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瓚

人物簡介  倪瓚是元末明初著名畫傢、詩人、書法傢,與黃公望、王蒙、吳鎮合稱 元代四大傢 ,他開創瞭水墨山水的一代畫風,代表作有《松林亭子圖》《漁莊秋霽圖》《怪石叢篁圖》《容膝齋圖》等。倪瓚出身富貴之傢,本人相當博學,他擅長畫山水、竹石、枯木等,是影響後世最大的元代畫傢;他擅長楷書,其書既遒勁、精美,又率意、簡逸;此外他的詩造語自然秀拔,清雋淡雅,不雕琢,散文也一樣。

人物生平
  其祖父為本鄉大地主,富甲一方,貲雄鄉裡。父早喪,弟兄三人,同父異母長兄倪昭奎(字文光),是當時道教的上層人物,曾 宣受常州路道錄 、 提點杭州路開元宮事 、 賜號元素神應崇道法師,為主持提點 、又 特賜真人號,為玄中文潔真白真人。 二哥(同胞)倪子瑛。在元代,道教的上層人物地位很高,有種種特權,既無勞役租稅之苦,又無官場傾軋之累,反而有額外的生財之道。
  倪瓚從小得長兄撫養,生活極為舒適,無憂無慮,倪昭奎又為他請來同鄉 真人 王仁輔為傢庭教師。倪瓚受到這樣的傢庭影響和教育,養成瞭他不同尋常的生活態度,清高孤傲,潔身自好,不問政治,不願管理生產,自稱 懶(嬾)瓚 ,亦號 倪迂 ,常年浸習於詩文詩畫之中,和儒傢的入世理想迥異其趣,故而一生末仕。 性好潔,服巾日洗數次,屋前後樹木也常洗拭。傢中藏書數千卷,親手勘定。
  青少年時期的倪瓚雖然傢境富裕,生活優裕,但未染上紈絝子弟習氣,對自身的學習修養,抓得挺緊。傢中有一座三層的藏書樓 清閟閣 ,內藏經、史、子、集、佛經、道籍千餘卷。倪瓚每日在樓上讀書作詩,除精心研讀典籍外,對佛道書籍也多有涉獵。 清閟閣 內還藏有歷朝書法名畫,時間較遠的有三國鍾繇的《薦季直表》,較近的有宋代米芾的《海嶽庵圖》等。倪瓚對這些名作朝夕把玩,心摹手追,尤其對董源的《瀟湘圖》、李成的《茂林遠岫圖》、荊浩的《秋山圖》,潛心臨摹,揣摹其神韻氣質。同時,他常外出遊覽,見到有價值的景和物隨手描繪,他精細地觀察自然界種種現象,認真地寫生,歸後往往畫卷盈笥。倪瓚一方面註意繼承傳統技法,博采各傢所長,勤奮的學習,為他後來在繪畫上的創新打下瞭堅實的基礎。
  元泰定五年(1328),長兄倪昭奎突然病故。繼之,母邵氏和老師王仁輔相繼去世,使倪瓚悲傷不己。他原來依靠其長兄享受的特權,隨之淪喪殆盡,倪瓚變成瞭一般的儒戶,傢庭經濟日漸窘困,他懷著憂傷的情緒, 自作述懷詩,詳述當時自己痛苦的環境。
  元天歷三年(1330)到至正十一年(1351)的20年內,是倪瓚繪畫創作的成熟期。這時期,倪瓚廣泛交際,友人多為和尚、道士或詩人、畫傢。他作的詩作多半也是和這類人酬唱之作。他的至交張伯雨是有名的道士,倪瓚曾為其精心繪制瞭《梧竹秀石圖》。另一位他所推崇的名畫傢黃公望亦是當時新道教全真教中名人,道學深邃,比他年長32歲。黃公望曾花10年時間,替倪瓚畫《江山勝攬圖》卷,長二丈五尺餘,是黃氏淺絳山水中的傑作之一,畫卷題款為至正戊子(1348);那時倪瓚48歲。此時,他開始信仰道教(全真教),養成瞭孤僻猖介的性格,超脫塵世逃避現實的思想,這種思想也反映到他的畫上,作品呈現出蒼涼古樸、靜穆蕭疏的意向。
  從元至正十三年(1353)到他去世的20年裡,倪瓚漫遊太湖四周。他行蹤飄泊無定,足跡遍及江陰、宜興、常州、吳江、湖州、嘉興、松江一帶,以詩畫自娛。這時期,也是倪瓚繪畫的鼎盛期。他對太湖清幽秀麗的山光水色,細心觀察,領會其特點,加以集中、提煉、概括,創造瞭新的構圖形式,新的筆墨技法,因而逐步形成新的藝術風格。作品個性鮮明,筆墨奇峭簡拔,近景一脈土坡,傍植樹木三五株,茅屋草亭一兩座,中間上方空白以示淼淼的湖波、明朗的天宇,遠處淡淡的山脈,畫面靜謐恬淡,境界曠遠, 此種格調,前所未有。這一階段,倪瓚創作瞭《松林亭子圖》(1354)、《漁莊秋霽圖》(1355)、《怪石叢篁圖》(1360)、《汀樹遙岑圖》(1363)、《江上秋色圖》(1368)、《虞山林壑圖》(1371)等許多力作給後來的明清繪畫以巨大的影響,成為元四大畫傢之一。
  元至正二十三年(1363)九月十八日(10月25日),其妻蔣氏病死,倪瓚受到很大的打擊。長子早喪,次子不孝,生活越覺孤苦無依,內心煩惱苦悶,無所適從。明初,朱元璋曾召倪瓚進京供職,他堅辭不赴。明洪武五年(1372)五月二十七日(6月28日)作《題彥真屋》詩雲: 隻傍清水不染塵 ,表示不願做官。他在畫上題詩書款隻寫甲子紀年,不用洪武紀年。
  明洪武七年(1374),倪瓚在江陰長涇借寓姻戚鄒氏傢,中秋之夜,他身染脾疾,便到契友名醫夏顴傢就醫,夏築停雲軒以居之。倪瓚一病不起,於陰歷十一月十一日(12月14日)死於夏府,享年74歲。他的遺體埋葬在江陰習裡,後改葬在無錫芙蓉山麓的祖墳,周南老撰墓志銘。
倪瓚山水畫
  倪瓚擅山水、竹石、枯木等,其中山水畫中采用瞭典型的技法 折帶皴,是元代南宗山水畫的代表畫傢,其作品以紙本水墨為主。其山水師法董源、荊浩、關仝、李成,加以發展,畫法疏簡,格調天真幽淡。作品多畫太湖一帶山水,構圖平遠,景物極簡,多作疏林坡岸,淺水遙岑。用筆變中鋒為側鋒,折帶皴畫山石,枯筆幹墨,淡雅松秀,意境荒寒空寂,風格蕭散超逸,簡中寓繁,小中見大,外落寞而內蘊激情。他也善畫墨竹,風格 遒逸 ,瘦勁開張。畫中題詠很多。他的畫由於簡練,多年來偽作甚多,但不容易仿出其蕭條淡泊的氣質。在倪瓚的畫論中,他主張抒發主觀感情,認為繪畫應表現作者 胸中逸氣 ,不求形似( 仆之所謂畫者,不過逸筆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娛耳 )。畫史將他與黃公望、吳鎮、王蒙並稱元四傢。明清時代受到董其昌等人推崇,常將他置於其他三人之上。明何良俊雲: 雲林書師大令,無-點塵土。 王冕《送楊義甫訪雲林》說,倪瓚 牙簽曜日書充屋,彩筆凌煙畫滿樓 。
倪瓚書法
  倪瓚工書法,擅楷書,他的書法作為在野的高人韻士,參禪學道,浪跡天涯 ,以一註冰雪之韻,寫出瞭他簡遠蕭疏,枯淡清逸的特有風格。徐渭雲: 瓚書從隸入,輒在鐘繇《薦季直表》中奪舍投胎,古而媚,密而疏。 倪瓚真正做到瞭既 隱 且 逸 ,其書既遒勁、精美,又率意、簡逸,無怪乎後人多稱其為 倪高士 。文征明、董其昌都曾高度贊美過他的書法。文征明評曰: 倪先生人品高軼,其翰札奕奕有晉宋風氣 。 董其昌評曰: 古淡天真,米癡(即米芾)後一人而已。 倪瓚與格守帖學的書法比較,完全是兩種迥然不同的風格,不免遭人非議。如項穆指責倪瓚 下筆之際,苦澀寒酸。縱加以老彭之年,終無佳境也 。而
  近代書傢李瑞清認為: 倪迂書冷逸荒率,不失晉人矩 ,有林下風, 如詩中之有淵明(陶淵明),然非肉食者所解也。 倪瓚傳世作品有《三印帖》、《月初發舟帖》、《客居詩帖》、《寄陳惟寅詩卷》、《與率度札》、《與良常詩翰》、《與慎獨二簡》、《雜詩帖》等多種。
倪瓚六君子圖
  《六君子圖》寫江南秋色, 坡陀上有松、柏、樟、楠、槐、榆六種樹木, 疏密掩映, 姿勢挺拔。圖的上部有遠山地抹。全圖氣象蕭疏, 近乎荒涼, 用筆簡潔疏放。此圖後有黃公望題詩雲: 遠望雲山隔秋水, 近有古木擁披陀, 居然相對六君子, 正直特立無偏頗。 倪瓚生活於元代後期,其時文人繪畫的創作理念和紙本山水畫的 幹筆皴擦 筆墨技法已經完善,而《六君子圖》可謂經典之作。
人物評價
  倪瓚的繪畫開創瞭水墨山水的一代畫風,與黃公望、吳鎮、王蒙並稱 元代四大傢 。畫法疏簡,格調天真幽淡,以淡泊取勝。作品多畫太湖一帶山水,構圖多取平遠之景,善畫枯木平遠、竹石茅舍,景物極簡。其畫多以幹筆皴擦,筆墨極簡,所謂 有意無意,若淡若疏 ,形成荒疏蕭條一派。在元四傢中,倪瓚在士大夫的心目中享譽極高。明何良俊雲: 雲林書師大令,無-點塵土。 明代江南人以有無收藏他的畫而分雅俗。其繪畫實踐和理論觀點,對明清數百年畫壇有很大影響。被評為 中國古代十大畫傢 之一,英國大不列顛百科全書將他列為世界文化名人。
  倪瓚性情清高孤傲,個性迂癖,不事俗務,一生沒做過官。明人搜輯的《雲林遺事》中說,一次他留客住宿,夜裡聽到咳嗽聲,次日一早就命入仔細尋覓,有無痰跡。仆人找不到,假說痰吐在窗外梧桐樹葉上,他就叫趕快把葉剪下,丟在離傢很遠的地方。倪瓚還有一傳說: 吳王 張士誠之弟張士信,一次差人拿瞭畫絹請他作畫,並送瞭很多金錢。倪瓚大怒,撕絹退錢。不料,一日泛舟太湖,正遇到張,被痛打瞭一頓,倪瓚當時卻噤口不出一聲。事後有人問他,他答道: 一出聲便俗 。倪瓚曾作一詩以述其懷: 白眼視俗物,清言屈時英,富貴烏足道,所思垂令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