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井泉

人物簡介  李井泉出生江西臨川,自加入共產黨後,歷經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是優秀的革命傢、政治傢。曾任中共川西區黨委第一書記、,四川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共四川省委第一書記兼省軍區第一政委、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等職位,長期主政四川,為四川經濟建設付出貢獻。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909年,李井泉出生在江西省臨川縣唱凱鎮倉下村一個農民傢庭。在傢中,除瞭姐姐和妹妹,三兄弟中他是老大。因此,重活累活少不瞭他。傢裡種的幾畝薄田,從栽種到收割,他都是主要勞力。
  李井泉從小喜歡讀書。他父親是鄉間少有的知識分子,望子成龍心切,經常把兒子關在房裡,要他讀四書、五經。待他年歲稍長,又送他到撫州進洋學堂。
  1924年秋天,年滿15歲的李井泉進入江西省立第三師范學校讀書,隨即就為校園內掀起的新文化運動的熱潮所振奮。教他國語的青年教師章滌昌,曾經在北京參加過 五四 愛國運動。他利用授課之便,向學生灌輸革命思想;課餘,還將《新青年》、《向導》、《每周評論》等進步書刊偷偷地拿給李井泉等學生看。為瞭掩人耳目,李井泉與舒同(曾任八路軍晉察冀軍區政治部主任)等進步學生商議,成立瞭一個 讀書會 ,明為鉆研功課、交流心得,暗中卻研究和探討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中國革命問題。
  李井泉在校學習努力,成績好,國語水平更高出其他同學一籌。他寫過不少進步文章,其中有的文章化名登在當時的地方報紙上,有的文章在 八一 起義部隊南下時曾當眾宣讀。由於他思想進步,1927年春天由該校老師章滌昌介紹,加入瞭共產主義青年團,曾出席過在省會南昌召開的農民協會代表大會。
  投身革命
  1927年夏天,中國革命處於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李井泉置自己的生命於不顧,參加瞭周恩來、葉挺、朱德、賀龍領導的南昌起義部隊。
  對此,官方的《朱德傳》是這樣記載的:起義部隊南下到達臨川時, 還有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軍數百人,在李井泉、蕭志戎帶領下,也參加瞭起義軍的行列。 隨後,朱德派他到第四軍第二十五師任政治宣傳員。有老同志深情回憶: 你冒著槍林彈雨深入前線,到士兵中去宣傳革命道理,戰士們在你的宣傳鼓動下,士氣大振,群情激昂,紛紛表示決心:我們要抱定必勝的信心,去和敵人勇敢的戰鬥。於是部隊繼續南下,與敵人進行瞭殊死戰鬥並取得瞭許多勝利。在這同時,你還深入農村,動員農民協會骨幹參軍參戰,教育農民幫助起義軍,送軍糧,抬擔架,支援前線。 同年9月,他 在廣東大埔三河壩戰鬥後,留在大埔、豐順、梅縣一帶做地方工作,先後在豐順縣黃金鋪區任共青團區委書記、共青團東江特委秘書長,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堅持鬥爭,表現瞭一個革命者的堅強意志。 (《李井泉同志生平》,新華社,1989年5月9日)
  土地革命
  1930年夏天,李井泉受東江特委派遣,去中央蘇區紅四軍前委送信做聯絡工作,前委書記毛澤東接見瞭他,語重心長地說: 你很年輕,精明強幹,又有文化,很適宜做政治工作,希望努力學習馬列著作,深入實際,深入基層與士兵共甘苦。把自己的知識和才能貢獻給工農大眾。 隨即,他被分配到紅一方面軍政委(毛澤東擔任)辦公室擔任秘書長,一直在毛澤東身邊工作。老戰友曾經評價他: 你對毛澤東同志很崇敬,很擁護,堅定不移地跟著毛澤東走,你是毛澤東同志的一名忠誠戰士。 同年底,李井泉轉為中共正式黨員。
  從1931年春天起,由於毛澤東認為李井泉 適宜做政治工作 ,並著力培養他,李井泉歷任紅四軍補充團政委、紅一方面軍司令部直屬隊黨總支書記、紅三十五軍政委、贛南獨立第三師政委、紅二十一軍政委、紅三軍團第四師政治部主任、第一補充師政委、第三補充師政委。 20歲剛剛出頭,就能擔任軍師一級的政委,沒有相當的政治水平,那是很難想象的!
  1931年春,被調到紅三十五軍任政委。紅三十五軍改編為紅軍獨立第三師時,仍任政委。1932年8月中旬作為紅21軍政治委員參加瞭樂安戰役;1933年2月27-28日,率部參加瞭 黃陂戰役 。後任紅三軍團第四師政治部主任,第一、第三補充師政委。在中央根據地工作期間,李井泉同志曾受到錯誤批判和不公平的對待,但他忍辱負重,積極工作,在反 圍剿 中帶領部隊英勇戰鬥。
  長征路上
  1934年10月,李井泉參加瞭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裡長征,開始在中央直屬縱隊擔任沒收委員會主任,負責為直屬縱隊提供糧食等後勤供應。 這一時期,他嚴格掌握黨的有關政策,不該沒收的堅決不沒收,反對和制止濫打濫殺地主的現象,以實際行動粉碎瞭國民黨反動政府誣蔑紅軍是 流寇 的宣傳,擴大瞭紅軍正義之師的形象。
  1935年1月,遵義會議以後,李井泉調任中央直屬縱隊政治處主任,協助司令員劉伯承抓好直屬縱隊的思想政治工作,為紅軍大部隊做出表率。5月,紅軍經過四川時,他擔任過冕寧縣革委會主席、遊擊總隊政委,發動群眾起來革命,有力地策應瞭主力紅軍的行動。
  1935年6月,紅一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匯合後,兩軍交流調整幹部,他因 適宜做政治工作 ,調任紅四方面軍第九軍政治協助員。當年8月3日,中央軍委制定瞭《夏(河)洮(河)戰役計劃》,決定紅一、四方面軍混編,兵分左右兩路北上:以紅一方面軍主力和紅四方面軍的兩個軍組成右路軍,由毛澤東、周恩來率領,向班佑、巴西地區開進;以紅一方面軍一部和紅四方面軍的三個軍組成左路軍,由朱德、張國燾、劉伯承率領,向阿壩地區開進,再到班佑地區向右路軍靠攏,相機占領夏河、洮河流域廣大地區,建立以岷州為中心的川陜甘革命根據地。8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兒蓋召開會議,以決議的形式肯定瞭上述方計。面對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的大好革命形勢,李井泉由衷高興。
  1935年8月下旬,左、右兩路軍通過瞭渺無人煙的水草地,這也是李井泉第一次過草地。右路軍到達班佑、巴西等地區,勝利進行瞭上包座戰鬥,殲滅胡宗南部5000餘人,打開瞭通往甘肅南部的大門;與此同時,左路軍主力到達阿壩地區,並按計劃準備渡噶曲河與右路軍會師。這時,讓隨左路軍行動的李井泉吃驚的事情發生瞭:
  1935年9月3日,張國燾借口噶曲河漲水不能通過,命令已進到嘎曲河附近的部隊返回阿壩,然後南下。1935年9月8日,他又致電徐向前、陳昌浩,命令 右路軍即準備南下 。當天,中共中央致電張國燾,明確指出: 左路軍如果向南行動,則前途極不利。 張國燾對黨中央的再三爭取置之不理,下令右路軍中的紅四方面軍部隊隨他南下。張國燾此舉,分裂瞭黨,分裂瞭紅軍。
  1935年9月中旬,張國燾在阿壩召開瞭中共川康省委擴大會議,他在會上說: 毛兒蓋會議是錯誤的,北上是行不通的,還是要南下,建立天(全)蘆(山)雅(安)根據地,相機向四川發展。 一些受蒙蔽的與會者,在張國燾的蠱惑下,竟然圍攻紅軍總司令朱德、總參謀長劉伯承,逼他們表態。朱德、劉伯承都主張: 北上有利,南下是要碰釘子的。 張國燾(出生於江西萍鄉上栗)竟然利用老鄉關系拉攏李井泉,李井泉不卑不亢地說: 總司令、總參謀長都說話瞭,他們肯定比我站得高、看得遠,我贊同他們的意見! 張國燾碰瞭一個不軟不硬的釘子!一怒之下,他把李井泉貶到紅四方面軍紅軍大學當政治教員。
  張國燾一意孤行,率領部隊過草地南下,企圖在四川建立根據地。結果,南下行動徹底失敗,嚴重消耗瞭紅軍有生力量。面對嚴重危局,李井泉對張國燾錯誤路線進行瞭抵制,並利用政治教員身份對廣大學員進行說服教育。
  1936年7月,紅二、四方面軍會師,張國燾走投無路,被迫同意北上,李井泉又隨著紅四方面軍過草地北上。同年秋,他被調到紅二方面軍(總指揮賀龍)第四師擔任政委。對於李井泉坎坷的長征路,黨中央評價極高: 在長征中,李井泉同志先後在一、四、二方面軍工作,他兩次過草地,歷盡艱辛,始終維護黨的團結和統一,維護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確領導。 (《李井泉同志生平》,新華社,1989年5月9日)
  抗日戰爭
  1937年8月,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北上抗日;時任紅二方面軍第四師政委的李井泉,擔任瞭第一二O師(師長賀龍,政委關向應)第三五八旅(旅長張宗遜)副旅長(不久改任政委),在民族抗戰之初就聲名大噪。
   10月3日,日軍侵占寧武城。賀龍指揮李井泉支隊襲擊寧武。事前,他反復叮囑李井泉要做好群眾工作,取得當地人民的協助。李井泉照此辦理,派出工作組進行群眾工作,效果顯著。由於寧武城裡有10多名群眾跑出來報告情況、做向導,使攻城部隊迅速襲入寧武,殲敵50餘人。 10月中旬,為配合國民黨軍搞好忻口會戰, 張宗遜、李井泉按賀龍指示,指揮第七一五團14日黃昏襲擊瞭南北大常,攻占瞭永興村,殲敵100餘人。襲占南北大常、永興村以後,張宗遜、李井泉即率部向東活動,襲擾敵人,牽制日軍 。(見官方的《賀龍傳》)
  平綏鐵路在大青山南麓通過,聯接歸綏(今呼和浩特)、包頭、集寧3個重鎮,是日軍侵華的重要樞紐。大青山東西綿延300多公裡,南北寬50多公裡,面積2萬多平方公裡。從戰略上看,大青山地區是通往大西北和陜甘寧邊區的北部門戶,又靠近晉西北抗日根據地北翼,地位甚為重要。1938年5月,毛澤東致電賀龍等: 在平綏路以北沿大青山建立遊擊根據地甚關重要,請你們迅即考慮此事。 6月11日,毛澤東又致電八路軍總部:大青山脈的重要性如來電所述,該地區派何種部隊、何人指揮及如何作法,由你們依據情況處理。不過,他特別強調:派往該地區的部隊 須選精幹者,領導人須政治軍事皆能對付,且能機警耐苦,而有決心在該地創立根據地者 。
  八路軍領導人朱德、彭德懷決定,去大青山的部隊由第一二O師派出,歸賀、關指揮,並且根據毛澤東的有關指示,建議由李井泉率隊前往,其他事項由賀、關決定。
  賀龍、關向應等立即決定組織大青山支隊,任命李井泉為支隊司令員兼政委、第三五八旅參謀長姚喆為支隊參謀長,支隊主要武裝是王尚榮、朱輝照率領的第三五八旅第七一五團。朱德、彭德懷選中李井泉,說明他們認為李井泉 精幹 、 政治軍事皆能對付 、 機警耐苦 。這個評價當然是極高的。
  1938年9月初,李井泉第一二O師大青山支隊共2300餘人冒著酷暑北上,下旬由晉北進入綏遠。他們按賀龍、關向應指示,在涼城地區留下一個營依托蠻汗山建立綏南根據地,以保障晉西北與大青山區的聯系,主力越平綏路抵達歸綏、武川、陶林、集寧地域,開辟綏中根據地。9月下旬,支隊主力進到歸綏、武川公路以西。
  大青山地區崗巒起伏,村落稀疏,在遼闊的草原和崎嶇的山地上,步兵行動十分困難。而日軍和偽軍不是機械化就是騎兵,行動比較迅速。1938年11月,黨中央據此指示:大青山支隊迅速將步兵改為騎兵,以適應鬥爭的需要。在具體執行黨中央 化步為騎 指示中,李井泉、姚喆出色地完成瞭任務。他們一方面從消滅偽軍、圍殲頑匪中繳獲瞭大批戰馬,另一方面向開明紳士和大地主募捐,很快解決瞭馬匹問題,組建成一支精幹的大青山騎兵支隊,李井泉任司令員,姚喆任副司令員。
  大青山地區土匪甚多,不但影響民生,也影響抗戰;許多土匪最終成為漢奸。從1938年12月開始,李井泉決定剿滅匪患,到1939年2、3月間,初步肅清瞭當地的土匪,鎮壓瞭罪大惡極的漢奸,安定瞭社會秩序。
  大青山地區居住著蒙古族、回族和漢族,是民族雜居之地,搞好民族關系對於團結抗戰意義重大。李井泉深入蒙古包和回族居住之地,積極宣傳黨的民族政策,尊重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平等待人,以極大熱情去做少數民族上層人物和各寺廟喇嘛的工作,把他們中絕大多數吸收到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積極同我黨我軍合作,實行全民族的共同抗戰。
  挺進大青山地區一年裡,大青山支隊共進行大小戰鬥百餘次,粉碎瞭敵人15次大規模 掃蕩 和圍攻,消滅日軍1000餘人,繳獲各種槍支500餘支,成功地把敵人擠瞭出去,使人民軍隊在根據地站穩瞭腳,開辟瞭大青山抗日根據地,以鐵的事實粉碎瞭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回憶往事,老戰友褒獎他: 1938年秋,你率領八路軍的一支部隊,穿過日軍的數道封鎖線,突破敵人的阻截和包圍,冒著冬季的嚴寒,橫穿平綏線,深入大青山開展遊擊戰。 你為創建大青山根據地,建立瞭功勛,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瞭重大貢獻。
  1940年1月,在大青山根據地形勢相對穩定後,李井泉調回晉西北工作,擔任新三五八旅(旅長是彭紹輝)兼晉西北軍區第三軍分區政委,參與領導瞭反擊國民黨頑固派閻錫山發動的 山西事變 戰事。官方的《毛澤東傳》有言, 中共中央軍委把李井泉從大青山根據地調來,加強對這個地區的領導 。
  1941年春,在毛澤東的關懷下,李井泉到延安中央黨校學習,理論修養得到很大提高。1942年秋,他被調到晉綏聯防軍司令部(司令員賀龍,徐向前為副司令員)擔任秘書長,成為 賀龍的筆桿子 ,為聯防軍的軍政建設作出瞭應有的貢獻。
  1943年春天,毛澤東任命徐向前擔任抗日軍政大學(抗大)總校校長。既然是軍政大學,校長無疑要懂軍事,政委當然要適宜做政治工作,他想到瞭李井泉。這時,抗大總校剛從敵後河北邢臺縣漿水鎮遷回陜西綏德縣西山寺。同時,黨中央又決定將設在晉察冀根據地的抗大第二分校、晉西北的第七分校、延安第三分校(即軍事學院)與總校合並,合並後新的學期統稱第八期。
  徐向前、李井泉到達綏德,一面建校,一面接收學員。從1943年4月至6月,中心任務是整編機構,端正思想。為便於管理教育,他們將抗大編成三個教育基本單位,即抗大總校、第二分校和第七分校。
  整編中,幹部教員缺乏是一個大困難。物資可以通過生產解決,幹部怎麼辦?作為抗大總校政委,李井泉負責 黨管幹部 事宜,他除瞭從學員中解決一部分,又請求軍委從延安編餘人員中調來一部分。
  整編就緒之後,從1943年8月至1944年11月,中心任務是整風審幹和開展大生產運動。整風占用時間最長,經歷瞭曲折的進程。整風的領導機構為抗大總學習委員會,按黨中央指示,由徐向前、何長工、李井泉、徐文烈及各部部長、各大隊政委組成,徐向前為學委會書記。作為總校政委,李井泉協助徐向前做瞭大量工作。
  1943年8月14日,總學委會頒發《關於學校整風學習的決定》,標志著抗大整風的開始。《決定》確定的總方針是 清算思想,清算歷史,檢查工作,審查幹部,四種工作有機的密切的配合進行 。
  前兩月為第一階段。內容是學習文件,思想整風,和風細雨。10月中旬,康生派整風審幹工作組進駐抗大,抗大整風進入第二階段。其方法是康生 搶救失足者 的那一套,有 坦白運動 勸說運動 開大會 作報告 集體勸說 個別談話 等等。結果,懷疑壓倒瞭信任,使一些人蒙受瞭冤屈。
  12月下旬,中共中央、毛澤東開始下決心糾正整風中的偏差。抗大整風才開始擺脫那種左的做法,轉入運動的第三階段。學校總學委會召開整風工作總結會議,徐向前因在延安沒有出席,由李井泉、何長工主持。從這時開始,實際上停止瞭群眾性的審查運動,轉入專職幹部和骨幹、積極分子為主的甄別復查。在中共中央正確指導下,李井泉、徐向前十分關註整風、審幹工作,經過甄別復查,那些 坦白分子 嫌疑分子 基本得到平反。對於李井泉擔任抗大政委,有抗大第八期畢業生這樣評價: 李政委關心愛護幹部,很好地掌握瞭毛主席的幹部政策!
  解放戰爭
  1945年8月,抗戰取得完全勝利,國民黨卻想獨攬勝利果實,國共內戰危機日重。就在當月,李井泉擔任晉綏野戰軍(司令員賀龍)政委,從賀龍的老部下成長為賀龍的好搭檔。1946年春,他正式就任中共中央晉綏分局書記(賀龍為常委)兼晉綏軍區政委,與賀龍一起成為中共在晉綏地區的主要領導。
  為迎擊國民黨可能發動的大規模內戰,李井泉於 1946年6月19日主持召開瞭晉綏分局高級幹部會議,他與賀龍在會上一致強調:國民黨打內戰是靠美國人,而我們是靠人民。真正把農民的土地問題解決瞭,群眾鬥爭的積極性就會起來。會議根據黨中央指示,決定進行土地改革,並根據賀龍的建議通過決議:減輕農民負擔。人民的生產、支前的熱情大大提高,為晉綏地區解放戰爭的勝利準備瞭深厚的群眾基礎。談起這次高級幹部會議,李井泉歸功於賀龍: 都是老總唱的戲! 賀龍真誠地說: 你可是分局書記啊!
  1946年11月,根據全面內戰爆發後國民黨大打出手的現實,賀龍、李井泉商量之後報經中央軍委批準,將晉綏野戰部隊組成三個縱隊。不久中共中央軍委即來命令,調其第一縱隊西渡黃河,保衛邊區。賀龍、李井泉二話沒說,親自到第一縱隊駐地,動員部隊愉快地服從命令。1947年3月,中共中央軍委又下令調晉綏第二縱隊開赴陜北。賀龍、李井泉照樣不折不扣地執行命令,送王震部過瞭黃河。
  1947年12月,在賀龍、李井泉領導下,晉綏軍區和晉綏分局聯合召開對敵鬥爭會議,全面檢查1946年來的對敵鬥爭,發現不少問題。根據黨中央十二月會議的精神,賀龍、李井泉主持通過會議決議:
  地方工作要糾正過去的錯誤,正確執行政策,組織反對閻錫山、傅作義反動統治的統一戰線,集中打擊依附國民黨的惡霸地主,縮小打擊面;軍事鬥爭上,地方兵團和遊擊隊要進一步學習和貫徹毛澤東軍事思想,針對敵軍活動規律,適時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敵。在敵大兵團出動時,則集中更大的兵力,主動積極作戰。爭取在一兩年內,配合友鄰軍區奪取太原、歸綏,解放全山西、全綏遠。
  由於賀龍、李井泉十分重視地方部隊的建設,及時使遊擊隊、地方兵團逐步升級為野戰部隊,晉綏地區的野戰機動兵力增加瞭近3倍,戰鬥力也日漸提高。 晉綏部隊1948年作戰1173次,殲敵5.5萬餘人,到當年年底,除太原、大同、歸綏、包頭等大城市及平綏路西段外,晉綏廣大地區都已為人民解放軍所控制。 (見官方的《賀龍傳》)生前談起在晉綏地區的工作,李井泉總是謙虛地說: 講功績首先要講賀老總,我隻是賀(龍)唱李(井泉)和!
  主政四川
  1949年4月21日,毛澤東、朱德下達瞭《向全國進軍的命令》,從命令中可以看出,李井泉當時是能夠和劉伯承、鄧小平、陳毅、粟裕、譚震林、林彪、羅榮桓、聶榮臻、徐向前、彭德懷、賀龍等相提並論的戰略區領導人之一。
  1949年5月23日,毛澤東在部署各野戰軍向全國進軍的電報中,明確指出: 一野(4個兵團35萬人)年底以前可能占領蘭州、寧夏、青海,年底或年初準備兵分兩路:一路由彭德懷率領位於西北,並於明春開始經營新疆;一路由賀龍率領經營川北,以便與二野協作解決貴州、四川、西康三省。 根據這個指示,賀龍與李井泉商量,從晉綏分局、晉綏軍區機關抽出一些幹部,組成調查小組,化裝成商人、老百姓,潛入西南,調查瞭解當地的軍事、政治、經濟情況,為向那裡進軍作準備。
  1949年冬,賀龍、李井泉等領導第十八兵團由陜西入四川,參加和領導進軍西南的戰鬥。從這時起,他就與鄧小平、賀龍等一起,為我國西南地區的開發和建設事業,嘔心瀝血,艱苦奮鬥。之後,他歷任川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任、成都市軍管會主任、西南軍區副政委兼四川省委書記、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三副書記、西南軍區副政委兼四川省委第一書記、四川省政府主席、成都軍區第一政委、西南局第一書記、西南三線建設委員會主任(副主任彭德懷),直到 文化大革命 被打倒,在四川戰鬥、工作長達16年以上。 毛澤東說過: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 ,要使農業生產得到迅速的發展,必須大搞農田水利基本建設。據此,李井泉提出群眾大搞水利和機電提灌相結合的方針,並主持重修都江堰,合理開發和利用水利資源,使農田灌溉面積不斷擴大,糧食產量不斷提高,年年獲得豐收。在視察都江堰水利工程時,毛澤東主席緊緊握住他的手,連聲稱贊說: 你幹得很好,為四川人民立瞭一大功。
李井泉如何對待彭德懷
  1966年5月27日,彭總正在前往貴州六盤水的路上,車到四川大足縣被西南三線建委以傳達 五 一六 通知精神的名義召回成都。傳達會很快變成瞭批判會。會上,有人指責他 到處放毒 、 收買人心 、 小恩小惠 、 偽裝艱苦樸素 、 攻擊毛主席,攻擊 三面紅旗 、 翻案 等等。彭德懷說明、檢討,三次不能過關。繼而,又追問彭德懷和彭真的關系,要彭德懷交代 反黨小集團 和 裡通外國 問題。會後,西南局書記處指示,以簡報的形式向中央文革報告批彭的情況,並將這一簡報在黨內各級組織傳達。李井泉的報告一箭雙雕:既證明他貫徹瞭黨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又表示他已經和彭德懷劃清瞭界限。
李井泉子女現狀
  蕭裡一生為李井泉生有六男二女。5個男孩的取名都來自毛澤東的文章或講話。長子黎風,次子明清,其名出自毛澤東在延安整風時講過的 黎明風清 之語。三子巨一,出自毛澤東對 七大 的總結 巨大統一 。四子新桅,出自毛澤東的文句 新中國的桅桿已經出現在地平線上 。五子在望,出自毛澤東所寫的 新年祝詞 標題 勝利在望 。李井泉把幾個兒子都送瞭人。三子送給孫志遠(原國傢第三機械工業部部長),五子在望送給瞭申國藩(原成都市委監委常務委員),幼子華川送給張經武(原中央人民政府駐西藏代表)。因此,李傢的親兄弟有不同的姓。
  李黎風生於1942年,1969年與 地主女兒 李彥君結婚,1970年生下兒子李放,1975年又生下雙胞胎兒女,以毛澤東的名和字分別取名為李澤支、李潤那。1972年,李黎風攜全傢到北京,為李井泉的平反奔走呼號。1978年,經總參謀長羅瑞卿批準參加解放軍,在總參謀部一個軍事研究所工作,1995年升任為大校副所長。1997年退休。
  李明清是李井泉第二個兒子,文革中李明清被抓住,毆打致死。1973年,北京市公安局抓住打死李明清的兩名兇手並報請李井泉處理,李井泉作瞭不追究他們責任的批示。
  孫巨一是李井泉第三子,在北京四中畢業後考入清華大學無線電系,後留學美國獲南加州大學信息工程學博士學位。回國後經北京市副市長韓伯平介紹,進入康華公司。後經萬裡介紹出任中國科協中國國際經濟技術開發中心總經理,歷任駐香港招商局副總經理,北京招商局副總經理。
  李新桅是李井泉的第四子,文化大革命 初期因受父親牽連,被抓進北京市公安局 黑幫子女學習班 強迫勞動改造,1971年獲釋後回到老傢江西臨川唱凱倉下插隊落戶。李井泉重新擔任國傢領導人後,他回到北京,現為北京市的個體戶。
  申再望是李井泉第五子,原名 在望 ,文革結束後,改名為再望。1992年赴新華社香港分社工作,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外事部處長,後任四川省對外友好協會副廳級巡視員。其妻是成都峨眉電影制片廠導演、國傢一級剪輯師李玲。
  張華川是李井泉的第六個兒子。1979年張經武平反後,80年代,張華川移民美國。
  李大蓉是李井泉的大女兒。1973年,李大蓉考入江西醫學院醫療系,1976年畢業後分配到北京宣武醫院。先後任住院醫師、主治醫師、副主任醫師;1990年9月~2005年3月擔任宣武醫院教育處處長。
  李井泉的次女叫李力清。歸國後,歷任山東桓臺縣副縣長,中聯部非州司副司長,非洲局局長,中國駐博茨瓦納大使館、中國駐印度大使館政務參贊。李力清嫁給廣電部外事處處長郭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