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會作

人物簡介  邱會作是林彪得力幹將 四大金剛 之一,自1928年參加革命以來,經歷瞭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擔任過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總後勤部部長、政治局常委等重要職位,且於1955年獲得中將軍銜,為新中國成立貢獻瞭力量。然而在文革期間,他參與林彪陰謀奪權活動,是林彪反革命集團成員之一,在九一三事變後被開除黨籍和撤銷職務,之後被判監禁16年。

人物生平
  從 紅小鬼 到軍政委
  邱會作,江西興國人,少時牧牛,傢貧如洗,15歲參加紅軍,曾任紅軍總供給部機要統計員、第四局三科科長,長征入陜後升任紅軍總供給部部長。將軍善辦事,能周旋,會說話,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均呼之 紅小鬼 。
  東北解放戰爭某役,時任八縱副政委的邱會作正指揮部隊撤退,忽一發炮彈落於近十米處,幸為臭彈。有人曰,敵人進攻,快撤。邱持望遠鏡觀察片刻,曰: 敵人要退,快反擊! 八縱司令員黃永勝當場拍板:通知部隊,立即轉入攻擊!是役,大捷。
  1946年10月6日,東北野戰軍攻打錦州前夕。八縱二十三師某團副團長率三營奇襲小紫荊山,得手;是夜,國軍反擊,復失。時任八縱政委的邱會作火速赴該團,當場宣佈:六十八團團長和副團長撤職,守小紫荊山的八連連長槍斃。將軍曰: 這次先殺 兩條腿的 ,下次再出事就殺 四條腿的 (指騎馬的)。 據雲,是時邱會作坐鎮團指揮所督戰,待奪回小紫荊山方心安,回縱隊。
  丁盛告餘,遼沈戰役中,圍攻廖耀湘兵團,敵軍大亂,我軍亦大亂。縱隊找不到師,師找不到團,團找不到營,敵我交錯,彈丸如雨。邱會作持槍與士卒同搏敵,瞭無懼色,冒險沖殺。丁盛言: 邱政委拿起槍來直接打敵人哪!不簡單哪! 邱會作時任四十五軍政委。
  主持 總後 工作12年
  1957年,周總理擬調邱會作任國傢經委第一副主任,並告之先到蘇聯和捷克等東歐國傢考察。將軍暗喜,諾諾而應。考察歸來,找總理匯報思想,一臉愁容: 我不想脫軍裝。 總理哭笑不得: 你這個邱會作,給我耍滑頭。 將軍 嘻嘻 而退。是時,邱會作任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
  1959年廬山會議後,林彪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彭德懷及總參謀長黃克誠、總後勤部部長洪學智均被撤職。邱會作由此接任總後勤部部長,達12年之久。有報道稱,邱 把總後搞成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 。
  1960年,時任總政治部主任的譚政挨批撤職,仍任軍委委員,安置總後。邱會作體貼入微,待之甚恭。譚政每星期一、四到總後上班,邱安排譚上午讀報、看文件;中午接至傢中共進午餐並留午休;下午派人陪打麻將半日。某日,兒子邱路光問: 這位撅著嘴的老頭是誰? 將軍對曰: 他是你爸上級的上級,就像你爸爸的爸爸。
  邱會作既能幹事又會辦事,中央及軍委有關領導凡遇困難,均喜找他幫忙解決。
  邱會作並非 玩主 。邱路光言,將軍不跳舞、不打獵、不下棋打牌,唯以學習和工作為愛好,稱之 工作狂 不為過。路光記憶中父親建國後隻休假一次,因那時母親小產,於青島休息一月。邱會作每晚下班極遲,夫人定傢規,邱不回傢不開飯,故凡將軍下班車響,其子便高呼炊事員: 劉叔 開飯! 全傢一片歡騰。
   總後 一份報告引出 五七指示
  邱會作將軍任總後勤部部長正值國傢困難時期,軍隊經費拮據。他號召各部隊開荒種地,養豬種菜,辦傢屬廠等,遂有城西湖、牛田洋等農場建成。3年饑荒時期,解放軍系統無浮腫、無餓死人情況,且總後從農副業生產經費中上繳國庫20個億。1966年初,邱會作主持起草瞭《關於進一步搞好部隊農副業生產的報告》,以總後勤部署名送林彪,林彪轉呈毛澤東。毛閱後大喜,復信林彪,要求全國各行各業都要辦成 大學校 , 學政治、學軍事、學文化,又能從事農副業生產 等,此信寫於5月7日,史稱 五七指示 。肖華聞之與邱會作言: 你發財瞭,既發經濟財,又發政治財。
   文革 期間,邱會作除軍隊事務外,亦負責 外援 事宜,即支援 世界革命 ,如以武器、彈藥、服裝、藥品援助阿爾巴尼亞、越南、朝鮮、羅馬尼亞、坦桑尼亞等國。將軍事必親躬,案無留牘,條理井然,多次受周總理贊譽。
  林彪手令: 立即放出邱會作!
  世人皆知 文革 中有 二月逆流 之事,皆知 二月逆流 中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李富春、李先念、譚震林等老帥大鬧懷仁堂之事,而鮮知此事與邱會作有關聯。
  1967年1月,總後造反派批鬥邱會作甚烈。為避風頭,將軍以養病為名,上西山軍委前指藏匿。造反派聞邱失蹤,急聚眾數千,團團圍住三座門(軍委辦公廳),要求邱回總後接受批鬥。其時,軍委文革小組迫於壓力,電話指示邱回總後,參加 文革 。
  邱會作下山後,即被第二軍醫紅縱造反派捉拿,關押於總後衛生部三樓。造反派以 車輪戰 批鬥之,剃陰陽頭,坐 噴氣式 ,罰跪請罪,致邱肩胛骨骨膜、肌肉斷裂,右肋骨斷裂並橫出,多次昏厥,命在旦夕。1月24日,將軍見地上有一煙盒,急取之暗書一求救信致毛澤東、林彪、葉劍英:現在我有生命危險,向主席、林副主席、葉帥求救。 文化大革命 萬歲!毛主席萬歲!此信由警衛送飯時藏於褲襠,順利送出。
  當晚,林彪聞之大怒,急書手令: 立即放出邱會作! 並命陳伯達共同簽名。葉群等持林彪、陳伯達手令分乘兩輛小車,直驅總後大院,向造反派示林、陳手令,邱會作由此得救也。
  當是時,邱會作之子邱路光隨行。路光言:葉群走後,(從8點到12點)林彪數次打電話詢問情況,汽車發動三次,隨時準備出發。父親回西山時已夜半,葉劍英、聶榮臻元帥等均於西山等候。兩老帥見傢父剃陰陽頭、滿頭血斑、遍體鱗傷,悲憤至極。葉帥親扶之進屋,曰: 會作啊,你受苦瞭! 聶帥邊走邊罵: 法西斯!法西斯! 次日晨,劉伯承元帥拄杖前來探望,以手撫摸傢父傷處,曰: 我眼睛看不見,讓我摸摸你啊!
  邱路光告餘,其父是 文革 初期軍隊系統被鬥最慘的一位總部領導,血淋淋的教訓,對老帥們的情緒影響很大。1967年2月11日,老帥們之所以雷霆震怒,奮力抗爭,大鬧懷仁堂,邱會作的遭遇當為重要導火索之一。
  晚節不保
   文革 中,邱會作晚節不保。據總後保存的檔案材料記載,1966年6月至1970年3月,邱會作先後在24次講話、40個文件材料中,給總後原政治部主任等17名軍職幹部和總後司令部參謀宋平等107名師職以下幹部群眾,強加瞭各種莫須有的罪名,其中108名同志被非法關押、刑訊逼供和揪鬥,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總後機關制造出 特務叛國外逃集團 冤案,株連瞭總後原政委李聚奎等26名軍職以上幹部和269名師職以下人員。
  1971年,邱會作因 林彪事件 被拘捕,1973年開除黨籍;1981年1月以 林彪反革命集團主犯 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判刑後保外就醫於西安。1987年9月,邱會作服刑期滿,就地安置,每月生活費200元。邱晚年關註國傢大事,每日向鄰居借報閱讀,快借、快讀、快還,曾曰: 我舉雙手贊成改革,改革就是革命。隻有改革,中國才能前進。要改革就會有缺點,有錯誤,怕的就是知錯不改。
  被公審時態度較好,過上瞭安靜的晚年生活
  按照中央的精神,198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進行瞭公審。作為林彪反革命集團主犯,邱會作出庭受審。邱會作在受審時,態度是比較好的。
  法庭在審訊邱會作時,邱會作曾當眾向被他迫害致死的總後勤部副部長湯平的妻子劉伯音下跪請罪。
  湯平在紅軍時期工作在紅三軍團,與彭德懷、黃克誠等同志有工作聯系。1959年,湯平回老傢接老人來北京。回來後向黃克誠匯報工作時,順便談瞭一些農村的真實情況。這件事讓邱會作抓住瞭。在 文化大革命 中,邱會作硬說湯平是回農村搜集情況,作為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向毛主席發難的 炮彈 。他還四次就此事給葉群寫信報告。邱會作還對湯平非法立案、關押,使湯平含冤而死。1981年,在審判邱會作的法庭上,湯平的妻子劉伯音在出庭作證時,流著淚,講述瞭湯平被邱會作迫害致死的事情經過,悲憤得泣不成聲。邱會作當庭對這個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他還良心發現,當庭向湯平的妻子劉伯音下跪請罪。
  邱會作對法庭指控的他的罪行,都予以承認。在法官詢問時,他多次表示:指控他的罪行, 都是事實 。 是我的罪行,我完全應當認罪。 沒有什麼可說的,完全認罪。
  邱會作還寫瞭一個《認罪書》。在法庭讓他行使最後陳述權時,邱會作當庭宣讀瞭他的《認罪書》。
  邱會作在《認罪書》中寫道: 我對自己的罪行,完全認罪,永遠認罪! 特別法庭即將對我的罪作出判決,我完全服從,並且要努力做到自覺地認罪服法,保證不再犯法。 我犯下的罪行是歷史事實,改變不瞭的,但人是可以改造的。我決心接受改造。
  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於1981年1月25日對邱會作進行瞭宣判,確認邱會作是林彪反革命集團主犯,判處他有期徒刑16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
  邱會作被判刑後,中央領導人提出的對待那些歷史上有戰功的人的方針是:要照顧。因此,邱會作在監獄中待遇較好。
  不久,他就被批準保外就醫。在保外就醫期間,中央對他的生活給予瞭妥善安排,給他安排瞭單獨的房子居住。他的傢人可以和他一起生活。到1987年,邱會作的刑期就服滿瞭。出獄後,他生活過得平淡、安寧。
  邱會作在戰爭年代就養成瞭艱苦樸素的生活習慣,對生活方面要求不高,一日三餐,隻吃普通飯菜,很少用補養品。穿衣也很樸素,經常穿過去的舊衣服,不讓傢人給他增添新衣服,他常說:衣服隻要能穿暖就行。邱會作有幾十年的軍旅生涯,長期以來,他養成瞭註意軍人儀表的習慣,平時總是軍裝整齊,風紀扣緊扣,軍帽端正。晚年的邱會作,仍然保持瞭這一風格。他雖然不再穿軍裝而是穿普通衣服瞭,但他仍然衣著整齊,幹凈利落,戴帽子仍然十分端正。走起路來,還是身板挺拔。由於他的心態比較好,心胸開闊,因此,他的身體與同被公審的其他人相比,算是好的。
  毛澤東說:黃、吳、李、邱應該吃好
   九。一三 事件發生10天之後,9月24日早晨8點30分,周恩來以毛澤東的名義在人民大會堂宣佈: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暫時離開工作崗位,反省自己的問題。
  邱會作被帶往北京順義縣衛戍區第3師師部,在那裡生活瞭5年又3個月。開始,每天吃8角錢夥食,後來黃永勝向毛澤東、周恩來寫信,提出改善夥食。
  毛澤東說:黃、吳、李、邱應該吃好,有資格吃好,也有錢吃好。這樣,從1971年11月1日起,邱會作的夥食就有瞭很大的改善。
  1976年12月,邱會作被押解到北京秦城監獄。邱會作說: 除瞭未用刑罰外,我在各方面已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囚徒。但是,夥食仍是一天一元錢。冬天,房內有暖氣,半個月可以洗一次澡,可以蹲馬桶解手,生活上並沒有很大困難。
  1979年12月,中央派瞭一個審查組,重新審查邱會作的案子。審查組負責人說: 我們對中央負責,也對你邱會作本人負責。審查過程中,有任何違反紀律的事,如逼供信,你可以直接報告中央,也可以將信件通過我們轉交。
  邱會作說,徒刑16年是從1971年林彪駕機出逃後他被軟禁於北京衛戍區開始計算的。他認為,林彪集團的出現及自己追隨林彪所犯的罪行,是現代中國存在的一種歷史現象,把自己關起來也罷,判刑也罷,都是中央決定的,他的態度是服從。
  1980年,由軍委總政治部保衛部為關瞭近10年的黃、吳、李、邱補辦瞭逮捕手續。從這時起,有幾個月監獄對他們的夥食降為一般囚徒待遇,不再讓他們服安眠藥。可是,次年6月起又對他們恢復瞭每天一元錢的夥食標準,生活挺不錯。
  保外就醫與老伴團聚
  1981年9月,邱會作以保外就醫名義被安置在西安居住,每月生活費100元,和夫人胡敏過著同市民一樣的生活。從1983年起,每月生活費增至200元、30斤糧、半斤食用油,有病在省人民醫院就診。
  離開秦城監獄時,邱會作對監獄負責人說: 沒有別的要求,但願住房有暖氣、洗澡等設備,治病方便。 但到達住所以後,缺的正是這三樣。邱會作對秦城監獄送他的人員說: 你們帶我回北京監獄吧!
  保外就醫就有瞭相對自由,邱會作卻提出如此要求,使北京來的人十分驚異,對他的兒子說: 要勸慰你父親,不要失去對生活的信心,生活上的困難會解決,情況會越來越好。 邱會作的妻子胡敏原籍陜西長安縣,是有50年軍醫歷史的大夫,對丈夫照顧得十分周到。他們夫婦同周圍鄰居建立瞭較好的關系。胡敏1937年7月參軍,做護士工作。她說她應該是老紅軍,因為她是在 七七事變 前參加革命的,所以她後來的待遇一直按照抗戰前期參加革命的老幹部對待。
   九 一三 事件邱會作被羈押18天後,總後勤部黨委批準開始對胡敏的審查。歷時7年的漫長的審查到1978年6月才結束,經中央批準定性為:敵我矛盾,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開除黨籍、軍籍,送陜西大荔農場監督勞動。
  80年代初,隨著邱會作保外就醫來西安,他們老兩口終於團聚到瞭一起。隨著組織對胡敏政治審查的結束,她的軍職也得以恢復。她的行政關系在總後,屬師職幹部。
  定居西安起步艱難
  1987年9月24日,邱會作服刑期滿後,拿到公安部門送來的一張釋放證。同年10月,國傢公安部的官員向他宣佈:就地安置,每月200元生活費,繼續剝奪政治權利5年,拿釋放證到當地公安派出所報戶口。
  邱會作每月生活費200元,開銷保姆的工資和夥食費、房租、水電費,要花去100多元,洗理費、零用錢每月要花20-30元,夫妻二人用在吃穿上的錢不太寬裕。他說: 我和胡敏出身貧窮,都是從艱苦的戰爭環境中走過來的。隻要解決溫飽問題,冬天不受凍,能就近洗澡、看病,再高的要求,實在不敢奢望。
  邱會作在西安的日子裡,曾多次住院,且多住在軍隊醫院。軍隊人員凡是認出他的人,都習慣地稱他為 邱部長 或 老首長 。邱會作一住院,最忙的是胡敏。她跑前跑後,安排治療事宜。一對清瘦的老人,滿頭白發,步履蹣跚,相依為伴,讓人頗為感動。
  他們很留心國傢大事和世界大事,每天都要向左鄰右舍借報紙。邱會作的原則是 快借、快讀、快還 ,所以鄰居都願意借報給他。邱會作的一生多半從事軍隊的財政經濟工作,對中國的經濟改革尤為關心。他說: 好多問題,都是歷史積累下來的。例如物價,穩而不漲行不通,工資增長速度又趕不上物價上漲指數,必然會形成矛盾。 邱會作還向別人表示: 我的晚年將設法過得充實、愉快而又富有意義。
  凡是見到邱會作的人,都能強烈地感受到他的典型的軍人氣質。雖然邱會作已是年過八旬的老人瞭,但他坐有坐相,站有站姿,腰桿筆直,走起路來挺胸,昂頭,收腹,說起話來聲音洪亮,且頭腦條理清晰,廢話不多。
  政府關心盡顯胸懷
  據陜西老幹部局一位官員說: 在當年西安普通民宅區,他倆起初生活條件很差,冬天傢中沒有暖氣。邱會作夫婦月生活費才200多元,還雇瞭一個小保姆,生活艱辛。有50年軍醫史的胡敏為維持生計,一度重操舊業,辦過 胡敏診所 ,街坊上門求醫絡繹不絕,後因年齡太大,不再行醫。直到1992年,生活條件出現好轉,被政府安排住進陜西西安幹部休養所,每月1500元人民幣生活費,還專為他配瞭一輛轎車。邱傢人認為,這表現瞭政府的胸懷。
  90年代初,邱會作夫婦的居住條件大大地得到改善,組織上將他們安排在西安市南郊某幹部離休所安度晚年。這套住房面積約170平方米,與原來的住房相比,真是天上人間。
  剛搬進這個新傢後,真可謂傢徒四壁,偌大的住房空空蕩蕩。唯一的值錢之物就是一臺21英寸的日立牌彩電,就是這臺電視機還是子女給買的。
  晚年,邱會作的生活安排,鍛煉身體和練習書法是每日必做的。練習書法時,他寫得最多的是毛澤東的詩詞,而毛澤東的詩句主要是以毛澤東長征時的詩句為多。這裡有他對戰爭年代艱苦歲月的追憶,又有他對毛澤東的崇敬。
  出獄後的思考反省
  魏佑鑄將軍曾告餘,延安時期,毛澤東曾稱邱會作為 小馬克思 ,此言確否待考。1981年1月25日,餘詢此事於邱會作之子邱路光,路光取一筆記本示餘。
  該筆記為將軍1999年八五高齡所記,有記高科技知識者,如 納米技術是講長度的,一根頭發絲的萬分之一叫一納米 ;有記歷史典故者,如 天杖(打板子)是隋煬帝的兒子楊堅發明的,打死瞭還要打二百四十板,取名天杖 ;有記生物常識者,如 文昌魚是全世界魚的祖先 。更多的是將軍對時政的分析思考,如 知識經濟的周期性很短,各領風騷數百年的時代過去瞭 ; 文化革命前是政治造假,改革開放後是商品造假 ; 每兩天有一個廳局長腐敗,每幾月有一個省級幹部腐敗,假冒偽劣都與國傢幹部有關。反腐敗必須做到三條:1.教育;2.人事制;3.紀律 ; 當今平民百姓面臨新的三座大山:房子、醫療、子女上學 ,等等。
  餘讀之大驚。將軍年邁仍好學如此,反省 文革 教訓,緊跟變革大勢,餘等後輩弗如也。
  邱會作1987年刑滿出獄,2002年7月18日病逝於北京協和醫院,享年89歲。將軍逝世後,骨灰安葬於八寶山革命公墓。2008年11月21日,傢人將其骨灰遷往傢鄉安葬,同時舉行瞭將軍銅像的安放儀式。銅像屹立於雕欄圍砌的墓地中央,形若真人,目視遠方。據將軍傢人言,邱會作晚年曾三度想回傢鄉看看,皆因身體原因而未能如願。逝世6年後,終於可以落葉歸根、魂歸故裡瞭。
  邱會作銅像江西揭幕
  2008年11月8日,江西興國縣高興鎮上密村口。一條殘破的橫幅在寒風中上下翻飛: 歡迎邱會作中將魂歸故裡 。村口國道邊的矮山丘上多瞭一座新墳塋,折尺形的墓道,沿山而上,89級臺階象征著邱會作89歲的高壽。
  淫雨霏霏,墓前寂寂無人。雛菊的花蕾未放,剛栽下翠柏的紅土還是松松的。100多平方米的墓地,全部用艾葉青色大理石鋪地,雕欄圍砌的墓地中央立著一座高2尺盈餘的邱會作銅像,標準的上世紀50年代的解放軍將官禮服,形若真人,直視遠方。
  在邱會作的墓前大理石上,刻著一副醒目的對聯,上聯是 勤懇勤儉勤巧辦事 ,下聯是 為黨為國為民一生 ;還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刻著1967年周恩來在一次會議上的講話片段。周恩來在講話中稱: 邱會作是個堅定的紅軍老戰士,是個很稱職且做得很出色的後勤部長,是歷屆後勤工作最好的一位,這不僅是我的看法,也是黨中央、毛主席的看法。
  15歲參加紅軍,戎馬倥傯,戰雲飛渡瞭大半個世紀,這是邱會作第三次回到傢鄉。少小離傢老大歸,上密村的這塊紅土地是他理想中的最後棲息地,在離世6年後,邱會作終得歸丘壑。
  不尋常的歸遷
  這肯定是小山村歷史上最熱鬧的時刻。 全世界姓邱的名人都來瞭。 上密村村民、邱會作的第三個侄女邱滿秀興奮地說。當日,邱會作的部分骨灰被其夫人胡敏和子女千裡迢迢從北京帶回。
  邱會作15歲在傢鄉參加革命,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經歷過長征和平津、遼沈幾大戰役。建國後官至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副總參謀長兼總後勤部部長。1971年林彪 九一三 事件後,人稱林彪手下 四大金剛 的邱會作被囚,1981年被認定為林彪集團主犯,被判有期徒刑16年。
  上世紀80年代保外就醫後,邱會作隨胡敏落戶陜西西安,晚年被安置在西安南郊某高幹所。2001年末,邱會作病重,住進北京協和醫院。2002年7月18日,邱會作病逝,享年89歲。邱去世後,骨灰被安葬於八寶山革命公墓。
  邱會作晚年三度想回傢鄉看看,然而因為身體原因每每不能如願,直至去世。2005年,林彪集團中的另一主犯、前空軍司令吳法憲,骨灰被其後代遷葬江西永豐縣,永豐是興國的鄰縣。2006年開始,邱會作的長子邱路光幾次回到興國,為其父墓地選址。
  矮山坡上的這處地原為庫村農民劉名興所有,聽說為邱會作建墓,沒要多少補償,邱氏後人順利得到瞭這塊山地。 大傢都是鄉裡鄉親,邱會作將軍又是我們興國的名人,能幫得上忙就盡量幫 。邱會作墓占地100餘平方米,墓道和墓前的大片平整的綠化空地據稱是村民們無償提供的。
  邱會作的銅像由其女兒邱小京在北京鑄造完畢,今年9月邱會作墓地建好後,胡敏攜長子邱路光專程把銅像運抵上密村。銅像揭幕安放儀式在10月21日上午10時舉行,300多位各地來賓應邀出席。除瞭邱會作夫人胡敏和大兒子邱路光、三兒子邱光光、小兒子邱小光、女兒邱小京外,邱的警衛秘書蔣平安、生活秘書汪波也分別從鄭州和成都應邀前往。
  高崗的兒子高燕生,黃永勝上將的大兒子黃春光、二兒子項林,陳奇涵上將的兒子陳友西,李天佑上將的三兒子李亞寧,劉震上將的兒子劉衛兵,吳法憲中將的大兒子吳新潮,丁盛少將的兒子丁克西等分別從各地趕來參加邱會作的銅像揭幕儀式。
   各式牌照的小車和警車排瞭200米長的隊伍,公安交警也專程趕來維持秩序。 邱滿秀說,受邀參加儀式的還有興國縣一位姓邱的副縣長以及高興鎮、上密村的鎮村幹部和上密小學的師生。
  被視為邱氏宗族榮光
  上密村口坐南朝北那處向陽的小山坡上,從今年7月開始,68歲的邱路光已經忙乎瞭兩個多月。購買修墓用的鋼筋、水泥、大理石,已不是他這把年紀的人能承受,邱會作在興國老傢的侄子邱永紅及其兩個做泥水匠的兒子便成為他的幫手。
  邱傢三子,邱會作、邱會佳和邱會仁,邱會作是老大。與邱會作一起參加紅軍的二弟邱會佳在一次戰鬥中被打死,三弟邱會仁在傢侍奉父母。
  邱會作最後一次回傢是1962年,已是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的邱會作在傢點瞭個卯,又走瞭。
  已故上密村老人董天秀曾說,兒時玩伴邱會作當瞭管錢管物的大官,卻從不接濟傢裡,也不照顧鄉裡,近乎無情無義。在地方工作的三弟邱會仁那時也無非是當時的高興鄉黨委書記。
  1971年 九 三 事件後,邱會作被囚的消息傳來,邱會仁馬上被停職反省,戴上高帽,掛著當權派的紙牌,在縣城遊街示眾。邱會仁的大兒子邱永紅在福建當兵才一年半便提前復員。受不瞭形勢的緊轉急變,邱會作的母親得瞭精神病,自身已是困厄重重的胡敏把婆婆接到北京治療,不久邱會作的母親在京去世。
  邱永紅復員後 直在上密村務農,他的兩個兒子,卻做的一手泥工好手藝。邱路光一路從北京趕回時,邱氏兄弟和其父親邱永紅便成瞭他的最佳幫手。 前前後後,修建伯伯的墓,材料、人工費加起來花去20多萬元。 邱永紅告訴記者,伯伯生前很希望能看到邱傢三間老宅,現在應該能如願瞭。
  邱會作的三弟邱會仁前些年去世後,他的墓也建在邱傢祖屋附近。10月21日,邱會作的骨灰安葬儀式也同步舉行,儀式由大兒子邱路光主持。逝世6年的將軍終於葉落歸根。邱氏祠堂修在高興鎮的長逕村,近代邱氏宗譜中,除邱會作外,還有其他3位解放軍少將。
   邱會作將軍的名字,對我們整個邱姓來說,都是一個傢喻戶曉的響亮名字,他是我們邱氏宗親的光榮和驕傲 將軍一生中,經歷過許多困難、挫折和委屈,但是將軍始終堅持自己的共產主義信仰,熱愛黨,熱愛人民,熱愛祖國。 中華邱氏宗親聯誼總會的代表在當日的銅像揭幕儀式上致辭。
   興國的將軍回傢瞭
  邱會作的骨灰遷葬和墓前的銅像落成,在江西興國波瀾不驚。 縣裡沒有把這個事情特別擴大,畢竟這是他們自己傢裡的事情。 興國縣委黨史辦一位副主任說, 我的感覺是他們傢的私事,舉行瞭這麼個儀式,邀請一些朋友親戚,等於向外界說,我們興國的將軍回傢瞭。
  興國曾經是中央蘇區,紅色在這裡非常凸顯。紅軍時期,江西興國隻有23萬人口,卻有8萬多青壯年參加紅軍,80%的青壯年都扛起瞭槍,是參加紅軍最多的縣。
  1934年,毛澤東在第二次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上題寫 模范興國 ,興國人制成四塊匾,掛在東南西北的城門上。紅軍中有一個 模范興國師 ,這是紅軍中唯一以地名命名的野戰師。
  1955年,授勛的54位開國將軍中,邱會作是其中的一位。為將軍塑像興國早已有之,包括邱會作。
  2000年初,為瞭彰顯這些開國將軍的不朽功勛,興國縣籌資4000萬元建立瞭一個革命教育基地 將軍園。
  將軍園位於興國縣城西南角,廣場設有背手站立的毛澤東雕像、戎裝騎馬的朱德和曾在興國堅持遊擊戰的陳毅以及54位興國籍的將軍塑像。54位將軍包括曾任最高院領導的肖華和陳奇涵上將,5名中將中,包括曾任通訊兵政委的朱明中將、曾任海軍副政委的康志強中將、曾任沈陽軍區副政委的謝有法中將、曾任副總參謀長的溫玉成中將、曾任總後勤部部長的邱會作中將,少將47人。將軍們的雕像全部采用優質天然大理石,由福建惠安崇武鎮的能工巧匠雕刻而成。
  在眾多的將軍塑像中,由於身份特殊,邱會作中將的雕像格外引人註目。和其他將軍的雕像一樣,邱會作將軍的塑像同樣英武挺拔,介紹文字也回避瞭他後期跟隨林彪所犯的罪行。
  上世紀80年代末,興國縣搞將軍事跡展的時候,邱會作的展板上,會寫上一句話,大意是曾參與 四人幫 ,後來就慢慢消失瞭。 那是歷史造成的,是非曲直,我們不去評論它也沒必要抹平它。 興國將軍園管理處的一位資深講解員說, 但凡知道邱會作歷史的人,或者慢慢瞭解他的人,都會給他一個全面的評價。
邱會作夫人胡敏
  胡敏,1922年生,邱會作中將夫人。胡敏同志軍醫出身,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搶救瞭無數指戰員的生命,為我軍衛生工作做出瞭有益貢獻。老八路軍戰士、解放軍上校、邱會作中將的夫人胡敏同志,因病醫治無效,不幸於2015年11月24日凌晨7時20分在北京301醫院逝世,享年94歲。
邱會作子女
  一、長子邱路光
  邱路光,1944年出生於江西省興國縣高興鎮長逕村。早年入伍,曾在部隊當過股長(股長,即管理部門最基層的管理幹部,團屬機關,屬行政級別)。後來,邱路光轉業到某商學院當教師,再後來下海。邱路光現年71歲,身體健康狀況良好。
  二、次子邱承光
  邱承光,又名程光,1946年出生。曾畢業於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邱承光畢業後棄筆從戎,在解放軍廣州部隊服役,後任廣州軍區司令部某部門參謀長。1978年,邱承光進入瞭江蘇無錫冶金局機械廠工作,直至退休。現年69歲,身體健康狀況良好。
  三、三子邱光光
  邱光光,1948年出生於北京。曾在北京二裡衛溝汽車廠工作,後來下海。現年67歲,身體健康狀況良好。
  四、四子邱小光
  邱小光,1950年出生於北京。曾在北京市汽車公司十五場工作。現已退休,時年65歲,身體健康狀況良好。
  五、小女兒邱小京
  邱小京,1953年出生於北京。為解放軍總後高級軍械實飛工廠退休職工。時年62歲,身體健康狀況良好。
人物評價
  邱會作在做糧秣處長時,曾經把自己積累下來的鹽巴送到衛生部充做公用。最為艱苦的長征開始時,邱會作負傷,組織上準備留下他,可是,他堅持跟著部隊走,他把自己的幾塊大洋拿出來送給老鄉,請老鄉背他,背一天一塊大洋,背瞭三天趕上瞭部隊,腿部都快爛瞭。邱會作一生管錢管物,然而自己傢裡人從來沒有多吃多占,後來 文革 中造反派把他整得死去活來,打斷瞭一根肋骨,也沒有說他經濟上腐化墮落。
  毛澤東和周恩來都曾說過 邱會作是歷來最好的總後勤部部長 之類的話,可見對邱會作工作的肯定。邱會作提出解放軍的後勤工作要 勤儉辦事、勤懇辦事、勤巧辦事 的三勤方針,至今仍然是人民軍隊後勤工作的正確方針。
   黃、吳、李、邱應該吃好,有資格吃好,也有錢吃好 毛澤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