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希濂

人物簡介  國民黨陸軍中將宋希濂是著名抗日將領,有 鷹犬將軍 之稱,曾獲青天白日勛章、四等寶鼎勛章、華胄榮譽獎章獎狀等榮譽。宋希濂1926年參加北伐開始,經歷瞭數十次戰役,最終在1949年被解放軍俘虜,後被定為戰犯改造,於1959年特赦,1980年後定居美國。宋希濂晚年任紐約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首席顧問,因腎衰竭於1993年病逝紐約,享年86歲。

人物生平
  考入黃埔
  宋希濂,1907年4月9日出生於一個富裕農民傢庭。幼讀私塾一年、小學五年,常由父教習古文。
  1921年,考入省城長郡中學讀書。是時,受革命思潮影響,他多次參加愛國活動,並與曾三創辦《雷聲》墻報,針砭時弊,宣傳救國。
  1923年冬考取廣州大本營軍政部長程潛所辦陸軍講武學校。
  1924年4月,由湘軍總司令譚延闓、湖南省出席國民黨一大代表謝晉及湘軍總司令部秘書彭國鈞保薦投考黃埔軍校,入黃埔軍校第一期第一隊學習,6月,加入中國國民黨。在校期間,曾親聆孫中山先生講話,並曾參與護衛孫中山到韶關督師。畢業後任黃埔軍校教導二團第二營四連第1排少尉副排長,半月後升為排長。
  1925年春參加討伐陳炯明的東征。東征凱旋,升任副連長、連長,隨軍參加討伐滇桂叛軍之役。戰後,經陳賡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9月,參加第2次東征,升任副營長。
  1926年爆發中山艦事件,退出中國共產黨。
  軍旅生涯
  1925年2月,升任第1排中尉排長。4月升任教導第2團第2營第4連中尉副連長。8月所部改稱國民革命軍第1師第2團第2營第4連,仍任中尉副連長。10月升任第2團第2營第4連上尉連長。
  1926年隨蔣介石參加北伐,6月,調升第1補充師第3團第1營少校營長。10月所部改稱第21師第63團第1營,仍任少校營長。轉戰浙贛,於銅廬戰役中負傷。11月因傷離職修養。翌年冬傷愈。
  1927年5月,任黃埔軍校同學會交通股少校股長。11月派往日本陸軍步兵學校留學。為響應國內反日運動,屢屢被捕。
  1930年5月,步校畢業回國後,派任教導第1師參謀處中校參謀。12月,參加中原大戰,教1師改編為國民政府警衛師,調任副團長,以功升國民政府警衛軍第一師第二團團長,旋調第二師第六團團長。
  1931年3月,警衛師擴編為警衛軍,升任警衛第1師第2旅少將旅長。
  1932年,警衛軍第一師改編為第八十七師,宋任第一六一旅旅長,拱衛京畿, 一 二八事變 ,宋誓師小營,堅請赴援,2月初,奉命增援淞滬。當日軍全力進攻廟行時,他親率四個營,強渡蘊藻浜,攻敵側背,予敵重創,粉碎瞭日軍中央突破的計劃,使戰局轉危為安。宋回師都門,8月11日升第八十七師副師長仍兼旅長。
  1933年2月辭去旅長兼職。9月15日調升第36師(轄兩旅)中將師長。駐防江西撫州,並兼撫州警備司令。11月20日 閩變 ,宋率部由贛東間道入閩。翌年初,一舉攻下強固的九峰山,受到通令嘉獎。
  1934午5月,宋率師參加第五次圍攻中國工農紅軍,調為第36師師長兼撫州警備司令,參加對中共蘇區的圍剿。同年9月27日在朋口白衣洋嶺被紅軍槍傷。翌年5月傷愈回長汀任原職。6月18日,奉命在中山公園槍殺無產階級革命傢瞿秋白。[2] 他晚年回憶此事時說: 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憾事!
  1935年春,宋調戍京滬一帶,構築國防工事。
  1935年4月,授陸軍少將。
  1936年1月1日獲頒四等寶鼎勛章,10月5日晉任陸軍中將,12月12日 西安事變 爆發,率師入陜。
  1937年2月,兼任西安警備司令。
  浴血抗戰
  1937年, 八 一三 淞滬抗日戰爭打響,宋以 誓死保衛祖國 的壯志,率部日夜兼程,從西安開赴上海。17日,猛攻天寶路一帶。20日子夜,一舉攻入匯山碼頭,迫敵敗退回艦,戰威轟動全國。仍指揮第三十六師。在虹口、楊樹浦一帶與敵短兵相接,後移師江灣一帶作戰。11月,隨唐生智守衛南京。
  1938年1月25日,起用為榮譽師(轄四團)師長。5月1日,在戰場接任第七十一軍(轄第87師、第88師)軍長,同月25日兼任第88師(轄兩旅)師長。7月2日辭去師長兼職。率軍激戰蘭封,圍攻土肥原賢二第十四師團。8月,與日軍對抗於大別山脈。富金山,沙窩雨戰役,宋率三個師重創日軍,斃敵4506人,傷敵17380人,國民革命軍最高統帥部通電全軍贊揚,並獲華胄榮譽獎章和獎狀。9月,調兼中央訓練團副教育長。
  1939年11月22日,調兼第三十四集團軍副總司令兼第71軍軍長。
  1940年7月29日,因病辭去第七十一軍軍長兼職。9月,調兼中央訓練團副教育長。1941年11月升任第十一集團軍(轄第66軍、第71軍)總司令,兼昆明防守司令。
  1941年11月升任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兼昆明防守司令。
  1942年4月,日軍由緬甸入滇西,率第三十六師日夜兼程,迎擊日軍於怒江惠通橋畔,盡殲渡江之敵。
  1944年5月,為策應遠征軍與駐印軍反攻,率部冒蠻煙瘴雨進圍龍陵,先後攻下滇緬邊境被日軍盤踞經營已久的平戛、龍陵、芒市各強固據點。殲敵逾萬,俘獲尤多。
  1944年10月帶職入陸軍大學將官班甲級第一期學習。
  1945年1月畢業後回任原職。3月調新疆迪化任中央軍校第九分校主任。5月11日獲頒青天白日勛章。同月21日當選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執行委員。10月10日獲頒忠勤勛章。
  1946年1月1日獲頒勝利勛章。
  參加內戰
  1946年3月,西北行轅成立,調兼參謀長。10月,任新疆省警備司令,仍兼第九分校主任。11月至蘭州,代理西北行轅主任。
  1947年3月14日獲頒三等雲麾勛章。
  1948年8月,宋被調任華中 剿共 副總司令,兼第十四兵團司令官,蔣介石親自接見他,交給他阻止人民解放軍西進四川及湘西的重任,駐湖北沙市。10月,調任徐州 剿共 副總司令,辭不就。
  1949年2月1日升任湘鄂邊區綏靖司令部司令官兼第14兵團司令官、第14編練司令部司令官。6月29日升任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湘鄂邊區綏靖司令官。8月調兼川湘鄂邊區綏靖公署主任。9月,成立川湘鄂黔邊區 最高決策委員會 ,宋兼任主任委員。11月初人民解放軍進軍西南,宋部陷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大包圍之中,先失荊門,繼而慘敗川東,率殘部向西昌方向逃奔,又被人民解放軍尾迫截擊,於12月19日在大渡河沙坪被圍。宋抽出手槍試圖自殺,被其警衛排長一把抓住,隨即被俘。關押在西南公安部第2看守所。
  改造新生
  1954年6月轉入北京功德林戰犯管理所。
  1959年12月4日,他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赦,作為第一批戰犯被釋放。出獄那天,陳賡專程到監獄去接宋希濂。宋希濂見到陳賡後激動不已,說: 真沒想到會有今天,我對人民犯下如此滔天罪行,而共產黨對我還如此寬大。 陳賡說: 兩軍相爭,各為其主嘛。我黨政策歷來是既往不咎,隻要改悔認錯,任何人都可以得到寬大。 宋希濂為陳賡對他的關心和鼓勵感動得流下瞭眼淚。
  1961年1月18日,宋希濂應中共中央統戰部之邀,出席在政協禮堂舉行的新春聚餐會。應邀出席的還有第一批特赦在紅星公社勞動一年後回京的杜聿明等人和剛剛第二批特赦的范漢傑、羅歷戎、沈醉等人,人數不多,但中共中央統戰部和全國政協的李維漢、徐冰、薛子正、張執一、童小鵬等領導人都出席瞭。
  1961年2月,任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委員。同年,與易吟先結婚。
  1964年起,先後擔任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五、六、七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
  1980年,赴美探親,在美國與久別的子女團聚,深感 夫人情莫重於親 ,後定居美國。
  1982年8月29日在紐約創立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並任總顧問。
  1984年2月28日又在華盛頓與蔡文治、李默庵、侯鏡如發起建立黃埔同學會及其傢屬聯誼會,任副會長。發表宣言稱: 切盼我全體軍校同學及其傢屬奮發參加促進中國統一運動。 同年6月,宋希濂回到北京參加黃埔軍校建校60周年紀念活動,被推選為黃埔同學會副會長。
  1988年4月當選全國政協(主席李先念)祖國統一聯誼委員會委員。垂暮之年,宋希濂廣交朋友,為祖國的和平統一大業做瞭大量有益的工作。
  1993年2月13日,宋希濂因患嚴重腎衰竭在紐約病逝,享年86歲。其骨灰安葬在長沙唐人永久墓地的 名人區 。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熊清泉為其墓碑題寫 抗日名將宋希濂之墓 。
宋希濂與陳賡
  陳賡的兒子認為陳賡在黃埔軍校與宋希濂關系最好。
  (陳庚)他是受組織派遣到黃埔,帶著一批人,他這一批人,黃埔的學員中間跟我父親的關系最密切的,也就是一直是好朋友的就是宋希濂,宋希濂是我父親領著從湖南到廣州去考的黃埔軍校,他們原來是老鄉,進瞭黃埔以後,我父親又介紹他加入瞭共產黨,蔣介石清黨以後,他脫離瞭共產黨,跟著他的校長一直就下去瞭,他們兩個關系最好。
宋希濂瞿秋白
  國共分裂後,宋希濂選擇瞭蔣介石。那時,瞿秋白給黃埔學生講過課,宋希濂不僅經常去聽,而且對瞿秋白廣博的知識和儒雅的風度欽佩得五體投地。誰能料到,僅僅幾年時間,自己從一個普通軍校生,成瞭佩戴中將領花的師長,而曾經的老師竟成瞭他的階下囚。
  宋希濂曾想勸降瞿秋白,可瞿秋白卻不給他機會, 宋師長是黃埔一期的,我知道你,我給你講過課。看在師生份上,請你幫我辦幾件事。請給我筆墨,我要寫東西
  回到辦公室,宋希濂立即叫來瞭參謀長,囑咐他說: 給瞿秋白一間較大的房子,供給他古書詩詞文集和筆墨紙硯,按本師官司長飯菜標準供膳;允許他每天在房間門口散步,撤掉警衛;禁止使用一切刑具;自我以下,一律稱瞿秋白為先生。
  宋希濂一口氣說瞭這麼多,聽得參謀長等人瞠目結舌,他們不知為何師長要對這個囚犯如此看重。不久,宋希濂就接到蔣介石 就地槍決 的密令。行刑前的晚上,宋希濂徹夜未眠。行刑當日,他站在師部二樓自己的辦公室內,看著瞿秋白一步步向刑場走去。宋希濂立正站好,向當年的老師行最後一個註目禮。之後,他下達瞭槍殺瞿秋白的命令。
   從1927年初至1949年末,我追隨蔣介石整整23年,應當說蔣傢王朝的反共反人民的罪行也有自己的一份,但使我終生難以忘懷,也是終生愧對祖國和人民的,是瞿秋白烈士犧牲這壯烈的一幕!在我個人,歷史上的污點已不能洗去,可慶幸的是我的後半生終於在中國共產黨政策的感召下,走上瞭新路,回到瞭祖國和人民的懷抱,我將以新的作為和奉獻,去彌補歷史上那不可挽回的過失於萬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