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太忠

人物簡介  尤太忠於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88年又被授予上將軍銜,獲得過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等榮譽。尤太忠於1934年加入共產黨,歷經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等,參加瞭著名的百團大戰、上黨戰役、挺進大別山、淮海戰役等,為新中國成立貢獻頗大。1998年,80歲的尤太忠上將病逝於廣州。

人物生平
  1931年1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
  1933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4年6月轉入中國共產黨。
  1931年為河南省光山縣遊擊隊4大隊公務員、獨立團3營營部公務員。
  1932年任紅4方面軍第31軍10師29團2營6連公務員、司號員、號目、通訊班長、排長,連指導員,在紅軍大學政治連學習,任紅4方面軍31軍93師274團2營6連指導員、2營代教導員,93師政治部青年幹事。參加瞭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第129師386旅772團3營12連指導員、特務連指導員、8連連長、1營副營長、3營營長,17團副團長、團長。
  1945年任晉冀魯豫第6縱隊17旅副旅長,16旅副旅長、旅長。
  1949年任2野第3兵團12軍34師師長。
  1951年任志願軍3兵團12軍34師師長。
  1953年在解放軍第7文化速成中學學習。
  1954年任陸軍軍副軍長。
  1958年在高等軍事學院基本系學習。
  1960年任陸軍27軍副軍長、軍長,南京軍區黨委委員。
  1970年3月-1971年5月任河北省革委會副主任。
  1970年4月-1980年1月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黨委常委(1970年7月起)。
  1971年5月-1978年10月任內蒙古自治區委第1書記、區革委會主任、內蒙古軍區司令員。
  1977年12月- 1978年2月兼內蒙古區政協主席。
  1980年1月-1982年10月任成都軍區司令員。4月任軍區黨委書記。
  1982年1-12月任四川省委常委。
  1982年10月-1987年12月任廣州軍區司令員、黨委書記(1982年12月起)。
  1988年8月-1990年4月任中央軍委紀委第2書記。
  4、5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共9屆中央候補委員,10-12屆中央委員,13屆中顧委委員。
  1988年9月14日被授予上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二級解放勛章。
尤太忠的子女今何在
  尤太忠夫妻育有二子兒女,分別是尤軍濤、尤兢(佩佩)、尤松濤、尤海濤,各自事業有成。其中數小兒子尤海濤最引人註目。
  尤海濤,男,漢族,1958年1月生,中共黨員。河南省光山縣磚橋鄉陳崗村人。2004年7月晉升少將軍銜。中山大學研究生學歷,行政管理專業碩士學位。歷任步兵第163師師長,2002年任第42集團軍副軍長。2007年9月任第42集團軍軍長。2013年7月升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2014年7月晉升中將軍銜。將門出虎子。2016年1月,尤海濤中將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副司令員。
  女兒尤兢,系李和平之妻。李和平,河南省新縣人,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上將李德生之子。現任中華愛國工程聯合會秘書長,北京市於若木慈善基金會理事長,首都慈善公益組織聯合會常務理事等職。早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12軍34師戰士,排長,連長,營長,副團長,對越自衛反擊戰時任12軍36師106團副團長,戰後任12軍36師副師長等職,後在總參謀部、總裝備部服役,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
尤太忠小平嫡系
  1973年2月的一天(22日)晚上,被貶謫江西三年之久的鄧小平剛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尤太忠和李達、蘇振華三人一起,冒著極大的風險去看望瞭鄧小平同志。
  一個人的經歷中往往會遇到許多偶然的事情,但在偶然事情中的表現往往最能體現這個人的品德。尤太忠是在去301醫院看望李達時,得知鄧小平回京的消息的。當時他和李達有這樣一段對話――
  李達: 你知道不知道鄧政委回來瞭?
  尤太忠: 我不知道。
  李達問尤太忠願意不願意去,說明去看鄧小平是要冒一定風險的。因為當時鄧小平隻是回北京,他的政治命運如何誰都不清楚。何況後來還有一個 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 運動。李達和蘇振華都是在 文革 中靠邊的老同志,而尤太忠則不同,他雖受沖擊但未 靠邊 ,何況還擔任著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內蒙古自治區主要領導的重要職務。據說,當時有一位和尤太忠相同職務的軍區領導,鄧小平專門托話給他,仍不敢前往看望。但尤太忠就是尤太忠,他的回答毫不含糊,沒有一點兒猶豫。
  尤太忠接著說: 小平同志住在西山的一個院子裡。值班守門的正好我認識,原來是27軍一個參謀,調到那兒當連長。他看到我來,給我敬瞭個禮,讓我們進去瞭。我進去後,看到小平同志,立正給他敬瞭個禮,握握手。他看到我來有點驚訝,說: 啊呀,你怎麼也來瞭,你也敢來看我嗎? 我說: 你是我的老政委啊。 李達、蘇振華、尤太忠看望他們的老政委時,談瞭些什麼,他沒有說。但他談的這樣一個細節給筆者印象極深。
  尤太忠說: 當時,我口袋裡就裝著帶嘴的中華煙。由於動作慢瞭些,小平同志已先給我遞煙,我隻好接過來吸瞭,光板煙,他媽的那煙差得很。結果,我自己口袋裡帶嘴的中華煙,怎麼也不好意思拿出來瞭。
  尤太忠買瞭五條煙後,立即驅車回到鄧小平的住處。門開瞭,鄧小平奇怪地問: 你怎麼又來瞭? 他說, 給你拿幾條好煙來。
  尤太忠說,鄧小平立馬拆開一包,抽出一支掏出火柴點上,深深地吸瞭一口,說: 啊!好多年沒吸這麼好的煙瞭。 煙霧繚繞中,尤太忠的眼睛濕潤瞭。過足瞭第一口煙癮的鄧小平感激地望著這位老部下,就像當年望著汝河激戰中的尤太忠一樣。
  談起鄧小平,尤太忠不但充滿瞭自豪,也充滿瞭感情。鄧小平與尤太忠的 親密接觸 應該在解放戰爭期間。李普是新華社的 元老 記者,他的《憶劉帥》一書可以看到,在劉鄧大軍過汝河時,尤太忠率部 護駕 起到瞭關鍵作用。因此,劉鄧對尤太忠在當時的表現留下瞭深刻印象。鄧小平復出後,在談到二野戰史時曾兩次提到: 尤太忠是一員戰將,有功之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