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宏道

人物簡介  袁宏道是明朝著名政治傢、文學傢,代表作有《袁中郎全集》《徐文長傳》《袁中郎集箋校》 等,他的文學流派世稱 公安派 或 公安體 ,並與兄袁宗道、弟袁中道合稱 公安三袁 ,且袁宏道成就最高。袁宏道曾任禮部主事、吏部驗封司主事、國子博士等職位,他提出性靈說,主張 獨抒性靈,不拘格套 ,在文學上反對 文必秦漢,詩必盛唐 的風氣。

人物生平
  科場失意
  隆慶二年十二月六日(1568年12月23日),袁宏道出生,出身官宦傢庭。少年時期生活富裕,在萬瑩、王輅等名師的教育下,非常
  善於詩文。袁宏道十六歲為諸生,即在城南組織文社,自為社長,除攻讀八股制義外,傾心詩歌古文, 有聲裡中 ,社友年三十以下者,皆尊袁宏道為師, 奉其約束,不敢犯 。二十一歲時中舉人,但赴京會試卻名落孫山。
  科場的失意,未免使袁宏道頗多自傷不遇之感,他在《花朝即事》等詩中,浩嘆孤寂愁悶與落落寡歡。在長兄袁宗道的影響下,袁宏道開始從禪宗中尋求精神寄托,以禪詮儒,豁然大悟。他把自己的心得寫成《金屑》,並到麻城拜訪李贄,兩人說文談禪,十分相得。李贄稱贊他 識力膽力,皆迥絕於世,真英靈男子,可以擔荷此一事耳 ,並贈詩曰: 誦君《金屑》句,執鞭亦忻慕。早得從君言,不當有《老苦》。 在李贄離經叛道思想的啟迪下,袁宏道視野大開, 始知一向掇拾陳言,株守俗見,死於古人語下,一段精光不得披露 。從此,他決心改變詩文創作之風, 能為心師,不師於心;能轉古人,不為古轉。發為語言,一一從胸襟流出 ,而卓然獨立。
  為官地方
  萬歷二十年(1592年),袁宏道中進士,但沒有立即被朝廷委派官職。然而仕途之門已入,他多年的願望總算實現,因此心情舒暢,在傢鄉石浦河畔,袁宏道時常與親友相聚,吟詩飲酒,談禪遨遊,悠閑自得。他這時候對文壇上的復古運動已深表不滿,認為詩文應當隨意而發,不應模擬蹈襲,作繭自縛。在《答李子髯詩》中,袁宏道寫道: 若問文章事,應須折此心。 草昧推何、李,聞知與見知。機軸雖不異,爾雅良足師。後來富文藻,詘理競修辭。揮斤薄大匠,裹足戒旁歧。模擬成儉狹,莽蕩取世譏。直欲凌蘇柳,斯言無乃欺。當代無文字,閭巷有真詩。卻沽一壺酒,攜君聽《竹枝》。 在他看來,復古之作不如民間俚曲。
  萬歷二十三年(1595年),袁宏道被選為吳縣(今屬江蘇)縣令。在任上,他判案果斷,與民方便,頗受地方擁戴。然而也招致當道者的不滿,加上吏事繁雜,難得清閑,他覺得 人生作吏甚苦,而作令為尤苦,若作吳令則其苦萬萬倍,直牛馬不若矣 。因此,第二年他便托故辭職。
  遊覽著述
  為瞭消除胸臆的不快,袁宏道離開吳縣後並沒有立即回鄉,而是遍遊東南名勝,徜徉於無錫、杭州、紹興、桐廬、歙縣佳山秀水間,與
  友人陶望齡、潘景升等詩酒酬答,奇文共賞。三個多月, 無一日不遊,無一遊不樂,無一刻不談,無一談不暢 ,而且 詩學大進,詩集大饒,詩腸大寬,詩眼大闊 。尤其是當他在杭州讀到徐渭遺稿《闕編》時, 不覺驚躍 , 如魘得醒 ,為徐渭 恣臆談謔,瞭無忌憚 的詩風所傾倒,從而愈加對李攀龍、王世貞等 後七子 的復古文風表示不滿,提出瞭 獨抒性靈,不拘格套 的創作主張,要求詩文創作必須 從自己胸臆流出 ,寫出更多的 本色獨造語 ,反對一味追求缺乏真實情感的復古模擬。他抨擊復古派籠罩的文壇扼殺瞭創作的生機,指出秦漢作者與盛唐詩人多變的創作手法才是後人學習的楷模,不然舍本逐末,僅僅以 剿襲模擬,影響步趨 ,就會將詩文創作引入死路,流於形式,而起不到詩文言志的作用。袁宏道尖銳地指出,復古派及其末流的擬古之作,猶如 糞裡嚼渣,順口接屁,倚勢欺良,如今蘇州投靠傢人一般。記得幾個爛熟故事,便曰博識;用得幾個見成字眼,亦曰騷人。計騙杜工部,囤紮李空同,一個八寸三分帽子,人人戴得。以是言詩,安得而不詩哉!
  除公開反對復古派末流的文風外,袁宏道還以自己的創作實踐來推動文體的解放。他寫下《逋賦謠》、《竹枝詞》等反映現實生活的詩歌,通俗而清新,雋秀而活潑;又寫下《虎丘》、《靈巖》、《湘湖》、《西湖》等數十篇遊記,狀物抒情,毫無雕飾之弊, 俱從真源中溢出,別開手眼,一掃王、李雲霧,天下才人文士始知疏瀹心靈,搜剔慧性,以蕩滌摹擬塗飾之病 。
  北上進京
  東南遊歸,袁宏道攜眷屬暫寓儀征,在這運河孔道與南北文友賦詩談文,宣傳自己的 性靈說 。萬歷二十六年(1598年),起為順天府(今屬北京)教授。次年遷國子監助教。第三年補禮部儀制清吏司主事。
  北京畢竟是明朝文化中心所在,袁宏道在京中得以博覽公傢收藏的豐富圖籍,又和謝肇淛、黃輝及兄袁宗道、弟袁中道等結為 葡萄社 ,在城西崇國寺品評詩文,論古說今,頗感閑適快樂。他一方面通過廣泛閱讀、交友討論,逐漸糾正以前 偏重悟理 ,過分強調自我的傾向, 遂一矯而主修,自律甚嚴,自檢甚密,以澹守之,以靜凝之 。另方面,他對復古派末流的批駁也更有力度和深度。袁宏道系統地分析瞭唐宋詩文的風格,認為: 如元、白、歐、蘇,與李、杜、班、馬,真足雁行。坡公尤不可及,宏謬謂前無作者。而學語之士,乃以詩不唐、文不漢病之,何異責南威以脂粉,而唾西施之不能效顰乎! 他還說: 宋人詩,長於格而短於韻,而其為文,密於持論而疏於用裁。然其中實有超秦漢而絕盛唐者。 對 文必秦漢,詩必盛唐 的復古主張進行瞭具體的批駁,使文風得以扭轉。錢謙益後來在評論袁宏道的影響時,稱他推動文風的轉變,使詩文創作出現生機, 其功偉矣 。
  潛心文學
  萬歷二十八年(1600年),袁宏道因兄袁宗道去世,乃上《告病疏》請假歸。他築 柳浪館 於公安城南,終日與少年舊友吟詩作文,寄趣山水。他還遊武當山、桃源縣等名勝,對接青引黛的大自然發出由衷的贊嘆,並且欽慕陶潛能悟徹人生,於長林豐草間尋求自適, 寧乞食而不悔 。袁宏道在柳浪湖一住就是六年,直至萬歷三十四年(1606年)才返京任職。
  袁宏道返京後,究心戲曲、小說研究,他稱贊《金瓶梅》、《水滸傳》、《四聲猿》等作品,認為它們能 意氣豪達 ,脫去傳統窠臼,別開生面。袁宏道著《觴政》,談論酒文化等,並將嘉靖以來的這些新意盎然的小說、戲曲與儒傢經典相提並論,給予高度的評價。不久,袁宏道遷吏部驗封司主事,官至吏部考功員外郎。他一度主持陜西鄉試,乘興遊嵩山、華山,寫下筆墨渾厚蘊藉的遊記與詩歌, 極一唱三嘆之致 。
  萬歷三十八年(1610年),袁宏道以吏部驗封司郎中告歸。此時公安正值大水,他卜居沙市,築硯北樓,以便晚年在此 息影臥遊 ,遊藝詩書, 疏瀹性靈 。但不久患病不起,竟於九月初六日(10月20日)遽然去世,終年四十三歲。
袁宏道西湖遊記
  明代袁宏道所做的關於西湖美景的一篇遊記。
  (一)
  從武林門而西,望保叔塔突兀層崖中,則已心飛湖上也。午刻入昭慶,茶畢,即棹小舟入湖。山色如娥,花光如頰,溫風如酒,波紋如綾,才一舉頭,已不覺目酣神醉。此時欲下一語描寫不得,大約如東阿王夢中初遇洛神時也。餘遊西湖始此,時萬歷丁酉二月十四日也。
  (二)
  西湖最盛,為春為月。一日之盛,為朝煙,為夕嵐。
  今歲春雪甚盛,梅花為寒所勒,與杏桃相次開發,尤為奇觀。
  石簣數為餘言: 傅金吾園中梅,張功甫傢故物也,急往觀之。 餘時為桃花所戀,竟不忍去湖上。由斷橋至蘇堤一帶,綠煙紅霧,彌漫二十餘裡。歌吹為風,粉汗為雨,羅紈之盛,多於堤畔之草,艷冶極矣。
  然杭人遊湖,止午、未、申三時。其實湖光染翠之工,山嵐設色之妙,皆在朝日始出, 夕舂未下,始極其濃媚。月景尤不可言,花態柳情,山容水意,別是一種趣味。此樂留與山僧、遊客受用,安可為俗士道哉!
袁宏道集箋校
  《袁宏道集箋校》原為我社 中國古典文學叢書 之一種,初版於1981年,此次重版,分平、精裝印出,內容版式保持不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