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毅

人物簡介  樂毅別名永霸,是戰國時期著名軍事傢,曾輔助燕昭王振興燕國,統帥五國聯軍在濟水之西大敗齊軍,討伐齊國,攻占齊國七十餘城,幾亡其國。樂毅伐齊連攻70餘城,成為瞭戰爭史上著名的以弱勝強案例。樂毅後來被燕惠王猜忌,擔心被殺而投奔趙國,死在瞭趙國。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樂毅先祖樂羊為魏文侯(魏斯,魏國開國君主)手下的將領。曾率兵攻取中山(參見魏滅中山之戰),因功被封在靈壽,樂羊死後,葬於靈壽,從此樂氏子孫便世代定居在這裡。中山復國後,又被趙武靈王所滅(參見趙攻中山之戰),樂毅也就成瞭趙國人。
  樂毅少年聰穎,喜好兵法,趙國曾有人舉薦他出來做官。到瞭武靈王在沙丘行宮被圍困餓死後,他就離開趙國到瞭魏國。
  後來他聽說燕昭王因為子之執政,燕國大亂而被齊國乘機戰敗,因而燕昭王非常怨恨齊國,不曾一天忘記向齊國報仇雪恨。燕國是個弱小的國傢,地處偏遠,國力是不能克敵制勝的,於是燕昭王降抑自己的身分,禮賢下士,他先禮尊郭隗借以招攬天下賢士。正在這個時候,樂毅為魏昭王出使到瞭燕國,燕王以賓客的禮節接待他。樂毅推辭謙讓,後來終於向燕昭王敬獻瞭禮物表示願意獻身做臣下,燕昭王就任命他為亞卿,他擔任這個職務的時間很長。
  合縱攻齊
  當時,齊湣王很強大,南邊在重丘戰勝瞭楚國宰相唐眛,西邊在觀津打垮瞭魏國和趙國,隨即又聯合韓、趙、魏三國攻打秦國,還曾幫助趙國滅掉中山國,又擊破瞭宋國,擴展瞭一千多裡地的領土。他與秦昭王共同爭取尊為帝號,不久他便自行取消瞭東帝的稱號,仍歸稱王。各諸侯國都打算背離秦國而歸服齊國。可是齊湣王自尊自大很是驕橫,百姓已不能忍受他的暴政瞭。燕昭王認為攻打齊國的機會來瞭,就向樂毅詢問有關攻打齊國的事情。樂毅回答說: 齊國,它原來就是霸國如今仍留著霸國的基業,土地廣闊人口眾多,可不能輕易地單獨攻打它。大王若一定要攻打它,不如聯合趙國以及楚國、魏國一起攻擊它。 於是燕昭王派樂毅去與趙惠文王結盟立約,另派別人去聯合楚國、魏國,又讓趙國以攻打齊國的好處去誘勸秦國。由於諸侯們認為齊湣王驕橫暴虐對各國也是個禍害,都爭著跟燕國聯合共同討伐齊國。
  樂毅回來匯報瞭出使情況,燕昭王動員瞭全國的兵力,派樂毅擔任上將軍,趙惠文王把相國大印授給瞭樂毅。樂毅於是統一指揮著趙、楚、韓、魏、燕五國的軍隊去攻打齊國。
  齊湣王聞報,親率齊軍主力迎於濟水(在今山東省濟南西北)之西。兩軍相遇,樂毅親臨前敵,率五國聯軍向齊軍發起猛攻。齊湣王大敗,率殘軍逃回齊國都城臨淄(參見濟西之戰)。樂毅遣還遠道參戰的各諸侯軍隊,擬親率燕軍直搗臨淄,一舉滅齊。謀士劇辛認為燕軍不能獨立滅齊,反對長驅直入。樂毅則認為齊軍精銳已失,國內紛亂,燕弱齊強形勢已經逆轉,堅持率燕軍乘勝追擊。率軍追擊,果然令齊國大亂失度,齊湣王拜逃。
  連戰連克
  燕國軍隊在樂毅指揮下單獨追擊敗逃之敵,一直追到齊國都城臨淄。齊湣王見臨淄孤城難守,就逃跑到莒邑並據城固守。樂毅單獨留下來帶兵巡行占領的地方,齊國各城邑都據城堅守不肯投降。樂毅集中力量攻擊臨淄,拿下臨淄後,把齊國的珍寶財物以及宗廟祭祀的器物全部奪取過來並把它們運到燕國去。燕昭王大喜,親自趕到濟水岸上慰勞軍隊,獎賞並用酒肉犒勞軍隊將士,把昌國封給樂毅,封號叫昌國君。當是燕昭王把在齊國奪取繳獲的戰利品帶回瞭燕國,而讓樂毅繼續帶兵進攻還沒拿下來的齊國城邑。
  樂毅留在齊國巡行作戰五年,攻下齊國城邑七十多座,都劃為郡縣歸屬燕國,隻有莒和即墨沒有收服。燕國前所未有的強盛起來。樂毅認為單靠武力,破其城而不能服其心,民心不服,就是全部占領瞭齊國,也無法鞏固。所以他對莒城、即墨采取瞭圍而不攻的方針,對已攻占的地區實行減賦稅,廢苛政,尊重當地風俗習慣,保護齊國的固有文化,優待地方名流等收 服人心的政策,欲從根本上瓦解齊國。
  功敗垂成
  公元前279年,燕昭王死去,太子樂資即位,稱燕惠王。燕惠王從做太子時就曾對樂毅有所不滿,等他即位後,齊國的田單瞭解到他與樂毅有矛盾,就對燕國施行反間計,造謠說: 齊國城邑沒有攻下的僅隻兩個城邑罷瞭。而所以不及早拿下來的原因,聽說是樂毅與燕國新即位的國君有怨仇,樂毅斷斷續續用兵故意拖延時間姑且留在齊國,準備在齊國稱王。齊國所擔憂的,隻怕別的將領來。 當時燕惠王本來就已經懷疑樂毅,又受到齊國反間計的挑撥,就派騎劫代替樂毅任將領,並召回樂毅。樂毅心裡明白燕惠王派人代替自己是不懷好意的,害怕回國後被殺,便向西去投降瞭趙國。趙國把觀津這個地方封給樂毅,封號叫望諸君。趙國對樂毅十分尊重優寵借此來震動威懾燕國、齊國。
  齊國田單後來與騎劫交戰,果然設置騙局用計謀迷惑燕軍,結果在即墨城下把騎劫的軍隊打得大敗,接著輾轉戰鬥追逐燕軍,向北直追到黃河邊上,收復瞭齊國的全部城邑,並且把齊襄王從莒邑迎回都城臨淄。
  燕惠王很後悔派騎劫代替樂毅,致使燕軍慘敗損兵折將喪失瞭占領的齊國土地;可是又怨恨樂毅投降趙國,恐怕趙國任用樂毅乘著燕國兵敗疲困之機攻打燕國。燕惠王就派人去趙國責備樂毅,同時向他道歉說: 先王把整個燕國委托給將軍,將軍為燕國戰敗齊國,替先王報瞭深仇大恨,天下人沒有不震動的,我哪裡有一天敢忘記將軍的功勞呢!正遇上先王辭世,我本人初即位,是左右人耽誤瞭我。我所以派騎劫代替將軍,是因為將軍長年在外,風餐露宿,因此召回將軍暫且休整一下,也好共商朝政大計。不想將軍誤聽傳言,認為跟我有不融洽的地方,就拋棄瞭燕國而歸附趙國。將軍從為自己打算那是可以的,可是又怎麼對得住先王待將軍的一片深情厚意呢?
  為此,樂毅慷慨地寫下瞭著名的《報燕惠王書》,書中針對惠王的無理指責和虛偽粉飾,表明自己對先王的一片忠心,與先王之間的相知相得,駁斥惠王對自己的種種責難、誤解,抒發功敗垂成的憤慨,並以伍子胥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 的歷史教訓申明自己不為昏主效愚忠,不學冤鬼屈死,故而出走的抗爭精神。
  於是燕惠王又把樂毅的兒子樂間封為昌國君;而樂毅往來於趙國、燕國之間,與燕國重新交好,燕、趙兩國都任用他為客卿。樂毅死於趙國。
管仲樂毅
  管仲,名夷吾,字仲,謚號敬,史稱管子,出生於潁上,春秋時代的政治傢,哲學傢,周穆王的後代 , 被尊稱為 春秋第一相 。《論語》、《史記》、《管子》、《左傳》、《管仲傳》等都有大量關於管仲的記載。
  在真實的歷史上,管仲和樂毅的關系不大,管仲是齊國的丞相,管仲可謂通才,其名言 國多財則遠者來,地辟舉則民留處,倉稟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影響至今,而關於他的典故 管鮑之交 ,更是一度傳為瞭千古佳話。
  樂毅是燕國的將領,二人並無直接的聯系。諸葛亮在文章裡提到二人,隻是將自己比作此二人而已,表達瞭諸葛亮對這二人的敬佩和欣賞,說明這兩個人都是當時的佼佼者。
樂毅伐齊
  燕昭王二十八年(公元前284),拜樂毅為上將軍,聯合秦、韓、趙、魏四國共同伐齊(戰爭開始後楚也加入聯軍)。激戰於濟西,大敗齊軍。樂毅率燕軍乘勝攻克齊72城,直入都城臨淄。並燒齊都宮廟宗室,掠珍寶巨財一空,盡歸燕國。燕昭王封樂毅為昌國君。燕國至此達到鼎盛時期。當時齊國僅剩莒、即墨仍在堅守,樂毅圍城,三年不下。昭王死後,剛剛即位的燕惠王中瞭齊將田單的反間計,撤掉樂毅,由騎劫掌軍攻城。久攻不下,卻中田單的火牛陣,身死軍敗。齊國趁勢收復所有失地。樂毅伐齊之功盡失。
  樂毅解職後,燕惠王企圖將他召回都城,而樂毅擔心被殺,遂投奔瞭趙國。
歷史評價
  司馬遷: 始齊之蒯通及主父偃讀樂毅之報燕王書,未嘗不廢書而泣也。樂臣公學黃帝、老子,其本師號曰河上丈人,不知其所出。河上丈人教安期生,安期生教毛翕公,毛翕公教樂瑕公,樂瑕公教樂臣公,樂臣公教蓋公。蓋公教於齊高密、膠西,為曹相國師。
  賈誼: 齊明、周最、陳軫、召滑、樓緩、翟景、蘇厲、樂毅之徒通其意。
  劉向: 燕昭王用樂毅,推弱燕之兵,破強齊之讎,屠七十城,而惠王廢樂毅,更代以騎劫,兵立破,亡七十城。
  夏侯玄: 世人多以樂毅不時拔營即墨論之。夫求古賢之意,宜以大者遠者先之,必迂回而難通,然後已焉可也,今樂氏之趣或者其未盡乎,而多劣之。是使前賢失指於將來不亦惜哉,觀樂生遺燕惠王書,其殆庶乎機,合乎道以終始者與,生之所屑,強燕而廢道,又非樂生之所求也。
  張輔: 夫以毅相弱燕,二合五國之兵,以破強齊,雪君王之恥,圍城而不急攻,三將令道窮而義服,此則仁者之師,莫不謂毅為優,餘以五國之兵,共伐一齊,不足為強,大戰濟西,伏屍流血,不足為仁。
  孫楚: 樂生誕節,寔立弘度,丹旄電麾,秦韓景附,威震濟西,齊愍失據,惠之不敏,翻然高翥,棲遲一丘,以保皓素。
  王羲之: 於斯時也,樂生之志,千載一遇也,亦將行千載一隆之道,豈其局跡當時,止於兼並而已哉,夫兼並者非樂生之所屑,強燕而廢道,又非樂生之所求也。不屑茍得則心無近事,不求小成,斯意兼天下者也。則舉齊之事,所以運其機而動四海也,討齊以明燕主之義,此兵不興於為利矣。圍城而害不加於百姓,此仁心著於遐邇矣,舉國不謀其功,除暴不以威力,此至德令於天下矣;邁至德以率列國,則幾於湯武之事矣。
  陳子昂: 王道已淪昧,戰國競貪兵。樂生何感激,仗義下齊城。雄圖竟中夭,遺嘆寄阿衡。
  司馬貞: 昌國忠讜,人臣所無。連兵五國,濟西為墟。燕王受間,空聞報書。義士慷慨,明君軾閭。間、乘繼將,芳規不渝。
  邵雍: 樂毅事燕時,其心有深旨。破齊七十城,迎刃不遺矢。豈留即墨莒,卻與燕有二。欲使燕遂王,天下自齊始。豈意志未申,昭王一旦死。惠王固不知,使人代其位。強燕自此衰,何復能振起。自古君與臣,濟會非容易。重惜千萬年,英雄為流涕。
  蘇軾: 樂毅戰國之雄,未知大道,而竊嘗聞之,則足以亡其身而已矣。論者以為燕惠王不肖,用反間,以騎劫代將,卒走樂生。此其所以無成者,出於不幸,而非用兵之罪。然當時使昭王尚在,反間不得行,樂毅終亦必敗。何者?燕之並齊,非秦、楚、三晉之利。今以百萬之師,攻兩城之殘寇,而數歲不決,師老於外,此必有乘其虛者矣。諸侯乘之於內,齊擊之於外。當此時,雖太公、穰苴不能無敗。然樂毅以百倍之眾,數歲而不能下兩城者,非其智力不,蓋欲以仁義服齊之民,故不忍急攻而至於此也。夫以齊人苦閔王之暴,樂毅茍退而休兵,治其政令,寬其賦役,反其田裡,安其老幼,使齊人無復鬥志,則田單者獨誰與戰哉!奈何以百萬之師,相持而不決,此固所以使齊人得徐而為之謀也。
  劉克莊: 忿懟及韓駟,荒唐入郢鞭。 樂生端可拜,寧死不謀燕。
  徐鈞: 七十城收一笑間,當時氣勢擅強燕。 區區莒墨何難下,自是君王不永年。
  陳元靚: 桓桓昌國,乘時厲翼。幹戈效用,疆埸底績。西卻秦兵,東下齊壁。完趙保燕,孔武之力。
  李東陽: 齊城下,即墨守。燕將代,昌國走。卑辭累使招不歸,臣心上有先王知。先王知,心獨苦。義君臣,邦父母。當時誓死卻齊封,更忍還兵向燕土。終不似信要劉胥報楚。
  黃道周: 昭王宿怨,立隗招賢。樂毅聞之,求請使燕。一言既合,亞卿操權。擁韓護趙,攻齊之堅。七十餘城,一旦下焉。功成怨釋,君臣快然。奈何父死,子信間言。騎劫代將,前烈盡捐。倉卒走趙,情實可憐。覽史三嘆,是誰之愆? 予觀古人尚哲簡戇,因事蟬脫,如季札、蘧瑗、晏嬰、樂毅之流,皆值禍難飄然,有以自立。
  王夫之: 有良將而不用,趙黜廉頗而亡,燕疑樂毅而僨。
  唐甄: 白起、趙奢、樂毅之屬,神於用兵,所向無敵。
  鄭觀應: 古之所謂將才者,曰儒將、曰大將、曰才將、曰戰將。樂毅、羊祜、諸葛亮、謝安、韋睿、嶽飛等,儒將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