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富治

人物簡介  謝富治於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曾參與 百團大戰 、 上黨戰役 、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精彩戰爭,於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為新中國成立付出過重要貢獻。建國後,謝富治又擔任過國務院副總理、雲南省委第一書記、昆明軍區司令等職位,然而在文革中,他勾結林彪、江青,迫害一大批老幹部,於1980年開除黨籍,因為他在1972年已經去世,所以不追求刑事責任。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謝富治,1909年8月出生在湖北省黃安(今紅安)縣城關鎮豐崗謝傢垱村一個貧農傢庭。少年時做過木匠。他傢世代務農,生活貧寒。小時候,他放過牛,種過地,喂過豬,也時斷時續地讀過私塾。青年時,謝富治頭腦活絡,也很勤奮,常從親朋好友處借一些書報來讀,因而見識較廣,周圍常常聚集著一些同齡青年。
  1926年10月,國民革命軍北伐部隊攻占武昌,湖北各地農民運動勃興。謝富治同一幫青年也跟隨這些農民打起瞭土豪、分起瞭田地。
  1927年 四一二政變 、 七一五分共 後,農民運動遭到鎮壓,大批農民運動骨幹被砍頭,謝富治受到驚嚇,逃回瞭老傢。在農民運動遭到血腥鎮壓,謝富治回老傢躲避時,與謝富治同齡又同鄉的李先念卻毅然跟共產黨走,同反動勢力進行瞭堅決的鬥爭,並加入瞭共產主義青年團。
  土地革命
  1930年參加工人糾察隊,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第一軍。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在紅四方面軍任排長、副連長。1932年起,在紅四方面軍任宣傳隊隊長、連指導員、團政治處主任、紅九軍二十六師政治部主任、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中共川陜省委組織部部長。參加過鄂豫皖蘇區反 圍剿 和川陜蘇區反 圍攻 。1935年參加紅四方面軍長征,曾任紅九軍政治部主任、中共懋功中心縣委書記。
  謝富治參加長征是跟隨張國燾走的長征路。跟隨張國燾,讓他吃瞭不少苦頭。在現實面前,他認識到張國燾搞的那一套不對頭,因此,他反對張國燾搞分裂、另立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後,中央清算瞭張國燾的分裂主義路線,但對他手下的幹部還是團結和愛護的,謝富治也受到中央的重視。
  抗日戰爭
  1937年8月,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時,任八路軍第129師386旅772團政治處主任,後政訓處撤銷,恢復政治委員制度,任該團政委。此後,歷任第385旅政治委員,中共太行軍區第六分區政委兼地委書記,太嶽軍區副司令員、代司令員,太嶽縱隊政治委員,參與領導太嶽區反 掃蕩 。抗戰中,他有參與 百團大戰 的殊榮。又有參加 上黨戰役 ,殲滅國民黨 天下第一軍 的精銳第一旅和保衛陜甘寧等功勛。
  謝富治雖然沒有進過軍校,但打仗很有一套,實戰經驗十分豐富。謝富治與陳賡一起,創造瞭許多發動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的辦法,總結瞭群眾鬥爭中產生的好經驗,推廣瞭武工隊、地道戰、地雷戰、麻雀戰等多種作戰組織和作戰形式,很快就在華北開辟瞭多塊抗日根據地。後來,這些根據地擴大、聯合,成為大片的根據地,成為抗日戰爭中在打擊日寇、壯大自己的重要基地。抗戰八年,謝富治在太嶽地區活動瞭八年,也可以說,他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和發展壯大八路軍,做出過貢獻。
  解放戰爭
  抗日戰爭勝利後,任晉冀魯豫軍區第四縱隊政委。1947年與陳賡司令員率晉冀魯豫野戰軍一部(陳謝兵團),強渡黃河,進軍豫西,配合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挺進大別山。1949年2月,任第二野戰軍三兵團政委,參加渡江、解放西南等戰役。解放前夜他在洛陽之戰、圍殲黃維兵團等重大戰役中,都立下瞭汗馬功勞。
  1945年9月7日,太嶽軍區主力部隊組建成晉冀魯豫軍區太嶽縱隊,陳賡任司令員,謝富治任政委。
  1945年9月10日至10月12日,陳、謝率太嶽縱隊參加瞭上黨戰役,同兄弟部隊一起共殲國民黨軍3.5萬多人。上黨戰役的勝利,打退瞭國民黨的進攻,配合瞭重慶談判。10月上黨戰役勝利後,太嶽縱隊正式整編為晉冀魯豫軍區第四縱隊,下轄第十、十一、十三等三個旅,仍由陳賡、謝富治任司令員和政委。此後,在陳、謝領導下,第四縱隊先後舉行瞭同蒲路南段阻擊戰、臨(汾)浮(山)戰役、晉西南戰役、汾(陽)孝(義)戰役、晉西南攻勢和鄉寧戰役,共殲國民黨軍6萬餘人。
  根據中央決定由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四縱隊、第九縱隊和第八十三軍共10個旅(師)8萬人組成陳謝兵團,陳賡任兵團司令員兼前委書記,謝富治任兵團政委兼前委副書記。
  1947年7月,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決定劉伯承、鄧小平率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4個縱隊13萬人挺進大別山;晉冀魯豫野戰軍陳賡、謝富治兵團挺進豫陜鄂;陳毅、粟裕率華東野戰軍外線兵團挺進豫皖蘇,展開瞭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略反攻。
  1947年8月23日至10月13日,陳、謝兵團挺進豫西,共殲國民黨軍3萬餘人,解放縣城12座,到達黨中央指定的位置,開辟瞭豫陜鄂解放區。劉鄧、陳謝、陳粟三路大軍挺進中原,使中國人民解放軍由戰略防禦轉入瞭戰略進攻。此後,陳謝兵團又先後參加瞭伏牛山東麓戰役,平漢、隴海破擊戰,洛陽戰役,宛西戰役和宛東戰役。
  1948年5月,劉鄧野戰軍和陳謝兵團改稱中原野戰軍,劉伯承任司令員,鄧小平任政委;陳賡、謝富治任中原野戰軍第四縱隊司令員和政委。到1948年8月陳謝兵團(四、九縱隊和三十八軍)南征1周年時,已先後參加245次戰鬥,殲國民黨軍11萬餘人,解放及收復縣城51座。同年11月,陳謝率第四縱隊參加淮海戰役。在該戰役第二階段消滅黃維兵團的戰鬥中,參加攻擊的部隊組成瞭東、南、西3個集團,西集團由陳錫聯指揮;南集團由王近山、杜義德指揮;東集團轄中原野戰軍第四、九、十一縱隊及豫皖蘇獨立旅,由陳賡、謝富治指揮。經3個集團軍的共同努力,將國民黨主力兵團之一的黃維兵團12萬人全部殲滅。
  1949年1月,根據中央軍委指示中原野戰軍整編的第二野戰軍,下轄第三、四、五3個兵團;陳錫聯和謝富治分任第三兵團(轄第十、十一、十二等3個軍)司令員和政委。此後,陳錫聯、謝富治率第三兵團參加瞭渡江作戰和西南戰役,解放瞭西南政治經濟中心重慶等地,然後又率部進軍雲南。雲南解放後,第三兵團就駐紮在雲南。
  建國以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謝富治歷任西南軍區第三兵團司令員,中共川東區黨委書記、川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1952年起任中共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雲南省人民政府主席、西南軍區副政委、雲南軍區司令員兼政委,昆明部隊司令員兼政委,中國人民解放軍公安部隊司令員兼政委,國務院政法辦公室主任、內務辦公室主任、公安部部長、國防委員會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等職。
  建國後,歷任川東軍區政治委員,川東區黨委書記,解放軍公安部隊司令員兼政委,軍委辦事組成員。
  1952年起任中共雲南省委書記、第一書記,雲南省人民政府主席,西南軍區副政委、雲南軍區(後為昆明軍區)司令員兼政委。
  1952年 1954年3月任中共雲南省委書記。
  1954年3月 -1957年12月任中共雲南省委第一書記。
  1955年3月 1957年10月任昆明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謝富治治理雲南,還是下瞭一番功夫的。他組織瞭雲南起義部隊的改編工作,領導瞭雲南的土地改革,指揮部隊剿滅瞭當地大大小小的土匪武裝,為恢復雲南地區的社會秩序和生產,做瞭大量工作。
  更值得一提的是,謝富治在雲南抓禁毒工作取得瞭一定成效。他組織人民武裝力量,調動社會力量,組成瞭打擊販賣毒品的專門機構,還做瞭大量禁毒的宣傳工作。經過努力,雲南長期存在的吸毒販毒現象基本絕跡,安定瞭社會,也大得瞭人心。
  由於有戰功,治理雲南又有成績,謝富治理所當然地受到瞭中央重視。
  1956年9月,在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共中央委員。
  1957年12月 1959年8月任中共雲南省委書記處書記。
  1959年9月後任國傢公安部部長,人民武裝警察部隊(1962年改為公安部隊)司令員兼政委。
  1965年1月任國務院副總理,仍然兼任公安部部長。是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
  1966年5月,謝富治派出瞭由44人組成的聯合工作組,進駐北京市公安局,一個月以後,工作組的人數竟增加到313人。6月5日,在北京體育館召開的5000名公安幹警大會上,市委宣佈瞭北京市公安局新領導班子的名單,同時宣佈對前任局長及其他領導成員隔離審查、停職反省。謝富治在講話中說: 對一些反黨分子、壞人撤銷職務,停職反省,我們早有這個希望,今天終於實現瞭! 北京市公安局有1600多人受到迫害,72人被捕下獄。不僅如此,謝富治還夥同康生等人,指使、策動奪取瞭北京市的領導權,北京市領導幹部13人遭到誣陷迫害,原市委第二書記劉仁、書記鄧拓和副市長吳晗等人被迫害致死。8月,北京首先掀起瞭 破四舊 的狂潮,打人、抄傢的惡浪波及全國。林彪在8月18日的講話中鼓動紅衛兵 大破四舊 。謝富治緊隨其後,在甘肅、陜西、湖北、北京等省市公安局負責人座談會上竟然說: 打死人的紅衛兵是否蹲監?我看,打死瞭就打死瞭,我們根本不管。 如果你把打人的人拘留起來,捕起來,你們就要犯錯誤。 在北京市公安局擴大局務會上,謝富治又說: 過去規定的東西,不管是國傢的,還是公安機關的,不要受約束。 民警要站在紅衛兵一邊,跟他們取得聯系,和他們建立感情,供給他們情報。 由於謝富治的煽動和縱容,北京打死人的情況非常嚴重。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謝富治被補選為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政治局候補委員。12月,謝富治炮制瞭一個《關於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加強公安工作的若幹規定》(即《公安六條》)。
  196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以正式文件的形式發佈瞭《公安六條》。這個《公安六條》造成瞭大量的冤案。任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主任、北京軍區政委、北京衛戍區第一政委。2月11日,北京市公安局實行軍事管制,受到謝富治重用的軍管會副主任劉傳新掌握瞭軍管會的實權。在謝富治的授意下,軍管會先後炮制出《關於北京市公安局問題的匯報提綱》和《關於徹底改造舊北京市公安局的若幹問題》兩個材料,誣陷公安局 是彭真、劉仁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實行資產階級專政的工具 , 10名正副局長、117名正副處長、分(縣)局長都是特務、叛徒、三反分子 , 全局有1000多壞人 。同時,謝富治還要求全國加快砸爛公、檢、法的步伐。周恩來對此憂心忡忡,在接見山西代表時一針見血地斥責瞭謝富治的行徑: 公安部把所有局長的權都奪瞭,隻剩謝富治一個人,這怎麼做工作?這是剜心戰術。 8月7日,謝富治與王力兩人各發表瞭一次著名的造反講話。王力在接見外交系統造反派代表時,煽動要向外交部奪權,打倒陳毅,引起瞭外交部的大動亂,釀成瞭火燒英國駐華代辦處的惡劣外交事件。這個講話被稱為 王八七講話 。同一天,謝富治在公安部全體工作人員大會上發表瞭 謝八七講話 ,公然提出 砸爛公、檢、法 的口號。
  1967年4月 1972年3月任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主任。
  1967年5月 1971年1月任北京軍區政治委員。
  1968年1月,康生夥同謝富治制造瞭雲南 趙健民特務案 ,使雲南大批幹部群眾受到迫害,1.4萬人被迫害致死。2月,康生又夥同謝富治制造瞭內蒙古 內人黨 冤案。 內人黨 即 內蒙古人民革命黨 ,1925年經中共中央和共產國際批準成立,大革命失敗後就已不復存在。但康生說: 軍隊內也有內人黨,這個問題很嚴重。 謝富治就附和說: 內人黨明裡是共產黨,暗裡是內人黨,要把它搞掉。 在這一冤案中,34.6萬餘人受到誣陷,1.6萬人被迫害致死。2月,上海師范學院專案組派出兩個人前往青海某監獄提審一個案犯,瞭解姚文元的父親、叛徒文人姚蓬子的歷史。案犯詳細地交代瞭姚蓬子叛變和加入特務組織的情況,並寫瞭證明材料。材料交看守員蓋章時,看守員發現是有關姚文元父親的問題,便向青海省公安廳報告,青海公安廳便命人將兩個調查人員禁閉瞭起來。謝富治接到青海來電,大發雷霆,立即把同意調查的公安部副部長李震叫來訓瞭一通: 姚文元的父親,你敢隨便答應人傢調查?你的膽量這樣大!你這個副部長還想當不當,你的腦袋還要不要? 而後謝富治又具體指示:這是一件嚴重的政治問題,是反革命的惡毒陰謀。要把兩個外調者抓起來,用飛機送到北京。後上海師范學院姚蓬子專案組被解散,有關人員被隔離審查。4月,謝富治授意劉傳新以北京市公安局軍管會的名義,寫瞭《舊北京市公安局反革命集團與美蔣特務勾結進行特務間諜活動的一些情況的報告》,誣陷北京市公安局 長期與美蔣特務勾結,進行間諜特務活動 , 死心塌地為美蔣效忠 ,是 反革命集團 。《報告》稱 市公安局的特務間諜活動是在劉鄧黑司令部的支持鼓舞下 , 在大特務彭真、羅瑞卿、劉仁的指揮下,遵照美蔣旨意進行的 。《報告》上報中央,於10月7日以中發(68)142號文件轉發全國,成為謝富治等人 徹底砸爛公、檢、法 的根據,在全國造成瞭極為嚴重的後果。7月,謝富治按照江青、康生的要求,抽調700多人在公安部清查歷史檔案。他對參加的工作人員說: 清檔是從檔案中查黨內最大的一小撮死不悔改的走資派的反革命罪行。 他們先後整理出誣陷朱德等14位黨和國傢領導人以及44位中央和地方黨政軍負責人的材料400餘件,制造出多起假案、錯案。其中有一件即是 中國(馬列)共產黨 假案。
  1968年7月 1972年3月任北京衛戍區第一政治委員。
  1969年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同年4月28日,在中共九屆一中全會上謝富治當選為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並成為中央軍委的領導成員、軍委辦事組成員。
  1970年4月,中共中央召開整黨建黨工作座談會,決定由康生、張春橋、謝富治3人組成的小組負責領導。不久,謝富治經診斷患有胃癌。他的活動明顯減少,6月,其公安部的工作移交給瞭李震。
  1971年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北京軍區第一政委。此外,他還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國防委員會委員、中央專案審查小組成員、中央軍委辦事組成員、中央軍委委員等職。參與瞭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陰謀活動。2月後,在毛澤東、周恩來的關心下,公安部的工作有瞭好轉。1970年12月到1971年2月11日,在周恩來的指示下,公安部召開瞭第十五次全國公安會議。周恩來到會,對謝富治進行瞭嚴厲批評,傳達瞭毛澤東 對公安工作要一分為二 的指示精神,明確指出新中國頭17年的公安工作是毛澤東思想占主導地位的,絕大多數公安幹警是好的和比較好的。周恩來的講話傳達後,一部分領導幹部和業務骨幹陸續回到部機關,公安部也恢復瞭與地方公安機關的聯系和對他們的業務指導。
  1971年3月 1972年3月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
  1971年1月 1972年3月任北京軍區第一政治委員。是中共八屆中央委員、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1972年3月26日於北京病逝,終年63歲。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對謝富治、康生進行審查。
  1980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決定開除其黨籍並撤銷原《悼詞》。
  1981年1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決書特法字第一號確認,謝富治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16名主犯之一。鑒於其已死亡,決定不再追究刑事責任。
謝富治子女
  女兒:謝小沁(劉小沁)
  兒子:謝鐵牛
  女兒謝小沁曾經在哈爾濱工業大學讀書,然而謝富治生怕女兒沾瞭他的光,令謝小沁隨她的母親姓劉。之後謝小沁到蘭州軍區和陜西轟五飛機制造廠工作鍛煉,並嫁給瞭第二炮兵政委彭小楓。彭小楓是謝小沁的第一任丈夫,後來因為掛念上的差異,彭小楓與謝小沁關系僵持瞭多年,彭小楓等待謝小沁十年,兩人最後分手。
  謝鐵牛是謝富治的兒子,謝富治為避免兒子依靠自己勢力,將兒子謝鐵牛發配到中緬邊境當兵,謝鐵牛也由此成為越南參戰的第一批戰士,一直到謝富治病危之時謝鐵牛才被調回葫蘆島基層當兵。後來因為謝鐵牛在挖坑道時受傷才被調回瞭北京。謝富治和夫人倒臺後,謝鐵牛著手做生意,之後入瞭新加坡籍。在國內創建瞭 鐵牛集團 ,同時擁有廣州一流商業區內的正佳廣場,對面即是李嘉誠的 太古匯 。
謝富治與鄧小平
  10月9日開始至28日,毛澤東召開中央工作會議,再次批判以劉、鄧為代表的 資產階級反動路線 。
  盡管這次會議由毛澤東親自召開,但在一開始,參加會議的中央及各地的一些同志,還是表現出瞭他們的 遲滯 ,表現出 很不理解 和跟不上形勢。正如毛澤東所批評的那樣, 頭一階段的發言不那麼正常 。
  不久, 文革 大員們出馬瞭。中央文革組長陳伯達發言,講瞭洋洋六大條,在歷數 文革 豐功偉績之後,即點名批判劉、鄧,說: 劉、鄧的錯誤路線有它的社會基礎,這個社會基礎主要是資產階級。錯誤路線在黨內有一定市場,因為黨內有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還有相當一批世界觀沒有改造或沒有改造好的糊塗人。 地位顯赫的林彪在結論性的講話中,除極力宣揚 文革 的必要性和重大意義外,指名攻擊劉、鄧執行瞭一條 壓制群眾,反對革命的路線 ,並說 在一個短時期內,劉、鄧的這條路線是取得瞭一個差不多統治的地位 。康生等 文革 諸將也紛紛發言,一片批判叫囂之聲,使會上充滿瞭火藥氣味。
  會上,鄧在二野時的老部下、公安部長謝富治一馬當先跳出來,首先批鄧。他說: 鄧在人們的印象中,是一個三十年 一貫正確 的形象,在黨內有很大影響,這次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阻力之所以如此大,同這種影響不無關系。 陳伯達重點批鄧,說鄧是錯誤路線的急先鋒,並從60年代起,對鄧舊賬新賬一起算。林彪發言,信口雌黃地說鄧曾經與四野爭功,並陰險地誣蔑鄧在歷史上(指紅七軍時期)是逃兵,妄圖給鄧加上有歷史問題的罪名。
謝富治怎麼死的
  即使在謝富治被打倒批判時,除瞭政治問題外,沒有任何有關生活作風和腐敗的問題,說明這個人在清廉方面比較幹凈。
  1972年3月26日,謝富治在北京病逝,終年63歲。謝富治追悼會由李選念主持,周恩來致悼詞。悼詞給謝富治極高的評價,稱是 我黨我軍的重大損失 。據說謝富治病重期間,江青去看望時還流瞭眼淚。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對謝富治、康生進行審查。1980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撤消這兩人的《悼詞》,並開除黨籍。他的骨灰匣也被請出瞭八寶山革命公墓,揭下瞭覆蓋的黨旗。1981年1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決書特法字第一號確認,謝富治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16名主犯之一。
人物評價
  毛澤東: 富治是四方面軍的,但是,他對黨的忠誠是經得起歷史考驗的嘛,有什麼問題可以來找我嘛。
  謝富治弟弟謝富禮: 要是不有那麼多的鬼心思,怕不會死得這麼早。
  秦基偉回憶說: 我對陳賡和謝富治一直都很尊重,他們都是參加革命較早的老同志,政治水平高,在作戰指揮上很有一套。
  人民網:在人們眼中,他是一個誠實謙虛的人,但就是這樣一位 誠實謙虛 的開國上將,卻在 文革 中參與瞭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一系列活動,制造瞭大批冤、假、錯案,使大批幹部群眾含冤受害。(《黨史信息報》)
  人民網:1972年3月29日,謝富治的追悼大會舉行時,天安門、新華門等處均降半旗志哀。悼詞稱謝富治的死是 我黨我軍的重大損失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對謝富治、康生進行審查。1980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把康生、謝富治的反革命罪行向全黨公佈,同時撤消這兩人的《悼詞》,並開除黨籍。謝富治的骨灰匣也被請出瞭八寶山革命公墓,揭下瞭覆蓋的黨旗。1981年1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決書特法字第一號確認,謝富治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16名主犯之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