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裡巎巎

人物簡介  康裡巎巎,回族人,元代著名少數民族書法傢,與趙孟頫、鮮於樞、鄧文原齊名,故有 北巎南趙 之稱。康裡巎巎的代表作有《謫龍說卷》、《李白古風詩卷》、《述筆法卷》等,行草書法成就最高,其行筆迅捷,線條極為流暢,風姿疏展挺拔。康裡巎巎的書法對元末明初的書壇產生瞭較大影響,在書法藝術的延續上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

人物生平
  康裡巎巎,元成宗元貞元年-元順帝至正五年(1295 1345),享年51歲,中國元代書法傢。字子山,號正齋、恕叟,又號蓬累叟。西域康裡部色目(元代屬欽察汗國,今屬哈薩克斯坦)人。曾任禮部尚書、奎章閣大學士。博通群書,擅楷、行、草等書體,師法虞世南、王羲之,善以懸腕作書,行筆迅急,筆法遒媚,轉折圓動,自《李白詩卷》(部分)成風格。有墨跡《顏魯公述張旭筆法記卷》、《謫龍說卷》、《漁父辭冊》、《柳宗元梓人傳》、《臨十七帖》、《李白詩卷》等傳世。
  康裡巎巎曾任禮部尚書、奎章閣大學士,官至翰林學士承旨,知制誥,兼修國史。以書名世。幼年時在皇傢圖書館受過充分的漢文化教育,後來做過文宗和順帝的老師。他是個廉潔、正直的大臣。子山書正書學虞世南、鐘繇,行草宗羲獻。草書猶得鐘王筆意,勁圓毫雄,極具個人特性。其學書極其用功,傳雲可以 日寫三萬字 三倍於松雪道人之 日書萬字 ,的確令人驚嘆!《元史 本傳》雲: 善真行草書,識者謂得晉人筆意,單牘片紙,人爭寶之,不啻金玉。 書與趙孟俯、鮮於樞、鄧文原齊名,世稱 北巎南趙 。他的成就主要在行草,代表作有《謫龍說卷》、《李白古風詩卷》、《述筆法卷》等。
  巎巎之仕履、生卒,《元史》卷一四三〈巎巎傳〉: 巎巎幼肄業國學,博通群書。長襲宿衛 。 始授承直郎、集賢待制,遷兵部郎中,轉秘書監丞 。 改同僉太常禮儀院事,拜監察禦史,升河東廉訪副使,未上,遷秘書太監,升侍儀使。尋擢中書右司郎中,遷集賢直學士,轉江南行臺治書侍禦史,拜禮部尚書,監群玉內司 。 遷領會同館事,尚書,監群玉內司如故。尋兼經筵官,復除江南行臺治書侍禦史,未行,留為奎章閣學士院承制學士,仍兼經筵官,升侍書學士,同知經筵事。復升奎章閣學士院大學士,知經筵事,除浙西亷訪使,復留為大學士,知經筵事。尋拜翰林學士承旨、知制誥兼修國史,知經筵事,提調宣文閣、崇文監 。 既而,出拜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明年,復以翰林學士承旨召還。時中書平章闕員,近臣欲有所薦用,以言覘帝意。帝曰:平章已有其人,今行半途矣。近臣知帝意在巎巎,不復薦人。至京七日,感熱,疾卒,實至正五年五月辛卯也,年五十一 出任 秘書監丞 、 秘書太監 ,分別在延佑七年七月、泰定二年八月。巎巎之授 江南行臺治書侍禦史 ,應在元統元年十一月。而 奎章閣侍書學士 之蒞、 翰林學士承旨 之初蒞,則分別在後至元元年十一月、至正二年七月之前。巎巎在官值得稱道的 政績 ,見有反對撤消 奎章閣學士院 和建議恢復科舉、修三史以及行鄉飲酒於國學、褒贈唐、宋賢士等。此外,他還曾在 南坡之變 以後,以在任 監察禦史 ,與丁哈八失、許有壬等一起上書論列鐵失等 逆黨 罪惡。在順帝索觀圖畫時,巎巎進行瞭 因事制宜 的 諷諫 。
康裡巎巎書法
  康裡巎巎的字既有很深的功力,又有勁健清新、純凈灑脫的神韻。從王字起傢,又吸收醉素、張顛的狂放,孫過庭《書譜》的俊秀,形成個人風格:行筆迅捷,線條極為流暢,字形較長,風姿疏展挺拔。自謂一日可寫一萬字,未嘗以力倦而輟筆。流暢是一種特殊的美,流暢而不浮滑,更顯出康字的深厚功底。
  康裡巎巎博通群書,擅楷、行、草等書體,師法虞世南、王羲之,善以懸腕作書,行筆迅急,筆法遒媚,轉折圓動,自《李白詩卷》成風格。他是個廉潔、正直的大臣,字也寫得爽利幹脆,用筆速度較快,往往在最後一筆用力一挑、或一頓,這樣難免顯得有些刻露-他的成就主要在行草。他的正書師法虞世南,行草書由懷素上追鐘繇,王羲之,並吸取瞭米芾的奔放,在當時趨趙孟俯嫵媚書風的情況下,能創自己的藝術道路。明代解縉說: 子山書如雄劍倚天,長虹駕海。 康裡夔夔作為一個少數民族的傑出書法傢特立於書壇,留下的墨跡不多,有行草書《唐元縝行宮詩》,轉折圓勁。其《漁夫辭冊》、《草書述筆法》確有唐晉風度。所寫的李白《古風第十九首》詩,字體秀逸奔放,深得章草和狂草的筆法。有墨跡《顏魯公述張旭筆法記卷》、《謫龍說卷》、《柳宗元梓人傳》、《臨十七帖》等傳世。
康裡巎巎《雜詩》
  《中國歷代法書墨跡珍品原色放大系列:康裡巎巎(原色放大 全彩色高清珍藏本)》內容簡介:本系列書是《中國歷代法書墨跡珍品原色放大系列》,收錄各名傢的彩色放大全本,並附釋文及評析文章,是目前國內第一本忠實於原帖的原色放大字帖。適合不同層次的書傢,書法愛好者臨摹、學習。裝幀典雅,印刷精美,具有一定的收藏價值。《中國歷代法書墨跡珍品原色放大系列:康裡巎巎(原色放大 全彩色高清珍藏本)》為康裡巎巎《雜詩》。
人物評價
  關於康裡巎巎的書法,元史記載他 善真行草書,識者謂得晉人筆意,單牘片紙人爭寶之,不啻金玉 。《書史匯要》甚至說,元朝以書名世的,趙孟俯之後,便無人能比瞭。從康裡巎巎流傳至今的墨跡來看,這種評價不為過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