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慶緒

人物簡介  安慶緒別名安仁執,粟特族人,是安祿山的次子,由唐玄宗賜名慶緒,是安史之亂的元兇之一。安慶緒是安祿山麾下一員猛將,安史之亂時安祿山建立大燕政權,安慶緒被封為晉王。安慶緒與嚴莊、李豬兒等人殺瞭父親安祿山,自立為帝,後又被部將史思明所殺,謚號哀皇帝,後改為 晉剌王 。

人物生平
  弒父自立
  安慶緒是安祿山的第二個兒子。母親康氏是安祿山的元配妻子。安慶緒善於騎馬射箭,得到安祿山的偏愛。還不滿二十歲,就獲得鴻臚卿官銜,兼任廣陽太守。他原名叫仁執,玄宗賜名叫慶緒,安排在安祿山手下當都知兵馬使。
  至德二年(757年),他夥同嚴莊等人謀殺安祿山後,嚴莊、高尚把他立為安偽朝廷的君主。安慶緒一向懦弱,說話顛三倒四,嚴莊擔心人們不服,不讓他跟外人見面。嚴莊任安偽朝廷的禦史大夫,封馮翊郡王,獨攬軍政大權。他大力提升那些將領的官職,以此籠絡人心。
  連戰敗北
  至德二年(757年)二月,唐肅宗南巡鳳翔郡,才知道安祿山已死,派遣仆固懷恩出使回紇,跟回紇締結婚姻並要求他們出兵討伐叛軍。同月,郭子儀攻克河東郡,叛軍將領崔乾祐悄悄向南逃遁。八月,回紇三千騎兵到瞭。九月,廣平王李豫率領蕃漢聯軍收復西京長安,安守忠逃亡,叛軍屍體堆積如山。十月,叛軍將領尹子奇攻陷睢陽郡,殺死張巡、姚門言等人。唐軍乘勝到陜郡,叛軍害怕,命令嚴莊把驍勇善戰的精銳兵力全部派來抵禦。李豫派遣副元帥郭子儀等在陜州西邊的曲沃跟叛軍作戰,在新店擊潰瞭叛軍,追殺瞭二十裡,消滅燕軍十多萬,屍體擺瞭三十裡。
  拼死反擊
  嚴莊跑到東京洛陽,告訴安慶緒,安慶緒逃奔河北,跟隨的步兵不滿三千人,騎兵才三四百,到瞭新鄉,聽說大將嚴莊已經投降唐朝,各位將領的心思也動搖起來。叛軍阿史那承慶部落及李立節、安守忠、李歸仁等部分另逃散在恒郡、趙郡一帶,范陽隻有張通儒、崔乾佑等兩三人,時常前來衙前參拜。到瞭衛州,則已經沒有人來拜見瞭,等到瞭湯陰,隨從的人已經逃走瞭一半多,就是那些還沒有逃去的,也都駐紮在離安慶緒很遠的地方。安慶緒知道人心已經轉移改變瞭,也不敢過問。到相州,隨從的人已經差不多逃完瞭,隻剩下疲憊不堪的士卒一千、騎兵三百。到滏陽縣界,當時唐河東節度使李光弼駐有士卒一萬,軍馬三百在滏陽城,安慶緒處在必死之地,就對他的幾位兄弟說: 一樣是死,不如死個痛快。 於是和安慶和等三人率領傢童幾百人,設奇計大破唐軍,李光弼大敗。澤潞節度使王思禮的營地距離四五裡,聽說李光弼被打敗,軍隊立即潰散。
  安慶緒就分派八隊人馬兵發佈戰報聲稱:大破李光弼、王思禮兩軍,收降、斬首萬計,營幕儼然,上天幫助、提供方便,什麼也不缺少,況且回鶻兵已經撤走,立功不難。先前潰散的將士,限於本月二十六日前到相州集結屯住,下個月八日再去攻取洛陽。各路叛軍聽說在河東打敗瞭官軍,叛逆之心又穩固下來,接受安慶緒的招誘,在十月全部都到瞭相州。安慶緒把相州改稱安成府,大赦境內,改年號叫天和。委派薛嵩訓編練新舊部隊三萬餘、騎兵六千以上。十天之內,叛將蔡希德率眾從高平來歸,田承嗣從潁川來歸,武令詢從唐州來歸,沿途部隊又達到六萬。
  然而好景不長,不久,安偽朝廷的青州、齊州節度能元皓一人率領兵馬歸順李唐朝廷。乾元元年(758年),安偽朝廷的德州刺史王暕、貝州刺史宇文寬等都歸順瞭李唐朝廷,河北各鎮部隊都已守城多月,安偽朝廷命令蔡希德、安太清猛攻,又被叛軍攻陷,把守城將士抓去,剁成血塊吃掉。安偽朝廷發覺下面的很多官兵秘密商議歸順李唐朝廷,就把各級將領和士卒全部進行調換,縱容他們自相屠殺,歸順的念頭才瓦解瞭。安慶緒不理政事,隻是修建亭榭樓船,通宵宴飲。高尚等大臣之間各不同心。蔡希德部隊最精銳,他秉性又剛直,張通儒進讒言誣陷就絞死瞭他,三軍將士因蔡希德不被重用橫遭冤屈而憤恨沉痛。任命崔乾祐為天下兵馬使,代理統帥安偽朝廷內外的部隊。崔乾祐秉性執拗乖僻,士卒們不服從他。
  鄴城之戰
  乾元元年(758年)九月,唐肅宗派遣郭子儀等九位節度率領步兵騎兵二十萬進攻安慶緒盤踞的相州,任命魚朝恩為軍容使。開始,郭子儀的戰術是,派三千名弓箭手埋伏在壁壘背後。第二天交戰,他指揮自己的部隊佯裝潰逃,叛軍追趕他們,弓箭手一齊射擊,叛軍全軍潰敗。安慶緒派薛嵩向史思明搬救兵,說要把燕國帝位禪讓給他。史思明先派李歸仁率領步兵一萬人、騎兵三千人,盡早到滏陽接應。等李歸仁到瞭滏陽,郭子儀的包圍圈已很堅固,築瞭三道城墻,挖瞭三道戰壕,樓櫓望臺的雄偉氣勢,自古以來不曾有過。又放水去灌城腳,相州城內地下水猛漲,口口井都大水橫流。安慶緒讓安太清接替崔乾祐任都知兵馬使。史思明到相州南邊攻打魏州,魏州節度使崔光遠向南逃跑,史思明占領魏州城幾天之後,就是乾元二年(759年)正月初一。史思明自稱燕王,立年號。
  為部絞殺
  安慶緒從乾元元年(758年)十月被圍到乾元二年(759年)二月,相州城裡的人相殺而食,一鬥米的價錢七萬多,一隻老鼠值好幾千錢,人們把塌墻下的麥谷殼和馬糞洗一洗就像喂馬一樣地吃掉。史思明帶領人馬援救相州。這年三月六日,郭子儀等圍城部隊吃瞭敗仗,撇下相州向南撤退。他們毀掉河陽橋以便據守谷水。史思明帶領部隊到鄴縣南邊築起營壘駐下。安慶緒派人收繳瞭郭子儀等人軍營中丟下的糧食超過六七萬石,又跟孫孝哲、崔乾祐商議緊關相州城門固守,提出回頭抵禦史思明,將領們說: 眼下這種情況哪裡能夠對燕王史思明背信棄義呀! 張通儒、高尚、平冽對安慶緒說: 史王遠道而來,我們都應該去迎接,道歉。 安慶緒答復說: 隨你們各位去看看他。 史思明見張通儒等人來瞭,一塊兒抱頭痛哭,送給他們豐厚的禮物,又催他們回相州城去。整整過瞭三天時間,安慶緒還是不到史思明那裡去。
  史思明秘密召見安太清,要他誘出安慶緒。安慶緒不得已,隻好帶著三百騎兵去見史思明。史思明把他領進軍營,命令全體將士穿甲戴盔握著武器等待他。直到他的幾個弟弟被帶到庭前,安慶緒這才拜瞭兩拜跪下叩頭稱臣說: 我不能擔當重任,丟失瞭長安洛陽,長時間陷入重重包圍,沒想到燕王看在我父親的面上,率領部隊遠道而來援救。 史思明說: 丟失長安洛陽,打仗失利,那又算得瞭什麼。你作為兒子,殺死自己的父親奪取王位,難道不是大逆不孝嗎?我替你父親來懲罰你這個奸賊。 說罷就把安慶緒拉出去,連同他的四個弟弟以及高尚、孫孝哲、崔乾祐,都處以絞刑。
安慶緒為什麼殺安祿山
  安祿山原患有眼疾,自起兵以來,視力漸漸減退,至此又雙目失明,看不見任何物體。同時又患有疽病,性情變得格外暴躁,對左右侍從稍不如意,非打即罵。稍有過失,便行殺戮。他稱帝後,常居深宮,諸將很少能面見他議事,都通過嚴莊轉達。嚴莊雖受親重,也時而遭安祿山鞭撻。宦官李豬兒常為安祿山穿衣解帶,服侍左右,挨打最多,怨氣也大。安祿山寵幸的段氏,生下一子名慶恩,也受祿山寵愛,常想以慶恩代慶緒。安慶緒時常擔心被廢,嚴莊也恐怕宮中事變於己不利,於是,嚴莊與安慶緒、李豬兒串通一氣,謀害安祿山。
史思明為什麼殺安慶緒
  史思明說: 丟失長安洛陽,打仗失利,那又算得瞭什麼。你作為兒子,殺死自己的父親奪取王位,難道不是大逆不孝嗎?我替你父親來懲罰你這個奸賊。 說罷就把安慶緒拉出去,連同他的四個弟弟以及高尚、孫孝哲、崔乾祐,都處以絞刑。
歷史評價
  《舊唐書》: 慶緒素懦弱,言詞無序。
  《新唐書》: 慶緒善騎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