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鐘奇

人物簡介  李鐘奇少將原名李連芳,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擔任過軍校部組織計劃處處長、軍校部助理部長、解放軍軍副參謀長、參謀長等職位。文革中,李鐘奇擔任北京衛戍區副司令員,彭德懷被批鬥時,他公報私仇對彭總拳腳相加,扇其耳光,成瞭軍史上唯一一例少將打元帥的惡行。2003年1月11日,李鐘奇病逝,享年90歲。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李鐘奇,原名李連芳,1913年生於遼寧省建平縣,青少年時期就讀於保定育德中學,1931年初,考入東北講武堂第11期騎兵科學習,並參加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反帝大同盟。
  參加抗日
   九一八 事變的當天,會同校友砸開軍械倉庫,拿起武器投入抗擊日本侵略者的鬥爭。隊伍組編成抗日義勇軍後,10月在襲擊沈陽郊區日寇據點的戰鬥中,日軍的一顆子彈打在他小腹的皮肉裡,無法拔出彈頭。不滿20歲的李鐘奇命令遊擊隊員拼命擠壓他的腹部和傷口兩側肌肉,硬是把腹腔裡的子彈擠瞭出來。12月在江橋戰鬥中,他腳部受傷。
  1932年李鐘奇率部襲擊日軍的一個軍營,他第三次負傷,一顆子彈打穿瞭大腿,差點被打斷動脈。
  1933年5月編入馮玉祥的抗日同盟軍,任騎兵支隊長兼參謀長。在收復康堡戰鬥中,李鐘奇右手右臂負傷,食指斷筋,中指斷骨,右小臂骨頭都露出來瞭。9月,奉東北救亡總會的旨意進入東北軍騎兵第五旅,任騎兵連長,從事中共地下工作,多次為紅軍購買通訊器材和醫療器械及藥品。
  解放戰爭
  抗日戰爭勝利後,1947年5月,任晉察冀幹校副校長,1948年4月任華北軍政大學校務部部長,後任副教育長,致力於培養軍隊幹部工作。
  建國之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調軍委軍教局工作;1952年任軍訓部助理部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獲叁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李鐘奇於1957年畢業於軍事學院,任訓練總監部組織計劃部副部長,訓練總監部在如何提高全軍訓練效果,學習蘇聯經驗應持何種態度等問題上,出現兩種對立意見,一種認為應反對教條主義,一種認為應繼續反對經驗主義和保守主義;爭論瞭兩年之後,林彪向毛主席建議,在軍委擴大會議上開展反對教條主義的鬥爭,彭德懷主持軍委擴大會議並作總結,站在反對教條主義一邊,大會根據彭德懷的總結作出瞭正式決議,隨後,總政治部派出工作組,對蕭克等主張反對經驗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幹部,作為教條主義分子展開鬥爭,並作出瞭 以蕭克同志為首的資產階級軍事路線和反黨宗派活動 的結論,站在蕭克一邊的李鐘奇被調到外地降為軍副參謀長使用,後升為軍參謀長。
  文革期間
  1968年3月,北京大學出現瞭多個反對聶元梓的組織,其中 井岡山兵團 和聶元梓的 新北大公社 矛盾愈演愈烈,發生瞭武鬥。3月25日, 井岡山兵團 會同北京地院 東方紅 和北京農大 東方紅 等紅衛兵組織2000多人闖入北京大學,砸瞭 新北大 廣播臺,相繼占領瞭北大31樓、40樓、32樓和30樓,聶元梓在謝富治和北京衛戍區的支持下,對 反聶派 大打出手。
  3月29日,李鐘奇去北京大學制止武鬥,實際上是表達瞭對聶元梓的支持,聶元梓終於重新控制瞭北京大學。北京市革命委員會為解決派性和武鬥問題,開辦瞭北京市高校造反派頭頭學習班。在學習班期間,天派發起召開瞭串聯會,聶元梓參加瞭串聯會,激烈批評瞭學習班。接著掀起瞭倒謝富治的浪潮。3月30日,擔任學習班臨時黨委書記的李鐘奇,代表學習班領導小組作瞭檢討,承認學習班沒有抓緊兩個階級、兩條路線、兩條道路的階級鬥爭。他說:革命小將的意見也提到瞭這一點,我們認為是打中瞭我們的要害。4月19日,學習班舉行結業儀式,李鐘奇在講話中說:毛主席說,辦學習班的時間不要太長瞭,大體兩個月左右。參加學習班的離校兩個多月瞭,尤其是頭頭,特別是當前階級鬥爭激烈,要有正確的領導,回校要立新功。
  將軍晚年
  李鐘奇於1982年離休,1988年中央軍委授予其一級紅星榮譽勛章;2003年1月11日,李鐘奇在北京病逝,享年90歲。
李鐘奇將軍為何毆打彭德懷
  1967年9月1日,北京衛戍區召開大會批鬥彭德懷、黃克誠、譚政,大會開始前,當彭德懷被押至休息室時,李鐘奇上前厲聲喝問: 彭德懷!還認得我嗎?
  未等彭德懷回答,李鐘奇就打瞭彭德懷一個耳光,並說 你也有今天!我就是受你迫害過的李鐘奇!
   你怎麼打人? 彭德懷斥問。
   就是打你這個反革命老混蛋! 李鐘奇又打瞭彭德懷一個耳光。
  事後,剛剛接替傅崇碧擔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的吳忠將軍嚴厲地批評瞭李鐘奇。
  李鐘奇於1957年畢業於軍事學院,任訓練總監部組織計劃部副部長,訓練總監部在如何提高全軍訓練效果,學習蘇聯經驗應持何種態度等問題上,出現兩種對立意見,一種認為應反對教條主義,一種認為應繼續反對經驗主義和保守主義;爭論瞭兩年之後,林彪向毛主席建議,在軍委擴大會議上開展反對教條主義的鬥爭,彭德懷主持軍委擴大會議並作總結,站在反對教條主義一邊,大會根據彭德懷的總結作出瞭正式決議,隨後,總政治部派出工作組,對蕭克等主張反對經驗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幹部,作為教條主義分子展開鬥爭,並作出瞭 以蕭克同志為首的資產階級軍事路線和反黨宗派活動 的結論,站在蕭克一邊的李鐘奇被調到外地降為軍副參謀長使用,後升為軍參謀長。由於 錯誤處分 的反差太大,李無法接受,一到文革時便以這種方式還以顏色、冤冤相報而已。
李鐘奇晚年談彭總
  27日下午4~5時左右,火車順利到達北京站。當時,北京衛戍區李鐘奇副司令員已經帶著一批軍人在站臺上迎接,要將彭德懷帶走。後來經過交涉,最後商定還是先到地院。列車開到西直門車站,地院來瞭幾輛大卡車和一輛小車,把近百名師生和彭總接回地院 時間已是晚上9點多鐘瞭。大約三四個小時後,衛戍區從地院接走彭總。
  順便說一下,北京航空學院造反派頭頭韓愛晶(北京五大學生領袖之一)對他們學校批鬥彭總,動手打彭總,把彭總打傷,深感內疚。他解釋說: 我和別人不同啊,我是頭頭,我一動手,別人就跟著動手瞭,沒輕沒重,就把彭總打傷瞭,打成瞭重傷,我被判刑,罪有應得。
  彭德懷傳記組編寫、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彭德懷全傳》講到 文革 中有好多學校和單位批鬥彭德懷,唯獨沒有講到把彭總 揪 回北京的地院 這是地院師生對彭總態度比較好的一個明證。
  彭總1974年去世時,年僅76歲。如果不是 文革 中受到的打擊和摧殘,行伍出身、橫刀立馬的彭大將軍,其壽限也許不止此數。
  在揪、鬥彭總問題上,戚本禹是直接發出指令的人。不過事情的源頭是,到四川揪彭德懷,是根據最高指示,召開中央會議決定的。
  在迫害彭總的 文革 狂潮裡,我們都是一粒棋子,我們都有錯誤,我們向彭總的英靈致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