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耀湘

人物簡介  廖耀湘是著名國民黨抗日將領、愛國民主人士,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在昆侖關會戰、雪峰山戰役、緬北反攻戰等戰役中都有優秀表現,他曾經擔任過蔣介石 五大王牌軍 之一的新編第六軍軍長,為抗戰勝利立下汗馬功勞。遼沈戰役中,廖耀湘被俘虜後於1961年特赦,然而文革中廖耀湘遭到批鬥,於1968年批鬥會上心臟病發而去世,1980年才得以平反。

人物生平
  少年時代
  廖耀湘,1906年4月12日生於湖南邵陽縣北鄉釀溪鎮土橋村,其傢道算是小康境地。祖父藝圃公,是一位私塾先生,曾於鄉裡設館授徒。父親半耕半讀。耀湘(耀為字輩名)這個名字顯然寄托著祖父和父親望其光大門楣、名耀三湘的期望,而他的表字 建楚 也正是名的引申,耀湘必定有建楚之才。
  六歲時,他在祖父的指導下,開蒙讀書,念祖祖輩輩傳下來的 四書 、 五經 ,等他略知經書精義時,清廷已經遜位幾年瞭,由於有一幫三湘英才參與創建民國,此地開風氣之先,有著遠見的廖父覺得科舉早已廢除,僅僅憑讀古書是很難有出息的,讀新學堂,出洋留學才是成才正道。1918年,受過六年傳統私塾教育的廖耀湘考進瞭縣立高等小學,接受現代教育。
  投筆從戎
  1920年冬天,廖耀湘從縣立高小畢業,成績優異的他考入瞭長沙私立嶽雲中學,這是所完全按著現代教育模式設立的新式中學。和閉塞保守的邵陽相比,長沙城不但是通衢大邑,而且各種思想激蕩。1925年夏,19歲的廖耀湘從嶽雲中學畢業,在當時算文化程度較高的知識分子,北上報考大學非他所願,而且鄉下那個小康之傢,也很難供得起一個大學生,於是選擇瞭南下報考黃埔軍校。
  為供廖耀湘在長沙五年的學習,全傢幾乎竭盡瞭財力,連供他去廣州考試的路費都沒有籌集到,他錯過瞭黃埔五期的招生,不得已隻好就近從軍,解決吃飯問題,便進瞭趙恒惕屬下的湖南陸軍第三師葉開鑫的部隊,從列兵幹起。
  畢業留學
  1929年廖耀湘畢業時,北伐已經完成,中國名義上得到瞭統一,國民政府遷都至南京,黃埔軍校也遷到首都,它的正式名稱為 中央陸軍學校 ,所謂 黃埔軍校 隻是沿用在廣州的俗名。廖耀湘是廣州入學,南京畢業。廖耀湘入校後,接受的教育較為系統、紮實。
  當時國民政府雄心勃勃要打造一支現代軍隊,從中央軍校裡選拔一批優秀畢業生去法國留學,廖耀湘參加瞭1930年的留學考試,成績列前三甲。可是最終確定名額時,他被刷下來瞭,理由是他個子矮,其貌不揚。在這關鍵時刻,廖耀湘演瞭一出 闖宮面聖 ,直接去找蔣介石,當著蔣介石,他大呼留法生錄取不公,一千人參加考試,錄四十四名,自己筆試在前三名,卻名落孫山,考官的理由是他個子矮,臉上有個疤。他直率地對蔣介石說:這是選拔留法軍官,又不是選女婿,相貌用得著那樣重要?拿破侖的個子不也很矮?老蔣很欣賞這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性格,遂決定特批他去法國留學,臨別前勉勵一番。並向有關部門批示:該生系難得軍事幹才,學成歸國後委以重任。
  南京脫險
  在法國期間,廖耀湘先畢業於聖西爾軍校,後入機械化騎兵學校深造。 1936年,廖耀湘學成歸國,任中央軍校教導總隊騎兵隊第三連少校連長,軍士營學兵連連長。
  1937年 七七盧溝橋事變 爆發後,調任中校營長,不久調任第二旅中校參謀主任。這年11月,日寇逼近南京,廖耀湘參加瞭南京保衛戰。12月13日,南京陷落,日軍進城後,廖耀湘成為困在城中的中國將士的一員,他脫下軍裝,換上便服,帶領幾個部下和幾千難民躲進瞭南京城的棲霞寺,監院寂然法師是一位有著大智慧的愛國僧人,不但保護瞭許多難民,也想方設法幫助混在難民中的國軍軍官脫險。幾天後,在法師和特殊部門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廖耀湘和幾位軍人深夜坐船,到瞭長江北岸。南京脫險,是他軍旅生涯真正輝煌的開始,他也將棲霞寺視為自己的福地。
  血戰揚威
  南京脫險後,廖耀湘趕到當時的國府行政中樞武漢。1938年初,國民政府成立瞭第一支機械化師第200師,這支部隊是當時國軍裝備最好的,專門在法國進修機械化作戰的廖耀湘任少將參謀長。1938年9月,第200師擴編為新11軍,廖耀湘轉任22師副師長。
  1939年11月,昆侖關戰役打響,這是一次中日兩支鋼鐵部隊硬碰硬的交戰,當時第22師劃歸新5軍,軍長杜聿明,第22師師長邱清泉,包括廖耀湘在內,都在這場戰役中威名遠揚。
  1939年12月4日,日軍占領昆侖關(昆侖關位於廣西境內,距南寧七十華裡,周圍群山環抱,地勢險要),直指滇、黔,威脅陪都重慶的安全。統帥部要求將昆侖關奪回來。同年12月18日,新5軍在其他友軍的配合下,向昆侖關猛攻,駐守昆侖關的是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團,號稱 鋼軍 。進攻的國軍為第200師和第22師兩支機械化部隊,此役廖耀湘身先士卒帶領部隊沖鋒,共擊斃日軍4000餘人,日軍旅團長中村正雄被擊斃。戰後從陣地搜索出他的日記本,中村正雄如此記載: 帝國皇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團,之所以在日俄戰爭中獲得 鋼軍 稱號,那是因為我們的頑強戰勝瞭俄國人的頑強。但是,在昆侖關我應該承認,我遇到瞭一支比俄國軍隊更強的軍隊。 劇作傢田漢事後采訪瞭廖耀湘,將其比喻成北宋名將狄青。
  昆侖關戰役後廖耀湘升任第22師師長。
  遠征印緬
  1942年3月,廖耀湘率第22師遠征緬甸,配合盟軍對日軍作戰,但戰局出現瞭逆轉,英國人決定放棄緬甸,新5軍西渡怒江,接應第200師從同古撤退,一場血戰後,回國的路已經被日軍第56師團堵住,廖耀湘建議軍長杜聿明沖擊防線,杜沒有采納,命令部隊進入野人山。進山後第22師尚有7000餘人,在野人山中損失一半以上,四個團長都死在野人山突圍的途中。最後,杜聿明率軍部回國,廖耀湘則帶領3000餘人撤退到印度。第22師和先一步達到印度的孫立人的第38師組成新1軍,軍長鄭洞國。第22師在印度蘭姆迦整訓。
  緬北反攻
  1943年10月,第二次緬甸戰役打響,廖耀湘率部向緬北挺進,與新38師密切配合,二進野人山,占領瞭胡康河谷,攻克於邦、下孟關、攻占瓦魯班。在整個緬甸反攻戰役中,新22師給日軍王牌第18師團毀滅性打擊,殲敵20000餘人。緬北反攻勝利後,第14師和第50師空運來到緬北反攻的前線,駐印軍擴為兩個軍,和加上新22師組成瞭新六軍。廖耀湘任新6軍軍長,隨後攻克八莫、南坎、芒市,打通瞭滇緬公路,此時,抗戰已接近尾聲,新6軍在戰火中成長為國軍裝備精良、兵員素質最高的一支王牌軍。
  雪峰山戰役
  1945年4月,雪峰山戰役打響。統帥部命令廖耀湘率新6軍從緬北空投到芷江,作為此次戰役的總預備隊。主戰部隊為74軍、18軍、73軍、100軍等國民黨軍部隊。
  雪峰山戰役完畢不久,《美國紐約時報》發表評論說: 芷江會戰勝利佳音,可視為對日戰爭轉折之暗示。 不久,這段評論就被言中。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接受《波茨坦公告》,宣佈無條件投降。
  1945年,抗戰勝利後,一個重要的問題是接收南京,史迪威的接任者魏德邁將軍認為,日本很囂張,並不認為他們失敗瞭,到南京去受降,部隊應該有一種威懾力量。當時中國部隊有威懾力量是新1軍和新6軍,新1軍還沒有回國,新6軍就在芷江空軍基地。到南京隻需幾個小時的航程,應讓新6軍前往南京。 於是廖耀湘率領新6軍被空運到南京,接受日軍的投降。
  進駐東北
  1946年1月,廖耀湘率新6軍於秦皇島登陸,進入東北。廖耀湘進東北之初,和民主聯軍的交戰中占取上風,連續攻占盤山、臺安、遼中; 1946年3月,打通遼陽、鞍山與沈陽到營口的交通線, 並攻入長春。 四平之戰 是國、共兩黨在東北早期爭奪的關鍵,此役讓林彪耿耿於懷。
  1946年5月15日,廖耀湘的新六軍22師65團進攻威遠堡。除瞭第一次試探性的沖鋒外,第65團所有攻擊都是一次成功。在這次戰鬥中,專修過機械化作戰的廖耀湘運用炮步協同配合作戰,其先命令集中火炮猛攻,限令攻擊部隊在炮火停止後5 10分鐘內沖入守軍陣地,不給敵人任何喘息機會,威遠堡被廖耀湘的部隊攻占,林彪開始部署撤退。在撤離四平時,林彪的作戰科長王繼芳攜帶大批文件叛變投敵。杜聿明由此瞭解到民主聯軍已經實力大損,指揮軍隊一路猛追,直到把民主聯軍主力趕到松花江以北。廖此次又大出瞭風頭,被任命為國民黨最精銳的第9兵團司令,下轄5個軍,其中新1軍和新6軍是五大王牌之二。
  遼沈戰役
  1948年,在北滿休整的林彪部隊已非當年四平之戰的東北聯軍瞭,但蔣介石仍以為可以在東北決戰,殲滅林彪的部隊。
  遼沈戰役,第一階段就是錦州之戰,錦州的重要性毛和蔣都看到瞭,誰奪取錦州,就能占據通向華北的通道,對國軍來說,錦州不失,東北部隊和華北傅作義部隊能連成一體,可攻可守。林彪的部隊首先進攻駐守在錦州的范漢傑守軍,蔣介石不願意錦州失守,東北和華北的通道被斬斷,命令沈陽附近的廖耀湘兵團西進,馳援錦州。
  1948年10月23日,廖耀湘部向黑山、大虎山發起猛攻。解放軍東野第10縱隊司令員梁興初命令各師: 死守3天,不讓敵人前進一步! 經過3天激戰,第10縱隊守住瞭黑山、大虎山,使廖耀湘兵團失去瞭西進的可能和南撤的寶貴時間。廖耀湘以5個師的兵力連日攻擊黑山、大虎山陣地受挫,西進無望,於25日晚下令向東南營口方向撤退,但行至臺安附近便遭共產黨軍獨立第2師阻擊,廖耀湘誤以為是共軍主力,犯瞭一個致命的錯誤,他命令部隊往東走,和沈陽的部隊會合,可林彪早有兩個縱隊在那裡以逸待勞。如此兵團10萬人馬全部陷入共產黨軍東野五十萬大軍的重重包圍。廖耀湘此時已知敗局已定。韓先楚的第3縱隊僅用3個小時,便一舉摧毀廖耀湘的兵團指揮部和新1軍、新6軍、新3軍軍部。廖耀湘10萬人馬群龍無首,亂成一團。廖耀湘急得用明語呼叫: 部隊到二道崗子集合! 林彪下令:以亂對亂,哪裡有槍聲就往哪裡打,並派部隊到二道崗子去抓廖耀湘。10月28日拂曉,戰鬥基本結束,廖耀湘西進兵團所屬新1軍、新6軍、新3軍、第71軍和第49軍共計5個軍12個師10萬餘人全部被殲滅。
  1948年10月27日,廖決定向南方突圍,最後隻剩下李濤、周璞和新6軍一個高參。涉饒陽河通往盤山一條水渠時,周璞不慎跌入一個水深沒頂的地方,大聲呼救,便引來解放軍的搜索,他把周璞拉出水坑,李濤便被沖散,隻剩下三個人繞過一處小樹林繼續向南摸索前進。天快亮的時候,他們看到前邊有一小村莊似乎很平靜,那個高參便決定先進去看看,好買點東西吃,因為又餓又累。沒想到那個參謀一進村,就被在村裡休息的解放軍抓住瞭,他和周璞便趕快離開那裡。不久天亮,他和周璞在高梁稈堆裡躲瞭 天,又餓又渴又累。就這樣夜行曉藏地前進,希望能趕到沈陽追上杜聿明的部隊;路上他花重金買瞭幾件老百姓衣服,化裝前進,膽子也比較大瞭些,等到走到遼河邊正在等渡船時,聽說沈陽已解放瞭,這時,他走投無路,便決心自殺,可手中連用來自殺的槍都沒有,他坐在一棵大樹下,抱頭痛哭起來。準備等到天黑就在那棵樹上自縊。周璞苦苦相勸,要他繞道奔葫蘆島,沒準趕上國民黨撤退的部隊。兩人起來慢慢地走,結果在一條小路遇到一小隊巡邏的解放軍,一盤查,他便坦白瞭自己的身份,以求速死。此時廖耀湘便當瞭俘虜。
  文革逝世
  被俘虜的廖,死活不願意和常勝將軍韓先楚握手。進瞭戰犯管理所,廖耀湘還非常自負,常說自己的失敗是非戰之過,是上面舉棋不定,一再貽誤戰機。1961年廖耀湘被特赦;1968年, 文革 正席卷神州,在一次批鬥中情緒激動,突然心臟病發作,一代抗日名將,就這樣撒手人寰。
  周恩來聞知此事,指示秘書前往政協瞭解有關情況,但政協大院貼滿瞭大字報和標語,根本無人上班。廖耀湘的傢人隻得將喪事從簡。
  1980年5月,黨中央、國務院和全國政協組織追悼,將廖耀湘的骨灰盒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公開肯定瞭廖耀湘在八年抗戰中建樹的歷史功績,令其遺孀黃伯溶女士(辛亥元勛黃興侄女兒黃葵舫的女兒)和兒子廖定一等親屬好友頗感欣慰。
廖耀湘子女
  廖定一:信息不詳
  廖耀湘夫人為黃興的堂侄女黃伯溶,49年前夕來美國,有一子廖定一,任工程師,可能退休回臺灣瞭。那一次分離跟生離死別也差不多,他們一傢人從此沒有再見過面。
廖耀湘兵團
  1947年9月,國民黨軍東北第六綏靖區改編為東北第四兵團,司令官為廖耀湘,駐沈陽。當時第四兵團下轄新6軍(軍長李濤。下轄14、169師、暫22、59師)、青年軍207師、騎兵第二軍,共6萬人。
  1948年1月,東北各兵團與關內的兵團統一番號,國民黨軍東北第四兵團改為第九兵團,改轄3個軍:新3軍(軍長龍天武,下轄14、54師、暫59師)、新6軍(軍長李濤,下轄169師、暫22、62師)、騎兵第二軍(軍長王照昆),共7萬人。
  1948年5月,第九兵團擴大為機動攻擊兵團,改轄6個軍(新1、3、6軍、49、58、71軍)。1948年10月在黑山、大虎山地區被殲滅。
  另外,當時雖然廖耀湘的第九兵團(西進兵團)中確有獨立騎兵旅的編制,但具體的沿襲關系(是否與原騎兵第二軍有關),資料暫缺。
人物評價
  他的同事,原新六軍的參謀長舒適存,針對他的遭遇寫瞭一篇《遼西恨》,其中說道: 廖氏秉性骨梗,不諳世故,不抽煙、不喝酒、不打牌,酒食征逐,更是外行,既不逢迎上級,朋友之間,更少周旋,傢中宴客六菜一湯,入席時每人斟酒一杯,不斟第二杯,惟一嗜好,就是訓練,每逢軍隊駐定,即親率連、排、班長,從事實戰演習,親身示范,樂此不疲。與人說話,喜直呼姓名,人以為忤,他則認為這是夠朋友的親熱表現,說他驕傲,想是由此而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