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稚暉

人物簡介  吳稚暉是民國四大書法傢之一,獲得聯合國 世界百年文化學術偉人 稱號,此外他還是我國著名政治傢、教育傢,代表作有《吳稚暉先生全集》。吳稚暉是國民黨元老,雖然一生效忠追隨國民黨但卻不肯為官,且一生反共,參與殺害瞭陳獨秀之子陳延年;他本人也是一個非常有個性的人,有著 吳瘋子 的外號。吳稚暉晚年跟隨國民黨去瞭臺灣,於1953年逝世。

人物生平
  吳稚暉,江蘇武進人,清同治四年二月廿八(即公元1865年3月25日)醜時生。1890年入江陰南菁書院,1894年入蘇州紫陽書院,曾為清朝舉人。1898年6月,吳稚暉到上海南洋公學(今上海交通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任教,1901年留學日本。
  1902年10月,吳稚暉、蔡元培等人發起成立愛國學社,吳稚暉任學監兼國文教員。1903年起,愛國學社在張園發起演說會。吳稚暉等紛紛登臺演說,《蘇報》將張園演說詞刊登出來。1903年夏,《蘇報》聘章士釗為主筆,章太炎、蔡元培為撰稿人,報道各地學生的愛國運動,推薦、發表瞭鄒容的《革命軍》和章太炎的《客帝篇》、《駁康有為政見書》、《革命軍序》等文,革命旗幟鮮明,一時歡迎如狂。清政府十分恐懼,並派人勾結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捉拿鄒容、章太炎、蔡元培、吳稚暉等人,吳稚暉被迫轉道香港,留學英國。
  1905年春,經過孫鴻哲先生的介紹在倫敦與孫中山先生會面,逐步接受瞭三民主義的主張,並在孫鴻哲的勸說下,於是年冬加入同盟會。1906年在法國與張靜江、李石曾等創建世界社,發刊《新世紀》周刊。
  1911年後,吳稚暉多從事新文化運動,提倡國語註音與國語運動。不過他積極投入的國語註音,說來一開始是為瞭自己不識字的妻子袁榮慶而發明便於書信交流的 豆芽菜 文字,今稱 註音符號 ,仍於臺灣及海外老華僑間通行。除瞭新文化運動外,他也為蔣介石的親信之一,更為蔣介石之子蔣經國視為老師,所推行政策部分出自其手。1915年參與組織留法勤工儉學會。1916年在上海任《中華新報》主筆。1918年11月,教育部正式公佈註音字母。發表《補救中國文字之方法》一文。
  1918年起,擔任唐山路礦學校(即唐山交通大學,今西南交通大學)國文教員。30年代他曾評價在中國 真正能註重科學工程的學校,寥寥可數 ,而其中就有北洋(今天津大學),南洋和唐山,尤其是後者, 才可算得純粹的一個科化的工校 ,較前兩者也 尤專精 。並且為唐院親筆撰寫瞭院歌。他致信胡適邀其來唐山交大演講。(胡適《追念吳稚暉先生》: 我同吳先生見面時很少。有一次,30多年前,他在唐山路礦學校教書,邀我去講演。那一天,我住在教員宿舍裡,同他聯床,談瞭好幾個鐘頭。那是我同吳先生單獨談話最久的一次。 )
  1919年,吳稚暉和李石曾發起組織勤工儉學會,創辦裡昂中法大學並發起留法勤工儉學運動。呼籲中國青年到海外以半工半讀方式留學,5月首批學生90多人抵達法國。學生中有周恩來、李立三、聶榮臻、陳毅等。
  1922年任裡昂中法大學校長。早年學習世界語,並在國內外刊物上竭力宣傳推廣,1923~1925年曾與蔡元培共同創建北京世界語專門學校,並積極倡導註音識字運動。1924年,吳稚暉等人在上海創辦 中華粥會 。至今 中華粥會 仍在臺灣運作,秉持著每月集會吃粥,以紀念吳稚暉。
  1927年,任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他認為中共與蘇俄的密切聯系危害中國未來發展,並有破壞中華文化之嫌,因此力倡清黨。此後,在1937~1949年的漫長國共之爭中,扮演積極反共的角色,參與殺害優秀共產黨員陳延年(陳獨秀之子)。
吳稚暉給汪精衛下跪
  1927年北伐途中,寧漢分裂,各方多端調停。汪兆銘四月初來到上海,雙方國民黨元老開會斡旋辯論,會議開到高潮,吳稚暉十分激動,竟陡然離坐,到汪精衛面前跪下,求他改變態度,與蔣介石攜手共赴時艱。 會場空氣,至為激蕩。吳氏下跪,汪則躲避,退上樓梯,口中連說:稚老,您是老前輩,這樣來我受不瞭,我受不瞭。全場人都為之啼笑皆非。 (李宗仁回憶錄,第32章)可見其行事龍躍虎走,毫無拘礙的態度。
吳稚暉為何殺陳延年
  1927年6月,陳獨秀之子,中共江蘇省委書記陳延年因叛徒出賣在上海恒豐裡104號的中共秘密會所被捕,因當時陳年身穿短衣,褲腿上紮著草繩,所以稱是受雇到這裡做工的,名叫陳友生,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敵人待陳延年像對待普通的共產黨員一樣,押往龍華監獄。
  陳延年懷著一線希望,給五馬路東亞圖書館汪孟鄒寫信,請他想辦法營救。陳延年在信中寫道: 我某日在某處被捕,現拘押在市警察局拘留所。我是工人,不會有多大嫌疑,現在我的衣褲都破爛瞭,請先生給我買一套衣褲送來。 信尾署名 陳友生 。 與此同時,趙世炎、王若飛等也在想方設法營救陳延年,甚至和敵辦案人員談妥,交800元放人。
  盛夏的一天,剛剛租下上海極司斐爾路(萬航渡路)49號一幢樓房的胡適,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開門一看,是滿頭大汗的汪孟鄒: 延年被捕瞭,你快想法子救救他。 說著汪孟鄒將一張皺巴巴的紙遞給他。胡適一看,果然是陳延年親筆寫的求援信。 陳友生 ,就是陳姓朋友所生,分明是指陳獨秀這個老朋友生的孩子啊!
  盡管兇多吉少,胡適還是答應幫忙。胡適想起蔣介石的紅人吳稚暉是陳延年的老熟人,數年前曾幫助陳延年、陳喬年赴法留學,決定將信轉給吳稚暉,請他幫忙。
  吳稚暉見信,暗暗歡喜起來。1921年秋天,蔡和森、陳毅、李立三等104名留學生為爭奪裡昂中法大學與吳稚暉等鬧矛盾,被押送回國。此後,陳延年逐漸脫離吳稚暉的無政府主義影響,轉向共產主義。對此,吳稚暉恨在心頭,想不到,陳延年今天栽到自己的手裡來瞭。
  吳稚暉思忖再三,立即給上海國民黨警備司令楊虎寫信 祝賀 : 今日聞尊處捕獲陳獨秀之子延年….不覺稱快。 延年 發生額下,厥壯極陋….恃智肆惡,過於其父百倍 。這楊虎不是別人,正是隨蔣介石一路制造贛州事件、九江慘案、安慶 三二二 事件的特務處長。楊虎見信,大喜過望,他沒有想到陳獨秀的兒子、上海共產黨的頭號負責人陳延年已被抓獲。
  1927年7月4日,陳延年壯烈犧牲於上海龍華監獄後,時年29歲,蔣介石下令不準收屍。 陳延年至死也不知道,吳稚暉在獄外出賣自己的細節。次日,上海《申報》刊出《鏟除共黨巨憝》,披露瞭吳稚暉給楊虎的信件。(摘自《陳獨秀父子仨》朱洪著,東方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