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世才

人物簡介  程世才將軍於1955年獲得中將軍銜,1930年加入紅軍,次年加入共產黨,經歷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自17歲參加紅軍以來艱苦奮鬥,為新中國付出巨大,是一名優秀的共產黨員、革命傢、軍事傢。建國後,程世才又擔任瞭公安軍第一副司令員、沈陽軍區副司令員兼沈陽衛戍區司令員、軍委裝甲兵副司令員等職務。1990年,程世才將軍病逝北京,享年78歲。

人物生平
  程世才,1912年8月8日出生於湖北省大悟縣一個貧苦農民傢庭。少年時,程世才不甘忍受地主的壓迫,對於社會的黑暗、階級的壓迫有著切齒的痛恨,內心蘊藏著一股強烈的抗爭意識。
  1930年,蔣介石、閻錫山、馮玉祥等軍閥忙於中原大戰,無暇顧及紅軍,鄂豫皖根據地得以發展,吸收瞭許多新的革命力量。17歲的程世才就是在這一年加入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
  1932年10月,蔣介石在紅四方面軍跳出包圍圈後,仍然緊追不舍,派嫡系第14軍軍長衛立煌率第10師、第83師、第34旅從東、南、北三面對紅軍實施包圍,企圖圍殲紅軍於新集以西、漢水以東地區。紅軍被迫與敵展開決戰,這是紅四方面軍向西實施戰略轉移以來打得最兇的一仗。一天,紅11師奉命向敵34旅發起反擊,第33團團長吳雲山在發起沖擊的時候不幸身亡。時任第11師黨委書記、第33團政治委員的程世才挺身而出,揮起他那與眾不同的長砍刀向敵陣殺去,頓時,士氣大振,全團勇猛作戰,突圍成功。程世才卻因身負重傷而兩次昏迷過去。
  1932年冬,紅11師33團作為紅四方面軍先頭部隊勝利越過秦嶺,在程世才的帶領下,迅速進抵漢中平原。與此同時,國民黨陜軍楊虎城部向洋縣、城固地區東進,中央軍胡宗南、劉茂恩部則西進至安康地區,兩支部隊形成東西夾擊之勢,企圖阻截紅軍南渡漢水。程世才瞭解敵軍的企圖以後,迅速采取果斷措施,一邊派人控制公路兩側制高點,佈置警戒,一邊帶上三個營的主力趕到漢水,為後續部隊選擇渡河點。12月的漢江寒冷刺骨、江闊水急,程世才選中一處河段,帶領各營連幹部拉著馬尾巴終於過瞭河,探明瞭涉水地段。12月11日,紅四方面軍涉過漢水,轉向鎮巴、西鄉,掌握瞭主動,為創建川陜根據地創造瞭條件。入川後,程世才帶領第33團占領得勝山,一面就地休整,積極備戰,一面大力發動群眾,開展建黨建政工作。他們打土豪,分田地,成立農會、護衛隊等革命組織,很快得到當地群眾的擁護,一個月內就建立瞭蘇維埃政權,擴編部隊1000多人。
  1933年,蔣介石任命田頌堯為川陜邊區 剿匪督辦 ,分兵三路對紅軍實施 三路圍攻 。5月17日,紅四方面軍總部決定重點打擊貪功急進的敵左縱隊十三個團,紅11師奉命切斷敵人退路。程世才在餘灣山頭親自考察地形,決定開辟林間通道,攻擊敵側翼。5月21日凌晨4時,總攻開始,33團戰士如從天降,毫無準備的敵軍倉促應戰,還沒組織好就做瞭俘虜。6月,紅11師擴編為第30軍。程世才成為30軍第88師師長兼政委。第33團榮獲 攻如猛虎團 的榮譽軍旗。這一仗也使程世才看到瞭夜戰的優勢,便有意識地組織部隊進行夜戰訓練,帶出瞭一支名冠川北的 夜老虎團 。1933年冬,程世才率88師在老觀場一帶鉗制敵人。他往往采取夜戰,使敵人在兵力強、裝備精良的情況下,仍然難以致勝。為瞭更進一步提高夜間作戰的戰術水平,真正發揮夜戰的威力,程世才從265團抽出一部分部隊,進行嚴格的夜戰訓練。在以後的戰鬥中, 夜老虎 多次發揮巨大的作用,常使敵人膽寒。軍長餘天雲接替王樹聲擔任31軍軍長,程世才升任30軍代理軍長,直到西陸軍時期仍是代理。
  1935年,遵義會議之後,中央軍委下令紅四方面軍西渡嘉陵江,策應紅一方面軍渡江北上,第30軍為渡江主力,在蒼溪以南的塔子山附近實施重點突破。嘉陵江是縱貫四川東部的一條大江,劉湘部六路圍攻失敗後退守大江西岸,構築堅固工事。而大江東岸,紅軍技術條件、武器裝備都占劣勢。如何取得渡江戰鬥的勝利,成為程世才日夜思考的問題。程世才考慮到,雖然紅軍技術條件、武器裝備方面都不如敵軍,但紅軍士氣旺盛,準備時間充分,有夜間行動的便利條件,尤其是有當地廣大人民群眾的熱情支持,隻要認真選好渡江地點,精心部署,是可以取勝的。
  程世才決定由第88師擔任強渡。該師263團為強渡的先頭部隊,其他兩團則進行渡江戰鬥的訓練和準備工作。在渡江地點的選擇上,程世才看準瞭蒼溪縣東南二十餘裡的石傢壩一帶。此時,嘉陵江江面寬闊,水深流急,兩岸地勢險峻,選好渡江地點是渡江作戰取得勝利的關健。程世才選定的石傢壩一帶初看並不適合渡江,對岸守敵兵力雄厚,裝備精良,而且具有一定的戰鬥力。敵人擅長陣地戰,紅軍則擅長運動戰。這明顯不利於紅軍渡江戰鬥。但程世才有自己的考慮,他認為主渡點江岸突向我方,兩邊則突向敵方。此處由於江面寬闊,水流較為平穩,也比較適合渡江作戰。經過再三權衡,程世才有瞭勝利的把握,他開始全力投入準備工作。首先是造船工作,由於利用瞭人民群眾的力量,造船工作進展順利,50餘隻戰船很快就全部造成。程世才組織大部分部隊進行緊張的渡江作戰訓練,同時派出偵察人員大量搜集敵軍情報,做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1935年3月15日午夜兩點,渡江命令下達。渡江戰士駕著幾十隻戰船,奮力劃向對岸。戰士們迅速占領碉堡,殲滅守敵,占領敵軍營團陣地。凌晨6時,第二梯隊全部過江。紅軍佯渡部隊也在左側發動攻擊。程世才命令兩個營原地防守,在敵軍遭到大量殺傷、等待援兵時,及時出擊,幾乎全殲瞭反撲之敵。程世才在追殲逃敵時,來到敵人的通訊聯絡站,迅速包圍敵軍,使敵軍全部繳械。負責聯絡站的團長怎麼也不相信站在自己對面的是紅軍。是啊,他們有那麼多的部隊,又有嘉陵江的天險,紅軍除非長瞭翅膀,否則不會這麼快來這裡的。然而,英勇的紅軍創造瞭奇跡。當他終於明白過來時,這位廬山軍官學校畢業的神氣十足、白白胖胖的中校團長,頓時像一攤爛泥一樣癱倒在地。程世才在掌握瞭敵軍兵力部署後,命令268團部分官兵迅速占領十裡之外的敵軍醫院。
  第二天,程世才率30軍向劍閣方向出發,6月,第30軍一部作為紅四方面軍先頭部隊與紅一方面軍在懋功地區勝利會師,會師後,紅軍士氣大振。在毛兒蓋,程世才實現瞭多年的願望,見到瞭毛澤東。毛澤東與李先念、程世才等人親切握手,詳細地向程世才詢問瞭一些部隊的情況。毛澤東問得特別細,如部隊掉隊人數,各連人員情況,戰士情緒如何,生活給養怎麼樣,休息得好不好等等。接著,毛澤東席地而坐,在地圖上向大傢講瞭自己對戰局的看法及作戰部署。毛澤東的和藹可親、對紅軍戰士的深切關懷及對戰爭全局的準確把握,都給程世才留下瞭很深的印象。1937年3月13日,西路軍作出決定,部隊分散活動,等待援軍;陳昌浩和徐向前回陜北;30軍和第9軍編為左、右支隊,在附近山區打遊擊。程世才帶領左支隊1000多人,冒著逼人的寒氣,忍饑挨餓,艱難地轉戰在祁連山。一天,程世才得到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僅有的一部電臺和黨中央取得聯系,中央指示左支隊保存力量,可以去新疆。部隊經過討論決定去新疆。經過四十三天的跋涉,左支隊終於走出祁連山,到達甘西平川,而人數已由渡河前的2萬餘人削弱到903人。部隊在祁連山西端的古色城休整。萬佛寺住持道人郭元享傾其數年積蓄,為這支 為窮人打天下 的部隊捐贈瞭小麥、面粉、食油等物資,使精疲力竭的隊伍得到給養補充。程世才留下收條讓郭道士在革命勝利後兌現。25年後程世才還回憶起這段緣分。
  1937年4月下旬,西路軍左支隊抵達星星峽,徹底擺脫瞭噩夢般的險境。黨中央代表陳雲和滕代遠親自迎接他們,大傢忍不住熱淚滾滾。不久,程世才等人從新疆回到延安。抗日戰爭時期,程世才進入抗日軍政大學和中央黨校學習。後來陸續擔任冀熱察挺進軍參謀長兼第12支隊司令員、抗大分校校長、延安中央黨校四部副主任。解放戰爭時期,程世才任冀熱遼挺進軍參謀長兼第12支隊司令員,於日寇投降不久第一個率部進入東北山海關,發展武裝,建立根據地,為紅軍搶占東北並最終解放東北全境作出瞭貢獻。其間,程世才歷任遼南軍區副司令員、遼東軍區副司令員、東北軍區第3縱隊司令員、南滿軍區司令員、遼東軍區司令員、遼西軍區司令員等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程世才進入南京軍事學院深造,後經毛澤東親自圈定擔任公安軍第一副司令員,負責主持公安軍的實際工作。他還擔任瞭沈陽軍區副司令員兼沈陽衛戍區司令員。1959年,程世才任軍委裝甲兵副司令員。
  1955年,程世才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他是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國共產黨第七、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1990年11月15日,程世才因肺癌醫治無效,於北京逝世,終年78歲。程世才是中國著名的無產階級革命傢,中國人民解放軍傑出的軍事指揮傢。從17歲參加紅軍起,他就把自己的一生毫無保留地貢獻給瞭中國革命事業。
程世才故居
  程世才的故居位於湖北省宣化店東北約10公裡處,與河南省蘇河鎮接壤,周邊環抱有分屬河南、湖北、旅遊景點二十餘處:九女潭、老鷹崖、天窩潭、油鹽罐、大女潭、鯉魚躍龍門、釣魚潭、釣魚臺、九裡十八寨等景點。奇石怪峰,山清水秀,是集紅色旅遊與綠色旅遊的旅遊勝地。
程世才為何未受到重用
  第一、紅四方面軍幹部都很年輕,因為紅四方面軍頭一批幹部如曾中生、吳煥先、鄺繼勛等或犧牲或被清洗,張國燾提拔瞭一批年輕的工農幹部,所以軍一級幹部普遍資歷比中央紅軍低,程世才1930年參加紅軍,1935年就當上瞭30軍軍長。當然軍功也不在話下。
  第二、作為四方面軍由於受張國燾錯誤路線影響,政治前途或多或少均受到影響。
  第三、作為西路軍下屬主力部隊的主要指揮員之一,西路軍的失敗也影響到他以後的升遷,雖然他和李先念帶領30軍幾百號人突圍到瞭新疆,為革命力量保存瞭火種,但兵敗問責也是必然的,李先念回延安後從軍政委曾降至營教導員。程世才不免受到影響也是不奇怪的。解放戰爭時期雖然第一個率部進入東北,為建立東北根據地立下瞭汗馬功勞,但以後僅列縱隊司令、二級軍區司令等職,也沒當上兵團級指揮員,影響瞭以後的授銜。
程世才悲壯的歷程
  《程世才悲壯歷程》是一部關於新中國的開國將領程世才中將的學術研究革命回憶錄。其主要內容記錄瞭紅軍西路軍在反圍剿戰役中和抗日戰爭中的戰鬥故事,和同是革命戰鬥歷程回憶錄,記錄李天煥將軍的《氣壯山河》一起,是研究中國工農紅軍發展的重要文獻。
  《程世才悲壯的歷程》分成 悲壯歷程 、 紅軍的故事 和 抗日鬥爭故事 三個部分。其主要記錄瞭從1932年到抗日戰爭時期紅四方面軍的戰鬥歷程。其中 悲壯歷程 講訴瞭程世才將軍的戰鬥歷程。
  程世才將軍於1930年,中國工農紅軍發展鄂豫皖根據地時加入紅軍第四方面軍,當時僅有17歲。1932年10月份,紅四方面軍跳出瞭國民黨軍隊的包圍圈,但是蔣介石並不甘心失敗,派遣衛立煌部對其進行追擊,企圖將其殲滅在漢水一代。紅11師奉命向敵發動反擊,程世才英勇戰鬥,和敵人展開白刃戰,身負多處重傷,兩次昏迷。由於他的英勇作戰,全團突圍成功。
  1932年冬天,向川陜方向撤退的紅四方面軍遭到瞭楊虎城和胡宗南等部的夾擊,程世才屢出奇謀,渡過漢水,建立瞭川陜根據地。
  1933年,田頌堯被蔣介石任命為 剿匪督辦 ,對紅四方面軍進行瞭三面包圍作戰。程世才所部對其進行突襲,並取得瞭驕人戰績。由於其功勛卓越,且本次戰鬥發生是在夜晚的突襲,因此其所部33團被榮稱為 夜老虎團 。此後,程世才便大力發展夜戰的軍隊。
  1935年,紅四方面軍奉命突破嘉陵江防線,到達延安和紅一方面軍進行會師。程世才於3月15日強渡嘉陵江,俘虜瞭國民黨中校團長。並率領30軍突破劍閣,抵達懋功地區,順利和紅一方面軍回合,得到瞭毛澤東、李先念等人的高度贊揚。
  在抗日戰爭中,程世才又粉碎瞭日軍對中國軍隊 六路圍攻 的軍事行動,再次取得令番邦側目的戰績。
人物評價
   在戰場上,程世才氣勢奪人,身先士卒,一往無前,就像出山的猛虎。 李先念
  程世才對於戰爭,好像有一種天生的悟性。17歲初上戰場,勇闖敵陣被抓,他就機智地一槍打死敵人,拔步而返。在紅軍時期,他帶出瞭 攻如猛虎團 、 夜老虎 等讓敵人聽瞭都膽戰心寒的部隊。他還多次成功指揮渡江作戰和夜戰,每次帶兵作戰,都是將勇猛強悍與細致縝密完美結合起來。戰前精心準備,周密部署,不留下任何漏洞。他往往能天才般地找到最佳戰機與最佳戰術。一旦戰爭開始,他又身先士卒,第一個沖出戰壕。他一往無前,奮不顧身的戰鬥精神,鼓舞著後面的戰友以更高昂的鬥志沖上前去,拼命廝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