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靜江

人物簡介  國民黨元老張靜江曾任國民黨主席、浙江省政府主席、中國國民黨的第二任領導人等職位,他是孫中山先生的摯友,在革命歲月中鼎力資助他,所以孫中山稱他為 革命聖人 ,蔣介石則稱他為 革命導師 。張靜江與蔡元培、吳稚暉、李石曾並稱為國民黨四大元老,為國民黨貢獻一生,是不朽的革命人士。1950年,張靜江病逝於紐約。

人物生平
  支持革命
  光緒三年(1877年),張靜江出生,出身江南絲商巨賈之傢。張靜江在離開傢鄉南潯之前並不出名,隻是一個富傢子弟,但他行俠仗義,深受鄉人誇獎。由於南潯張傢資產頗大,是南潯 四象 之一。南潯有 四象八牛,七十二隻小金狗 的諺語,據《湖州風俗志》載: 象、牛、狗其形體大小頗有懸殊。以此比喻各富豪聚財之程度,十分形象。民間傳說一般以當時傢財達千萬兩以上者稱 象 ,五百萬兩以上不足千萬者稱 牛 ;一百萬兩以上不足五百萬兩者叫 狗 。 張傢與張靜江的外祖父龐傢均被列為 象 。而其祖父張頌賢與外祖父龐雲矰, 均為絲商巨賈,個性又都開朗豪爽、冒險進取、熱心公益,人傑(張靜江的字――引者註)自幼受熏陶 ,兩人對張靜江一生的影響很大。21歲時,其父以銀10萬兩捐得二品候補道銜。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任一等參贊,隨駐法公使孫寶琦出國。赴歐途中,結識孫中山,提供白銀3萬兩為反清革命活動經費。同年,張靜江以駐法使館商務參贊的身份隨駐法公使孫寶琦出使法國,此次法國之行徹底改變瞭他一生的命運。張靜江在巴黎獨資經商,開辦通運公司,專營古玩瓷器,兼營絲茶綢緞。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8月,張靜江與孫中山在赴法的輪船上相遇,之後便成為終身摯友,一直為孫中山的革命事業籌資助款。當孫中山在東京籌備成立中國同盟會之時,發行《民報》作為其機關刊物,在東京留學生中,起到瞭很好的宣傳作用。與此同時,為與東京的《民報》遙相呼應,在歐洲宣傳中國革命的思想,使留學歐洲的中國學生瞭解革命,贊助革命,張靜江聯合吳稚暉、蔡元培、李石曾、汪精衛、褚民誼等人在巴黎發起成立 世界社 ,同時創刊發行《新世紀》周刊,緊密配合國內外的諸多革命報刊,大力宣傳以孫中山為首的資產階級革命主張,讓世界從輿論上支持孫中山的革命活動。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3月,在胡漢民等人的主持下,張靜江在新加坡加入同盟會,之後便積極介紹浙江南潯的富豪們加入到革命的陣營中,如將大哥張弁群(上海通運公司總經理)、舅父龐青城(上海中國銀行董事)等人介紹給孫中山,並發展成為同盟會會員。民國成立之前,浙江南潯加入革命隊伍者大多數為 四象八牛 成員。這為孫中山的革命活動提供瞭一定的經費來源。這一時期,張靜江不但在經濟上支持革命,而且還資助革命者創辦革命報刊,宣傳革命思想,1906年6月創辦《新世紀》周刊,積極宣傳無政府主義即為一例。
  民國初年
  中華民國成立後,由於嚴峻的財政經濟形勢,使南京臨時政府舉步維艱,難以維持,此時張靜江等人帶頭以商人名義捐贈巨款,使孫中山領導的臨時政府財政緊張的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此舉令孫中山大為感動。孫在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成立後曾經將浙江南潯鎮宣佈為 南潯市 ,可見南潯對孫中山的影響之大。為瞭反對袁世凱復辟帝制,民國三年(1914年)7月8日,孫中山在日本籌建中華革命黨,並任命張靜江為財政部長,為此孫中山曾言: 張原屬富豪出身,黨內財務,唯張所為 ,可見張靜江在孫中山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當時因張在巴黎籌款,無法執行公務,由財政部副部長廖仲愷代行其職,但他卻始終將為革命籌款作為最緊要之事,如在1915年1月26日致楊壽彭的信中說: 因軍事緊急,不可有一日之差,如各處有款源匯濟,則急轉輸策應,無慢滯之患,一切進行當能如意也 ,足見張靜江為革命籌款的急切心情。袁世凱死後,回國開辦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與蔣介石交往密切,曾是蔣介石加入中華革命黨的監誓人。
  1920年2月4日,張靜江又遵照孫中山之命到上海創辦證券交易所,繼續為革命籌措經費,這樣使孫中山的革命事業一步步地渡過難關。由於張靜江對革命的巨大貢獻,1924年1月在國民黨 一大 上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之後在大革命時期,張靜江在中國政治舞臺上非常活躍,成為顯赫一時的國民黨著名人物。1923年,張靜江因病在南潯傢中休養,孫中山聞訊,特薦留德名醫李其芳為其做電療。他在推薦李其芳醫生的信上,曾勸說張靜江休養身體好轉之後繼續為國盡力,為黨做事,並說治好張的病 不止是你一人之幸,實為國民黨之大幸 ,並親書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 的一副對聯讓人送到浙江南潯張靜江府上,張在孫中山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見一斑。由於張靜江為革命立下瞭汗馬功勞,尤其是從經濟上無償捐助革命,默默無聞,為革命盡心盡力,孫中山便稱張靜江為 革命聖人 ,並手書 丹心俠骨 四字相贈。 革命聖人 的雅號由此而來。1924年底,孫中山應馮玉祥邀請,離穗北上會談南北統一,不期重病住院,張靜江抱病赴京到協和醫院探望孫中山。看到張靜江拄著拐杖吃力的樣子,孫中山不禁潸然淚下: 你病成這個樣子,為何還專程來看我? 張靜江雙手握孫中山的手,哽咽著說不出話。他憂心如焚,在京城遍尋良醫。
  自1925年2月2日起,張靜江一直守護在孫中山身邊,每日詳細地記錄病情的變化情況,天天企盼出現奇跡。3月11日,孫中山預感到自己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便在事先準備好的兩份遺囑上簽字。按照孫中山的意願,張靜江首先簽字,依次是吳稚暉、汪精衛、宋子文、孔祥熙、何香凝等12人簽名作證。1925年3月12日9時30分,孫中山與世長辭。張靜江悲慟欲裂。1925年4月2日,孫中山靈柩由中央公園移至西山碧雲寺安放。石龕內懸掛著至今鮮為人知的由張靜江書寫的長聯: 功高華盛頓,德蓋中華間,行易知難,並有名言傳海內;骨痊紫金山,靈棲碧雲寺,地維天柱,永留浩氣在人間。 1925年,任廣州國民政府委員,在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在孫中山逝世後召開的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又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被稱為 國民黨四大元老 之一。
  追隨中正
  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在北京逝世後,張靜江一直支持蔣介石的反共活動。蔣介石攫取廣東革命政府權力後,應邀由上海到廣州,被推舉為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主席。1925年6月,蔣介石在廣州遭到國民黨內其他派系的攻擊時,急忙電促張靜江赴穗助己。據當時蔣介石所言: 單槍匹馬前狼後虎,孤孽顛危,此吾今日之處境也。 在張靜江的幫助下,蔣介石逐步鞏固瞭自己在國民黨中的地位。7月,廣州國民政府成立,張靜江由於在黨內的重要影響,當選為國民政府常務委員。為使蔣介石將來能夠牢牢地控制住軍權,張靜江以國民黨元老的身份提名蔣介石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領導北伐事宜。
  1926年5月,蔣介石為在北伐期間使國民黨的大權不至於旁落他人之手,便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極力推舉張靜江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主席。兩個月後,張靜江為樹立蔣介石在國民黨中的威望,力辭此職,提名由蔣擔任,但在北伐期間仍由張靜江代理該職。兩人你來我往,通過張靜江的步步扶持,蔣介石便逐漸登上瞭國民黨的權力頂峰。蔣介石對張靜江的幫助十分感激,曾言自遇張靜江之後,猶如枯木逢春,對自己的栽培之情,猶如草木仰之泰山一般。由此可以看出,蔣介石在政治上的崛起很大程度得益於張靜江的大力支持,蔣介石對張靜江革命 導師 的稱謂看來並不為過。
  1927年3月到上海後,與吳稚暉等人非法召開中央監察委員會會議,提出 對共黨彈劾案 。後任浙江省政府主席, 四一二 反革命政變時主持浙政,負責 清黨 工作。後任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長,旋又被迫辭職。1928年秋重任浙江省政府主席。1929年,在杭州主持舉辦 西湖博覽會 ,曾轟動一時。張靜江始終遵循孫中山先生 實業救國 的遺訓,以極大的熱情和精力投入到國傢的建設事業中。張靜江是蔣介石的盟兄,蔣介石的發跡是和張靜江的大力扶持分不開的。
  張蔣分歧
  1927年四一二事件後,致力於國計民生的張靜江與大權獨攬、獨裁中國的蔣介石矛盾日深,後因與蔣介石親信陳果夫、黃郛等人沖突,1930年被免職。
  雙方的矛盾主要是由於雙方對建國之後在國傢如何發展的問題上存在分歧。張靜江認為在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國傢的主要任務就是發展經濟,按照孫中山的建國方略,把被革命破壞的生產重新建設起來,使國傢變得富強,以成為世界上發達的資本主義強國,擺脫鴉片戰爭以來的弱國被欺的局面。而蔣介石則想一心一意 剿共 ,進而武力 統一全國 ,確立自己在全國的統治地位。蔣介石的內戰政策,使經濟建設缺乏一個安定的國內環境,對於張靜江所主持的建設委員會而言,無疑是個不利的因素。況且以蔣介石為核心的 四大傢族 的崛起對張靜江所主持的建設委員會也存排擠之意。因為雖然張靜江的建設委員會已經按照計劃成立,但是,國民政府並沒有按時為其撥付建設的經費,僅僅在其成立的時候,一次撥付10萬元瞭事,直到建設委員會裁撤。
  由於張靜江與蔣介石兩人在 剿共 和建設上的分歧越來越大,張靜江於1929年3月國民黨三大上便被排擠出中央執行委員會,三十年代中後期漸漸地離開瞭中央政治的核心。自然其所管轄下的建設委員會也隨著其權力的下降而在國民政府中的地位逐漸變得微弱,以至於在後來僅僅管理屬於自己的幾個附屬企業,如淮南礦路局、首都電廠、戚墅堰電廠等。雖然名義上還管理著全國的電力工業,可是也隻是發發電廠的營業執照而已,別的也就沒有什麼建設事業可言。
  抗戰歲月
  抗戰爆發後,由於國民政府管理經濟事務的機構繁多,如直屬於行政院辦公廳的全國經濟委員會、直屬於國民政府的全國建設委員會、直屬於軍事委員會的資源委員會,除去這三個主要的負責全國經濟建設事務的經濟機構之外,還有以下幾個機構:隸屬於行政院的鐵道部、交通部、實業部等,這些部門建制重疊,互不相屬,彼此分權,職責不明,根本無法適應戰爭的需要。因此1937年12月31日,在國防最高委員會會議上,國民政府決定將實業部、全國經濟委員會、建設委員會、軍事委員會第三部和第四部、資源委員會等機構進行合並,成立經濟部。隨著資源委員會、建設委員會等主持國傢經濟建設的機構並入經濟部,張靜江便由港赴歐,最終赴美。但在整個抗戰期間始終關註中國抗日戰爭的進展情況。
  抗日戰爭爆發後,先避居漢口,後經香港赴瑞士、美國,寓居紐約。張靜江的後半生,一直在吃齋念佛中打發時日,於1950年9月3日病逝於紐約。臺灣方面聞訊後,國民黨中央黨部在臺北特設靈堂公祭,蔣介石於靈堂之上親書 痛失導師 的挽詞,並臂佩黑紗親自主祭。
張靜江故居
  張靜江故居位於湖州市南潯鎮。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張靜江故居,又名尊德堂。系張靜江祖父張頌賢,又名竹齋,南潯 四象 之一,於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所建。
  故居保持清代傳統三進五間式古建築風格,一進有一廳五室,每進之間各有天開,每進一堂便遞高一級,俗稱步步高升。每進連有防火用的直式火巷。故居顯露一種豪華、古樸、幽深的遺風。封火墻高於屋頂,坡面屋頂覆蓋龍鱗般的小青瓦,屋簷口加蓋即利排水,又能防風的滴水瓦。室內棟如鱗次,宛如宮殿;雕刻十分精湛,以戲文、民俗圖案為主,崇尚一種古樸,自然美,可謂南潯一絕。值得一提是前後兩道大門背後都有構思別致,雕刻精細的磚雕,有一寫有 有容乃大 四字。
張靜江後人
  張靜江共有12個孩子。前妻姚蕙生瞭5個女兒。即蕊英、芷英、蕓英、荔英、茜英;她們均生在法國,外語基礎好,又受生母姚氏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個個都是 中西結合 的大傢閨秀,格外引人註目。
  大女兒蕊英嫁瞿濂甫;二女兒芷英嫁周君梅(南潯絲商之後,英國留學生,曾任江南鐵路公司總經理)。
  三女兒蕓英嫁電影明星陳壽蔭。張靜江在外一向主張自由、開放,但對三女兒蕓英的這門婚事卻極力反對。他認為文藝圈不可靠,所以他極力反對。北伐之前張靜江在廣州,有一次蕓英從上海前去探望父親,被宋子文一眼看中,追求甚為 緊張 。宋子文身為 國舅 ,又主管財政,可張靜江卻看不上他。然而這一回蕓英卻決議 造反 。很快宋子文愛慕蕓英的消息就傳到瞭上海,陳壽蔭這頭又擺不平,立馬發來一封電報促她趕快返滬,不然的話他就自殺。最後蕓英她擺脫瞭宋子文,瞞住瞭父親與陳壽蔭完婚。
  四女兒荔英是個反傳統的 俠女 。她是個畫傢,很有才氣,還會騎馬打獵。1930年她嫁給瞭比她大30歲的陳友仁。陳友仁是民國著名的外交傢。孫中山先生的英文秘書,曾參加過巴黎和會,以及孫中山與蘇聯特使越飛、孫中山與蘇聯顧問鮑羅廷、宋慶齡與斯大林之間舉行的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會談,並擔任過武漢國民政府的外交部長。他的原配妻子阿加莎患癌癥去世4年後,他與張荔英在法國巴黎結婚,引起瞭一場轟動。
  對於荔英的這樁婚事,大概其父親也是氣不打一處來。雙方年齡差距甚遠,陳在政治上的觀點與張靜江也大相徑庭。張靜江是蔣介石的 二哥 ,在 清共 中是積極分子,而陳友仁則是親蘇、親共,是個反蔣的硬分子。荔英嫁給他後,他始終在流亡中,沒有一個安定的地方。
  五女兒茜英是姚氏所生的女兒中最小。抗戰前期,茜英在滬,喜歡一個人開汽車到處跑,一個月所耗的汽油費常常在百元以上。後嫁給華僑林可勝。
  張靜江前妻姚蕙去世以後,張靜江續弦朱逸民,朱逸民又為他生瞭五個女兒和兩個兒子,女兒名叫乃琪、乃恒、乃理、乃琛、乃珣,兒子名叫張乃昌和張乃榮,這兩個兒子都是20世紀20年代以後出生的。
張靜江與蔣介石
  1、鼎力相助
  1916年,陳其美偕蔣介石潛回上海進行反袁世凱的革命活動。早在4年前,張靜江就與蔣介石一見如故。在此期間,張靜江和陳其美、蔣介石、戴季陶八拜成交,成瞭把兄弟。
  1916年5月,陳其美被袁世凱派人暗殺。張靜江痛失至交,蔣介石失去靠山,於是兩人的關系較前更為親密。這時的蔣介石,政治上失意,生活上落魄。但張靜江熱情地向他伸出瞭援手,讓他用錢盡管開口。蔣介石感激涕零,多次向張靜江伸手要錢。
  不久後張靜江創辦瞭中國第一傢交易所,當之無愧地成為大老板,陳果夫是經紀人,蔣介石和戴季陶則是夥計,他們玩起瞭 空手套白狼 的 炒股票 ,發瞭大財。
  1923年,孫中山決定籌建黃埔軍校,準備任命黨內老資格的程潛為校長,讓蔣介石和李濟深當副校長。
  蔣介石早就覬覦這個校長的寶座瞭,現在忽然冒出個程潛壓在自己的頭上,自然很惱火,一氣之下打瞭個辭職報告,從廣東跑回瞭浙江老傢。張靜江聽說後,特地從上海南下廣州,親自找到瞭孫中山,力薦蔣介石為黃埔軍校校長。幾經周折,蔣介石終於如願以償。蔣介石心裡很清楚,如果沒有孫中山贊譽的這位 泰鬥 的鼎力相助,真不知黃埔軍校校長之職會花落誰傢。
  2、充當傀儡
  1926年1月,國民黨二屆一中全會在廣州召開,蔣介石當選為中央常務委員,名列榜首。經蔣介石事先提名,張靜江當上瞭中央監委常務委員。接著,在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經蔣介石力薦,張靜江成為黨內的 第一號人物 ,而蔣介石自己則 屈尊 當瞭個中央組織部長。
  其實,蔣介石把張靜江抬出來,並不是真的讓他坐第一把交椅,相反,這是他被形勢所迫而采取的一個權宜之計。當時正值北伐前夕,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鬥爭很激烈。蔣介石心裡清楚,自己一味 搶班奪權 ,勢必成為眾矢之的。思來想去,他抬出瞭張靜江這個 黨國元老 充當 擋箭牌 。再則張靜江是生意人,玩政治可遠遠不及自己,名義上是 主席 ,實際上隻是蔣某人的 傀儡 而已。還有,張靜江一直對孫中山 聯俄、聯共、扶助農工 的三大革命政策持反對態度,如今讓他當 主席 ,蔣介石放心。
  張靜江的 主席 隻當瞭短短半年左右。蔣介石看到形勢對自己有利瞭,即公開提出要張靜江 以足疾為由 辭去國民黨中常委主席職務,而他自己卻堂而皇之地當上瞭中華民國的黨政軍 一把手 ,成為 最高領袖 。也許為瞭照顧張靜江的面子,蔣介石玩瞭一個花樣,稱自己軍務繁忙,請張靜江代理國民黨中常委主席之職。
  3、徹底決裂
  張靜江明白自己早被 小老弟 蔣介石玩弄於股掌之間,一時有苦說不出,隻好在心裡生悶氣,情緒上也難免常有流露,於是又被蔣介石的耳目打瞭 小報告 。蔣介石為此大動肝火,心想憑你的能耐,哪能當 主席 和 代主席 ?因此,當北伐軍到達上海後,蔣介石就找瞭個借口,免去瞭張靜江的 代主席 之職,讓他 衣錦還鄉 。
  張靜江和蔣介石的 蜜月 就這樣結束瞭,張靜江認為是奇恥大辱。不甘心退出政壇的他,不久又向蔣介石提出回浙江老傢 服務桑梓 ,蔣介石權衡再三,同意張靜江出任浙江省政府主席。
  深感失意的張靜江想方設法搜刮民脂民膏,使本來民生凋敝的浙江,更加民不聊生。蔣介石遂派陳立夫等人勸說張靜江 自動辭職 ,張靜江卻說什麼也不肯。
  陳立夫隻好陪同張靜江到河南前線直接面見蔣介石,以解釋某些 誤會 。
  前線指揮部戒備森嚴,侍衛人員進去報告後,說蔣總司令隻請陳立夫一人去說話,讓張靜江在外邊暫等。
  張靜江強忍怒火,在外面等瞭又等。
  又過瞭好一會兒,蔣介石才慢悠悠地走瞭出來,態度十分冷淡,和當年在上海灘向張靜江借錢時完全判若兩人。
  張靜江本來就是少爺脾氣,一向很倔,如今見蔣介石這副模樣,不禁怒不可遏: 你現在架子這樣大,從前我去見總理(指孫中山)也沒有等過這麼長時間!
  蔣介石立時勃然大怒,狠狠地斥責道: 我看你要鬧獨立瞭!好吧,等我打完瞭閻老西和馮煥章,就帶兵打你!你等著吧! 說畢,拂袖而去。
  張靜江和蔣介石就此決裂,這一年張靜江53歲,從此離開瞭政治舞臺。
  張靜江回到上海法租界的傢中,閉門謝客,足不出戶,過起瞭隱居生活。
  抗日戰爭爆發後,張靜江攜傢眷去瞭香港,後又去瞭美國。
  1950年9月3日,張靜江因病在美國紐約去世,終年73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