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法憲

人物簡介  吳法憲別名吳文玉,是林彪的 四大金剛 之一,曾經擔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空軍政委、司令員等職務;參加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於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以及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等榮譽。吳法憲在文革期間參與林彪奪權陰謀活動,九一三事件後被開除黨籍、撤銷一切職務,1981年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

人物生平
  吳法憲,1915年8月25日出生,原名吳臣清,江西省興國縣南坑鄉樓溪村樟坑村小組人,童年開始即隨父在永豐縣郡埠鄉鐵元村大安組深山佃耕處放牛。1955年吳法憲被授予中將軍銜時,籍貫為永豐縣。
  1930年,紅軍來到江西省永豐縣,實行打土豪、分田地。永豐的廣大農民有瞭自己的土地,封建地主階級統治勢力被推翻,建立瞭人民當傢作主的蘇維埃政權。
  年僅15歲的吳法憲積極參加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活動。那個時候,共青團的工作開展得也很活躍,紅軍每占領一個地方,青年團的組織很快就建立起來,廣泛吸收青少年加入這個組織。吳法憲的傢鄉,也建立瞭共青團組織。吳法憲是他傢鄉裡最早加入共青團的人之一。當年,正值紅軍擴大隊伍,已經參加共青團的吳法憲,又毅然參加瞭紅軍。
  吳法憲參加紅軍,起點要比其他參加紅軍的人略高,他是在已經是共青團團員的情況下參加紅軍的。當時,一個人能成為共青團團員,意味著這個人已經是信仰共產主義的人,已經是 在組織 中的人瞭。加上吳法憲年紀小,腿勤、手勤、腦子勤,樂於在紅軍隊伍中為大傢做事,一心聽黨的話,作戰勇敢,不怕死。因此,他很快就受到瞭黨組織的重視,並被列入重點培養對象。
  黨組織培養吳法憲,首先從文化入手。吳法憲本來文化程度不高,但進入紅軍隊伍後,在紅軍這個大學校裡,他很快就達到瞭能說能寫的程度。他的個子也長高瞭一些,身體也強壯起來。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
  1932年,17歲的吳法憲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黨組織更加註意對他的培養瞭。1932年,吳法憲擔任紅軍廣昌獨立師十團青年幹事,直接在團黨代表領導下做部隊的青年工作。吳法憲做青年工作,積極熱情,也有一套辦法,把團裡的青年工作做得有聲有色,大批青年紅軍被吸收到團組織中來,由於有這方面的成績,上級看中瞭吳法憲,任命他為紅軍廣昌獨立師政治部青年科科長。此時,年僅17歲的吳法憲,已經成為紅軍青年軍官瞭。
  1933年,吳法憲所在的部隊經過改編後,成為林彪指揮的紅一軍團的一部分,吳法憲在紅一軍團二師警衛通信連當指導員,從此,吳法憲在林彪手下工作近四十年。吳法憲在警衛通信連工作得很出色,他對全連的政治工作抓得很緊,與連長一起把這個連建設成為師部裡非常得力的部隊。由於警衛通信連與部隊首長接觸較多,吳法憲也就很快進入首長的視野,林彪也認識瞭吳法憲,知道他是一個出身好,思想好,年輕能幹又忠誠的軍官。因此,林彪也看中瞭吳法憲,特別註意培養、提拔他。僅僅一年,到1934年,林彪就提拔吳法憲當上瞭二師二團黨總支部書記。這種團黨總支部書記,是紅軍時期所設的一種特殊職位,實際上是團裡黨代表(政委)的助手。
  吳法憲從當二師警衛通信連指導員起,就表現出瞭作戰勇敢,不怕死的特點。每次打仗,他都出現在戰鬥最激烈的地方,而且帶頭沖鋒打硬仗。他當上二師二團黨總支部書記後,仍然保持瞭這一特點。那時的團黨總支部書記已經是團裡的領導幹部瞭,要參與全團行動的討論和決定。吳法憲作為團黨總支部書記,也要參加全團戰鬥部署的研究,負責部隊的政治工作,也參與部隊的後勤和其他方面的調度指揮工作,還要與團裡的其他領導幹部一起帶好兵、打好仗,是夠辛苦的。可是,吳法憲不怕辛苦,白天,他和戰士一樣行軍打仗,部隊駐紮下來時,戰士們都休息瞭,他還要挨個營、連查訪,瞭解情況,做思想工作,檢查連隊的營房、夥食等情況,一直到深夜才能睡下,有時,他半夜還要再起來查崗哨。天色未明,他又要最早起來,檢查部隊當天的行軍打仗準備的情況。盡管如此辛苦,吳法憲卻樂於承擔,並且幹得很出色。每次打仗,他都帶頭沖鋒陷陣。這種表率作用,對戰士影響很大,因此,他當團總支部書記的這個二團,是紅軍中以能打硬仗而著稱的,每次有要緊戰鬥任務,林彪首先想到的,就是這個二團。
  吳法憲在二團工作時,蔣介石正集中兵力,對中央蘇區進行 圍剿 。由於毛澤東的正確領導,紅軍以弱小的兵力,粉碎瞭蔣介石軍隊的多次進攻。在反 圍剿 戰鬥中,吳法憲敢打敢拼,並且立下瞭戰功。
  林彪所指揮的紅一軍團雖然在第五次反 圍剿 作戰中也打瞭幾個漂亮仗,但由於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統治下軍事方針的錯誤,使紅軍在戰略總體上處於被動地位,紅一軍團的作戰也十分艱苦,但紅一軍團廣大指戰員仍然保持著頑強的鬥志,敢於同敵人打硬仗。吳法憲在作戰中表現突出,盡管二團減員嚴重,總是沖在前邊的吳法憲卻命大,沒有戰死,而且,由於他總是帶頭沖鋒,對戰士們起到瞭團結鼓舞的作用,雖然作戰艱苦,人員犧牲很多,但這個團不但沒有垮,反而仍然保持瞭很強的戰鬥力,每當作戰艱苦時,林彪總是讓二團頂上去。二團頂上去後,總是能夠完成作戰任務。於是,林彪對包括吳法憲在內的二團的幹部們更賞識瞭。林彪也把吳法憲看作自己手下的虎將之一。
  第五次反 圍剿 失敗後,紅軍開始長征。長征時,林彪總是把第二團放在先鋒位置,命令其為後續部隊開路。當先鋒團的領導幹部,可謂不容易,這不僅意味著這些幹部要率領全團承擔起探路、開辟道路等任務,更意味著該團的領導人要使全團上下一心一意,形成堅強的戰鬥集體,永不潰散。這樣不容易幹的工作,吳法憲卻與其他團領導一起承擔瞭起來。而且,他這個團總支部書記幹得很出色。
  紅軍長征時,要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在這之前的急行軍,是一個硬任務,吳法憲硬是和全團一起,在短時間內晝夜行軍,在指定時間抵達瀘定橋。在奪取瀘定橋的戰鬥中,吳法憲率先沖鋒,敵軍發射的炮彈在他身邊炸開,橫飛的彈片把他的兩個手指切斷,鮮血直流。吳法憲簡單包紮後,仍然沖在前邊,用沒有受傷的手,死死抓住鐵鎖,雙腳踏著懸空的鐵鏈,奮勇沖鋒,與其他戰士一起,沖過鐵鎖橋,殲滅瞭敵守橋部隊。吳法憲的這一事跡,很快就被上級知道瞭。部隊渡過大渡河駐紮下來後,表彰戰鬥模范,吳法憲是被表彰者之一。
  中央紅軍長征過草地時,吳法憲所在的團仍然是先鋒之一。吳法憲也總是走在前邊。紅軍到達陜北後,部隊進行整編,幹部有的調整,有的提拔。吳法憲是被提拔者之一,他當上瞭紅軍第二師第二團的政治委員。
  西安事變後,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合作抗日,紅軍也進行改編。林彪所率領的部隊被改編為八路軍第一一五師。吳法憲此時在該師的第三四三旅六八五團任政委。隨後,開赴抗日前線。
  抗日戰爭時期
  吳法憲所在的部隊開赴抗日前線後,與日寇作戰多次。吳法憲在戰鬥中也屢立戰功。吳法憲雖然擔任的是政治委員的職務(後來在一段時間裡,政委改稱政治部主任),但他在決定全團作戰決策和帶兵方面,起核心作用。作戰時,他也沖鋒在前,這一點,對全團戰士的影響相當大,因此,他們的部隊,仍然以作戰勇敢、能打硬仗著稱。由於吳法憲作戰有功,他的職務也不斷上升,先後擔任過旅政治部主任、第五縱隊政治部主任、蘇魯豫支隊政委等職。
  吳法憲所在的部隊在抗日戰爭中打瞭許多漂亮仗,吳法憲本人也不斷立下戰功。吳法憲率領部隊打的較著名的勝仗是蕭縣伏擊戰。1939年5月底,吳法憲所部得知日軍1700餘人分六路向我抗日根據地進攻,必經之路是張山集、前楊莊一帶。他和蘇魯豫支隊長彭明治一起研究後,決定打一個伏擊戰。6月1日,吳法憲、彭明治率部在張山集、前楊莊設伏,一舉消滅日軍300多人,粉碎瞭日軍的六路進攻。剛剛打完這一勝仗,吳法憲、彭明治二人又得知日軍2000多步騎兵沿津浦路開進,便率部開至津浦路的曹村車站阻擊敵軍。此役,又打退日軍2000多人的進攻,殲滅日軍300多人,擊毀敵汽車3輛。吳法憲所部在五天時間裡連續打瞭兩仗,殲滅日軍700多人,打出瞭威風,此後日軍一聽說蘇魯豫支隊,就嚇得心驚膽戰。
  皖南事變後,中央決定重組新四軍軍部,同時對新四軍部隊進行整編,充實一部分力量。按中央命令,吳法憲所在的部隊,由八路軍建制轉為新四軍建制,吳法憲任新四軍第三師政治部主任。新改編的新四軍,人員來自各方面,加上有新兵和俘虜兵加入,政治思想工作很艱巨。吳法憲當上新四軍第三師政治部主任後,深入連隊,瞭解情況。他發現,解決目前存在問題的關鍵,是建立堅強的連黨支部,發揮黨員的先鋒帶頭作用。於是,他發起瞭 創建模范連隊黨支部 的活動,采取做思想政治工作,對黨員進行再教育和嚴明紀律等措施,發揮黨員的骨幹作用。這些工作很快就見瞭成效,新四軍第三師的連隊黨支部組織進一步鞏固,發揮瞭黨支部在連隊中的核心作用,三師的黨員也充分發揮瞭模范帶頭作用,對提高連隊的戰鬥力,起到瞭很好的作用,加入黨組織的人數也不斷增多。吳法憲的政治工作經驗,受到瞭新四軍軍部的重視,曾在全軍推廣他創造的經驗。
  吳法憲所在的新四軍第三師在抗日戰爭中也打瞭不少勝仗,立下瞭不少戰功。著名的有:劉老莊戰鬥、大胡莊戰鬥、阜寧戰役、淮陰城攻堅戰,等等。通過這一系列作戰,吳法憲和三師官兵一起,開辟瞭湖西地區和蘇北敵後抗日根據地。吳法憲因其出色的工作,受到瞭新四軍軍部的器重,連遠在陜北的黨中央,也對吳法憲的工作有一定瞭解,這使他在此後屢受重用、提拔。
  解放戰爭時期
  抗日戰爭勝利後,吳法憲被調往遼西軍區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之後,他率部開赴東北,而林彪此時也出任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後改稱東北野戰軍,再後稱第四野戰軍,林彪仍然任總司令),吳法憲再次成為林彪手下的一員戰將,並在林彪的指揮下,參加瞭遼沈、平津戰役,在作戰中又立有戰功。
  新中國成立後
  全國解放後,中央軍委決定組建空軍。在林彪的推薦下,吳法憲當上瞭空軍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空軍幹部部長。實際上,他在空軍的權力僅次於空軍司令員劉亞樓。1955年,全軍授銜時,吳法憲被授予中將軍銜。後來,他又升任空軍政委,與劉亞樓共同掌握空軍領導權,劉亞樓逝世後,林彪又推薦吳法憲當上瞭空軍司令員。
  由於吳法憲長期在林彪手下工作,對林彪指揮打仗的才幹十分佩服,可以說,他早就是林彪的崇拜者之一。林彪一再推薦吳法憲,提拔他擔任領導職務,對此,吳法憲也感激涕零。在提拔吳法憲當空軍司令員之前,林彪曾把吳法憲找來對他說:空軍司令員這個位置,許多人想幹,我推薦你幹,先不要出去講。實際上,即使林彪不對吳法憲說這些話,吳法憲也知道他當空軍司令員是林彪的作用。因此,吳法憲對林彪一直有感恩之心。他曾對自己的妻子說過這樣的話: 我這個空軍司令員是林副主席叫我當的,真正的空軍司令員是林副主席。他叫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吳法憲效忠林彪,甚至到瞭絕對服從的程度。空軍的工作,他一切都按林彪的意見辦。可悲的是,吳法憲對林彪的效忠,到瞭喪失原則的地步,林彪要他去誣陷別人,他也幹。
  最典型的一件事,是他受林彪、葉群的指使,誣陷羅瑞卿。林彪主管軍隊時,羅瑞卿任總參謀長。羅瑞卿在工作中堅持按原則辦事,難免有與林彪意見不一致的時候,林彪便認為羅瑞卿要架空自己,把羅瑞卿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必欲搞掉羅瑞卿而後快。 劉亞樓逝世不久,吳法憲便按照葉群的授意,無中生有地捏造事實,誣陷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的羅瑞卿,邁出瞭自己實施反革命陰謀的第一步。首先,由葉群向毛澤東告狀,說羅瑞卿有向林彪伸手要權的野心,並提到吳法憲可以作證。隨後,在中央於上海召開的會議上,吳法憲繪聲繪色地說,羅瑞卿曾要劉亞樓轉告葉群4條意見,大體意思是林彪身體不好,早晚要退下來,要放手讓羅總長管軍隊。
  1965年,林彪、葉群授意吳法憲誣陷羅瑞卿,吳法憲便充當瞭誣陷羅瑞卿的小醜的角色。按他們的事先密謀,由葉群向毛澤東告羅瑞卿的狀,說羅瑞卿向林彪伸手要權,反對突出政治,要篡軍反黨,並且說,吳法憲可以作證。 文化大革命 中,羅瑞卿倍受摧殘,以致左腿傷殘。
  在 文化大革命 中,林彪要打倒不聽他的話的楊成武、餘立金、傅崇碧,也要吳法憲出面搞誣陷。吳法憲也就按這個意旨,搞起瞭誣陷。吳法憲主要是在陷害空軍政委餘立金方面出力最多。
  在 文化大革命 中,吳法憲受林彪的指使,先後出面誣陷過朱德、賀龍、劉伯承、陳毅、葉劍英、徐向前。
  在 文化大革命 中,林彪的勢力急劇上升,林彪的野心也膨脹起來,以他為核心的反革命集團也逐步形成。一直效忠林彪的吳法憲,自然成瞭這個反革命集團的骨幹之一。在1969年黨的九大召開時,經林彪推薦,吳法憲當上瞭中央政治局委員,又出任中央軍委辦事組副組長、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同時,繼續擔任空軍司令員,成為林彪在軍隊中的重要親信之一。
  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他們的反革命陰謀敗露的情況下,與葉群、林立果等乘 三叉戟 出逃,摔死在蒙古人民共和國的溫都爾汗。自此,林彪反革命集團的問題完全暴露在全黨、全國人民面前。作為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骨幹成員之一的吳法憲,自然也被眾人註目。
  1971年9月24日,中央命令吳法憲離職反省,徹底交待。經毛澤東同意,9月29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通告瞭中央對包括吳法憲在內的林彪集團骨幹的處理辦法,指出:已令他們離職反省,徹底交待。此時,吳法憲被正式隔離審查。1973年8月,吳法憲被開除黨籍。1981年1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確認吳法憲是林彪反革命集團主犯之一,判處他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
  晚年生活
  吳法憲被隔離審查時,認罪態度就比較好。吳法憲十分配合提審,每次問他問題,他必然回答,回答時,是從心裡悔罪的。吳法憲在回答提問時,還一邊講,一邊往前移動自己坐的椅子,以便靠近提審的同志。往往談到最後,吳法憲已經坐到瞭提審同志的這邊,成瞭和提審的同志面對面談話瞭。這表明,吳法憲是想用這種方式表達他靠近組織,誠懇認罪的態度。
  鑒於吳法憲認罪態度很好,加上考慮他過去有戰功,且年事已高,身體不好,中央於1981年8月,也就是在吳法憲被判刑的7個月,做出瞭對吳法憲 保外就醫 的決定。1981年8月,公安部派一位副部長到秦城監獄,向吳法憲宣佈瞭中央的這一決定,同時告訴吳法憲,中央決定把他安置在山東濟南居住,可以帶一二戶子女去和他一起生活,以便照顧他。吳法憲聽後,十分感動,一再說,感謝組織的寬大,感謝組織的關心。吳法憲和他妻子的感情一直非常好,被隔離後,他十分想念自己的妻子。聽說馬上要出獄瞭,他高興得一連幾晚都沒有睡好覺,急切盼望早一點兒見到妻子。
  1981年8月下旬,吳法憲出獄,和自己的妻子、子女團聚。他一傢被安排到濟南市南郊七裡山小區一座居民樓裡,住的是兩居室,生活設施齊備,中央每月給他一定的生活補貼費,還經常派醫生定期為他檢查身體,稍有不舒服,馬上派最好的醫生為他治療,給他用最好的藥。後來,組織上又讓他搬到一個獨門獨院的小樓中居住。在這附近住的,大都是山東省退下來的高級幹部,條件自然比以前好多瞭。他和老伴的晚年生活,由他的一個女兒照顧。吳法憲開始過平靜而又無憂無慮的平民生活瞭。吳法憲平時在傢裡,除瞭看電視,讀報、讀書外,還練習書法。偶爾,他也會拎著菜籃子出去買菜,見到街邊有下棋的,就圍過去看一會兒。山東省許多退休高級幹部都認識他,見面主動和他打招呼,稱他 老吳 。他和周圍鄰居相處得也很好。
  2004年10月17日,吳法憲因病在濟南齊魯醫院去世,享年89歲。著有《吳法憲回憶錄》。
吳法憲子女
  吳仲秋,廣州軍醫大學畢業後分配到廣州空軍468醫院任代理軍醫,因受吳法憲問題的牽連1975年作復員處理,安排在北京市昌平縣北郊農場鑄造廠當鉗工。經中組部和北京市委組織部商量,北京市正式下達文件將吳定為幹部,並調她到她愛人的工作單位北京內燃機廠醫務室工作。
  吳新潮,1968年從北京入伍,原是沈陽軍區航空工業辦公室參謀(連級),因受吳法憲問題的牽連,1977年6月轉業時沒有讓回北京,也沒有聽取吳新潮本人意見,就被安排到湖北農場,但吳新潮一直沒去報道。中組部先和北京市安置辦公室協商,安置辦說因為北京市已沒有空軍轉業幹部的名額,不好接收。後來中組部又和國務院軍轉辦聯系,國務院軍轉辦按有關文件給予瞭妥善安置。
吳法憲回憶錄
  吳法憲在他生命最後的十年裡,同他的妻子陳綏圻一道,完成瞭他倆多年來的一個共同心願 寫出一本回憶錄。這本書,是他們夫婦兩人十年辛勤勞動的共同結晶。它如實地記錄瞭吳法憲的坎坷一生﹕從少年參加紅軍,長征突破烏江,蘇北抗日﹔到解放東北、華北、廣西﹔再到新中國成立、組建人民空軍。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參加瞭軍委辦事組、領導軍隊的文化大革命﹔和周恩來一道籌備九大﹔九屆二中全會和張春橋、姚文元爭鬥﹔在林彪事件後成為階下囚﹔最後在審判之後保外就醫,重新和老百姓生活在一起 全書史料之豐富,材料之生動,視角之獨特,心態之超脫,在眾多將帥回憶錄中是少見的。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東
  他憤怒地說: 在劉鄧等中央相當一部份領導幹部受迫害的問題上,毛澤東周恩來應當負主要和直接的責任。毛澤東是決策者,而周恩來是主要執行者。其它的人,不要說我們幾個人(按:指黃吳李丘),就是江青、康生、陳伯達,對此都不是說瞭算的!
  關於 在空軍關押迫害幹部一百七十四人,致使南空參謀長顧前和空軍學院副教育長劉善本被迫害致死 問題,他認為 這是全國全黨搞運動的結果,當時全軍共有八萬人受迫害,一千一百六十九人被迫害致死,空軍隻占其中百份之零點二,其餘99.8%受迫害的人又應由誰來負責,各該單位的主要領導是否 都要追究刑事責任?全國共有七十三萬人遭到迫害,是不是毛澤東、中共中央都要承擔刑責?在審查林彪集團過程中,軍以上幹部八百多人被整,空軍副司令員曾國華中將(大渡河十七勇士之一)在學習班中被整死,是否也應該追究刑事責任呢? 他認為 在打擊迫害幹部的問題上,從毛主席、黨中央到下面基層領導都有錯誤,都應承擔責任,不能隻是把我們幾個人推出來做替罪羊瞭事!
  吳法憲說,全國各地發生大規模武鬥,其背後黑手都是毛澤東。例如一九六七年八月,上海柴油機廠武鬥,王洪文率十萬人猛攻,雙方傷亡慘重,毛澤東贊曰: 打得好! 他聽到各地武鬥的匯報時還說: 這是亂瞭敵人,鍛煉瞭自己! 他在上海看到電視直播批鬥大會中造反派強迫陳丕顯、曹荻秋低頭彎腰,竟說: 這算不瞭什麼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