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慶施

人物簡介  柯慶施自1922年加入共產黨後歷經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革命洗禮,擔任過中共中央秘書長、統一戰線工作部副部長、財經辦事處副主任、南京市市長、上海市委第一書記兼南京軍區政治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等重要職位。柯慶施主政上海,深受毛澤東賞識,被稱為毛澤東的 好學生 。柯慶施於1965年4月9日逝世,享年63歲,然而他的死卻被紅衛兵造反派誣陷為是賀龍和李井泉的謀害。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柯慶施(1902年 1965年),1902年生於安徽歙縣南鄉水竹坑,1922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早年在安徽省立第二中學(現安徽省休寧中學)讀中學,因從事學生運動被開除,後轉學至南京;曾在上海從事工人運動和青年團工作。
  1923年被派到安慶,1924年春調到上海中共中央秘書處工作。同年冬赴蘇聯海參崴做華工工作。
  1926年春回國,任國民黨安徽省黨部秘書長,發展中國共產黨及共青團組織;1928年起任中共上海閘北區委書記;1929年秋被中共中央派到鄂東南從事兵運工作;同年12月起任紅五軍第五縱隊政治部主任、秘書長;1930年6月起任紅三軍團八軍政治部主任;1931年夏起任中共中央秘書長;1933年任中共河北省委前線委員會書記,同年10月起任中共河北省委軍委書記;1934年春回上海任中共上海中央執行局軍委書記,同年冬改任中共河北省委軍委書記;1935年6月起任中共中央北方局組織部部長、軍事工作負責人。
  抗日戰爭時期,歷任延安中共中央黨校副校長、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副部長等職。
  解放戰爭時期,1945年10月起任晉察冀邊區行政委員會民政處處長、復員委員會副主任、財經辦事處副主任、河北省石傢莊市市長;1949年5月起任南京市副市長。
  主政上海
  柯慶施於1954年秋由江蘇省委調上海,接替陳毅主持中共上海局,至1965年4月去世,前後整整10年。
  多少年來,直至 文革 末期的1975年,上海的《學習與批判》還發專文紀念柯慶施 逝世十周年 ,稱之為毛澤東同志的 好學生 。
  1956年10月上海市政府為魯迅遷墓,柯慶施與許廣平、宋慶齡、茅盾等為魯迅扶靈。
  柯慶施是一位老資格的共產黨人,早在1922年即加入中國共產黨,他還是中國共產黨內為數不多的見到過列寧的高級幹部,30年代擔任過中共中央秘書長的要職。
  建國後,柯慶施先後就任南京市委書記、江蘇省委書記;1954年2月,在七屆四中全會上,已調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的饒漱石,因被定為與高崗結成的 反黨結盟 而垮臺;同年9月,陳毅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並內定為外交部長的人選。這樣在一兩年間,華東及上海的第一二把手便相繼空缺,柯慶施成為事實上的第一把手。
  說到對毛澤東 個人崇拜 的鼓吹,人們總以為林彪或康生為始作俑者,然而拔頭籌的卻是柯慶施。
  柯慶施出任上海一把手伊始,面臨的是兩件大事:一是1955年4月全國黨代會期間發生的 潘楊事件 ,上海市副市長潘漢年和公安局局長楊帆被誣為 內奸 ;另一件是緊接著發生的 胡風事件 。這兩件事均系毛澤東的決斷所致。這兩件大事對上海影響很大。
  柯慶施刻意挽留奉調《人民日報》的張春橋,使之成為自己的類似政治顧問一類的角色;柯慶施極善揣摩領袖的心態,長於從領袖的言論中領悟其意向和思路,以得風氣之先的果敢予以鼓吹和闡發,這又有賴於擅長舞文弄墨的張春橋。
  被毛澤東賞識
  毛澤東在1957年召開的八屆三中全會上提出 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 的口號,對1956年的反冒進已有微詞,並明確批評 八大 決議中關於主要矛盾的提法。
  在這年11月他又提出15年趕上或超過英國的設想。在這年年底召開的中共上海市一屆二次會議上,柯慶施作長篇報告《乘風破浪,加速建設社會主義的新上海》,備受毛澤東青睞。
  《人民日報》在1958年1月25日將長達3萬字的該報告的第一和第四部分全文轉載,並加長篇按語。
  在南寧會議上,毛澤東措辭嚴厲地批周恩來、陳雲力主的反冒進。他取出柯慶施的報告當眾將周恩來的軍: 你能寫出這樣的文章嗎? 除瞭檢討,周恩來別無選擇,用與會者李銳的話說,柯慶施成瞭南寧會議的 頭號標兵 ,65歲的毛澤東在講話中屢稱年僅56歲的柯慶施為 柯老 。
  在5月間召開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毛澤東在幾次大會講話中,屢屢稱贊 柯老 ,而周恩來和陳雲則不得不就1956年的反冒進當眾檢討。在大會結束後舉行的八屆五中全會上,柯慶施和譚震林、李井泉成為政治局委員。
  當外界盛傳毛澤東一度想用柯慶施取周恩來而代之的時候,心細如發的周恩來在給中央書記處的檢討文字中,婉轉地提到擔任總理職務是否合適的問題,但以周恩來的才幹和威望,鄧小平主持的中央書記處會議明確表示,沒有必要改變周恩來的總理職務,柯慶施自此也明白瞭自己在毛澤東心目中的地位;這位封疆大吏認準瞭一條:緊跟毛澤東就是 勝利 。這一條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再次得到驗證。
  從1958年11月開始,毛澤東逐漸察覺到大躍進和人民公社所產生的諸多問題,著手有限度地糾 左 。1959年7月召開的廬山會議的初衷,也還是適度糾 左 。因而他上廬山時所準備的全是關於糾 左 的材料。7月16日,毛澤東以《彭德懷同志的意見書》為題,將彭致他個人的信批轉與會者。柯慶施以特有的政治敏感,把握到領袖的脈搏,星夜派人下山去上海取批 右 的材料。在21日的華東組會上,張聞天系統而深刻地分析瞭大躍進以來的 左 傾錯誤。
  柯慶施以主持者的身份,不斷責難張的發言。果不其然,23日,毛澤東召開全體大會,對彭德懷等人嚴厲指責,發出 反右傾 的號令。
  因為反對蘇共的 現代修正主義 ,毛澤東從大躍進的挫折中轉向對階級鬥爭的密切關註,特別強調的是意識形態領域的階級鬥爭。柯慶施的關註熱點也隨之從經濟領域轉向思想文化領域。
  1963年1月初,柯慶施在經過精心準備之後,借上海文藝界元旦聯歡會的機會,告誡與會的作傢、詩人、劇作傢、音樂傢、美術傢:解放13年來的巨大變化是從未有過的,在這樣偉大的時代、豐富的生活裡,文藝工作者應該創作更多更好的反映偉大時代的文學、戲劇、電影、音樂、繪畫和其他各種形式的文藝作品。柯慶施強調:隻有寫社會主義時期的生活才是社會主義文藝。
  從上世紀60年代初起,江青以毛澤東的 文藝哨兵 自居,開始染指文藝界。無奈她在北京確實吃不開,不用說彭真不把她當作一個人物,周揚等人也不願曲意逢迎。落落寡合的江青在上海則如魚得水。柯慶施已經從毛澤東註意力的轉移中,領悟到江青的重要性。他讓自己的心腹張春橋成為江青的左右手,江青也視上海為 基地 。 1964年10月6日,由周恩來、賀龍和柯慶施陪同,毛澤東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觀看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這是一個重要的跡象。果不其然,在不到3個月之後召開的第三屆全國人大首次會議上,柯慶施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在16位副總理中,位居第六,在同是政治局委員的李富春、李先念、譚震林之前。
  逝世前後
  1965年4月10日,中共中央發佈訃告:柯慶施同志因患重病治療無效,於1965年4月9日下午6時30分在成都逝世,終年63歲。
  當時新華社連日報道瞭為柯老舉行的隆重追悼儀式;11日中午,骨灰由成都送抵北京,13日上午在首都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行柯慶施追悼大會,國傢主席劉少奇主祭;訃告中稱他是 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 ,系當時中央政治局委員一級的規格。
  這一切都說明,柯的死一切正常。
  誰知一年多之後,西南的紅衛兵造反小將拋出 重磅炸彈 ,揭指是 賀龍和中共中央西南局書記李井泉狼狽為奸,勾結起來,共同謀害瞭毛主席的好學生柯慶施 ,弄得舉國上下一片嘩然。
  據《書報文摘》刊文,柯慶施是應賀龍和李井泉之邀去成都的。4月5日賀、李宴請柯慶施後,當夜12時柯就出瞭事,三天之後猝死。
  這一切似乎為柯慶施被 謀殺致死 的說法蒙上瞭一層難辨真假的迷霧。
   柯慶施謀殺專案組 是張春橋親自點將由 三結合 班子組成的,頭頭是個軍人。
  這個所謂的 三結合 專案組卻隻有一個專門技術人員。 專案組一班人從上海悄然抵達成都。此時一切都已時過境遷,柯慶施的屍體早已成瞭灰燼,當時的現場、死者接觸過的物件都已蕩然無存,有關當事人也被當時已在全國傳得神乎其神的 謀殺 說嚇得似驚弓之鳥。
  因此,專案組的調查隻能從外圍入手,查明柯慶施之死的前因後果和搶救治療的大致過程。專案組經過調查,訪問瞭一些當時出席宴會的人,也見過賀龍夫人薛明,並對柯慶施整個搶救治療過程的方案細細審視甄別,認定此中一切準確無誤,絕無一絲技術性差錯,也沒發現絲毫疑點。
  經過反復調查,專案組認為柯慶施猝死的經過是這樣的:1964年,醫生發現柯慶施患肺癌,由上海華東醫院切除瞭致癌肺葉。此後,柯的身體已很虛弱,但這一切都是當時的 絕密 。
  1965年春,應正在成都療養的賀龍元帥和西南局書記李井泉之邀,柯慶施於3月13日到成都。
  4月5日是清明節。這天由西南局和四川省委領導李井泉、李大章、廖志高等出面設晚宴招待,正在成都的朱德、賀龍和柯慶施都是宴請的主賓。
  這種宴請通常都是主賓雙方和夫人共桌。臨開席不知誰提議:今天的晚宴男女賓分桌,大傢一醉方休。此提議一出最受男賓歡迎,於是立即安排夫人們另開一桌,柯慶施的夫人被安排到女賓席。為此柯慶施高興異常。原來柯夫人知柯慶施有病,宜吃清淡飲食,忌油膩、煙酒。遵醫囑,她平日裡對柯慶施的飲食生活管束甚嚴。這晚柯慶施偶得 解放 。又逢老友,真有點 酒逢知己千杯少 的氛圍,大傢盡興而飲,一醉方休。宴會從下午6時開席,至晚9時許才盡興而散。
  柯慶施回到招待所,看瞭些文件,臨睡還吃瞭一把花生米,食欲極好。幾小時後,大約午夜12時多,柯慶施腹痛,柯的保健醫生胡允平當即趕到作瞭常規處理,一直到凌晨2時,病情不見緩解。胡允平立即給上海專管高幹治療的華東醫院掛長途電話,向薛邦祺院長匯報瞭柯慶施的病情。到清晨,眼看柯慶施的病情繼續加重,連秘書也慌瞭神,便直接給上海市委書記處書記陳丕顯打電話,要求火速派上海的高幹醫護人員到成都診治。這時,雖然柯慶施身邊圍滿瞭四川方面許多優秀的醫生,但柯慶施自己和傢屬卻更信任上海的醫生。 中午時分,上海市委書記處書記王一平領著上海一流的醫護組趕往成都,立即投入會診、搶救。
  可是雖經幾天的努力,依然無效,柯慶施於4月9日下午6時30分死亡。 如果柯慶施真有取代周恩來之心,大概也會發出 既生亮,何生瑜 之嘆瞭。
  倘若假以時日,柯慶施必將受到毛澤東更大的信任,隻是天不遂人願,自1964年春發現肺癌並手術切除後,柯慶施便在病假療養中,延至次年4月9日終於不治。
  在 打倒一切 的 文革 中,中共黨史上早有定論的革命傢幾乎無一幸免,李大釗、瞿秋白、王若飛等老一輩革命傢不是被誣為 叛徒 ,就是被斥為 機會主義分子 ,但是有一個例外,就是被稱為毛澤東的 好學生 的柯慶施 文革 中江青曾於1967年兩次贊揚已經去世的柯慶施。
柯慶施的子女
  柯慶施的子女現在是怎樣的?柯慶施總共有四個孩子,三女一子。大女兒柯六六是個作傢。六六寫瞭大量關於父親的回憶錄。六六是在南京度過的童年,後來隨著柯老工作的調任,六六來到上海。在六六的文章中寫道,她剛到上海的那一個時期,整片夜空如同白晝。
  那個時候,國民黨不甘心失敗,常用飛機到沿海地區騷擾。在六六五歲的時候就曾經經歷這樣的轟炸。那天本來一片祥和,六六和妹妹一起在跳皮筋,但是突然廣播停瞭,燈滅瞭。六六說她永遠不會忘記那時她對光明的渴望。柯慶施等人到瞭上海後,有人請客吃飯。據六六回憶,那時候她第一次見到瞭電梯,第一次吃到瞭西餐,第一次吃巧克力。不久之後,六六跟著傢人搬離瞭花園洋房的傢,搬進瞭工人新村。理由是柯慶施不喜歡花園洋房,認為那個時候的國傢還非常的窮,他作為一個幹部住好房子脫離瞭大眾,心裡很不踏實。住在工人新村雖然走進瞭群眾,但是由於辦公不方便,六六和傢人又要搬傢瞭。這次他們搬到瞭愛棠公寓,往後他們再也沒有辦過傢。住房面積不大,但勝在離辦公室不遠,而且周圍的鄰居都是同事,六六的爸爸很滿意這個傢。
  柯慶施的二女兒叫五六,三女兒叫友寧,兒子叫友京。他們為人低調,資料不詳。唯一能夠知道的是友京的妻子是鄒傢華的女兒。這就是柯慶施的子女一些資料。
柯慶施怎麼死的
  柯慶施的下場是怎樣的?1964年,柯老在上海做瞭手術,那時周總理特地在手術室外守瞭三個多小時。術後,柯慶施到北戴河療養,隨著天氣漸冷,他又動身前往廣州。大概療養瞭半年後,柯慶施逐漸復原,準備繼續工作。可是一月後,報紙和廣播都報告瞭他的死訊,說他治療無效死亡。
  在柯老病亡後,國務院秘書長親自前去處理喪事。柯慶施的追悼會相當的隆重,周恩來和鄧小平親自迎靈。一萬三千多人到達公祭現場,主祭是當時的劉少奇主席。這是北京的公祭儀式。在同日,上海也舉辦瞭大型追悼會,林彪站在瞭最醒目的位置。另外有六個省會也舉行瞭追悼會。江青對於柯慶施的逝世悲痛萬分。柯慶施的女兒回憶,柯老這次的病來勢兇猛,可在意識模糊的情況下,他依然關心國傢大事。兩年後,報紙上出現爆炸消息,柯老並非因病去世,是死於謀殺。文中充滿著強烈的火藥味,把矛頭對準瞭劉少奇等同志。
  經過詳細調查,柯慶施臨死前的真相被還原。柯慶施在成都與四川省委一群人聚餐後,深夜感到腹痛,當時上海醫療小組火速趕往成都醫治。經過反復確診,認為柯老有患膽囊炎的可能。次日,經過醫生的全力搶救,柯老轉危為安。可是入夜後,心臟停止,經過胸部按壓,心跳恢復。此後,心跳暫停好幾次。第三天,柯慶施心跳停止,再無力回天。為瞭查明柯老的死因,專傢醫療團解剖瞭他的遺體,一致確認他死於胰腺炎。
人物評價
  蓋棺未定
  柯慶施在人們的心目中,似是一個蓋棺而未論定的重要人物。有人說他德高望重,律己清廉,雖沒有什麼十分重大的貢獻,但勤勤懇懇奉獻瞭一生;另有人說,不,他搞極 左 ,專門整人,還勾結 四人幫 ,如果不早病逝,肯定會是 五人幫 瞭。對人的評價,往往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作為歷史中的人物,他是客觀存在,不是任由評者可以隨意抹紅或抹黑的。
  柯慶施是中共一位老黨員,1922 年入黨,據說是中共領導人中唯一和列寧握過手的人,那是出席在蘇聯召開的一次國際會議上。柯的仕途並不順利,延安整風時被康生誣陷,妻子跳井自盡。建國後,任中共南京市委書記、市長,江蘇省委書記,中共上海市委第一書記,市長,南京軍區第一政委,中共中央華東局第一書記,國務院副總理;1958 年5 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其時,可謂權傾一時,威震一方。由於柯個子長得高,鼻子比常人大,在延安時人們叫柯慶施為 大個子 、 大鼻子 、 老柯 。南下後,柯地位升遷很快,加上他一臉嚴肅,不茍言笑,走路蹣跚,背又有點駝,人們又改稱他為 柯老 ,連毛澤東在中央開會時也對他戲稱 柯老 ,從此 柯老 就成瞭對他的尊稱,其實那時他隻有五十多歲。
  我於1957 年因 嚴重思想右傾 ,被撤掉《勞動報》社長兼總編輯職務,調去籌備創刊上海市委理論刊物《解放》雜志,並擔任評論員。1963 年任市委副秘書長。在1958 年到1965 年的七八年間,除每半個月為《解放》雜志寫一篇評論員文稿外,大部分時間為市委領導柯慶施、陳丕顯等幹活,曾為他們起草講話、工作報告、理論文章約六十餘篇,並五次隨從他們一起去參加中央工作會議,又多次跟柯慶施到基層單位調查研究,與他們有比較多的接觸。我不瞭解柯慶施的全部歷史和全部活動,也不想涉及對柯慶施的全面評價問題,本文隻是就我和柯慶施在1958 年到1965 年間的接觸中,如實講述一些具體事實,供讀者瞭解柯慶施的若幹情況。我所記憶的事實並不連貫,確切日期也難記清,但這些事都是我親身經歷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