓部部長。1955年,全軍授銜時,李作鵬被授予中將軍銜。1962年6月,經林彪推薦,李作鵬出任海軍副司令員。
   文化大革命 初期,李作鵬也受到瞭沖擊。林彪得知這一情況後,發話說: 我活著不準反對李作鵬,我死瞭也不準反對李作鵬。 林彪還把李作鵬封為 左派 。這樣,李作鵬不僅順利 過關 ,還擔任瞭重要職務。李作鵬念念不忘林彪的恩情,在 文化大革命 中也緊跟林彪,為林彪效命,凡是林彪的指示,他都堅決照辦。
  在 文化大革命 中,海軍在李作鵬的指揮下,凡是林彪有什麼指示,就以海軍某部的名義發表文章,表示堅決擁護,堅持執行。還以各種方式宣傳 林副主席指示 。海軍實際上成瞭林彪在政治上表達意見的代言人瞭。
  尤其應當指出的是,林彪讓李作鵬陷害誰,他就陷害誰。
  1965年,林彪為瞭陷害羅瑞卿,於當年11月27日叫他的秘書打電話給李作鵬,讓李作鵬 寫一個近年來海軍兩種思想鬥爭的情況 ,重點是寫羅瑞卿的表現。林彪讓秘書打完電話後,又讓葉群給李作鵬打電話,授意李作鵬 從海軍的角度 寫誣陷羅瑞卿的材料。葉群在電話中攻擊羅瑞卿 有野心 , 想當國防部長 , 正在組織新班子 。讓李作鵬從這個方向上寫材料。李作鵬在電話中向葉群表示: 我決不會做對不起林彪的事情。 就在接到葉群電話的當天,李作鵬立即召集他在海軍的同夥進行密謀策劃,編造材料,誣陷羅瑞卿對海軍 懷有巨大陰謀 、 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 是想占領海軍這個陣地 。李作鵬他們搞的材料,為林彪誣陷羅瑞卿提供瞭 炮彈 。
  1968年,李作鵬按林彪的意思,誣陷葉劍英。他於當年4月3日向中央寫誣陷書,誣陷書中列舉瞭葉劍英 大反副主席 、 勾結劉、鄧、陶為羅瑞卿翻案 等九大 罪狀 。李作鵬在這個誣陷書上親筆簽字: 同意,送王張審閱。 後來,在198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審判李作鵬時,法官問李作鵬:你們搞的這封信的內容有什麼事實根據?李作鵬答: 沒有事實根據,都是誣陷。
  李作鵬在海軍,還對蘇振華、劉道生、杜義德等人進行誣陷,說他們搞 蘇記黑司令部 。李作鵬還把陶勇、方正平、仁燦、康志強誣陷為 蘇記黑司令部 的 四大金剛 ,把傅繼澤、郭炳坤、張漢丞、趙曉舟、羅斌,誣陷為 蘇記黑司令部 的 五大虎將 ,還把一些幹部誣陷為 蘇記黑司令部的狐朋狗黨 ,加以迫害。
  1967年6月,李作鵬當上瞭海軍第一政委。1968年10月,林彪進一步提拔李作鵬,讓他當上瞭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仍然兼任海軍政委。林彪通過李作鵬,控制瞭整個海軍。1969年4月,黨的九大召開,經林彪推薦,李作鵬被選為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不久,又經林彪推薦,李作鵬任中央軍委委員。中央成立軍委辦事組時,李作鵬又成瞭軍委辦事組的成員。
  廬山起哄
  在廬山會議上,李作鵬在小組會上多次發言,支持 天才論 ,支持設國傢主席。毛澤東及時發現瞭林彪一夥的陰謀,在會議期間寫瞭《我的一點意見》,批判陳伯達,後來,又開展瞭 批陳整風 運動。毛澤東還讓包括李作鵬在內的林彪手下 大將 們寫檢查。
  李作鵬不能不寫。從廬山回到北京,李作鵬就著手寫檢查。不過,他一是不甘心寫檢查,二是他還要聽林彪的話,因為林彪通過葉群告訴他手下的 大將 們:都往陳伯達身上推,就說是上瞭陳伯達的當。李作鵬寫檢查,就是按這個調子寫的。1971年3月,李作鵬向毛澤東交瞭檢討書。毛澤東對李作鵬的檢討書,是連同黃、吳、葉、邱的檢討書一起看的。看後,毛澤東雖然看出他們在推卸責任,但為瞭爭取他們,還是采取瞭善意的態度。毛澤東於3月24日批示道:
  黃永勝、邱會作、李作鵬三同志的檢討書都看瞭,我認為寫得都好。以後是實踐這些申明的問題。
  1971年4月11日,毛澤東又把黃永勝、李作鵬、邱會作三人的檢討書,與吳法憲、葉群重新寫的自我批評材料一同批給政治局,建議政治局 作適當處理 。毛澤東本想就此瞭結此事,不料,林彪等人並不配合。林彪本人始終不作自我批評,連一句自我批評的話都不說,林彪還根本不參加 批陳整風 匯報會,表態:不參加,不講話。此外,在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控制下的軍委辦事組,根本不傳達廬山會議精神,根本不批陳。毛澤東在一次會見外賓後,順便詢問陪同會見的總參謀部的一位高級幹部時,得知瞭這一情況。毛澤東十分重視,他認定:廬山這件事還沒有完。毛澤東對林彪一夥的抗拒態度已經不能容忍瞭。毛澤東決定:在1971年1月改組被林彪一夥控制的北京軍區之後,再派人參加軍委辦事組。1971年4月毛澤東派人參加瞭軍委辦事組,打破瞭由林彪親信把持軍委辦事組的局面。4月中旬,中央召開 批陳整風 匯報會時,毛澤東決定把黃永勝、吳法憲、葉群、邱會作、李作鵬的檢討書及毛澤東對他們檢討書所寫的批語在會上散發。但是,在毛澤東的敲打面前,林彪仍然不表示任何態度。毛澤東決定直接點林彪的名字。毛澤東在1971年7月頻繁地請各大軍區司令員、政委,一些省、市、自治區黨政負責人來北京,向他們吹風,打招呼。毛澤東在與一些軍隊和地方的領導人談話中多次提到林彪,點林彪的名。他多次說過這樣的話:我同林彪同志談過,他有些話說得不妥嘛。說人民解放軍是我締造的,林副主席直接指揮的,締造的就不能指揮呀!締造也不是我一個人嘛!他們搞突然襲擊,搞地下活動,為什麼不敢公開呢?可見心裡有鬼。他們先搞隱瞞,後搞突然襲擊,五個常委瞞瞭三個。毛澤東還說:除瞭那幾位大將以外,他們都搞隱瞞。毛澤東還直截瞭當地說,那幾個大將就是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他們一點氣都不透,來瞭個突然襲擊。林彪同志那個講話,沒有同我商量,也沒有給我看。他們有話,事先不拿出來,大概總認為有什麼把握瞭,好像會成功瞭,可是一說不行,就又慌瞭手腳。
  在毛澤東的一再敲打面前,林彪還是不表態。毛澤東對林彪有些失望瞭。他認為林彪問題的性質已經非同一般,而且林彪也是很難改正的。他決心把問題進一步提出來。1971年7月1日,在毛澤東親自審閱批準發表在《人民日報》、《紅旗》雜志、《解放軍報》上的紀念黨的生日的文章中,有這樣一句告誡的話:要警惕 現在正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 。那時,劉少奇早已經被打倒,陳伯達也已經倒瞭,這裡所說的 現在正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曉夫 ,顯然是指林彪。7月底,毛澤東向中央政治局推薦瞭一本清朝小說《何典》,毛澤東還特別指出瞭書中的四句話,要政治局成員去體會。這四句話是: 說嘴郎中無好藥,死病無藥醫,藥醫不死病,一雙空手見閻王。 毛澤東所透出的這些意思很明白,就是說林彪是 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 ,已經不肯改悔。
  毛澤東決定去南方巡視,瞭解情況,同時做南方一些黨政軍高級幹部的工作。1971年8月15日,毛澤東乘專列離開北京,先後到武漢、長沙、南昌、杭州、上海等地視察,一路上會見各地黨政軍負責人,公開點名批評林彪,並且做分化林彪集團的工作。告誡他們要防止突發事變。毛澤東已經向林彪公開攤牌瞭。
  毛澤東在同各地黨政軍負責人的談話中,除瞭重復他7月在北京同一些領導幹部的談話內容外,又講瞭不少新話。這些新話,把林彪的問題提到瞭相當的高度。毛澤東說: 你們要搞馬克思主義,不要搞修正主義;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 去年廬山會議,他們搞突然襲擊,搞地下活動,為什麼不敢公開呢?可能是心裡有鬼。 這次在廬山搞突然襲擊,是有計劃、有組織、有綱領的,就是反對九大路線,推翻九屆二中全會的三項議程。有人看到我年紀老瞭,快要上天瞭,他們急於想當主席,要分裂黨,急於奪權。 這次廬山會議,是兩個司令部的鬥爭。 他們 搞突然襲擊的一些情況,至今也還不清楚 。 犯瞭大的原則的錯誤,犯瞭路線方向錯誤,改也難。 現在我要抓軍隊的事。 我不相信我們的軍隊會造反。軍下邊還有師、團,還有司、政、後機關,他們調不動軍隊幹壞事。 毛澤東還通過與一些黨政軍領導幹部的談話提醒林彪: 你不講,人傢也記得。早晚要講,捂是捂不住的,這是害人害己。 毛澤東還談到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四個人的檢討書要經過葉群這件事,他說: 為什麼四個人都要經過她呢?為什麼講話稿不請示我呢?檢討為什麼要請示?這個問題要解決。 毛澤東還說: 他們名為反張春橋,實際是反我。 對路線問題、原則問題,我是抓住不放的。 我看他們的地下活動、突然襲擊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的。綱領就是 天才 和要當主席,就是推翻二中全會的議程和九大路線。有組織就是瞞著人,搞得中央常委三個人都不知道,也瞞著政治局。 毛澤東還針對林彪捧林立果說:把他說成是超天才,捧得太高瞭, 對二十幾歲的人就這麼捧,這沒有好處,其實是害瞭他 。在談話中,毛澤東向一些高級幹部們講瞭這樣一個意思:林彪的問題,是路線問題,實際上是第十次路線鬥爭,現在隻是不講破罷瞭。他說:前九次路線鬥爭都作瞭結論,這一次沒有作個人結論。對這件事,他堅持抓住不放,他說: 廬山這件事,還沒有完,還不徹底,還沒有總結。
  毛澤東的南巡談話,對外是嚴格保密的。毛澤東當時確定,隻讓他指定范圍的人知道他談話的內容。這個范圍,就是周恩來及中央幾個高級領導人,還有與毛澤東直接談話的各省、市、自治區黨政軍負責人。但是,林彪、葉群、林立果卻千方百計打聽毛澤東談話的內容。1971年9月5日、6日,在北戴河的林彪從黃永勝那裡得到瞭毛澤東南巡談話的一些內容。
  但林彪還是不放心,他讓李作鵬專門到武漢去一趟,瞭解情況。李作鵬於9月6日到達武漢,進一步瞭解到瞭毛澤東的談話內容。他向武漢部隊原政委劉豐瞭解毛澤東談話的內容,劉豐告訴瞭他。李作鵬聽到毛澤東談話內容後,於當天返回北京,分別告訴瞭黃永勝、邱會作,黃永勝連夜打電話告訴瞭在北戴河的葉群。林彪自然得知瞭這些新情況。李作鵬告訴黃永勝、邱會作時,還對毛澤東談話內容作瞭概括,說:毛的談話有三個重要之處:一、九屆二中全會問題沒有完,還有窮追猛打抓後臺之勢;二、上綱比以前更高瞭;三、矛頭對準瞭林彪。
  對於這種 打 特殊 報告 問題,後來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調查李作鵬的罪行時,李作鵬認為:1.這些情況是劉豐主動告訴他的;2.黃永勝是總參謀長,自己是副總參謀長,黃永勝是他的上級,他向上級匯報情況,不算告密;3.他回北京後,在告訴黃永勝等人毛澤東談話內容的同時,還告訴他們說:不要告訴葉群,不要告訴吳法憲。因此,不算告密。他還在法庭上對黃永勝的證言表示不滿,說:黃永勝的證言中隻承認我說過不讓他告訴吳法憲,不承認我說過不要告訴葉群, 是不真實的,是一種賴賬行為 。
  在林彪出逃這件事情上,李作鵬也有責任。是他把周恩來關於 供林彪使用的256號專機,必須有周恩來、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四個人一起下命令才能起飛 作瞭篡改。他在給山海關機場下達命令時說: 四個首長中一個首長指示放飛才放飛 。林彪的飛機起飛後,機場領導人打電話請示李作鵬:飛機強行起飛怎麼辦?李作鵬不采取任何阻止起飛的措施,推脫說:可直接請示總理。李作鵬的這一系列行為,為林彪出逃提供瞭方便條件。
  人生結局
  1971年9月24日,中央命令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離職反省,徹底交代。經毛澤東同意,9月29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指出:鑒於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參加林陳反黨集團的宗派活動,陷入很深,實難繼續現任工作,已令他們離職反省,徹底交代。此時,李作鵬實際上已經被隔離審查,關瞭起來。
  1973年8月,中央決定,開除李作鵬的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1981年1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確認李作鵬為林彪反革命集團的主犯,判處他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
  判刑後,李作鵬在秦城監獄服刑。中央有一個精神,對李作鵬這樣歷史上有戰功的人,在生活待遇上是從優的,因此,他在獄中的待遇是很好的。後來,根據有關政策和李作鵬的身體情況,他獲得保外就醫。在保外就醫期間,上邊發給他足夠的生活費。
  從黨和國傢對他很關照這一點來看,李作鵬也算是老有所養瞭。
李作鵬晚年待遇
  李作鵬出獄後落戶山西太原。組織上要求他改名,將軍不願,經再三工作,始答應,化名為 李明 。將軍告餘: 李明就是明人不做暗事。 是時,李作鵬每月生活費350多元,與1955年授銜時差不多。李作鵬戲言,1955年一瓶茅臺酒8元,350元可買43瓶茅臺酒,現在350元隻能買一瓶茅臺酒。將軍繼言,現在的生活我也知足瞭,飯吃得飽,有房子住,有衣服穿,比起去世的烈士,比起中國的大部分農民,還是好得多。樓下有一工廠幹部,夫妻倆工資加在一起連400元都不到,生活更困難。
  李作鵬晚年酷愛讀書,尤喜讀人物傳記等軍史黨史作品。讀《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作鵬曰: 毛澤東不可能那麼幹,我覺得毛澤東不是那種人。 讀香港出版的《誰殺瞭林彪》,李作鵬曰: 胡編亂造!這本書騙得瞭別人,騙不瞭我,林彪是個什麼樣的人我還不知道!
  從黨和國傢對他很關照這一點來看,李作鵬也算是老有所養瞭。
李作鵬子女
  李大征、李幼征、李冰天、李小征、李炎天。
  李冰天,海軍專科學校畢業,原在海軍北海艦隊青島警區工作,因受李作鵬問題影響,轉業時安排到內蒙古自治區海渤灣玻璃廠,李冰天要求專業對口,調整工作。中組部和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組織部和交通部協商,於1979年6月22日將李冰天調到交通部工作。交通部考慮其所學專業,將他分配到交通出版社搞航海資料工作。
李作鵬追悼會
  當天下午約16時,國內各大網站首先登出父親逝世的有關消息。接著1月4日和5日,不少省、市的地方報紙也相繼刊登瞭有關消息。各大網站和地方報紙不僅有父親逝世的短新聞,還有長篇的文章報道。
  消息傳播的速度之快,范圍之廣,一時間成為 熱點 新聞。父親的老戰友、老同事、老下級,原身邊的工作人員,以及老戰友的夫人們和子女們都從網上得到這一消息後,紛紛來電話、打手機和發短信表示哀悼和慰問。
  1月5日下午,太原市民政局和軍幹所的領導一行四人趕到北京,我和李小征與他們見面。我向他們匯報瞭父親自2008年12月初第二次報病危後的病情發展、治療和搶救過程,匯報瞭我們對父親後事安排的想法。我們雙方對父親後事安排達成瞭三點一致意見,即 小規模、傢庭化和力求儉樸 。
  1月8日,傢中設置瞭父親的靈堂。
  靈堂佈置的很簡單,在客廳的窗前,將飯桌鋪上一塊黑佈,擺上父親的遺像,這張遺像是父親1964年五十大壽時,著軍禮服照的標準像,從未公開發表過。這張遺像與網上熱傳的那張1955年的標準像相比,顯得更加莊重、慈祥。
  遺像前擺著香爐和鮮花,桌前擺放著我們五傢兒女子孫敬上的鮮花和挽聯。窗簾上掛著橫幅與條幅。橫幅為: 李作鵬將軍安息 ,條幅是我選自父親在1995年寫的一首小詩中的兩句: 生為軍人,死為軍魂 , 為國為民,無悔無恨 。我認為,這十六個字,體現瞭父親一生的追求和無悔的心願。
  靈堂兩側擺滿瞭親朋好友陸陸續續送來的花籃和挽聯。擺放著《李作鵬將軍生平》。
  1月11日下午,我到八寶山殯儀館辦理父親告別儀式的相關事宜。租用場地(東禮堂)、花圈,定制橫幅、鮮花等具體事項。不到兩個小時就全部落實瞭。告別儀式確定在1月17日上午九點半鐘。
  第二天(12日),我即向幹休所領導報告瞭我們的安排。
  1月13日,我們向來往最親近的親朋好友(約五、六十人,其中二十多人是直系親屬)發出告別儀式的通知。
  1月15日下午,我再次到八寶山殯儀館業務室,最後落實告別儀式準備情況。接待我的業務員仍是非常熱情,他引導我到工作間看正在制作的橫幅、花籃和遺像等,並承諾第二天下午(16日),所有制作的橫幅、花籃、遺像和花圈等均可擺放到告別室。
  1月16日下午,我姐姐和妹妹等人按約到殯儀館告別室,往已擺好的花圈上別掛挽聯。她們回來後告訴我: 告別室的橫幅、花籃、花圈等都已擺放好,一切順利。
  此時我想,一切都已提前準備妥當,明天的告別活動用不瞭一小時就可以結束。
  當晚21時,在我傢附近的賓館內,中紀委幹以勝副書記、交通部李盛霖部長等一行召見我。幹副書記向我傳達瞭胡錦濤總書記、習近平同志對我父親喪事的三條重要指示。我 服從中央決定 ,同意第二天的告別儀式和遺體火化不再進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