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齡

人物簡介  郭松齡別名郭茂宸,是唐朝名將郭子儀的後裔,奉系軍閥將領,還曾是張學良的教官,兩人關系親密。郭松齡曾經參加護法戰爭、成立東北國民軍,是張作霖的得力幹將,然而他最終發表《反奉宣言》,在馮玉祥的支持下反叛張作霖,最終兵敗被俘,與夫人韓淑秀被槍殺,張作霖命令曝屍三日方可收葬。

人物生平
  郭松齡出生於盛京東郊漁樵寨村(今遼寧省沈陽市東陵區深井子鎮趙傢鋪村),祖籍山西太原。據族譜溯源和後人代代傳述,郭傢是唐朝名將、祖籍太原晉陽的汾陽郡王郭子儀的後裔。郭松齡的遠祖在明朝遷來東北戍邊,到清代由於世亂和兵禍,傢業無存,其祖父一代遷到漁樵寨村落戶。郭松齡的父親郭復興曾想追求功名復興傢業,但傢境的衰落迫使他放棄進仕之路,在鄉村做瞭一名私塾先生。郭松齡的母親是一位典型的農村婦女,勤勞善良,盡管自傢不富裕,也常救濟比自己更困難的人,這給郭松齡以很深的文化影響。
  郭松齡19歲時,父親在省城找到一份工作,一傢人的生活得以維持,而輟學7年的郭松齡也可以不用幫工種地瞭。 1903年,郭松齡進入省城東南常王寨董漢儒先生開設的書院繼續學習,希望從此踏上仕途。在這裡,郭松齡接觸並研習瞭一些新興知識學科,尤其是一些西學使他開闊瞭視野。但是,學習不到兩年,因日俄戰爭的爆發而再次被迫輟學。郭松齡的傢鄉是日俄交戰區,炮火毀壞瞭許多房屋,居民也有不少被打死打傷。日俄戰爭的災難給郭松齡的觸動是巨大的,也由此動瞭從軍報國的念頭。
  1905年秋,盛京將軍趙爾巽在奉天大北關設立奉天陸軍小學堂,以培養陸軍初級軍事人才。郭松齡懇求在將軍衙門當差的遠房姑爺做擔保推薦人,並以優異的成績受到主考人的賞識而如願以償。1906年,郭松齡被選入奉天陸軍速成學堂學習。這是一所全新的中等軍事學校,由趙爾巽在奉天陸軍小學堂內增設,以便加速培養軍事人才。郭松齡在這裡學習期間和擔任教官的同盟會成員方聲濤的關系很密切,並從他那裡接觸到民主革命的思想。
  1907年,郭松齡以優等成績畢業。見習期滿後,充任盛京將軍衙門衛隊哨長(相當於排長),由於帶兵嚴謹,勤於職守,深得陸軍統領朱慶瀾賞識。郭從此與朱結成親密的部屬關系,並長期追隨在朱的左右。
  1909年,朱慶瀾調入四川駐防,任陸軍第三十四協協統。郭松齡隨他一同入川,任第六十八團連長。朱慶瀾雖不是同盟會會員,但很支持同盟會的活動。在他的掩護下,軍中成立瞭同盟會組織,並聚集瞭一批同盟會會員,如程潛、方聲濤等人。1910年,郭松齡經方聲濤、葉荃的介紹加入新軍同盟會,成為同盟會早期成員之一。
  1911年,四川發生保路運動,四川同盟會利用保路同志軍發動武裝起義,圍攻成都。已升為第六十八標第二營營長的郭松齡負責成都北部的防守,他對群眾婉言相勸,沒有發生流血沖突就解瞭圍。結果,川督趙爾豐以通匪嫌疑撤銷瞭他的營長職務,後在朱慶瀾的懇求下才恢復原職。武昌起義後,四川各地紛紛獨立,成都成立瞭 大漢四川軍政府 ,朱慶瀾任副都督。但不久,川籍將領鼓動地方軍隊發動兵變,朱慶瀾與客籍將領被迫離開四川。與朱有密切關系的郭松齡也無法立足,辭職回到奉天。
  1911年,升任第68標第2營營長。武昌起義後,朱慶瀾受排擠離開四川,郭松齡返回到奉天。在奉天參加瞭張榕領導的聯合促進會密謀起義,但遭清政府當局逮捕,欲處以斬首之刑,後經韓淑秀冒死攔截刑車,述說郭松齡是其未婚夫,返回奉天是為舉行婚禮,從未參加革命黨,才獲得釋放。郭松齡與韓淑秀結為夫婦。1912年郭松齡考入北京將校研究所。1913年秋,郭松齡考入中國陸軍大學,畢業後任北京講武堂教官。1917年,孫中山組建護法軍政府,郭松齡投奔孫中山,後被委任為粵贛湘邊防督辦參謀、廣東省警衛軍營長,後轉任韶關講武堂教官。孫中山領導的護法運動失敗後,郭松齡無法留在廣州,隻得返回奉天,任東三省陸軍講武堂戰術教官。在此期間結識在講武堂學習的張學良。經張學良的推薦,郭松齡被張作霖委任參謀長兼第二團團長。1921年,張作霖又委任郭松齡為第八旅旅長,與張學良領導的第三旅組成司令部。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中,奉軍全線潰敗,隻有張學良與郭松齡領導的東路部隊有勝利,打破瞭吳佩孚突破山海關,實現直搗關東的計劃。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中,張學良與郭松齡擔任第三軍的正副軍長,與薑登選、韓麟春為正副軍長的第一軍作為奉軍的主力,擊潰直軍並獲得勝利。張作霖任命張學良為京榆駐軍司令部的司令,郭松齡任副司令。張作霖將大批奉軍開入關內占領南方各省,郭松齡則提出要退出關內,保境安民,但建議卻未被張作霖采納,政治上又受到楊宇霆等人的排擠。1925年,郭松齡與夫人到日本考察軍事,聽聞張作霖正在日本購買武器,要與南方的國民軍開戰,郭松齡憤慨至極,遂決定聯絡馮玉祥共同反奉,事後卻被馮玉祥出賣。1925年11月,郭松齡在灤州起兵,同時殺害瞭薑登選,發表反奉宣言。郭松齡率七萬大軍攻占山海關,奪取綏中、興城,沖破連山防線,占領錦州。奉軍全部退卻到遼河東岸據守。郭軍在攻打新民縣巨流河時,卻遭到日本關東軍襲擊,後方被從黑龍江來支援的奉系吳俊升切斷,白旗堡的彈藥庫被燒,日本飛機對郭軍陣地進行轟炸。郭軍不敵,一敗塗地。郭松齡與夫人化妝逃跑,12月24日在新民縣一個農傢的菜窯裡被奉軍逮捕。25日,被押至遼中縣老達房後,郭松齡與夫人韓淑秀被槍殺,張作霖命令曝屍三日方可收葬。
張學良與郭松齡
  張學良是東北軍的少帥,郭松齡是東北軍的師長,後反張作霖,是東北軍的少壯派,與張學良關系密切。12月25日,郭松齡、韓淑秀在奉天省遼中縣老達房被槍決。郭韓屍首被運回奉天府城,在小河沿廣場曝屍三日。郭松齡年43歲。韓淑秀年35歲。張學良為此痛哭失聲,幾至昏厥。
郭松齡反奉
  1925年10月初,郭松齡作為奉軍的代表去日本觀操。日本參謀本部一位重要職員去拜訪他,問他到日本是否還有代表張作霖與日本簽訂密約的任務。郭松齡才知道張作霖擬以 落實二十一條 為條件,商由日方供給奉軍軍火,進攻馮玉祥的國民軍。此事激起郭松齡的強烈義憤,郭便將此事告訴瞭當時同在日本觀操的國民軍代表韓復榘。郭對韓表示: 國傢殆危到今日這個地步,張作霖還為個人權力,出賣國傢。他的這種幹法,我無論如何是不能茍同的。我是國傢的軍人,不是某一個私人的走狗,張作霖若真打國民軍,我就打他。 並請韓向馮玉祥轉達自己的合作意向。
  1925年10月24日,郭松齡應張作霖的電召回到奉天,隨後被派到天津去部署進攻國民軍。郭到天津後,代表張學良組織第三方面軍司令部,他緊緊抓住這一時機,安置親信,與馮玉祥頻繁聯系,為武裝反奉作準備。
  1925年 11月13日,張學良在天津召集郭松齡、李景林等將領開會,傳達向國民軍進攻的密令。郭在會上公然抗命,痛切陳述不可再戰。此時,張作霖也察覺出郭有異心,遂發急電令郭調所部集中在灤州,回奉聽候命令。郭於是立即派人攜帶一份密約去包頭與馮玉祥接洽,雙方議定由馮玉祥據西北,直隸、熱河歸李景林,郭管轄東三省,馮、李共同支持郭軍反奉。
  1925年11月19日晚,郭松齡在天津國民飯店秘密召集親信旅長劉偉、范浦江、霽雲、劉振東等人舉行緊急會議,公開表示對張作霖、楊宇霆所作所為的不滿。11月20日,郭松齡以軍團長張學良的名義下令部隊撤退到灤州。11月21日,郭在灤州車站召開軍事會議,約有百人參加,郭的夫人韓淑秀亦出席會議。郭痛陳國內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災難,並說: 在老帥面前專與我們作對的是楊宇霆 現在叫我們為他們收復地盤,為他們賣命我是不幹的 我已拿定主意,此次絕不參加國內戰爭。 郭松齡擬定好兩個方案,一是移兵開墾,不參加國內戰爭;二是戰爭到底,武力統一,請大傢選擇簽名,何去何從各從己願。與會將領絕大多數表示贊同,大傢相繼在第一個方案反奉宣言書上簽瞭字。唯有第五師師長趙恩臻、第七師師長高維嶽、第十師師長齊恩銘、第十二師師長裴春生等30多人猶豫不決,有的人還表示瞭反對。郭松齡將這些人逮捕,押往天津李景林處關押起來。最後郭說: 我這樣行動等於造反,將來成功自然無問題,倘不幸失敗,我唯有一死而已。 夫人韓淑秀應聲道: 軍長若死,我也不活!
  1925年11月21日晚,郭松齡發出討伐張作霖、楊宇霆的通電,提出三大主張:一是反對內戰,主張和平;二是要求禍國媚日的張作霖下野,懲辦主戰罪魁楊宇霆;三是擁護張學良為首領,改革東三省。
  郭松齡將所部整編為5個軍,郭親任總司令,原炮兵司令鄒作華為參謀長,劉偉、霽雲、魏益三、范浦江、劉振東任軍長。 1925年11月23日,七萬大軍浩浩蕩蕩向奉天進發,一場血戰拉開帷幕。
  郭松齡敢於起兵反奉,不僅因為他是一名民主革命者,與張作霖等舊式軍閥有本質區別,同時也與張學良的充分信任和縱容有著密切的關系。張學良秉承父親張作霖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的作風,對郭松齡有著超乎尋常的信任,這在奉系集團內部早已成為美談。因此當郭松齡 對張作霖的軍政措施,時常表示不滿 時,張學良對郭松齡則 每表同情 ,並不加以制止。
  郭松齡起兵前,稱病住進天津意大利醫院。張學良於11月20日前去探望,勸他回奉天向 上將軍面陳意見 。郭則表示: 上將軍腦筋陳舊,在楊宇霆這幫群小包圍之下恐已無力挽回,必須趕走老楊這幫人,父讓子繼,由我們來幹 。張學良雖然贊成郭反對軍閥混戰、革新東北的主張,但無論如何他還是做不到冒著忤逆之名去反對他的父親。此時,郭松齡的謀逆已表露無遺,可張學良仍未及時對郭加以規勸。後人分析,張學良對郭松齡太過信任,一點兒也沒有想到他真會起兵造反。
  對郭松齡起兵,張作霖也是萬萬沒有想到。張作霖始終把郭松齡看作是輔佐兒子張學良的人物,郭松齡的快速升遷與張學良有著很大的關系,更與張作霖的寄予厚望有著直接的關系。第二次直奉戰爭之後,張作霖論功行賞,將山東督軍給瞭張宗昌,江蘇督軍給瞭楊宇霆,安徽督軍給瞭薑登選,而貢獻最大的郭松齡卻什麼位子也沒得到。對此,張作霖的解釋是: 將來我的位子就是小六子的,小六子掌瞭大權,你郭松齡還怕沒有位子嗎? 張作霖心裡清楚,郭松齡與張學良共穿一條褲子都嫌肥,將來的東北就是張學良和郭松齡的。在張作霖心中,郭松齡就等同於張學良,所以,好武器、好裝備都可著郭軍來。可以說,奉軍精銳當時幾乎盡在郭松齡麾下。
  郭松齡的突然造反讓張作霖如聞驚雷,開始時,他還誤以為張學良跟郭松齡一起反老子呢。弄清真相後,他一面指使楊宇霆辭職退隱大連,以去郭松齡起兵口實,一面派張學良直接與郭疏通。 24日,張學良向其父灑淚叩頭而別,急赴秦皇島,企望勸說郭松齡罷兵言和。26日,張學良在秦皇島通過日人顧問儀峨與在灤州的郭松齡身邊的日醫守田福松電話聯系,要求與郭面談,遭郭松齡婉拒。27日,張學良給郭寫瞭一封親筆信,日醫守田到昌黎將此信轉呈郭松齡,信中寫道:
  茂宸兄鈞鑒:
  承兄厚意,擁良上臺,隆誼足感。唯良對於朋友之義,尚不能背,安肯見利忘義,背叛乃父。故兄之所謂統馭三省,經營東北者,我兄自為猶可耳。良雖萬死,不敢承命,致成千秋忤逆之名。君子愛人以德,我兄知我,必不以此相逼。兄舉兵之心,弟所洞亮。果能即此停止軍事,均可提出磋商,不難解決。至兄一切善後,弟當誓死負責,絕無危險 學良頓首。
  信發出後,仍然沒有回音。1925年11月27日,張學良第二次派儀峨與守田接觸,希望郭松齡先行停止軍事行動,有什麼要求盡可以磋商。郭松齡這次有瞭回復,提出下列停戰條件:(1)山東歸嶽維竣;(2)直隸歸馮玉祥;(3)熱河歸李景林;(4)郭回奉執政,統掌東北。
  至此,郭松齡反奉之目的已然明朗,他要獨自掌控東三省,以實現其改造東三省之目的。張學良感到勸說郭的工作完全失敗,不再對其抱有幻想。於是,派飛機在郭軍上空投撒傳單,揭露郭松齡盜用自己名義倒戈反奉,譴責其忘恩負義。
  郭軍風雪渡海,勢如破竹
  1925年11月28日,郭軍攻占山海關。 1925年山海關,將部隊更名為 東北國民軍 ,官兵一律佩帶 不擾民、真愛民、誓死救國 的綠色標志。郭松齡不再盜用張學良的名義,以東北國民軍總司令的名義發表通電,電告全國,隨即率部隊出關。張作霖也在11月30日正式發佈討伐令,命令張作相、張學良在連山一帶迎戰。
  郭軍出關後原計劃攻取錦州,然後奪取奉天。不料李景林突然背盟,向馮玉祥的國民軍開戰,並扣押郭軍在天津存放的錢款和6萬套冬裝,使郭軍的給養發生困難,並威脅郭軍的後路。為防備李景林從背後偷襲,郭松齡命令魏益三的第五軍回守山海關,同時請求馮玉祥派兵援助。但馮玉祥猶豫不決,遲遲按兵不動。所以,郭軍一開始就陷入無後方的境地,還要分兵對馮、李加以戒備。
  1925年12月2日,遼西遭遇一場百年不遇的大風雪。這場大雪使張作霖喜不自禁,他認為郭軍的冬裝被李景林扣押,士兵在這樣的天氣下穿著秋裝難以持久,隻要奉軍堅持住,便可使郭軍不戰自潰。但出乎意料的是,郭軍卻利用大風雪的掩護,從結冰的海上進行偷襲,迅速突破連山防線,並於5日清早奪取連山。接著,郭軍馬不停蹄,對錦州發動進攻。奉軍隻有一小部分進行抵抗,大部分一觸即潰。 12月7日黎明,郭軍攻占錦州,形勢的發展對郭松齡非常有利。
  當時,張作霖所能調動的隻有張作相的第五方面軍5萬多人,黑龍江的部隊由於蘇聯控制的中東鐵路拒絕運送張的部隊而無法及時到達。 1925年12月5日,錦州失守的消息傳到奉天後,張作霖大失常態, 當即命令內眷收拾細軟轉移,府內上下手忙腳亂。 10時檢點就緒,即以電車27輛,往返輸送(傢私)南滿貨棧。然後令副官購入汽油10餘車及引火木柴等,佈滿樓房前後,派兵多名看守,一旦情況緊急,準備逃跑時付之一炬 ,據目擊者回憶,在得知郭軍進入錦州後,張作霖 整天躺在小炕上抽大煙,他抽一會兒煙,又起來在屋裡來回走動,口口聲聲罵小六子混蛋,罵一陣子又回到炕上去抽大煙。
  形勢逼迫,張作霖準備下野。省長王永江按照張作霖的意思,召集省城各法團負責人開會,說: 大帥讓我召集你們大傢來談。軍事情況,對我們是不利的,但集中兵力還可背城一戰,不過使傢鄉父老遭到兵的蹂躪,大帥是不忍心的。大帥說,政治好像演戲一樣,郭鬼子嫌我唱得不好聽,讓他們上臺唱幾出,我們到臺下去聽聽,左右是一傢人,何苦兵戎相見。煩你們辛苦一趟,專車已經備好,你們沿鐵路向西去迎接他,和他說明,我們準備正式移交。
人物評價
  提起郭松齡,不瞭解歷史的人對他知之甚少,但老沈陽人卻都知道這個大名鼎鼎的 郭鬼子 。
   郭鬼子 是郭松齡的綽號,在東北講武堂任戰術教官時,由於他鬼主意多,為人機靈,學員們就給他起瞭這個綽號。
  郭松齡是奉系歷史上唯一大規模武裝反對張作霖的人。受張傢大恩的郭松齡為何發動反奉戰爭?其說不一,甚至連最瞭解他的張學良在郭松齡被捕之後也想當面問問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