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再道

人物簡介  陳再道別名程載道、程再道,是新中國開國上將,參加過黃麻起義、長征、百團大戰、淮海戰役等,為中國革命立下汗馬功勞。文革中陳再道因 七二0 事件遭受迫害,1978年得到平反,著有《陳再道回憶錄》。陳再道先後擔任過中央軍委顧問、鐵道兵司令員、政協副主席、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等職位,於1993年病逝,享年84歲,葬於麻城烈士陵園。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陳再道,1909年1月24日生於湖北省麻城市乘馬崗鎮新村程傢沖,青少年時在傢務農。
  3歲那年,父親程源瀛因癆病去世,不久,姐姐和母親也離開人世,陳再道因此從小體驗到瞭窮苦人傢的苦難。在17歲的時候,他獨身一人參加瞭共產黨領導的農民自衛軍,配合北伐軍作戰。由於報名時 程 誤寫為 陳 ,就改叫陳再道。
  1926年(民國十五年)4月起先後參加農民協會和農民自衛軍。
  土地革命
  1927年9月參加大別山南麓秋收暴動,同年11月參加黃麻起義。隨農民自衛軍編入工農革命軍鄂東軍。黃安縣城失守,他與起義武裝轉到黃陂縣木蘭山堅持鬥爭,是木蘭山72名遊擊英雄戰士之一。徐向前元帥曾高度評價黃麻起義的歷史意義,並說: 有瞭這幾十個同志堅持武裝鬥爭,形勢就不一樣。
  同年夏起任中國工農紅軍第11軍排長、連長,第4軍11師32團3營營長。參加瞭鄂豫皖蘇區反 圍剿 作戰,曾在圍攻麻城戰鬥中負傷。
  1928年8月,在江子英等人的介紹下,加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時期,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一師三團排長、連長,十一師十二團營長,十一師十一團團長。參加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歷次反 圍剿 ,在雙橋鎮、蘇傢埠、七裡坪等戰役戰鬥中沖鋒在前,屢立戰功。
  1932年冬紅四方面軍主力由鄂豫皖邊向川陜邊轉移途中,總指揮部於陜南彷徨鎮附近遭國民黨軍堵截,他率全營急速回援,從敵背後猛突進去,打開缺口,接著又殿後阻擋追敵,掩護總指揮部安全轉移。為此,方面軍總部授予32團 以一勝百 獎旗一面。
  1932年底起任紅4軍11師第31團團長、師長,參加川陜蘇區反 三路圍攻 、反 六路圍攻 等戰役戰鬥,曾率紅11師殲滅竹峪關之敵並乘勝追擊60餘裡,解除瞭紅四方面軍反攻作戰的後顧之憂。長征中,入紅軍大學學習,任紅4軍副軍長。到達陜北後,任軍長,率部先後參加甜水堡伏擊戰及山城堡戰役。
  1935年,率部掩護紅四方面軍主力強渡嘉陵江。同年任紅4軍副軍長、軍長。在長征中,積極支持朱德、劉伯承、徐向前等,率部三過雪山草地,策應紅二方面軍北上,為維護黨和紅軍的團結,作出重要貢獻。
  1936年10月,率紅四軍在甘肅靖遠以東(黃河東岸)進行正面防禦,掩護瞭紅四方面軍一部西渡黃河。11月,率部參加萌城、田水堡戰鬥及山城堡戰鬥,與兄弟部隊相配合,重創胡宗南部。
  抗日戰爭
  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129師386旅副旅長,參與指揮七亙村、黃崖底和長生口等戰鬥,初步取得瞭對日作戰經驗。
  1938年1月,任八路軍東進縱隊司令員,4月率部巧妙越過日軍戒備森嚴的平漢鐵路(今北京 漢口),未受任何損失。東進縱隊進入冀南僅3個多月,即協助冀南區黨委建立20多個縣抗日政權,部隊也由500人發展到1萬餘人,為開辟冀南抗日根據地和開展平原遊擊戰創造瞭有利條件。
  1940年初,率冀南軍區部隊與冀中、冀魯豫兄弟部隊一起,先後兩次實施討頑戰役,給破壞抗戰的國民黨頑軍石友三部以毀滅性打擊。5月任冀南軍區司令員,參加領導鞏固和發展冀南抗日根據地。8月率冀南部隊10個團參加百團大戰,對平漢路、德石路進行破襲戰,積極主動出擊日偽軍,殲敵2000多人。
  1943年10月進入延安中共中央黨校學習。
  解放戰爭
  任晉冀魯豫野戰軍冀南縱隊司令員,第二縱隊司令員兼冀南軍區司令員,中原野戰軍第二縱隊司令員。
  1945年9月,率冀南縱隊6500餘人參加上黨戰役。同年10月,率部攻打邯鄲城,回師平漢線,參加邯鄲戰役。
  1946年9月率2縱參加巨野戰役,在龍堌集成功阻擊國民黨第5軍11天,成為此次作戰的模范防禦戰例。
  1947年7月,晉冀魯豫野戰軍強渡黃河後發起魯西南戰役。他奉命統一指揮7個旅,經過歷時12晝夜的激烈戰鬥,占領金鄉城西北的羊山集,殲滅國民黨軍整編第66師,並擊落兩架敵機,繳獲大批槍炮和軍用物資。此舉調動瞭國民黨軍7個整編師17個半旅馳援魯西南戰場,從而有力地支援瞭人民解放軍在其他戰場上的作戰。繼而進軍大別山,並與兄弟部隊並肩進行瞭宛西、宛東戰役。在淮海戰役中,率2縱隊先後參加瞭堵截合圍黃維兵團、阻擊李延年兵團的任務,有力地保證瞭在雙堆集圍殲黃維兵團作戰的順利進行,為淮海戰役的最後勝利做出瞭貢獻。
  1949年2月任河南軍區司令員。
  建國後
  1950年共剿滅伏牛山、桐柏山、大別山土匪及國民黨軍的散兵遊勇十餘萬,穩定瞭中原局勢。歷任中南軍區副司令員兼河南軍區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力量監察部副部長,武漢軍區司令員兼湖北省軍區司令員。
  1967年7月,毛澤東在武漢時,遭到 百萬雄師 群眾組織圍攻謝富治、王力等人;毛澤東匆忙之下登上飛機飛往上海。隨後,陳再道和武漢軍區政委鐘漢華被指支持 百萬雄師 而倒臺,史稱 七 二○事件 。 文化大革命 中,他因武漢 七二○ 事件遭迫害,堅貞不屈。
  1972年後任福州軍區副司令員,中央軍委顧問,鐵道兵司令員。第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1977年9月至1983年1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司令員、黨委第二書記(1977年12月起)。
  1978年7月26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決定給 七二0事件 平反昭雪。11月28日,在湖北省武漢市召開大會,為 七二0事件 平反。陳再道平反恢復政治待遇1980年12月,寫信給中央軍委要求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未獲批準 。
  1982年,堅決執行中央和中央軍委的決定,主持瞭鐵道兵集體轉業,並入鐵道部的工作。
  1993年4月6日在北京逝世,終年84歲,葬於麻城烈士陵園。
陳再道的腐化生活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黨史料
  (一) 荒淫無恥、流氓成性
  陳再道從小流氓成性,不務正業,仗勢調戲婦女,並逼死過人。
  陳再道的第二個兒子陳南平,在中學時就一貫偷東西,調戲女學生三、四十人。有一次他的妹妹在洗澡,他從門縫裡看見瞭,便從媽媽房裡拿鑰匙將門打開,強奸瞭自己的親妹妹,陳再道知道此事也不管,還把這個不齒於人類的東西塞到空軍後勤部工作。又有一次,因腸胃不舒服,到總後醫院,強奸護士,陳再道卻把這個連野獸都不如的敗類,拉入黨,並且青雲直上,現任連級以上的幹部。
  (二) 揮金如土、奢侈豪華
  陳再道這個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為瞭滿足其荒淫無恥的生活,任意揮霍人民血汗,不惜花費金錢,利用給離職休養幹部修建住房之機,混水摸魚,盜用經費,為自己大修別墅,慷國傢之慨,行修正主義之實。
  (三) 花天酒地、為所欲為
  奢侈豪華的生活,使得六級、十三級的工資收入還不能適合他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的需要,終年要照顧,公開申請保健費、補助費就是上百元,從六二年起,五年來共補給陳保健費九百多元, 困難 補助費四百元,僅六五年下半年和六六年供他去廣州、上海、北戴河等地所謂療養而買的高級點心、水果花去的經費有149.14元。他到處 療養 遊山逛水,所花去國傢經費就更使人吃驚瞭。
陳再道兵變
  7月19日,造反派用高音喇叭在武漢三鎮到處播放謝富治和王力在水利電力學院講話的實況錄音,同時還有王力的 四點指示 ,什麼軍區支左大方向錯瞭、要為 工人總部 平反、造反派是革命左派、 百萬雄師 是保守組織。聽到這些,武漢軍民肺都氣炸瞭。當天,聲討王力的大字報、大標語貼滿瞭武漢街頭,一篇題為《王力究竟是人還是鬼 深思幾個為什麼》的大字報,一針見血地指出: 王力自竊踞 中央文革 成員以來,一貫以極左面貌出現,在他插手的四川、內蒙、江西、河南、湖北、浙江、雲南等省,均出現大抓 譚氏 人物,大搞武鬥,大流血,大混亂,大破壞,工廠停工,這是為什麼?王力是不是挑動群眾鬥群眾的罪魁禍首?把王力揪住,交給湖北三千二百萬人民,與各兄弟省革命組織一道,進行鬥爭,挖出這顆埋在毛主席身邊的 定時炸彈 是有理,還是有罪?打倒王力!王力從 中央文革 滾出去! 事情一發生,軍區領導同志即趕到現場做工作,同時告訴王力,說 百萬雄師 聽瞭他在水電學院的講話錄音後,十分氣憤,占領瞭軍區大院,要求謝富治、王力接見他們。軍區領導人正在做工作,希望中央代表團也采取相應的措施,否則,事態還有擴大的可能。王力聽說後冷笑幾聲,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既不叫醒已經睡覺的謝富治,也不采取任何措施。大約拖瞭兩個多鐘頭,北航紅旗那幾個造反派也再三要求,王力才叫醒瞭謝富治。這時, 百萬雄師 已經到瞭東湖賓館,無法扭轉局勢瞭。
  7月20日清晨,我來到謝富治房間,剛剛坐下, 百萬雄師 就沖進來瞭。他們擠在門口,要找王力。我和謝富治站起來,勸他們到外面去談。而王力卻躲在隔壁房間裡不敢出來。我和謝富治到屋子後面的草坪上坐瞭下來, 百萬雄師 200多名代表,站的站,坐的坐,圍在我們四周。我是第一次和 百萬雄師 談判 ,談的結果很好,謝富治答應下午接見他們,他們也答應先回去。王力看見這個情況,壯壯膽子走出來,和我們坐在一起。正在這時,又沖進來幾百人,多數是獨立師和二十九師的戰士,他們在軍區大院等急瞭,憤怒地喊著,要抓王力,並且把我當成王力,上來就是一頓槍托。王力趁亂跑回屋裡, 百萬雄師 和部隊戰士找到他後,請他到軍區大院去回答問題,以免引起更大的混亂。王力賴著不走,北航紅旗幾個人又大耍造反派的威風,氣勢洶洶地辱罵他們。他們忍無可忍,硬把王力抓出來,塞進汽車,拉到瞭軍區大院。謝富治有塊 老幹部 的牌子,他們連碰都沒有碰他一下,總理的住處離謝富治、王力的住處僅隔百米左右,他們連去都沒有去;主席那邊就更不用說瞭,當時和事後檢查,根本沒有絲毫危及主席安全的跡象。
  這就是所謂的 七二〇事件 的真相。林彪、江青一夥說 七二〇事件 是 陳再道搞兵變 ,完全是懷著險惡用心的無恥捏造。
陳再道回憶錄
  《陳再道回憶錄》記載瞭陳再道同志在回憶錄裡回顧瞭他本人在大革命末期、戰爭年代直至建國以後的一些重大經歷;敘述瞭他從大別山區一個貧苦的孤兒成長為人民軍隊高級將領的主要歷程。從書中可以看出,陳再道同志的經歷,以及許多和他一樣的老同志的經歷,有著鮮明而深刻的時代特征,他們的經歷充分表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深蘊著改天換地的偉大力量。
人物評價
  毛主席: 一員戰將 , 打仗很勇敢 , 真不簡單 。
  陳毅元帥: 再道之勇 。
  劉華清、宋任窮、陳錫聯、孔慶德:傑出的戰將、卓著的戰功、堅強的黨性、磊落的人格。(人民網-《人民日報》)秦基偉、劉志堅、徐深吉: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戰鬥歲月中,再道同志留給我們的最深印象之一,就是那種為實現共產主義的遠大理想,奮不顧身,蹈險履難,鐵骨錚錚,頑強不屈的大無畏革命精神。再道同志是從長期中國革命戰爭中拚殺出來的一員戰將,智勇兼備,鷙而無敵,具有出色的軍事指揮才能。再道同志黨性堅強,顧全大局,光明磊落,實事求是,嚴格遵守黨的紀律。(人民網-《人民日報》)劉玉濤、方軍、喻向陽:在戰爭年代,他作戰勇敢,智勇雙全,履險如夷,多次負傷,在戰火中由戰士錘煉成我軍頗具聲望的優秀高級將領,戰功卓著,被毛主席、朱老總冠譽 再道之勇 。建國後,他大部分時間在軍內任重要職務,為把我軍建設成一支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人民軍隊,他經常深入部隊、連隊、邊疆、哨所檢查工作,瞭解情況,掌握第一手材料,為參與制定軍隊建設的方針、政策、規劃提供依據,深受幹部戰士的敬重和愛戴。(人民網-《人民日報》)中共中央介紹生平時稱他為 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傢、軍事傢。 (《人民日報》)全國政協機關黨組書記、副秘書長楊崇匯:為統一戰線和人民政協工作做出重要貢獻。
  南京軍區原司令員向守志:驍勇善戰的指揮才能,光明磊落的人格魅力。
  中共湖北省委副書記楊松:關心傢鄉建設,不負赤子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