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車

大車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原文: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轂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皎日。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行走聲檻檻,青色毛衣像嫩菼。難道是我不像你?相愛就怕你不敢。
大車:古代用牛拉貨的車,一說古代貴族乘坐的車子。檻(kǎn)檻:車輪的響聲。毳(cuì)衣:氈子。本指獸類細毛,可織成佈匹,制衣或縫制車上的帳篷。此處從聞一多說。菼(tǎn):初生的蘆葦,也叫荻,莖較細而中間充實,顏色青綠。此處以之比喻毳衣的青白色。爾:你。子:;指其所愛的男子。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大車前行聲啍啍,紅色毛衣色如璊。難道是我不像你?怕你不跟我私奔。
啍(tūn)啍:重滯徐緩的樣子,猶“檻檻”。璊(mén):紅色美玉,此處喻紅色車篷。一說赤苗的谷。奔:私奔

轂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皎日。
活著不能在一室,死後同埋一個坑。我說的話你不信,就讓太陽來作證。
榖(gǔ):生,活著。異室:兩地分居。同穴:合葬同一個墓穴。予:我。有如皦(jiǎo)日:有此白日。如,此。皦,同“皎”,白,光明,明亮。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行走聲檻檻,青色毛衣像嫩菼。難道是我不像你?相愛就怕你不敢。
大車:古代用牛拉貨的車,一說古代貴族乘坐的車子。檻(kǎn)檻:車輪的響聲。毳(cuì)衣:氈子。本指獸類細毛,可織成佈匹,制衣或縫制車上的帳篷。此處從聞一多說。菼(tǎn):初生的蘆葦,也叫荻,莖較細而中間充實,顏色青綠。此處以之比喻毳衣的青白色。爾:你。子:;指其所愛的男子。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大車前行聲啍啍,紅色毛衣色如璊。難道是我不像你?怕你不跟我私奔。
啍(tūn)啍:重滯徐緩的樣子,猶“檻檻”。璊(mén):紅色美玉,此處喻紅色車篷。一說赤苗的谷。奔:私奔

轂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皎日。
活著不能在一室,死後同埋一個坑。我說的話你不信,就讓太陽來作證。
榖(gǔ):生,活著。異室:兩地分居。同穴:合葬同一個墓穴。予:我。有如皦(jiǎo)日:有此白日。如,此。皦,同“皎”,白,光明,明亮。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行走聲檻檻,青色毛衣像嫩菼。難道是我不像你?相愛就怕你不敢。
大車:古代用牛拉貨的車,一說古代貴族乘坐的車子。檻(kǎn)檻:車輪的響聲。毳(cuì)衣:氈子。本指獸類細毛,可織成佈匹,制衣或縫制車上的帳篷。此處從聞一多說。菼(tǎn):初生的蘆葦,也叫荻,莖較細而中間充實,顏色青綠。此處以之比喻毳衣的青白色。爾:你。子:;指其所愛的男子。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大車前行聲啍啍,紅色毛衣色如璊。難道是我不像你?怕你不跟我私奔。
啍(tūn)啍:重滯徐緩的樣子,猶“檻檻”。璊(mén):紅色美玉,此處喻紅色車篷。一說赤苗的谷。奔:私奔

轂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皎日。
活著不能在一室,死後同埋一個坑。我說的話你不信,就讓太陽來作證。
榖(gǔ):生,活著。異室:兩地分居。同穴:合葬同一個墓穴。予:我。有如皦(jiǎo)日:有此白日。如,此。皦,同“皎”,白,光明,明亮。

譯註參考:

1、
王秀梅 譯註.詩經(上):國風.北京:中華書局,2015:148-149
2、
薑亮夫 等.先秦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145-147
寫翻譯
寫賞析
糾錯
全屏
評分:

很差較差還行推薦力薦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大車行走聲檻檻,青色毛衣像嫩菼。難道是我不像你?相愛就怕你不敢。大車前行聲啍啍,紅色毛衣色如璊。難道是我不像你?怕你不跟我私奔。活著不能在一室,死後同埋一個坑。我說的話你不信,就讓太陽來作證。註釋1.大車:古代用牛拉貨的車,一說古代貴族乘坐的車子。2.檻(kǎn)檻:車輪的響聲。3.毳(cu)衣▼

參考賞析

寫賞析

鑒賞

此詩的意思簡明直截。如果按照主人公是男子的說法,就是小夥子要求與姑娘私奔,並指天發誓,一定要和姑娘結合,生不能同床,死也要同穴。愛情的強烈、堅定、至死不渝,大概總可以感動姑娘瞭。這首詩把環境氣氛與主人公心情結合起來,相互烘托促進,是一個特色。第一章寫小夥子趕著蓋有青色車篷的大車奔馳,在隆隆的車聲裡,▼

創作背景

《毛詩序》說這首詩是“刺周大夫”,說他不敢信守諾言。這種說法後人提出質疑,因為全詩並沒有更多的社會背景描述。現代學者一般認為這是一首愛情詩,不過主人公是男還是女還有分歧。如果主人公是男子,那就是一位趕大車的小夥子和一位姑娘相戀,小夥子要求姑娘私奔(大概姑娘傢裡有人不同意他們結合),姑娘卻有點猶豫不決▼

來喲笑話

早上晨練發生的事

早晨特冷,和朋友去ATM取錢,巧遇運鈔車加鈔,隻得站一旁等候。朋友問我凍手不?我冷冷的說:凍手!瞬間四桿槍指向我倆…被送入***。路上一直沉默我問朋友你怎麼不開腔呢?瞬間八桿槍指向我倆。**:你叫什麼名字?我:蔣英羽。**:什麼名字?我:蔣英羽!**:what is your nam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