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宇霆

人物簡介  楊宇霆別名楊凌閣,是奉系軍閥首領之一,曾任國民政府委員、東北政務委員會委員、江蘇軍務督辦等職位,督辦奉天兵工廠、建立東北海軍、修築戰備公路等。楊宇霆曾是張作霖部下,與張學良關系緊張,後又反對張學良東北易幟,日本人又從中挑撥,所以二人關系更是雪上加霜。1929年,楊宇霆、常蔭槐被殺於 老虎廳 ,奉天稱此事件為 楊常而去 。

人物生平
  經歷簡述
  楊宇霆,原籍宋道口鎮代嶺村,原名玉亭,字麟閣(又作鄰葛)。祖父楊正榮於清同治年間攜眷逃荒關外,在遼寧省法庫縣蛇山溝村落戶。父楊永昌,母親張氏,以開大車店為生。1885年農歷七月二十日楊宇霆出生時,傢境已好轉。父親靠勞動起傢,認為讀書無用,因此反對宇霆上學,後經人勸說,才勉強答應他上瞭私塾。入學後,啟蒙老師高先生發現他聰穎過人,刻苦好學,有過目成誦之才,怕誤瞭他的前程,隨將其介紹到鐵嶺縣張秀才那裡就讀。楊宇霆16歲便考中秀才。廢科舉後,由堂兄資助赴日本士官學校留學。在日本學習期間,常和於珍(後任東北軍將軍)、邢士廉(後任東北軍師長)、熙洽(後任東北軍吉林駐軍參謀長)一起談論國事,與孫中山、蔣介石、傅作義也有書信來往。回國後即步入軍界,由排長、連長,很快晉升為軍械廠廠長。張作霖非常賞識他的才幹,調他任二十七師參謀長。此後他協助張作霖逐步打開東北的政治、軍事局面,個人也隨之揚名,成為張作霖身邊的紅人,在東北有 智囊 、 小諸葛 之稱。
  四大軍績
  楊宇霆協助張作霖做瞭四件大事:一是建立東北海軍,使軍隊自成體系,增強瞭部隊實力。二是制定田賦制度,從軍閥、地主手中挖出大量未開墾的荒地讓農民耕種,發展生產,增強瞭東北的經濟實力。三是修築戰備公路,當時東北的南滿鐵路權歸日本,修瞭戰備公路,交通運輸不受日本挾制,一旦戰爭起來,可以用公路與日軍周旋。四是督辦奉天(沈陽)兵工廠,自制武器彈藥裝備軍隊,增強瞭防衛能力。由於這樣做,東北的軍事、政治、經濟實力大增,使早已對中國東三省垂涎三尺的日本人不敢輕舉妄動。在日本人向張作霖要求在東北實行 雜居 的問題上,楊宇霆認為這是袁世凱賣國二十一條第十六條的翻版,力主不予答應。日本人看出楊的所作所為,是他們侵占東北的主要障礙,因而產生瞭 鄰國之賢,敵國之仇 的除患之念。
  尷尬處境
  張作霖與段系軍閥合作時,為瞭援湘成立奉軍總司令部,張作霖自任司令,徐樹錚任副司令,楊宇霆任總參謀長。為瞭擴充實力,楊、徐在洛陽、信陽等地成立瞭四個旅的軍隊。張知道後,非常生氣,罷瞭他倆的官。被貶後,楊宇霆在北京(安定門內凈土寺胡同)賦閑,生活由京津巨商李景明供給。
  1920年直皖戰後,張作霖認為治軍治政非楊宇霆不行,於是請楊出山回奉天,任東三省巡閱使,上將軍公署總參議兼奉天兵工廠督辦。因前嫌,少帥張學良和第十軍軍長郭松齡處處與他為難,就連他親自舉薦的第八軍軍長薑登選、第九軍軍長韓麟春有時也反對他。奉天省財政廳長、代省長王永江等文治派對他也沒有好感。楊宇霆覺察到自己在東北很難混下去,就向張作霖請求督軍江蘇。在他赴任前,江蘇軍閥孫傳芳,會辦陳調元派沈同午、陳鏡為代表,到奉天探察楊宇霆的根底,為以後逐楊作準備。
  江蘇遇險
  1925年8月,楊宇霆去江蘇任職。他根本想不到一向被他瞧不起的孫傳芳、陳調元背後搗鬼。郭松齡也趁機拆臺,不待請示張作霖,就將駐浦口的第二步兵旅(三個步兵團,系奉軍精銳)調回冀東,駐江蘇的奉軍隻剩丁喜春一個師,駐南京;邢士廉一個師,駐上海。楊宇霆發現孫、陳掣肘,便下令邢士廉師速向鎮江靠攏,渡江到瓜州集中,丁喜春師向浦口集中北撤。10月16日晚他與陳調元開會中途,謊稱身體不適,要到後邊洗個澡再接著開會。到瞭後邊,換上便裝,讓事先已在後門待命的司機陳一恒開車。隻身溜出南京,從下關渡江到浦口。
  等副官高鳳岐等十幾個親隨趕到浦口,輪渡已開動,這些人隻好乘一隻小舢板追到浦口,與楊宇霆一同乘火車北行。陳調元聞訊,急電沿途截擊,但楊的專車已過。車到徐州,與事先已在車站等候的山東督軍張宗昌一起,平安返回北京,匆匆結束瞭江蘇一行。
  1925年10月,郭松齡倒戈反奉,其中就有整倒與他積怨較深的楊宇霆留學生派的因素。12月24日,郭兵敗灤州遇害,瞭卻瞭楊宇霆的一塊心病。
  死於非命
  1928年6月4日凌晨5點30分,張作霖在皇姑屯車站遭日本人暗算身亡。楊宇霆的處境更為復雜。12月29日東北易幟,楊宇霆堅決反對,他認為不應該服從蔣介石,因此與張學良釀成新的矛盾。對張學良他儼然以保護人的身份自居,經常以周公輔成王的典故自詡,規勸張學良戒毒,批評他不問政事。雖出好心,但年輕氣盛的張學良卻不買他的賬。日本人也趁機利用正友本黨和混跡東北的中國流氓處處誹謗楊宇霆,離間張楊關系。他們送給張學良一本《日本外傳》,將張學良比作日皇豐臣秀吉,將楊比作篡位的日相德川。暗示張學良,楊宇霆是他身邊的隱患,要及早除掉。張學良中瞭奸計,但仍猶豫不決,三次擲銀元問卜後才下瞭殺楊的決心。
  在《蘇傢屯文史資料》第六輯上,刊載瞭一篇趙吉春老人的回憶,題目是《楊宇霆在張學良戒煙問題上大作文章》,裡面談到,1928年春,楊宇霆向張學良推薦瞭一個據說能幫張學良戒煙的人,名叫馬天池(馬揚武)。此人吹噓說他從日本學瞭高明的戒煙方法,隻要註射幾支 戒煙針 ,就可戒除煙癮。剛一開始,果有 神效 ,甚至完全可以不吸鴉片瞭,但隨之麻煩也來瞭,鴉片是戒瞭,卻離不開 戒煙針 瞭,每天得註射好多針, 甚至把整個後背全紮得青來紫去。 這才明白,所謂 戒煙針 ,原來是比鴉片毒性更大的嗎啡。這可倒好,戒瞭煙癮,卻染上毒癮,張學良的身子更虛弱瞭。
  每次註射時,馬天池都在張學良的臥室裡註射,但也經常到張學良的辦公室去,如果張學良在,就問需要不需要註射,如果張學良不在,就和趙吉春等人搭訕, 邊看桌上的材料、文件 。趙吉春說: 我們內差以他是醫官地位,身份比我們高,不在意這種事。 有一次,馬天池正在翻看,張學良突然回來瞭,發現瞭這一情況。第二天,就把馬天池辭退瞭。最後,趙吉春老人總結說: 從這些蛛絲馬跡上,完全可以看出,楊宇霆無時不施用各種手段監視、暗算著張學良將軍。
  關於此事,也有不同說法。學者湯紀濤在《張學良將軍兩臨上海的經過》一文中說,馬天池不是張學良辭退的,而是 逃之夭夭 瞭。張學良這才產生懷疑,拿去化驗,這才發現是嗎啡!
  這麼說來,楊宇霆似乎對張學良染上毒癮,難逃幹系。本來,若真能幫助張學良戒煙,縱使楊宇霆擺出一副父輩的架子,也無可厚非。但事前,楊宇霆和馬天池並沒有告知真相,就顯出 陰謀 的意味瞭。如果趙吉春所說屬實,馬天池在借 紮針 為名,刺探情報,就是該殺瞭。
  1929年1月10日晚,楊宇霆下班回傢,聽說有帥府請他去打牌的電話,沒有吃飯便驅車前往。誰料一進帥府,就同黑龍江省長常蔭槐一起人車被扣,以吞扣軍餉,貽誤戎機,圖謀不軌等莫須有的罪名,被張學良事先安排好的警務處長高紀毅、副官譚海等槍殺在帥府會客廳東大廳(老虎廳)。事後,張學良對自毀長城之舉悔恨莫及,命統帶劉多荃給楊、常兩傢各送去慰問費一萬元,並親自給在法國留學的楊宇霆的長子春元去信,安慰他安心學習。
  楊宇霆是個煙酒不沾,沒有嗜好的正統軍人,一生自負好勝。年輕時,為練騎術,半夜偷著騎馬被戰馬咬傷。領兵後,對違例士兵不論親疏,嚴加處罰。輔佐張作霖時,則以皇帝與宰相自勉,視主不二。他有秘書,卻經常親自批閱文件到深夜。但他心胸狹窄,對自己不睦的人從不寬容。他非常迷信,傢中常年養著術士,遇事扶乩問卜。老虎廳事件前,他還曾扶乩,得乩語: 雜亂無章,揚長而去。 術士認為乩語不祥,要他多加小心。事有湊巧,不幾天他便死於非命。後來民間這樣傳稱: 炸爛吳(俊升)張(作霖),楊(宇霆)常(蔭槐)而去。
  楊宇霆戎馬一生,死後張學良派兵護柩葬於遼寧省法庫縣蛇山溝村。
楊宇霆是好是壞
  作為軍中最年輕的參謀長他不僅精通謀略也和擅長心計,有著一副讓人看不透的心,他的能力是大傢都能夠看到的,但是同時他也常常容易太過目中無人,將很多人都不放在眼中,對於張學良更是瞧不起,而他也是一個親日派的軍官,這在張作霖遭到日本人暗害後引得別人懷疑。
  其實很難說少帥楊宇霆是好的還是壞的,從楊宇霆的結局是什麼上來看,更多的像是奉軍內部的矛盾,不過楊宇霆背後也的確有日本人的影子。
張學良殺楊宇霆
  1928年7月17日晚,張作霖在皇姑屯車站遭日本人暗算身亡。楊宇霆的處境更為復雜。12月29日東北易幟,楊宇霆堅決反對,他認為不應該服從蔣介石,因此與張學良釀成新的矛盾。
  對張學良他儼然以保護人的身份自居,經常以周公輔成王的典故自詡,規勸張學良戒毒,批評他不問政事。雖出好心,但年輕氣盛的張學良卻不買他的賬。
  日本人也趁機利用正友本黨和混跡東北的中國流氓處處誹謗楊宇霆,離間張楊關系。他們送給張學良一本《日本外傳》,將張學良比作日皇豐臣繡吉,將楊比作篡位的日相德川。
  暗示張學良,楊宇霆是他身邊的隱患,要及早除掉。張學良中瞭奸計,但仍猶豫不決,三次擲銀元問卜後才下瞭殺楊的決心。
  1929年1月10日晚,楊宇霆下班回傢,聽說有帥府請他去打牌的電話,沒有吃飯便驅車前往。誰料一進帥府,就同黑龍江省長常蔭槐一起人車被扣,以吞扣軍餉,貽誤戎機,圖謀不軌等莫須有的罪名,被張學良事先安排好的警務處長高紀毅、副官譚海等槍殺在帥府會客廳東大廳(老虎廳)。
  事後,張學良對自毀長城之舉悔恨莫及,命統帶劉多荃給楊、常兩傢各送去慰問費一萬元,並親自給在法國留學的楊宇霆的長子春元去信,安慰他安心學習。
  楊宇霆是個煙酒不沾,沒有嗜好的正統軍人,一生自負好勝。年輕時,為練騎術,半夜偷著騎馬被戰馬咬傷。領兵後,對違例士兵不論親疏,嚴加處罰。輔佐張作霖時,則以皇帝與宰相自勉,視主不二。
  他有秘書,卻經常親自批閱文件到深夜。但他心胸狹窄,對自己不睦的人從不寬容。他非常迷信,傢中常年養著術士,遇事扶乩問卜。
  老虎廳事件前,他還曾扶乩,得乩語: 雜亂無章,揚長而去。 術士認為乩語不祥,要他多加小心。事有湊巧,不幾天他便死於非命。後來民間這樣傳稱: 炸爛吳(俊升)張(作霖),楊(宇霆)常(蔭槐)而去。
  楊宇霆戎馬一生,死後張學良派兵護柩葬於遼寧省法庫縣蛇山溝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