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靜仁

人物簡介  楊靜仁曾經擔任過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副總理等職位,主管民族和政法工作,是黨和國傢統一戰線和民族工作卓越的領導人,為各民族交流發展做出重大貢獻。2001年10月19日,楊靜仁逝世,享年84歲。

人物經歷
  1918年,楊靜仁,甘肅省蘭州市人,回族,出生於一個清貧的伊斯蘭教教職人員傢庭。先後就讀於蘭州市孝友街第四小學和甘肅省立第一中學。青年時代,他就追求進步,接受馬克思主義。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任中共蘭州回民特別支部宣傳委員。在中共甘肅工委的領導下,他利用伊斯蘭教學會和回民教育促進會,在回民中開展抗日、民主的宣傳教育活動。1941年,楊靜仁到達延安,入陜北公學民族部學習,並擔任第一班黨支部書記。同年8月,中央派他到回民騎兵團任黨代表和團政委。他同其他回族共產黨員一起,經過艱苦細致的工作,將這支部隊鍛煉成黨領導的人民軍隊。1945 1949年間,楊靜仁歷任隴東外情組副組長、中共西北局統戰部民族科科長、機關遊擊隊隊長、陜甘寧邊區政府民族委員會委員、西北軍政委員會委員等職。
  調回北京
  1949年3月,楊靜仁被調到北平,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籌委會委員、籌委會黨組幹事會幹事,具體分管民族代表的選拔和推薦工作。並作為政協少數民族單位10人代表之一,參加瞭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隨後,他作為主要負責人之一,參與瞭籌建中央民委組織機構的工作。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楊靜仁歷任共青團中央委員會委員、全國青聯副主席、中共中央統戰部四處處長、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兼辦公廳主任。
  內戰時期
  1939年國民黨發動反共高潮後,他受到國民黨特務的嚴密監視。在此情況下,中共甘肅工委決定他盡快撤離甘肅去延安。1941年3月,他到達延安,由中央組織部介紹到陜北公學民族部學習,並擔任第一班黨支部書記。1949年3月,他被調到北平,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籌委會委員。籌委會黨組幹事會幹事,具體分管民族代表的選拔和推薦工作。楊靜仁同志在病床上仍關心著民族地區的發展。
  1980年,楊靜仁剛到國務院工作時,外電紛紛作瞭報道。有位美聯社記者在報道中稱他為 傳奇人物 。
  如今,這位 傳奇人物 剛剛去世。半個多世紀以來的榮也罷,辱也罷,興也罷,衰也罷,都已化為煙雲,化為故事,他的話語仍在耳旁回響: 我不是什麼傳奇人物,我當初隻是個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
  曾任國務院副總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楊靜仁是甘肅蘭州人,出生在一個有宗教信仰的回族傢庭。如果不是抗日戰爭爆發,高中畢業後的他很可能依照傢庭的意願做個阿訇。然而,抗日的烽火使這位青年熱血沸騰,他積極投身於抗日救亡運動,並於1941年奔赴延安。從此,一路坎坷,一路傳奇
  1941年6月,寧夏海(原)固(原)回民第三次起義失敗後,起義軍團長馬思義率領餘部230多人沖出國民黨軍隊的重圍,投奔陜甘寧邊區,被整編為騎兵團。這些回民士兵當初是抱著八路軍幫他們打國民黨的願望進入邊區的。然而,當時是國共合作抗戰時期,八路軍不能出去打國民黨。再加上他們思念傢鄉和親人,邊區生活又很困難,許多人思想波動大,總想離開邊區。如何穩定這一批人,使他們轉化為抗日力量,在當時便成為邊區政府的一個大難題。最後,中共中央西北局選中瞭楊靜仁,派他到回民騎兵團擔任政治教官。那年,他剛24歲。
  他走馬上任後,整天和回民騎兵團的官兵們在一起,一面給幹部、戰士上政治課,苦口婆心地教育和勸解他們,一面手把手地教他們學習文化,使他們的思想覺悟迅速提高,情緒逐漸穩定下來。後來,毛澤東、朱德、林伯渠等領導同志接見馬思義,每次都由楊靜仁陪同。
  在楊靜仁等人的努力下,這支由回民遊勇組成的部隊,被改造成瞭一支驍勇善戰的人民軍隊。1947年在國民黨胡宗南部大舉進犯延安時,楊靜仁率領這支回民部隊參加瞭冷腰子阻擊戰,掩護中央機關從延安撤退。
  新中國成立後,如何通過和平談判方式解放西藏,成為舉世關註的問題。1951年春,著名的昌都戰役之後,西藏和談代表團來到瞭北京。由於和國民黨政權的長期隔膜,西藏方面對中央人民政府也有一時難以消除的誤解,因此,做好西藏代表的接待工作,對於消除誤解,建立信任感具有重要作用。於是,黨和政府指定剛30歲出頭的楊靜仁負責接待工作。和談期間,他和西藏代表結下瞭深厚的友情,為和談成功打下瞭一定的基礎。和談成功瞭,在中南海舉行的慶祝宴席上,又是楊靜仁領著西藏代表把盞來到毛澤東主席面前
  1959年平定西藏叛亂後,西藏是國際國內關註的焦點,解決好西藏的問題至關重要。
  一天晚上,周恩來總理在四川飯店請楊靜仁夫婦吃飯。席間,周總理舉杯對他說: 靜仁同志,又要辛苦你一趟瞭。 於是,楊靜仁直飛拉薩,在西藏做瞭大量艱苦細致的工作,終於把問題解決瞭。危難之際不辱使命,這就是楊靜仁。
  落實政策心底無私
   文革 中的關押,使楊靜仁失去10年大好時光,因此他非常痛恨冤假錯案,更忌諱把人打錯瞭再平反。他說: 打倒一個人不僅是他本人的問題,還會牽涉到他的父母妻兒及周圍同志,給他們都會造成傷害。 他常說:隻要我在任一天,就不允許有一件冤假錯案存在。
  李維漢是我們黨和國傢在統一戰線和民族工作問題上著名的理論傢和實踐傢,曾為我國的民族工作和統戰工作作出過重大貢獻。然而在以往的 左 的錯誤思想指導下,李維漢卻被打倒。撥亂反正中,李維漢的平反還遇到瞭很大的阻力。楊靜仁挺身而出: 李維漢同志有什麼錯誤?他沒有反黨反社會主義!如果不給他平反,這是我們黨的重大損失! 在他的支持和積極參與下,李維漢終於在1979年得到平反。
  楊靜仁在國務院和統戰部工作期間,在全國復查和平反瞭大量的冤假錯案,下大力落實瞭對 右派 、原工商業者等的各項政策,在各級政府、人大、政協中擴大瞭對各民主黨派和各界黨外人士的安排,支持和幫助瞭各民主黨派、工商聯開拓為四化服務的各項咨詢服務工作的新路子。他主張統戰工作主要對內,為建設社會主義的四個現代化服務,但也要對外,因而積極倡導和組織瞭黃埔同學會.為海峽兩岸的對話打開瞭一條重要通道。
  出生於回族宗教傢庭的楊靜仁,至今還保持著回民的習慣。他非常重視宗教工作.並把它作為統戰工作的重要部分。他說: 唐朝時,佛教的中心在中國,可以利用佛教開展國際友好交往工作。日本佛教徒到湖南禮祖,我們把遺址遺跡修一下,花錢不多,影響很大,這是打開局面很重要的一條。要以小見大,不要因小失大。要想得寬一些,遠一些:一個是伊斯蘭教同阿拉伯的關系,一個是佛教六祖同日本的關系。
  他支持各種宗教組織辦好宗教院校,有計劃地培養愛國的宗教職業人員;落實宗教政策,支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到下面檢查工作時,不管是清真寺還是喇嘛寺,他都要去拜訪,那些老阿訇和老主持都熟悉他。
  然而,為許多人落實過政策的楊靜仁,卻單單忘瞭給自己落實政策。撥亂反正後,他擔任瞭中共中央委員,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卻沒有給他發工資。他對妻子說: 隻要我們整個黨的政策對瞭,個人問題就不計較瞭。
  組建國傢民委
  他剛復出,重新組建國傢民委時,每天都走著或坐公共汽車上班。傢沒安下來,傢屬吃飯成瞭問題。民族宮的工作人員建議他們在民族宮承辦的會議上搭夥,但他連這並不特殊的待遇也不願沾邊,而是經常帶著傢人在西單附近的小飯館對付一日三餐。
  1986年赴香港參加王寬誠同志追悼會,組織上說此次赴港不做他事。於是他在港三四天,謝絕瞭遊玩和宴請,連著名的海洋公園也沒去。
  有一次去一傢工藝品廠參觀,隨行工作人員在廠外門市部買瞭幾塊圖章石料,他知道後立即讓他退回去。旁人勸解說: 這是老百姓都可隨便買的 ,他卻反問道: 為什麼專門在我參觀時買?不就想讓人傢便宜你點嗎?
  楊靜仁是無產階級革命傢,黨和國傢統一戰線和民族工作卓越的領導人,他雖然離開瞭我們,但他的革命精神永遠鼓舞著全國各族人民為建設四個現代化而努力奮鬥
  民族調研
  1954年,楊靜仁赴西康藏區和涼山彝族地區進行深入調查,撰寫瞭《關於西康省藏族自治區基本情況的報告》。1958年到寧夏調查宗教問題,提出改革宗教制度的重要建議。發起成立瞭中國伊斯蘭教協會,並積極協助人民政府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發揚伊斯蘭教的優良傳統,團結各族穆斯林群眾愛國愛教。在廣大穆斯林群眾中享有很高的威望。
  1960年初,楊靜仁帶工作隊到西藏協助西藏工委工作。提出的工作報告被鄧小平高度評價為 馬克思主義文件 。同年9月,擔任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主席、黨委第一書記、軍區政委,西北局書記處書記。
  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楊靜仁當選為中央委員,以後又連續當選為黨的第十二屆、十三屆中央委員。
  1978年3月,他被任命為國傢民委主任、黨組書記,以後又兼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1980年9月,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主管民族和政法工作。
  1982年,楊靜仁擔任中央統戰部部長兼國傢民委主任,中共中央對臺工作領導小組成員。1983年又當選為第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負責主持黨和國傢的統戰、民族、宗教工作。他提出把統一戰線和改革開放相結合,大力開展海外統戰工作,使我國的統戰、民族、宗教工作出現瞭新局面。1986年後,又連續當選為第七、八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楊靜仁同志因病於2001年10月19日7時3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4歲。
楊靜仁的4個子女
  楊靜仁的一個兒子楊華山大學畢業後,根據父親的意思到西藏工作。他幹得很出色,組織上想提拔他當處長。但楊靜仁對原西藏自治區區委書記伍精華說: 不要提他。 他認為別人當處長是靠本事,而自己的兒子當處長是因為他的關系。因此,盡管他的4個孩子都是中共黨員,大學生,而且工作出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