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紹輝

人物簡介  彭紹輝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上將,在戰爭中失去左臂,所以將他稱之為 獨臂將軍 。彭紹輝1928年加入共產黨,參加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建國後又擔任一野參謀長、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西北軍區副司令員等重要職位,獲得過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等榮譽。彭紹輝在 文化大革命 被批鬥,但因為與毛澤東是老鄉的關系受到保護。1978年,彭紹輝上將不幸病逝,享年72歲。

人物生平
  早期生活
  1906年9月6日,彭紹輝出生於湖南湘潭一個貧苦雇農傢庭。1926年,湖南的農民運動蓬勃開展,湘潭縣更是鬧得轟轟烈烈。彭紹輝也投身其中,當上瞭自衛隊員。1927年 馬日事變 發生後,農會被解散,反動派到處捉 暴徒 。彭紹輝東躲西藏,最後決定離傢出走,到韶山沖去找赫赫有名的 毛委員 。
  投身革命
  彭紹輝早就聽說過毛澤東的鼎鼎大名。1927年初,毛澤東考察湘潭農民運動時,彭紹輝還聆聽過毛澤東關於農民協會的講課。但不巧的是,彭紹輝從韶山到長沙,再到武漢,都沒有找到毛澤東。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彭紹輝在武漢參加瞭國民黨何鍵的部隊,被分到三十五軍第一師一團三營十二連。1928年春,第一師已改為國民革命軍獨立第五師,彭德懷任第一團團長,團內已有以彭德懷為書記的中共秘密支部。
  1928年7月22日,彭德懷、滕代遠、黃公略率部舉行瞭著名的平江起義。彭紹輝也參加瞭起義。平江起義後,彭紹輝被分配到紅五軍十三師七團當班長,並加入瞭中國共產黨。
  反圍剿
  1929年春,紅五軍與當地工農遊擊隊合編後,彭紹輝先後任第二縱隊第二大隊第六中隊隊長,第二大隊教導隊隊長、大隊長等職。1930年7月,紅三軍團攻克長沙後,彭紹輝被提升為第一師第一團團長。
  1930年10月,蔣介石以10萬兵力進攻中央蘇區,紅軍開始瞭第一次 反圍剿 鬥爭。可是,第一次 反圍剿 勝利後,彭紹輝卻被撤銷瞭團長職務。
  原來,在當時經費管理尚未完全統一的情況下,彭紹輝團自平江、瀏陽打土豪以來,積存瞭八九百元。他以團黨委書記身份召開團黨委擴大會,經討論決定每個戰士發兩角錢過年。可是剛把錢發至連隊,就接到總指揮部每人發兩角錢聚餐費的通令。他與政委李鳴鐵、副團長吳自立商量,大傢的意見是:這兩角錢也發下去,給戰士們買草鞋。這次發放過年費,事前沒有向上級請示,事後也未報告,違犯瞭紀律,彭紹輝被撤職,調到第四師當副官處處長,並受到留黨察看3個月的處分。彭紹輝認為處分過重,一時想不通。後來總指揮彭德懷和師黨委的同志找彭紹輝談話,進行教育、解釋和勸說。彭紹輝的情緒有瞭好轉,並從這次事件中吸取瞭教訓。此後,他的組織紀律觀念進一步加強,處理問題也更為慎重瞭。3個月後,留黨察看期滿,他又恢復為正式黨員,被任命為第四師參謀長。
  1932年初,蔣介石坐鎮南昌,統率30萬人馬,向中央蘇區發動第三次 圍剿 。時任紅三軍團第四師第三團代理團長的彭紹輝,在戰鬥中先後兩次負傷。不久,彭紹輝調任第三師第十團團長,指揮第十團參加瞭東固方石嶺戰鬥,殲滅瞭韓德勤師,俘虜瞭大批敵人。
  第三次反 圍剿 結束後,彭紹輝先後擔任中國工農紅軍學校校長、紅三軍團第五軍第一師參謀長等職。1932年6月,彭紹輝升任第一師師長,時年26歲。同年底,蔣介石又調動90多個師,50萬兵力進攻中央蘇區。
  1933年3月20日,國民黨第十一師進犯至草臺崗地區。彭德懷在電話中告知彭紹輝:拿下制高點霹靂山,是取得此次反 圍剿 勝利的一個關鍵。凌晨,彭紹輝命令兩個團開始登山,並且下定決心: 不拿下這個制高點,我就不下山來。
  霹靂山地勢險峻,直至中午,才占領山頭。當敵人向山下潰敗的時候,彭紹輝在敵人丟棄的滿山遍野的槍彈之中,拾起一枝步槍,奮不顧身地同戰士們一起沖下去。剛沖到半山腰,他左臂連中兩彈,骨頭被擊成幾截。彭紹輝被送進瞭醫院,由於傷勢嚴重,醫生將其左臂截肢。
  出院後,組織上為瞭照顧彭紹輝,準備安排他去地方工作。彭紹輝當即表示: 我雖沒有瞭左臂,但還有右臂,而且還很年輕,還能同敵人進行戰鬥。隻要國民黨反動派不消滅,我就不離開部隊,不離開戰場。 對他的懇切要求,共產國際軍事顧問李德表示不同意。彭紹輝便去找周恩來。周恩來見彭紹輝意志堅定,於是答應瞭他,並勉勵他說: 紹輝同志,你雖然身體殘廢,卻要求再上戰場,這種不怕流血犧牲的精神是可嘉的。好吧!你去繼續勇敢地戰鬥,爭取革命戰爭的勝利。 彭紹輝就這樣又回到瞭紅三軍團。在這年紀念 八一 建軍節大會上,彭紹輝被中革軍委授予二等紅星獎章。
  1933年9月,蔣介石調集100萬軍隊、200架飛機,向各紅色蘇區開始瞭空前規模的第五次 圍剿 。其中,用於進攻中央蘇區的就有50萬人。紅軍各軍團都在緊張地組織補充隊伍。紅三軍團抽調彭紹輝前往該軍團的補充區興國縣組織第二補充師。雖然彭紹輝的傷口尚未完全愈合,但他毫不遲疑,立即由一名護士陪同,攜帶必備藥品,趕赴興國。彭紹輝在興國僅工作月餘,就籌組瞭興國模范師,並親自擔任師長。可是該師的連、排級幹部奇缺,彭紹輝立即抽調瞭一批優秀分子,成立教導隊,親自負責訓練,解決瞭幹部不足的問題。隨後,組織上又任命彭紹輝為紅五軍團第十二軍第三十四師師長。
  不久,彭紹輝便再次負傷。在指揮建(寧)、泰(寧)、將(樂)之間的光明山戰鬥中,他為瞭便於觀察,站在山坡上一個較突出的高地,用望遠鏡註視著戰鬥的進展。突然,一顆流彈擊中瞭他,他的下頷骨被打碎。由於出血過多,彭紹輝昏迷過去,被送進建寧紅軍醫院動手術。由於當時醫院手術器械非常簡陋,缺少麻醉藥品,動手術時,彭紹輝痛得用手摳住床沿,臉上的汗珠一陣陣往外冒。但是他一聲不吭,直到醫生從他下頜裡取出瞭子彈頭,他也沒喊一聲疼,被大傢譽為 活關公 。1934年4月,彭紹輝的傷口剛剛愈合,又奉命到少共國際師任師長(政委肖華)。
  參與長征
  1934年10月,紅一方面軍開始長征。彭紹輝奉命率領第十五師(即少共國際師)掩護紅三軍團轉移。紅三軍團剛一行動,敵人就追瞭上來。為阻擊敵軍,第十五師在石城大腦寨一帶擺開瞭戰場,彭紹輝和肖華親臨前沿陣地指揮戰鬥,戰士們英勇頑強、不怕犧牲,打退瞭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勝利地完成瞭阻擊任務,然後撤出戰鬥。
  遵義會議後,中革軍委為瞭加強主力部隊建設,將彭紹輝調至紅一軍團司令部任教育科長。紅軍第二次占領遵義後,彭紹輝又被調回紅三軍團。彭德懷見到他後高興地說: 你回來瞭好。可是沒有適當的工作崗位,你去搞教導營行不行? 彭紹輝幹脆地回答: 好!隻要是幹革命,什麼工作都行。 於是,彭紹輝愉快地當瞭教導營長。
  1935年6月,紅一方面軍在懋功與紅四方面軍會師。彭紹輝被派往紅四方面軍第三十軍當參謀長。這位對革命工作從未講過價錢的獨臂將軍,這次卻一反常態,找到紅三軍團政委楊尚昆,說他聽說紅四方面軍有殘餘的軍閥作風,張國燾對黨中央不滿,不執行中央命令,自己去瞭也搞不好工作,因此不願意去。楊尚昆告訴他,中央是要爭取團結四方面軍,革命工作需要他去。於是,他很快放棄瞭原來的想法,服從黨的安排。
  9月,張國燾拒絕接受中央北上方針,揚言要另立中央。彭紹輝聽瞭,心情異常不安。一天晚上,軍長和政委都到總部開會去瞭,他突然接到葉劍英發來的電報,大意是:關系破裂,望你們迅速趕來,跟中央北上。
  彭紹輝知道事態嚴重,便與一些同志連夜出發,去趕中央紅軍。那天晚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走瞭三四個小時,在上包座附近,彭紹輝他們被紅四方面軍總政委陳昌浩發現。陳昌浩將他們堵在路上,訓斥瞭一頓,隨後,把他們帶到紅四方面軍總部附近的一間房子裡住下。彭紹輝一連兩夜睡不著覺,在床上寫瞭一封長信,向朱德報告情況,托紅九軍團一個同志代為轉呈。不料,此信竟落到瞭張國燾手中。張國燾十分惱怒,派人通知彭紹輝去談話。
  彭紹輝從未見過張國燾。他走進屋,看到朱德等很多人在開會,正想給朱德總司令敬禮,不料此時,坐在旁邊的一個人驀地站起來,將彭紹輝劈頭蓋臉地痛罵瞭一頓,並嚴厲責問他見瞭張(國燾)主席為何不敬禮,為什麼反對南下和反對張主席,反對成立新中央。說著,竟然掏出駁殼槍,推上子彈,把槍口頂在彭紹輝的胸膛上。在這緊急時刻,朱德幾步趕上,奪過駁殼槍,厲聲說道: 同志,這是黨內鬥爭! 那人見朱德下瞭他的槍,便掄起手給瞭彭紹輝一個嘴巴。朱德十分氣憤: 打人是不對的,這是黨內鬥爭,應該允許同志講話。 而張國燾則若無其事地坐在那裡,一言不發。朱德又說: 這樣談話怎麼行呢? 然後親切地對彭紹輝說: 你回去吧! 彭紹輝後來回憶起這段往事時感慨地說: 我的命是朱總司令從槍口下搶下來的。
  不久,一批反對張國燾的紅軍將領被剝奪瞭對部隊的指揮權,彭紹輝被調到紅四方面軍紅軍大學去當政治科長。1936年7月,紅四方面軍與紅二方面軍在四川甘孜地區會師。會合後,在朱德、任弼時、賀龍、關向應、劉伯承等人的鬥爭和紅四方面軍指戰員的要求下,張國燾被迫放棄反對黨中央的活動,同意與紅二方面軍共同北上。於是,彭紹輝又跟隨部隊第三次爬雪山過草地,重新經受嚴寒、饑餓和死亡的考驗。
  同年8月,彭紹輝在朱德和賀龍的過問下,調任紅二方面軍第六軍團參謀長(軍團長陳伯鈞、政委王震)。
  抗戰爆發
  抗日戰爭爆發後,紅二方面軍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第一二〇師。1939年3月,彭紹輝調任第一二〇師第三五八旅旅長,回到晉西北,創建根據地。
  1939年冬至翌年春,國民黨頑固派發動瞭第一次反共高潮。三五八旅被調到北線,改為晉綏獨立二旅,彭紹輝仍任旅長。1940年九十月間獨立二旅參加瞭百團大戰。11月,晉西北成立軍區和軍分區,彭紹輝兼任第二軍分區司令員。此後一年多時間裡,彭紹輝率部參加瞭數次反 掃蕩 戰役。
  1943年3月,彭紹輝調任抗大總校副校長。年底以後,改任抗大七分校校長。彭紹輝的軍事生涯似乎與軍事院校有著不解之緣,因而被人稱為 校長將軍 。
  1945年,彭紹輝到延安參加中共七大。回憶前期見到毛澤東。
  當彭紹輝介紹抗大七分校的情況,說該校是陜甘寧晉綏、晉察冀和太行3個單位抽人組建起來的,編為3個大隊,共有3000多人,教職員工700餘人時,毛澤東饒有興趣地說: 孔夫子是 弟子三千,七十二賢人 ,你比孔夫子還高明啊!
  解放戰爭
  1946年5月,彭紹輝調任晉綏呂梁軍區代司令員。6月間,蔣介石悍然撕毀停戰協定和政協協議,大舉圍攻中原解放區。隨後,閻錫山也破壞在太原舉行的和談,調兵遣將,向晉中根據地發起進攻。
  為瞭捍衛陜甘寧邊區,肅清盤踞在呂梁山區的敵人,從1946年秋到1948年夏,彭紹輝參與指揮瞭晉西南、汾孝、吉鄉、兌九峪、神堂底等戰役、戰鬥數十次,斃、傷、俘敵數萬人,先後解放瞭永和、大寧、隰縣、交城、中陽等城鎮30餘座,繳獲大批武器、彈藥等軍用物資,生擒瞭敵晉西上將總指揮楊澄源、少將參謀長胡芬珍、敵第五十五師少將副師長張居乾和閻錫山第八行政公署專員孫海丕、敵 同志會 分會主任段書田等,斃敵少將師長侯俊福,在七百裡呂梁山區和晉中平川西部廣大地區,消滅瞭閻錫山的反動勢力。
  1948年8月,晉綏呂梁軍區的部隊改編為西北野戰軍第七縱隊。翌年1月,第七縱隊又改為第七軍。彭紹輝先後擔任縱隊司令員和軍長。
  1949年2月,按照徐向前司令員的命令,彭紹輝率領部隊,進駐太原縣城,休整待命,為太原戰役做準備。
  看到部隊暫無戰事,軍衛生部部長張德炎關心起已40多歲仍光棍一條的軍長的個人問題來,要給彭紹輝介紹一名叫張緯的女同志認識,彭紹輝稱自己有殘疾,況且又是戰鬥期間,等到打下太原之後再說。
  太原戰役勝利後, 紅娘 張德炎又催促彭紹輝和張緯見面。正巧,衛生部有四對青年人舉行集體婚禮,作為軍長,彭紹輝前去祝賀。在這裡,彭紹輝第一次見到瞭張緯。見到張緯後,彭紹輝立刻被她的容貌和氣質所打動,一時手足無措。張緯落落大方地先說話瞭: 很高興認識彭軍長。早就聽說過彭軍長的仗打得好,遠近聞名,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彭紹輝很不好意思: 我的年齡大,比你大十多歲,而且還是個獨臂的殘疾人,怕配不上你。 這些我都知道,我不嫌棄。 這句話讓彭紹輝吃瞭定心丸,他們的關系就算確定瞭。幾天後,張緯來到彭紹輝的住處,兩人談瞭整整一個下午。臨別時,彭紹輝將一本《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作為定情信物送給瞭她。
  一個月後,由於戰事緊張,彭紹輝率部挺進西北,兩人就此依依不舍地告別。7月10日,扶眉戰役拉開帷幕。經過四天激戰,彭紹輝率第七軍協同第十八兵團全殲敵8個整師另3個整團,共4萬餘人。扶眉戰役後,彭紹輝的第七軍又參加瞭隴東追擊戰,從陜西一路打到甘肅。8月3日,解放隴東重鎮天水。
  喜結良緣
  彭紹輝打到西北,癡情的山西妹子張緯也跟到瞭西北。1949年8月3日,這是個讓彭紹輝終生難以忘懷的日子。晚上10點多鐘,彭紹輝仍舊在煤油燈下研究作戰方案,衛生部長張德炎突然推門進來,興奮地說: 軍長,你看誰來啦! 彭紹輝抬起頭,不禁怔住瞭。門外昏暗的燈影下,風塵仆仆的張緯就站在眼前。 你怎麼來瞭? 彭紹輝又驚又喜。張緯一句話也沒有說,眼淚就像斷瞭線的珍珠一樣落瞭下來。張德炎說: 從太原到天水,張緯是一路打聽著找來的。她這一路上可是吃瞭不少苦,她說怕再也見不到你瞭!
  彭紹輝被張緯的深情打動瞭。三天後,經上級批準,彭紹輝和張緯結婚瞭,當時正好第七軍的師級幹部在軍裡開會,彭紹輝請他們到街上的羊肉館吃瞭一頓羊肉泡饃,就算舉行瞭結婚儀式。
  建國後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從戰爭環境轉入和平時期,進入正規化、現代化建設的新階段。彭紹輝先後擔任瞭西北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第一高級步兵學校校長、訓練總監部副部長兼條令部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兼戰術研究部部長、副總參謀長等職,為我軍的建設做瞭大量的工作。他一貫主張: 既然是軍隊,就要訓練;要訓練好,就必須有遵循,就要有條令、教范、教材。 他積極組織總結、交流我軍的作戰和訓練經驗,介紹外軍的有益經驗,親自領導編輯瞭四個野戰軍的《戰術資料匯集》。特別是毛澤東提出要編寫我軍自己的條令以後,他在軍委副主席葉劍英的直接領導下,全力以赴地主持編寫工作,逐字逐句地推敲修改,先後編寫瞭幾十萬字的條令,其中有《諸軍兵種合成軍隊作戰條令》、《軍、師合成軍戰鬥條令》、《軍語》、《內務》、《紀律》、《隊列》等等。
  1954年10月,彭紹輝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1960年1月,再次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在中央軍委的領導下,彭紹輝指導瞭編制、裝備、偵察、防化、氣象和民兵等一系列工作。
   文化大革命 期間,彭紹輝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進行瞭針鋒相對的鬥爭。在大刮奪權風的時候,彭紹輝公開表態: 軍事領導機關不能奪權,不能沖擊。 當林彪一夥企圖將假黨員等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在他頭上並對他進行審查逼供時,彭紹輝說: 凡沒有的事情,壓力再大也不會承認。 當林彪反黨集團大搞軍事訓練取消主義、大砍軍事院校和訓練機構時,彭紹輝明確表示反對。
  1974年9月,彭紹輝主持召開民兵訓練工作業務座談會,王洪文、張春橋看到會上沒有推廣他們炮制的 上海經驗 ,沒有宣傳 民兵指揮部 ,便大肆叫嚷會議 不抓路線,方向錯瞭 。彭紹輝根本不理睬這一套,當著他們的面,向軍委葉劍英、聶榮臻兩位副主席提出加強 三結合 武裝力量體制的正確意見。翌年,彭紹輝帶病到一些地方調查民兵工作。回到北京後,他在向中央軍委遞交的報告中提出 還是人民武裝部好 ,反對搞 民兵指揮部 。1974年在唐山召開的民兵通訊分隊組訓工作經驗交流會上,彭紹輝明確提出:要在會議所有文件、講話和典型材料中,把 民兵指揮部 的字樣全部刪掉。他還大力宣傳 三結合 武裝力量體制的好處,並尖銳地指出: 這是領導權問題。
  文革期間
  彭紹輝在 文化大革命 期間被批鬥時,毛澤東想起瞭這位小老鄉: 彭紹輝在哪裡?他是貧農出身,抬過轎子,是一位好同志嘛!不要鬥他瞭。 毛澤東的一句話,保護瞭彭紹輝。彭紹輝在自己恢復工作之後,還盡力保護其他老幹部。當有些同志被誣陷,受審查,甚至被說成是 叛徒 、 特務 時,隻要彭紹輝知道是冤案的,他就主動寫證明材料,說明事實真相。當這些同志還在被隔離、關押時,他多次冒險前去探望。有人貼出大字報,題為《彭紹輝探監》。他理直氣壯地說: 我知道這樣做他們會給我貼大字報。有真理在,我不怕。
  1976年 四人幫 被粉碎瞭,彭紹輝感到極為振奮,為黨和國傢在災難中得到挽救而高興。
  彭紹輝在人民的軍隊裡整整奮戰瞭半個世紀,直至他生命的最後一息。他原有文化程度很低,但經刻苦鉆研,提高很快。他長期堅持學習馬列和毛澤東著作,直至晚年,依然如此。
  彭紹輝也很重視學習軍事理論和科學技術,為瞭適應軍隊現代化建設的需要,彭紹輝勤奮學習現代軍事科學技術及軍兵種知識,認真研究現代戰爭的特點。此外,他還系統瞭研究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的材料,研究戴高樂將軍等歐美政治傢、軍事傢的傳略以及孫子兵法等軍事典籍和戰例。凡是他讀過的書,他不僅劃標記,做眉批,還寫讀書筆記,重視積累資料。在戎馬生涯中,彭紹輝養成瞭寫日記的好習慣。不論走到哪裡,他總要把日記本帶上,把工作中和生活中的重要事情記下來,即使在長征路上也不例外,至今保留下來的日記、筆記和其他材料(1934-1978年),共計200餘本。
  不幸離世
  1970年,在一次例行體檢時,醫生發現彭紹輝患有主動脈瘤。由於瘤已經很大,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醫生囑咐他一定要註意,彎腰、起身也不能用力。而彭紹輝卻處之泰然,精神上同以往一樣樂觀,照常堅持大量繁重的工作。他經常說: 我身上有定時炸彈,不知什麼時候爆炸,趁沒爆炸的時間多幹點。
  1978年4月22、23日兩天,彭紹輝精神恍惚,面色蒼白,他對夫人張緯說: 這兩天我胸背部痛得厲害,和過去傷口痛不一樣,貼止痛膏,吃止痛藥都不管用。 張緯勸他去醫院檢查,彭紹輝搖搖頭說: 還有許多工作等著要做。 4月25日凌晨,彭紹輝的病情突然惡化,胸部夾層動脈瘤破裂,不幸去世,享年72歲。
彭紹輝子女
  夫人:張瑋(生子志強,生女延平、小平、蘭平、京平、小燕)
  彭紹輝打到西北,癡情的山西妹子張緯也跟到瞭西北。1949年8月3日,這是個讓彭紹輝終生難以忘懷的日子。晚上10點多鐘,彭紹輝仍舊在煤油燈下研究作戰方案,衛生部長張德炎突然推門進來,興奮地說: 軍長,你看誰來啦! 彭紹輝抬起頭,不禁怔住瞭。門外昏暗的燈影下,風塵仆仆的張緯就站在眼前。 你怎麼來瞭? 彭紹輝又驚又喜。張緯一句話也沒有說,眼淚就像斷瞭線的珍珠一樣落瞭下來。張德炎說: 從太原到天水,張緯是一路打聽著找來的。她這一路上可是吃瞭不少苦,她說怕再也見不到你瞭!
  彭紹輝被張緯的深情打動瞭。三天後,經上級批準,彭紹輝和張緯結婚瞭,當時正好第七軍的師級幹部在軍裡開會,彭紹輝請他們到街上的羊肉館吃瞭一頓羊肉泡饃,就算舉行瞭結婚儀式。
獨臂將軍彭紹輝
  兩軍相逢勇者勝,而主要指揮員的模范帶頭行動,無疑是無聲的命令。身為紅3軍團第1師師長的彭紹輝無疑就是個帶頭人。當他接到軍團長彭德懷發佈的 1師擔任草臺崗主攻任務 的命令後與敵軍短兵相接,戰鬥非常激烈。經過20多分鐘的全力拼搏,彭紹輝率紅1師占領瞭敵人的主陣地。彭紹輝將繳獲的幾挺輕重機槍交給跟上來的師政委陳碩金等人後,又踏過橫七豎八的敵人屍體,和追殲殘敵的一線部隊一起向潰敵沖去。
  也就在這時,彭紹輝的左臂被敵人的機槍打中,而且連中兩彈,血順著衣袖流瞭下來。他咬緊牙關,用繃帶緊緊紮住傷口,忍痛繼續指揮部隊向敵人最後防線沖擊,直到後續部隊第3師趕上來接替第1師繼續追殲敵人。彭紹輝被抬上擔架時,槍炮聲已漸漸稀疏
  彭紹輝的傷勢很重,在醫院住瞭四五個月,醫護人員千方百計做瞭3次取碎骨手術。由於藥品短缺,彭紹輝的傷臂不幸感染發炎,最後不得不截去左臂。當征求本人意見的時候,彭紹輝堅決不同意。他心神不寧,非常痛苦,以至產生瞭難以抑制的悲觀情緒。彭紹輝想,自己還年輕,不能沒有胳膊呀!沒有瞭胳膊,今後怎麼帶兵打仗呀!聽到這個情況後,軍團領導彭德懷、滕代遠和一些戰友紛紛到醫院去探望彭紹輝,安慰他安心醫院的救治,鼓勵他振作起精神,早日重返前線。這樣,彭紹輝才漸漸從悲觀和痛苦的情緒中跳瞭出來,同意切除左臂。在醫院的七八個月中,他除瞭治療養傷外,就是閱讀報刊,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堅持學習瞭《共產主義ABC》、《列寧主義概論》等馬列主義著作。同時,還以驚人的毅力,為重返前線進行頑強的鍛煉,學會瞭獨臂打綁腿、騎馬等軍事動作。
  彭紹輝出院後,組織上為瞭照顧他,安排他到地方去工作。彭紹輝執意不肯,他堅決地表示: 我雖然沒有左臂瞭,但還有右臂,還能指揮戰鬥。隻要反動派不消滅,我就不離開戰場!
  就這樣,彭紹輝帶著一隻右臂,又回到瞭紅軍的戰鬥行列,擔任瞭紅34師師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