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導

人物簡介  王導是東晉時期著名政治傢、書法傢、東晉政權奠基人之一,時人稱 王與馬,共天下 ,王導出生魏晉名門瑯琊王氏,書聖王羲之是他的侄子。王導擁立元帝建立東晉,曾經擔任過使持節、侍中、丞相等職位;他的書法也頗有成就,代表作有《省示帖》《改朔帖》《麈尾銘》等。公元339年,王導逝世,終年64歲,謚號 文獻 ,葬禮規格為東晉中興名臣之最。

人物生平
  早而聞名
  王導出身於魏晉名門瑯玡王氏,為西晉光祿大夫王覽之孫;父王裁,官至鎮軍將軍司馬。王導年少時就風姿飄逸,見識器量,清越弘遠。十四歲時,陳留高士張公在見到他後非常驚奇,對他的從兄王敦說: 這個孩子的容貌氣度,是當宰相的材料。
  王導最初世襲祖父王覽的爵位即丘子。後被司空劉寔任為東閣祭酒。遷任秘書郎、太子舍人、尚書郎,王導都未到任。其後,參東海王司馬越軍事。
  助建東晉
  襄助瑯玡
  當時晉元帝司馬睿為瑯玡王,與王導素來友善。王導知道天下已經開始動亂,於是全心全意輔佐司馬睿,暗中立下瞭興復朝綱的意願。司馬睿也非常信任器重他,兩人就像好友一樣。司馬睿還在洛陽時,王導總是勸說他要盡快回到藩國。
  永興元年(304年),司馬睿出鎮下邳,不久遷安東將軍,請王導擔任安東司馬,軍事謀劃,都聽從其安排。
  永嘉元年(307年),司馬睿聽從王導建議,出鎮建業(後改建康)。王導相隨南渡。西晉滅吳以後,南方士族被排斥,仕進很困難,當然不滿意。王導想要在原東吳境內建立以北方士族為骨幹的東晉,聯絡南方士族便成為極其重要的事務。王導就勸說司馬睿道: 顧榮、賀循,都是此地最具名望的人,應當結交他們來收服人心,他們兩人來瞭,就沒有不來的人。 司馬睿就派王導親自去造訪賀循、顧榮,二人都應召而至。由此吳地之人望風順附,百姓歸心。從此之後,他們相互依靠,君臣的名分就確立瞭下來。(相傳司馬睿初到建業時,吳地之人不願歸附,到建康已一個多月瞭,士族百姓還沒有人來登門拜謁,王導為此事很焦急。正趕上司馬睿出去觀看禊祭,王導讓司馬睿乘輿,安排瞭威嚴的儀仗。王導和王敦等名士們都騎馬侍從,紀瞻、顧榮等人見瞭後感到驚異,一個跟著一個地在道路左邊行拜禮。此事載入《晉書 王導傳》,但司馬光在《通鑒考異》中已有懷疑;今人田餘慶在《東晉門閥政治》中則已通過詳細考訂,認為並非史實)。
  穩定政權
  司馬睿南渡之後,還喜歡喝酒,王導見到後,經常哭著勸阻。司馬睿答應瞭他,下令暢飲一番,從此就戒酒瞭。
  永嘉五年(311年),漢國大將劉曜、王彌攻破洛陽,俘晉懷帝,殺王公以下士民三萬餘人,北方陷入空前的戰亂中。中原人士到江南避難的有十之六七,王導勸司馬睿乘機收攬賢人君子,擴大力量以圖大事。
  當時荊、揚二州比較安定,人口眾多,物產豐饒,王導的治理方針講求清靜,常勸司馬睿克己垂范勵精圖治,輔佐君主安寧邦國。於是越發受司馬睿的器重,兩人之間的感情日益深厚,朝野之中都為之傾心,稱王導為 仲父 。司馬睿曾對王導說: 你就是我的蕭何呀! 王導回答說: 過去秦朝無道,天下百姓厭棄亂世,而極為狡黠的人又欺凌踐踏人民,人們感懷漢王劉邦的恩德,群起響應反秦,所以大功容易告成。自從曹魏立朝以來,直到晉太康時期,公卿士大夫及門閥世族,奢侈揮霍相互攀比,先賢政教逐步衰退,先朝治世法度,無人遵循,大小官吏,沉溺於享樂之中,才使得奸佞之人有機可乘,導致朝政大道虧傷。然而混亂後將會出現安定,這是天地間的規律。大王將要建立蓋世之功勛,重新一統山河,管仲、樂毅這樣的人才,這時就會出現,不是我們這樣普普通通的臣子所能比擬的。希望大王能深謀遠慮,廣擇賢能。顧榮、賀循、紀瞻、周玘,都是南方的名士,希望大王能對他們禮敬優待,則天下可安。 司馬睿采納瞭王導的建議,從而逐漸贏得瞭南北士族的共同擁戴。名士桓彝在初到江東時,看到司馬睿勢力單薄,很為擔心,對周顗說: 我因為中原多故,想到江南尋個安身立命之地,不料朝廷如此微弱,怎麼辦才好呢? 當王導和他縱談形勢以後,他的態度有瞭變化: 我見到瞭江左 管仲 ,不再憂慮瞭。
  永嘉(307年 313年)末年,遷任丹陽太守,加拜輔國將軍。王導上奏勸諫司馬睿不要輕易賜予臣下鼓蓋等禮崇之物,讓尊卑雅俗有所區別。司馬睿下令說: 王導德重功高,為孤所倚,本想予以表彰加以殊禮,但他謙虛謹慎嚴格約束自己,努力王事盡一片忠心,以身作則,因此順從他的良好的願望,促進他的糾正弊端的良苦用心和舉動。 於是拜寧遠將軍,不久又加振威將軍。
  建興元年(313年),晉愍帝司馬鄴即位,征王導為吏部郎,但他未接受。
  建武元年(317年),司馬睿即晉王位後,任命王導為丞相軍諮祭酒。不久拜右將軍、揚州刺史、監管江南諸軍事,又遷驃騎將軍,加散騎常侍、都督中外諸軍、領中書監、錄尚書事,假節、刺史如故。王導因為看到王敦統率六州,堅決辭掉都督中外諸軍的職務。後又因其他事情的牽連除去瞭符節。
  司馬睿喜愛瑯玡王司馬裒,有以他取代長子司馬紹的想法,去征求王導的意見。王導說: 立太子都是立長子,而且司馬紹也很賢明,不應當隨意改變。 司馬睿還是猶豫不決。王導常常勸諫,太子的名分才得以確立。
  關心教育
  當時戰爭不斷,各地學校廢棄而未能得到興建,王導上書說:
  教化萬民的根本在於正人倫,正人倫的關鍵措施在於興辦學校。學校興辦起來瞭,人們才得以明曉五教之禮,道德禮法弘揚通達,倫理明而有序,人人知羞知恥守規守矩,父子之間、兄弟之間、夫妻之間、長幼之間關系順暢嚴謹,那麼君臣之間的大義就穩固瞭。《易》中所言 治好傢也就能平定天下 就是這個道理。所以聖明的君王要從小培養正德,要接受正統的教育,使優秀的品德像雨露滋潤禾苗一樣在心中潛移默化,慢慢養成習慣形成性格,不自覺地納入善行,遠離醜惡,等有瞭完善的德行後,再登位掌管天下。雖然是王侯之子也應和國人之子一樣,先掌握瞭大道然後才算得上高貴。朝廷任人選士,都要看他們是否有道德學問的根底。古時的《周禮》說,卿大夫獻給國王的賢能之書,國王拜謝而受之,這就是尊崇大道而器重賢士的事例。人們都知道賢士之高貴是由於他們掌握瞭道,就會退而修養自身的德行並治其傢,傢事已正再到鄉裡,在鄉中學業已成再進入朝廷。返本復始,每人都從自己做起,純樸敦厚的風氣越來越普遍,浮華虛偽的惡習漸漸消失,這都是教育的結果。人們如果這樣,對上侍君就會竭力忠誠,對下管民就會寬厚仁慈。孟軻說: 沒有仁者會遺棄自己的親人,義者會不盡忠於自己君王的。 就是這個道理。[18] 自從我朝綱常失於統理,頌德之專消歇,到如今已有二十多年瞭。古書上這樣說: 三年不為禮,禮必然會被破壞,三年不為樂,樂必然會殘缺不齊。 何況今天禮壞樂崩已有這麼久瞭。年長的人已忘掉瞭揖讓的禮節與氣度,年輕的隻聽到過征戰殺伐之聲。天天都可以看到幹戈橫舞的戰爭,以禮興教、尊祖祭神的俎豆之設卻見不到瞭。先王的大道離我們越來越遠,而浮華虛偽的風氣卻日益盛行。這種局面,可不是人們所說的使國傢正本清源的好現象啊。殿下以才高一世之資。偏有多災多難的陽九之運,禮樂征伐兼而用之,才有希望實現中興大業。現確實應該以古人之法來治理天下,興學校提倡學業,以教導培養後進,讓他們逐步受到禮義的熏陶浸潤,使文王武王的聖明之道由衰微而重新振興,使被人遺忘的俎豆之禮得到恢復和張揚。當今敵虜勢力正強,國傢蒙受的恥辱未能洗雪,忠臣義士們因此扼腕撫胸,鬱憤難消。若是禮儀制度牢固地確立瞭,淳樸的風尚漸漸形成,就會使眾人深受禮教的感化、廣被聖朝的恩德。使缺失的帝王典則得以補全,使廢弛的皇朝綱紀得以恢復,讓獸心者洗心革面,讓貪婪兇惡之徒收斂自己的性情。憑揖讓之舉使四夷臣服,以緩帶從容之姿使天下歸心。得到先王之道,這些還有什麼難的。古代的有虞舞幹戚使三苗歸順,魯僖公作泮宮使淮夷賓服。齊桓、晉文的霸業,都是先教化而武力才得以成功。現今若是依照古代聖王的法則崇尚禮義教化之道,擇取朝中子弟入學,選拔博通禮學之士為師,成教化,定風俗,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瞭。
  司馬睿覽奏後,聽從瞭王導的建議。
  義固君臣
  大興元年(318年),司馬睿即皇帝位,建立東晉。受百官朝賀時,再三請王導同坐禦床受賀,王導再三辭讓不敢當,說道: 如果太陽也和地下萬物一樣,那麼老百姓該到哪裡沐浴光輝呢? 司馬睿這才作罷(此為《晉書》記載,此說更早的出處似為何法盛《晉中興書》,但再往前溯,則《世說新語 寵禮》隻稱某次 元會 ,未言登基之會),任命王導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又因華軼叛亂被平定而受封武岡侯,進位侍中、司空、假節、錄尚書事,領中書監。
  當時太山太守徐龕反叛,司馬睿訪求可以鎮守安撫黃河以南地區的人,王導推舉太子左衛率羊鑒。不久,羊鑒戰敗受罰。王導上疏說: 徐龕叛逆,長時間沒有受到誅罰,臣主張武力征討,推薦並委派瞭羊鑒擔此重任。羊鑒膽小懦弱喪師敗績,有司予以應有的處罰,聖上降天地之大恩,保全瞭他的性命。然而臣身負重任,總領全局掌握機要,使三軍受挫,這是臣的責任,請求對臣予以貶黜,以嚴肅朝廷之法紀。 司馬睿下詔不許。
  大興二年(319年),代賀循為太子太傅。當時中興局面處於草創之際,朝中未設史官,王導執政時開始設置,從此典籍史錄就較齊備瞭。之前孝懷太子司馬詮為劉曜所殺,於是奉其名諱,有司奏喪禮的規格,天子舉三朝之哀,群臣一哭就可以瞭。王導則認為皇太子是皇位的繼承者,普天下都有悲哀之情,應該也哀傷三朝而非僅僅是一哭,這一建議被采納。
  提掣三代
  王敦之亂
  司馬睿登帝位以後,不滿王氏的驕橫,想削弱王氏勢力。他引用劉隗、刁協作心腹,並且暗中作軍事佈置,釋放揚州地區內淪為僮客的北方流民,把他們組成軍隊,任命東吳舊族戴淵為征西將軍,都督兗、豫等六州軍事;劉隗為鎮北將軍,都督青、徐等四州軍事,各率萬人,分駐合肥、淮陰,名義上是北討石勒,實際上是對付王敦。王導因此被疏遠,但他一任自然安其本分,淡泊自如。有識之士都稱贊王導善於對待升沉興廢。
  永昌元年(322年),王敦以反對劉隗、刁協,替王導訴冤為借口自武昌舉兵,攻入建康,殺戴淵、刁協等,劉隗逃奔石勒,史稱 王敦之亂 。
  王敦反叛時,劉隗勸司馬睿盡誅王氏傢族之人,人們議論紛紛,都為之擔心。王導率族中兄弟子侄二十餘人,每天天亮時到臺閣處等待議罪領罰。司馬睿因王導素來忠誠正直,特地還給他朝服,並召見瞭他。王導叩首答謝說: 叛臣賊子,哪個朝代沒有呢,但想不到會出在我們王氏傢族中。 司馬睿赤著腳走下來拉著王導的手說: 茂弘,我正要托付一國之命與你,你怎麼說這樣的話呢。 於是下詔說: 王導以大義而滅親,可以把我任安東將軍時的符節授予他。 但王導在此役中並未真正假節。
  到王敦得勢的時候,任王導為尚書令。王導認為佞臣擾亂朝綱,同意王敦來 清君側 ,但當這些人被殺逐以後,帝室勢力退縮回去,王敦還想進一步篡奪政權,王導便表示堅決的反對,出面來維護帝室。當初,長安陷沒、四方勸進的時候,王敦欲專國政,恐怕元帝年長難制,想更議所立,王導不從,及至王敦攻入建康以後,對王導說: 那時不聽我言,幾乎全族被滅。 但王導始終不為所動。王敦無法實現他的野心,隻好退回武昌。
  自從漢魏以來,朝廷賜謚號多是依據其人的封爵,有人雖然地位高德行聲譽重,因沒有爵位,按例不加封謚號。王導上疏說: 武官有爵必定加謚,而卿校常伯等官因無爵不得其謚,這種做法不符合賜謚制度的本意。 這一建議被采納。自此以後,公卿等文官沒有爵位的也可加封謚號,這都是王導提議的結果。
  永昌二年(323年),司馬睿憂憤而死,晉明帝司馬紹繼位,王導輔政,解任揚州刺史,改拜司徒,依照曹魏時陳群輔佐魏明帝的先例。王敦以為有機可乘,又加緊圖謀篡奪,王導站在維護帝室立場堅決反擊。後王敦領兵向京師逼進,當時王敦正患病,王導率族中子弟為王敦發喪,大傢都以為王敦已死,於是膽氣倍增鬥志高昂。明帝討伐王敦時,使王導假節,都督諸軍,領揚州刺史。
  王敦之亂被討平後,王導被晉封為始興郡公,食邑三千戶,賜絹九千匹,進位太保,司徒之職依然如前,特許他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但王導堅決推辭不接受。
  蘇峻之亂
  太寧三年(325年),司馬紹病死,幼主司馬衍(晉成帝)繼位,王導受顧命,與西陽王司馬羕、尚書令卞壼、車騎將軍郗鑒、領軍將軍陸曄、護軍將軍外戚庾亮、丹陽尹溫嶠共同輔政,並加羽葆鼓吹儀仗、班劍二十人。但庾亮很快借帝舅之重及太後之威而獨大。
  咸和元年(326年),據稱,石勒軍侵犯阜陵,司馬衍下詔加王導為大司馬、假黃鉞,出兵討伐。晉軍停駐江寧,司馬衍親自在郊外為之餞行。不久,後趙軍退走,王導解除大司馬之職。
  庾亮準備下詔召歷陽內史蘇峻,和王導商議此事。王導說: 蘇峻奸詐多疑,必定不肯奉詔前來。山川原野中,可以躲藏毒蟲猛獸,蘇峻在外,還不至於馬上發難,應暫時包容不驚動他。 王導力爭,卞壼、溫嶠等也紛紛力阻,庾亮一概不聽,仍然請求征蘇峻入朝,引發瞭 蘇峻之亂 。
  咸和三年(328年),朝廷軍戰敗後,庾亮攜族人逃離京城,王導與荀崧、陸曄等入宮侍衛司馬衍。蘇峻因王導德高望重,不敢加害,仍讓他官居原職處於自己位置之上。蘇峻想要逼迫成帝前往石頭城,因王導竭力爭執不起作用。
  蘇峻成日在司馬衍面前胡言亂語,王導擔心會有不測之禍。當時,蘇峻部下路永、匡術、賈寧都勸說蘇峻,要他殺掉王導,盡誅朝中大臣,重新安置上自己的心腹。蘇峻素來敬畏王導,不聽他們的勸告,因此路永等人和蘇峻產生瞭矛盾。王導派參軍袁耽暗中開導、誘勸路永等人,謀劃讓成帝潛逃出來投奔陶侃、溫嶠的義軍。由於蘇峻防守看護甚嚴,事情未能成功。王導隻好帶著兩個兒子隨路永逃奔到白石。
  群情自安
  咸和四年(329年),蘇峻之亂平息後,宮殿宗廟都被焚為灰燼。溫嶠建議遷都到豫章,三吳之地的豪傑們請求定都於會稽,這兩種意見爭來爭去,不知哪樣為好。王導說: 建康,即古時的金陵,過去就是帝王之都,而孫仲謀、劉玄德都說這裡是帝王之宅。古代帝王不必因簡陋豪華而移都,如果能弘揚衛文公以大佈之衣大帛之冠為君的風尚,則可無事不成。若不勤勉耽於安樂,即使找到一塊樂土,也會變成廢墟。況且北方敵寇像遊魂一樣,窺伺我們的空隙,我們一旦有膽怯的表現,跑到南越之地,再想得到威望和實力,恐怕是難以辦到。現在應該特別鎮靜,這樣民情便可自安瞭。 由此所有遷都的提議都不能實施。
  位極人臣
  咸和六年(331年)冬,舉行冬祭,司馬衍下詔將祭品送給王導,並說 不必下拜。 王導連連推辭不敢承受。當初,司馬衍年幼,每次見到王導,都要下拜。又曾在給王導的詔書上寫著 惶恐地說 這樣的話,中書省起草的詔書,則稱 敬問 ,這以後就成瞭定規。後來正月初一,王導入朝,司馬衍還親自起來迎接,並以傢人禮拜見他的妻子曹淑。
  當時天下大旱,王導上疏請求退職。詔書說: 聖明的君主管理天下,行動都要合乎天道,舉止不能偏離瞭規則,這才能使人倫肅整,萬物生長順利。我肩負祖宗基業的重任,受著王公的推舉輔佐,但不能繼承仰接古聖王的遺風,使宇宙萬物平安,造成天旱日久,萬民憂愁怨胥,國傢的不幸,責任在我一人。您賢明通慧,精於道博於理,才志弘大深遠,功蓋四海,輔助朝政已有三代,國傢之典則沒有廢亡,都是由於您像仲山甫那樣輔佐的結果。而現在貶低自己的功績,引咎自責。現在把元首的過失,移給宰輔大臣來承擔,這更會增加我的過錯。國傢治理的萬千事機,不可一日不理,您應該放下謙虛禮讓的個人品節,而承擔起治世經國的大任。門下省速遣侍中以傳達我的誠意。 王導堅決地推讓,朝廷數次下詔懇請,然後才繼續執掌朝政。
  王導平素儉樸寡欲,倉中沒有積蓄的糧米,穿衣不同時穿兩件帛衣。成帝知道後,送給他佈萬匹,以供他私人開支。王導體弱患病,出席不瞭朝會,成帝就親自到他府中,置酒設樂,然後用輿車將他接到殿裡,成帝就是這樣敬重尊崇他。
  咸康元年(335年),歷陽太守袁耽上報,稱石虎的軍隊侵掠歷陽郡,王導請求出征討伐。朝廷加大司馬職,授黃鉞節杖,領中外諸軍事,設置左右長史及司馬,供給佈萬匹。不久才發現是錯誤情報,於是解除大司馬職。
  咸康四年(338年),又轉任中外大都督,進升太傅,又拜丞相,依照漢朝制度,罷去司徒之設,以職權歸於丞相。同年,其妻曹氏去世,朝廷追贈以金章紫綬。
  自漢魏以來,群臣不拜皇帝的陵墓,王導因和司馬睿親密得如同佈衣之交一樣,不僅僅隻是君臣關系,每一次提拔封賞,都到陵前拜祭,不勝悲哀。由此下詔百官拜帝王之陵,這是由王導開始的。
  極盡哀榮
  咸康五年(339年),王導病逝,終年六十四歲。成帝於朝舉哀三日,遣大鴻臚持節監護喪事,儀式贈物的禮儀,比照漢代的霍光及安平獻王司馬孚之例。
  下葬時,成帝賜九遊轀辌車、黃屋左纛、前後羽葆鼓吹、武賁班劍百人,自東晉中興以來,沒有可以同他相比的臣子。成帝又派使持節、謁者仆射任瞻追謚 文獻 ,以太牢禮祭祀。
  永初元年六月十四日(420年7月10日),劉裕代晉稱帝,建立劉宋,當時前朝東晉的封爵中隻有王導、謝安、溫嶠、謝玄與陶侃子孫的爵位未被廢除,王導爵位始興郡公被降封為始興縣公,食邑一千戶。
王導謝安
  王導、謝安與書法都大有淵源,兩人都是東晉的大書法傢。王導是王羲之叔父,擅長行草,《書斷》稱他的書法是 風棱載蓄,高 致有餘,類賈勇之武士,等相驚之戲魚 。意思是說他的草書寫得既飽含棱棱風骨,又高雅而有韻致;既有武士的雄偉,又如戲魚般的靈活嬌曳。王羲之書法得以成名,與王導指點是有關系的。
  在東晉書壇上,王導不僅是政治上的領袖,身居丞相職位,而且在書壇上他也是名列前矛。他閑下來就喜歡弄弄筆頭,揮毫不止,他學的是鐘繇、衛?筆法,即使在西晉末年、天下大亂,王 室南渡時刻,王導也沒有忘記把鐘繇的《尚書 宣示帖》藏在衣帶裡帶到南方。足見他對鐘繇書法的愛好瞭。
  至於謝安,他是參加王羲之蘭亭集會的一員,平日與王羲之詩酒唱和,書法切磋 。據《書斷》所述,謝安學寫正、草書體就是就教於王右軍。《述志賦》稱謝安 善草正,方圓自窮 。謝安的草書在東晉是很有名氣的,有副對聯寫道: 謝草鄭蘭燕桂樹,唐詩晉字漢文章 ,其中的 謝草 ,看來就是指的謝安草書,又如宋代詞人、書法傢薑夔曾說過:《蘭亭記》及右軍諸貼第一,謝安石(即謝安)、大令諸帖次之,顏、柳、蘇、米,亦後世之可觀者。 由此可 知謝安書法、尤其行草書的知名度是僅次王羲之的瞭。
王導王羲之
  王導,東晉初年的丞相,是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傢、書法傢,是書法界名列前茅的人物,頗具名望。王傢與書法的淵源極深,他的侄子就是歷史上鼎鼎大名的 書聖 王羲之。
歷史評價
  司馬衍:①公體道明哲,弘猶深遠,勛格四海,翼亮三世,國典之不墜,實仲山甫補之。而猥崇謙光,引咎克讓,元道之愆,寄責宰輔,隻增其闕。博綜萬機,不可一日有曠。 ②公文貫九功,武經七德,外緝四海,內齊八政,天地以平,人神以和,業同伊尹,道隆姬旦。仰思唐虞,登庸雋乂,申命群官,允厘庶績。
  孫綽:公胄興姬文,氏由王喬,玄聖陶化以啟源,靈仙延祉以分流,賢俊相承,世冠海岱。二儀交泰,妙氣發暉,醇曜所鐘,公實應之。玄性合乎道旨,沖一體之自然,柔盒乎春風,溫而侔於冬日,信人倫之水鏡,道德之標準也。惠、懷之際,運在大過,皇德不建,神轡再絕,獫狁孔熾,兇類焱起。公見機而作,超然玄悟,遂扶翼蕃王,室協東嶽,弘大順以一群後之望,仗王道以應天人之會。於時乾維肇振,創制理物,中宗拱己,雅仗賢相,尚父之任,具瞻在公。存烹鮮之義,殉易簡之政,大略宏規,卓然可述。公雅好談詠,恂然善誘。雖管綜時務,一日萬機,夷心以延白屋之士,虛己以招巖穴之俊,逍遙放意,不峻儀軌。公執國之鉤,三十餘載,時難世故,備經之矣。夷險理亂,常保元吉,匪躬而身全,遺功而勛舉,非夫領鑒玄達,百煉不渝,孰能莫忤於世而動與理會者哉?
  殷堯藩:曹瞞曾墮周郎計,王導難遮庾亮塵。
  唐彥謙:江左風流廊廟人,荒墳拋與梵宮鄰。多年羊虎猶眠石,敗壁貂蟬隻貯塵。萬古雲山同白骨,一庭花木自青春。永思陵下猶淒切,廢屋寒風吹野薪。
  李柷:漢代元勛,鄧禹冠諸侯之上;晉朝重位,王導居百辟之先。皆道著匡扶,功宣寰宇,其於崇寵,迥異等倫。
  蘇軾:①使平王有一王導,定不遷之計,收豐鎬之遺民,而修文、武、成、康之政,以形勢臨東諸侯,齊、晉雖強,未敢貳也,而秦何自霸哉!②晉之王導,可謂元臣。
  蘇轍:①王導、謝安,江東之賢臣也。王導無禮於成帝(司馬衍),而不知懼;謝安作樂於期喪,而不受教。則廢禮慕道之俗然矣。②是時王導為相,達於為國之體,性本寬厚容眾,眾人安之。然生於衍、澄之間,不能免習俗之累,喜通而疾介,能彌縫一時之闕,而無百年長久之計也。更二大變,幾至亡國。
  章太炎:明鏡不煩相曉照, 阿龍行步故超超。
  蔡東藩:①莫道茂弘堪寄命,赤心到底讓郗公。②卞敦觀望不前,仍不加罪,晉政不綱,亦可知矣。成帝幼沖,原無足怪,司其責者,實惟王導,而時人反目為江左夷吾,其然,豈其然乎?
  陳寅恪:王導之籠絡江東士族,統一內部,結合南人北人兩種實力以抵抗外侮,民族因得以獨立,文化因得以續延。不謂民族之功臣,似非平情之論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