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美

人物簡介  很多人知道王光美是劉少奇的夫人,但她本人傢族顯赫,更是一個理科學霸,是物理界公認的尖子生。王光美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外事局局長、政協委員等職務。文化大革命期間,劉少奇遭到殘酷迫害,王光美也受牽連被打為 美國特務 被關押12年。文革結束後,劉少奇得以平反,王光美也與毛澤東後人一笑泯恩仇。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王光美,中小學讀書時數理科特別強,為當時 數學三王 尖子之一,物理界的人公認,王光美實際上是最應該從事物理研究的,如果王光美去讀博士,她甚至有可能是楊振寧或李政道的學姐。當時在荷蘭的圖書館裡有王光美的學習成績單,上面寫著 數學女王 。
  早在日本投降以前,王光美就和北平地下黨組織有聯系,還結識瞭學校工委領導人崔月犁。日本投降後,在輔仁大學任助教,並獲得碩士學位的王光美打算到美國留學,並得到瞭美國密歇根大學的批準。但1946年春節期間,一位客人的到來,改變瞭這個25歲的姑娘的生活道路。
  1946年春節期間,在輔仁大學已任助教的光美正打算到美國留學讀博士時,中共地下黨組織的人交給她一個紙條。紙條上告訴她,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政府及美國三方為實施停戰協定,調處國共兩黨軍事沖突,將成立北平軍調部。請她到那裡擔任中共方面的翻譯。
  軍調部建立後,共產黨方面先後調集近500人,有葉劍英、羅瑞卿、李克農、耿飚、黃華等為中共代表團主任和團員,但缺少英語譯員。崔月犁經過調查,認為王光美是合適的人選。
  王光美曾顧慮自己是學高能物理的,接觸的多是自然科學的專業術語,如果去軍調部當翻譯,有關軍事、政治的用語會不熟悉。特別是她已經被美國兩所著名大學錄取,並分別通知她盡快辦理留學手續,她有些躊躇不前。但她又想,自己知道共產黨比國民黨好,並主動靠近地下黨組織的,共產黨需要我時,我怎能推辭呢?經過慎重考慮,王光美推遲瞭來自美國的錄取通知,前去軍調部報到。
  王光美拿著那個紙條,先與新華社北平分社社長兼解放報社社長和總編輯的錢俊瑞接上頭,之後拿著介紹信到王府井附近的翠明莊,找到瞭在那裡辦公的中共代表團秘書長李克農。
  李克農詢問瞭王光美的傢庭和學校情況,從第二天起,王光美成為瞭正式譯員,為葉劍英等主任們擔任翻譯。
  1946年10月,由於國共內戰爆發,軍調部內中共人士陸續離開北平。
  11月1日,王光美匆匆告別父母,到北平西苑機場登上瞭一架小型軍用飛機。這是專為延安航線使用的小型專機,機組人員由美國人擔任。當王光美步入機艙時,裡面坐著兩個人,一位是美軍軍官,另一位是比較沉默的年輕人。到延安後,她才知道這位年輕人叫宋平,是南京談判中中共首席代表周恩來的秘書。
  相識相知成伉儷
  王光美第一次到棗園劉少奇的窯洞,是在春節之前。那天,毛澤東的警衛人員通知她去劉少奇那裡一趟。從王傢坪到棗園相隔十幾裡地,警衛員給王光美備瞭匹老馬,老馬沿著延河把王光美送到瞭中共中央書記處辦公地。劉少奇問王光美到延安後的工作、生活情況,王光美告訴劉少奇: 我到延安以來,就像小學生一樣,一切都在重新學習。最近,中央軍委直屬機關動員大傢到邊區參加土地改革,我已報名到農村去。
  後來,在人民解放軍的大反攻中,迎來瞭1948年。4月中旬,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五位書記在西柏坡會齊,中央直屬機關、中央軍委直屬機關、人民解放軍總部陸續遷到這個不到百戶人傢的山村。隨著劉少奇和王光美的頻繁接觸,大傢都已感到王光美與劉少奇是很好的一對。
  她尊敬為中國革命作出重大貢獻的劉少奇,敬佩他那埋頭實幹的精神。1948年8月21日,劉少奇和王光美舉行瞭樸素又熱鬧的婚禮。新房就設在西柏坡劉少奇居住和辦公的兩間土墻瓦頂房裡。臥室裡除瞭一張大木床和兩把木椅子外,就是從延安轉戰帶出來的那個寫著 奇字第3號 的小書箱。
   文化大革命 時期
  1967年1月6日,王光美接到一通電話,說她正在讀中學的女兒劉平平在路上被汽車軋斷瞭腿,要動手術,要她到醫院來簽字。她一到醫院,便被清華大學造反派扣壓,此即所謂 智擒王光美 事件。
  王光美在文化大革命中受 四人幫 制造的劉少奇之冤波及而受批鬥,被冠稱為 梅花黨的黨魁 ,並以罪名 美國特務 在1967年7月中旬起在秦城監獄入獄達十二年。
  1978年12月22日,在秦城監獄被單獨關押瞭12年之久的王光美獲釋。她的面容明顯憔悴、蒼老,但神情依然寧靜淡泊、柔和從容。與丈夫的訣別已是12年前的事瞭。八億多人高喊 打倒劉少奇 時,王光美堅定地站在丈夫身邊。在狂暴的批鬥大會上,王光美和劉少奇被人拳打腳踢、推拉拽扯。看到劉少奇被打倒在地,王光美不顧一切地掙脫,向劉少奇爬過去,他們的手緊緊地拉在一起。這是他們生離死別的最後一面。
  1980年,劉少奇終於得到徹底平反。追悼大會的前幾天,王光美帶著子女來到劉少奇曾度過生命最後一刻的河南開封。一位攝影師攝下瞭當時的一個鏡頭:王光美捧著丈夫的骨灰盒,欲哭無淚,一路上隻是用臉緊緊貼著骨灰盒。
  晚年時期
  對於 文革 中所遭受的痛苦與冤屈,王光美沒有怨言,她選擇瞭寬容。在她傢的客廳正墻上,一直掛著那幅1962年毛澤東登門看望劉少奇一傢時的合影。
  在她83歲高齡之際,還組織毛澤東、劉少奇兩傢後人的龐大聚會。這兩個特殊的政治傢庭劫後重逢,滿頭銀發的王光美微笑著向毛傢後人舉杯: 你們多保重! 這 一笑泯恩仇 ,讓世人見識瞭一個女人的博大胸懷。
  晚年的王光美淡泊名利,致力於救助貧困母親的 幸福工程 。晚年的王光美愛好依舊廣泛,喜歡攝影,京劇和中外音樂,對芭蕾舞劇,尤其是《天鵝湖》更加偏愛。
  病逝
  2006年10月13日凌晨,中國前國傢主席劉少奇夫人王光美在北京因肺部感染引起心臟衰竭病逝,享年85歲。
王光美子女
  王光美生育有一男三女,即三女劉平平(王晴)、四子劉源、四女劉亭亭、五女劉瀟瀟。
王光美不原諒周恩來
  不是周恩來不保,應當說,對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在當時的環境下做到瞭他所能做的一切。但是,就像他保賀龍那樣,後來他也心有餘而力不足瞭。
  自1967年3月起, 劉少奇的問題似乎明顯升級,毛澤東好像也改變瞭原來的態度。
  1967年3月9日、10日兩天,在北京召開的軍隊軍以上幹部會議上,陳伯達、康生點名對劉少奇從歷史到現實進行顛倒是非的誣蔑,旨在打倒劉少奇的問題上打通全軍高級幹部的思想。10天以後,在一次有毛澤東、林彪等參加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正式決定將運動中揭發劉少奇的所謂 歷史問題 的材料交 王光美專案組 調查,指定由康生分管這件事。
  此後,劉少奇完全落入瞭江青、康生、謝富治等人的魔掌。謝富治是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康生是政治局常委中分管劉少奇專案的,江青雖沒有頭銜,但卻是抓劉少奇專案的 主帥 。
  應當說,對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在當時的環境下做到瞭他所能做的一切。但是,就像他保賀龍那樣,後來他也心有餘而力不足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