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潔如

人物簡介  陳潔如原名陳鳳,出身小商人之傢,是蔣介石的情人,兩人曾有過一段戀情,後來蔣介石要和宋美齡結婚,故二人分手。兩人分開後還有書信來往,也曾一度舊情復燃,晚年定居在香港。陳潔如與蔣介石沒有兒女,隻有一個養女蔣瑤光,母女二人在周恩來的批示下移居香港,陳潔如於1971年去世,蔣瑤光為其料理後事,並於2002年將陳潔如遷葬在上海福壽園。

人物生平
  陳潔如是蔣介石和宋美齡結婚之前的夫人,也是繼原配毛福梅和側室姚冶誠之後的又一伴侶。蔣介石於1922年和陳潔如結婚,1927年離婚,前後共同生活瞭6年。有一種說法認為陳潔如原籍蘇州,自幼居住上海,受過中等教育,會講俄語,當過小學教員,做過護士,又在長三堂子當過高級藝妓。其傢世無從稽考,但從當藝妓一事可以推測傢境定有難處,或很貧窮,或先是有錢人傢,後傢道中落。長三堂子屬於高級妓院,堂規很嚴,對姑娘們的要求很高,不僅要相貌漂亮,而且須懂得款待花錢的闊少,還要掌握點彈拉演唱的技藝,即色藝雙全。陳潔如高高的身材,大眼睛,高鼻梁,面目清秀,為人謙和,又擅長琴棋,有一定的文化教養,在妓院姑娘中也是比較紅的。
  據《陳潔如回憶錄》記載:陳潔如原籍鎮海,通稱寧波,乳名阿鳳,她父親是一位紙商,經營很多地產手工藝品;母親來自蘇州,姓吳。陳潔如的母親對她的性教育較早,讓她當心男人,保持處女的貞操。陳潔如對母親的話謹記在心,因此,說她是妓女的說法不成立。過去都認為,本世紀20年代初的蔣介石尚未發跡,隻是浪跡江湖。賺錢之餘,逛逛長三堂子,尋求聲色之娛,填補身心空虛。在那裡,邂逅陳潔如。這種說法看來根據也不足。據《陳潔如回憶錄》說,蔣介石遇到陳潔如是在張靜江傢中。因為陳潔如的好友朱逸民嫁給張靜江做續弦,陳潔如常常去看望她。1919年暑假的一天,孫中山和蔣介石、戴季陶看望張靜江,在張府陳潔如首次遇到蔣介石。陳潔如當時才13歲。蔣介石對陳潔如很感興趣,在張傢大門口等著陳潔如並要陳的地址以便去看望她。陳潔如故意說錯自己的地址,但蔣是個有心計的人,居然找到瞭陳的傢。在陳潔如母親的幹預下,蔣介石沒能和陳潔如交上朋友。也許是對自己14歲初婚的聯想,蔣介石竟對陳一見鐘情,一次在張傢狹路相逢,蔣介石逼著陳潔如表態。陳終於答應和蔣約會,但第一次約會蔣把陳帶到一傢包好的旅館房間,陳十分恐懼,奪門逃走。此後蔣不斷給陳打電話使她心神不寧。蔣介石向陳潔如明釋妻妾情況,發誓永不負心。蔣介石又說: 我定將用我的鮮血,為你寫下一張永愛不休的誓書。 陳潔如害怕得連聲大叫: 請將那把刀放下!我相信你,隻要你放下刀! 就這樣,陳潔如向蔣介石交出自己的一顆心。
  陳潔如母親認為她應當盡到為母的職責,依循正常儀式,完成陳潔如的婚禮大事,於是先舉行訂婚儀式,由蔣陳兩傢交換禮物,另在精美的紅帖上填寫訂婚雙方的生辰八字和其他項目。這就使蔣介石和陳潔如合為一體,不能改悔。訂婚翌日他們坐在南京路一傢巧克力店中吃點心,蔣介石對陳潔如說: 陳鳳是你的乳名,應當隻供你母親使用。依照中國禮節,乳名是不宜給朋友叫的。因此,我已為你選瞭一個新名字,我想它恰合你的性格。這個名字是 潔如 ,意思是 如同純潔 或 如同未受世間污染 。在我看來,你真是純潔無瑕的。你喜歡它嗎?看這裡! 他即打開一個紙包,取出他自己的一幀照片,照片上將 陳潔如 三字顯著地寫在他自己的左側。
  蔣陳的結婚典禮於1921年12月5日在上海永安大樓大東旅館的大宴客廳內舉行。當年這裡是舉辦正式結婚典禮的最常用場所之一。蔣陳的婚禮是半西半中式的。蔣介石送給陳潔如的禮物是一張明信片大小的柯達照相機,陳潔如送給他的是一隻Waltham牌金質懷表,帶有金鏈。陳潔如沒有采用白緞或紅緞,而采用瞭鑲金銀花的淡粉色的結婚禮服;頭發上戴著珍珠頭飾。蔣介石穿一身深藍色長袍,外罩黑緞馬褂。寬敞的婚禮大廳裡掛著鑲有彩龍的大幅紅綢喜幛,顯得喜氣洋洋。大廳入口處橫懸著四盞很大的紅燈籠。大廳屋頂上也懸垂很多大型的繪花紗燈,而屋頂中央還有一具色彩絢麗的裝飾用 翠鳥 (Kingfisterbird)大吊燈。廳內到處擺設很多盆鮮花和綠色的棕櫚。據陳潔如回憶說: 婚禮儀式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在結婚證書上用印,以確認這種現代式中國婚姻;這儀式要在大廳一端的一大禮桌旁舉行。第二部分是在對面另一端的供案前,象征式地祭拜天地祖宗。午夜到瞭,這場婚禮喜事終於結束,大傢已該休息瞭。陳潔如坐在房中,沒有說話。蔣介石過去親手鎖瞭房門,然後就將她抱在懷中,她身中的血似乎一下咚咚作響起來。她能感覺到心臟在重重地敲擊她的胸口。她站在那裡,就像一條貼附在墻上的藤枝。她眼睛半閉著,毫不設防地等他。他以一種快樂的口氣,向她低聲說: 你已是我親愛的妻子瞭,世界上惟一的愛人!噢,親愛的!除你之外,我永遠不會愛上別的女人。這是我鄭重的承諾。
  婚後第三天,蔣介石和陳潔如依照中國傳統,去拜望陳潔如母親,帶著一批禮物。下午3時半左右,抵達瞭溪口。下轎時,陳潔如看見在一座很大的老式房屋的門前,立著位略矮的溫雅婦人,蔣介石忙向她介紹說,她就是原配毛福梅。陳潔如見過她,快快梳洗一下,換上較為正式的服裝,去祭拜儀式。
  1922年,正當蔣、陳在溪口度蜜月的時候,蔣介石接到孫中山要他速返廣州的電報。陳潔如含淚向毛福梅道別,和蔣介石乘船去上海。在上海,陳潔如第一次見到蔣經國。因此,蔣經國稱陳潔如為 上海媽媽 。蔣經國十多歲和蔣緯國一起到上海,先後就讀於萬竹小學(今上海市實驗小學)和浦東中學,陳潔如對蔣經國特別鐘愛,視同己出。蔣緯國有時也去陳氏住處,稱她為 庶母 。在這以後的幾年中,每逢蔣介石從廣州回到傢鄉時,總是帶著陳潔如。她同時以秘書的身份,隨侍左右。毛福梅以不變應萬變,對陳潔如也十分禮讓。陳潔如是個知書識禮的人,對毛福梅很尊敬,對孩子也很疼愛,不時買些衣物玩具饋送。於是孩子們非常喜歡這位陳傢姆媽。1923年2月18日,蔣介石接到孫中山從香港發來任命他為大元帥府行營參謀長的函件,於4月20日抵廣州,同年8月14日,蔣介石率團去蘇聯訪問,蔣本來極力勸陳陪他去,因陳拒絕去蘇聯,蔣隻好寫信傾訴衷情。蔣回國後回奉化寫出訪報告,翌年就任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校長。這時,蔣、陳才有一個安定的傢。毛氏和姚氏都在冷宮,而陳潔如獨享夫人的風光。早在蔣、陳打得火熱之際,蔣 在國父宅中 ,認識瞭宋美齡,得隴望蜀,心猿意馬,見異思遷,當時早有人責蔣 好色 。用中國的道德標準去衡量,蔣介石的行為不僅確乎為道學先生所鄙夷,也為普通老百姓所不齒。
  然而,蔣為宋傾倒,並非因姿色迷人那麼簡單。蔣、宋聯姻的原因,蔣介石主要出於政治的動機。蔣介石為瞭達到穩住陳潔如,不讓她幹擾自己大事的苦心,在1926年的夏季曾在孔祥熙宅安排 鴿子宴 請陳潔如和宋傢姐妹見面,由宋靄齡吹風,試圖讓宋美齡取代陳潔如的地位。1926年當蔣介石在南昌再度陷入困境之時,宋靄齡為瞭孔宋利益,向蔣再次獻計娶宋美齡為妻,以爭取西方支援。蔣隻好將這樁政治婚姻告訴陳潔如,陳潔如差點昏過去,一時說不出話。蔣花言巧語讓陳出洋進修5年,回來再說,否則,蔣以死相脅。在蔣的花言巧語下,陳潔如隻好表示退讓。陳潔如和蔣介石破裂,是1927年8月,蔣東渡日本前夕。8月1日晨,蔣單獨來到陳潔如母親傢,以作告別。蔣讓陳與張靜江女兒一起坐船去美國。陳潔如開始不答應,蔣苦苦懇求,以5年為限。蔣介石說: 潔如,你必須遠去美國,這是宋靄齡的條件之一。潔如,我明知這樣做是過分瞭,但你如留在上海,這個全盤交易就會告吹。你還不瞭解我的苦心嗎? 在陳潔如母親的斡旋下,蔣介石發誓以5年為限,必定恢復與潔如的婚姻關系,否則天打雷劈,放逐海外,永不回來。就這樣,蔣介石為瞭政治目的,下定決心,和陳潔如一刀兩斷,好和宋美齡結為夫妻。蔣陳婚姻,隻有6年時間,大部分歲月在南方的廣州度過。他們的關系開始於上海,亦結束於上海。
  1927年8月19日,陳潔如在張靜江女兒黛瑞莎和海倫陪同下,乘傑克遜總統號輪船去美國。船到日本神戶時,日報還登 蔣夫人搭輪赴美 的新聞。但當輪船航行在太平洋上,無線電廣播瞭上海各報刊載的《蔣中正啟事》: 各同志對於中正傢事,多有來函質疑者,因未及啟蒙復,特此奉告如下 民國十年,原配毛氏與中正正式離婚。其他兩氏,本無婚約,現在與中正脫離關系。現除傢有二子孫,並無妻女。惟傳聞失實,易滋淆惑,特此奉復。 陳潔如聽後如晴天霹靂,痛不欲生,幾次要跳海,均被護送者勸阻。陳潔如到美國後,許多記者一度尾隨,企圖挖掘新聞,陳潔如一行以 無可奉告 搪塞。陳潔如與蔣介石離婚後,杜月笙曾送她一筆巨款。因此,她出國後,物質生活不成問題。她完全可以走一般女人的道路,找一個合適的男人,在國外安安穩穩地過上傢庭主婦的生活,然而,陳潔如沒有走這條路。此後,她終身未再嫁人,以全副精力深造,留美5年多,苦修英文、養蜂和園藝,並從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獲得碩士學位。
  陳潔如和蔣介石沒有生育。有一次何香凝與陳潔如同去廣州平民醫院,遇到一位蕭姓僑眷產婦,她前八胎均為女孩,這次第九胎又生女嬰,便打算送人。何、陳看到那嬰兒後均極喜愛。其後陳潔如征得蔣介石同意,就抱回傢來瞭,取名 陪陪 ,既與英語 嬰兒 同音,又希望她能帶來一個弟弟做陪伴。 陪陪 後來由蔣介石取名瑤光,蔣介石、陳潔如離婚後,瑤光隨其養母改姓陳。1933年,陳潔如回到上海。赴美時,陳潔如把養女交給母親撫養。重回上海,對她來說,會勾起對心酸的往事的聯想,但親人在這裡,她還是回來瞭。她深居簡出,閉門謝客。她給蔣介石寫過幾封信,蔣介石批給她5萬元錢。
  陳去美國,瑤光在外祖母撫育下長大成人。抗戰爆發,她還不滿20歲,就嫁給一個姓安的朝鮮人,生育兩子。安後來不知去向。瑤光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十分艱難。國民黨第三方面軍主任秘書胡靜如的夫人周安琪系瑤光女友,對她母子處境深表同情。由周安琪介紹,1946年瑤光與該軍少將參謀兼《改造日報》社社長陸久之結婚,生有一女。陳潔如很賞識這個女婿,特將珍藏多年的一塊蔣任黃埔軍校校長時蘇聯顧問鮑羅廷贈給蔣的金殼懷表送給陸久之為見面禮。1971年,陳潔如在香港病故,陳瑤光獲準攜女兒赴港奔喪,從此定居香港。1983年9月,適逢陳瑤光60誕辰,陸久之赴港探親。妻子勸他留下,他沒有同意,隻住兩個月便不告而別,悄悄地返回上海。陸久之現任上海市文史館館員、市政協委員、老年旅遊公司董事長。此外,還與國內外進步人士創辦瞭《海外僑胞》,擔任總監之職。
  毫無疑問,沒有宋美齡的介入,陳、蔣婚變的可能性就要小得多。有人說,蔣介石向宋美齡尋求愛情,實際也是向她爭取政治支援。蔣介石實際上對前妻陳潔如感情頗深,直至與宋美齡結婚很久以後;但為瞭政治的需要,他拋棄瞭她。據美國席格勒夫所著的《宋傢王朝》一書指出,宋美齡不滿蔣介石繼續與其前妻陳潔如來往,憤而於1944年6月偕大姐宋靄齡、外甥孔令傑等人避居巴西。書中寫道:重慶街頭巷尾都在議論蔣介石婚變的消息。大傢都認為,蔣介石已經另結新歡,因此他和夫人的關系 最低程度 呈現緊張的局面。無風不起浪,這件傳聞是空穴來風。一般來說,像這種有關政治領導人私生活的閑言閑語,並不被認為關於政治報道的范圍,但這次則是一個例外,因為故事主角是中國的獨裁者,而且他和太太娘傢的關系又是那麼重要,蔣宋兩傢的關系,已經因蔣介石和宋子文的不睦而疏遠。如果天性高傲嚴肅的蔣夫人公開與丈夫決裂,整個王朝就會分崩離析,將對中國海內外產生嚴重的影響。即使婚變的消息流傳到國外,這也是遲早的事,也將嚴重打擊蔣介石伉儷的聲望。蔣夫人隻是叫蔣介石為 那個男人 。
  有一天,蔣夫人進蔣介石的房間,發現床下有一雙高跟鞋,就丟到窗外,擊中一名侍衛的腦袋 有一次,蔣介石連續四天不接見訪客,因為在一次吵架中,他被夫人用花瓶打中頭部,青一塊紫一塊地不成模樣 不管怎樣,大部分觀察傢卻相信,權力對宋傢太重要瞭;所以他們會盡一切力量去防止公開決裂,她會咽下她的高傲,忍氣吞聲。這些傳言是空穴來風。原來緋聞中神秘 陳小姐 就是陳潔如。陳自美返國後一直在上海隱居。抗戰爆發,上海被日軍占領。一天陳潔如在街上偶然遇到已做瞭漢奸的汪精衛太太陳璧君。陳潔如為擺脫其拉她出任偽職的糾纏,隻身秘密離開上海,輾轉到瞭戰時陪都重慶,被蔣介石安排在盟兄吳忠信的傢裡,蔣經常去探望而舊情復燃。由此看來,蔣介石對陳潔如從未絕情,他們的婚姻隻是由於政治需要而中斷。
  上海解放後,陳潔如被邀為上海市盧灣區政協委員;1961年,陳潔如獲得周恩來總理親自批準去香港定居,改名 陳璐 。蔣經國聞悉後,特為她在九龍窩打老道買瞭一套寬敞的豪華公寓,贈給 上海姆媽 作為養老的安樂窩。1962年,蔣介石75歲時,曾派戴季陶之子戴安國秘密送一封親筆信給陳潔如,信中說: 曩昔風雨同舟的日子裡,所受照拂,未嘗須臾去懷。 1967年,她在唐德剛教授與蔣介石的英文教師李時敏的協助下,完成自傳稿,紐約一傢出版公司有意出版。但蔣傢出錢收買,該書未得問世。1971年2月21日陳潔如在香港寓所中風去世,享年65歲。臨終前她在給蔣介石的一封信中道出瞭心中長期的積鬱: 30多年來,我的委屈惟君知之,然而為瞭保持君等國傢榮譽,我一直忍受著最大的自我犧牲 陳的骨灰被送回美國安葬,異鄉孤塋,正和她生前一樣,無人關心,在寂寞中來,亦在寂寞中去。2002年秋。陳潔如養女陳瑤光遷徙母親的欞櫬安葬在上海福壽園。
陳潔如和宋美齡誰漂亮
  兩個女人對蔣介石而言都非常重要。至於陳潔如和宋美齡誰漂亮,在蔣介石的角度來看是毫無意義的比較。
陳潔如為什麼沒有孩子
  蔣介石與我此生均不能生育作為蜜月旅行的第二部分,我們遊覽瞭蘇州,回上海之後,我發現身上出瞭疹子。我試用各種油膏檫抹,不但無效,而且越來越糟。後來,突然發現腿上也出現疹塊,手腕按脈處也出現兩塊紅疤。它們雖不癢,但看起來很不好,我很發愁,我一生從未得過這種病。
  介石帶我去看他的朋友李大夫。他是德國留學生,專精細菌學和性病。李大夫取瞭介石和我的血做瓦塞爾曼氏反應檢查(梅毒血清診斷法)。等瞭令人心煩的日子,這位血清專傢宣佈我們的血有陽性反應。
  我一聽到這個壞消息,發瞭瘋似的,立刻從座位上跳瞭起來,沖出診所,坐上一輛出租汽車到我母親傢。
   噢,媽媽。 我哭訴著, 我得瞭花柳病。是大夫告訴我的。看看我這些毛病。
  不到半小時,介石來瞭,解釋說這病是輕度的,用六零六針藥可以痊愈,這是他自己的舊毛病,傳給我瞭。
  母親痛罵瞭介石半小時。他承認瞭他的 罪惡 。
   我再也不同你在一起瞭。 我哭喊著, 你是個壞東西,我要跟你離婚。
   我怎樣才能使你相信我要真的悔罪呢? 他哀求著,低頭站在那裡,表情非常嚴肅陰沉,接著說: 隻原諒我這一次,回到我的身邊來。我向你發誓,為瞭悔過,永遠不再沾一點酒。
  母親拉著我的手說: 你要同他去大夫那裡,趕緊去治,不可耽擱,最要緊的是把那個病從你的血中清洗幹凈。
  於是,那天黃昏,介石再帶我去李大夫診所治療。在打針前,李大夫對介石說: 這是個不大好談的話題,所以請讓我和你的夫人單獨談談,你可不可以在候診室等一下? 介石出去以後,李大夫向我作瞭六零六註射,並說: 你打十次針,就可痊愈。我現在要坦白告訴你,淋病細菌已進入你的身體,說確切點,就是你的輸卵巢,這可能使你不能懷孕。但是你的病是輕度的,隻要繼續堅持治療,就不必擔心。
  我走進候診室輪到介石進入診療室瞭。他打過針後,李大夫告訴他: 你在結婚前,本應先完成以前的治療,但你沒有等待充分的時間以完全治愈,因而傳染瞭你的夫人。從現在起,你必須繼續堅持治療以便康復。你原已患有副睪炎,這使你不能生育。今後你恐怕不可能再生育孩子瞭。
  為瞭表示悔悟,介石對我起誓,如我答應不離開他,從今以後,他不再喝所有烈性酒,普通酒以至茶和咖啡。 我願終生隻喝白開水。這是一種自我懲罰,你現在可以相信我瞭嗎?
陳潔如回憶錄
  《陳潔如回憶錄》是1993年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出版的圖書,作者是陳潔如。
  由於作者的特殊身份,使作者得以盡作者所能地記下作者和蔣介石的婚姻生活。他們作夫妻的日子,正是他崛起政壇的時期--近代史傢從未正確地敘述過這段時期,主要原因是權力政治抹煞瞭真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