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茂

人物簡介  甘茂是戰國中期秦國左丞相,由張儀、樗裡疾引薦於秦惠文王,輔佐秦惠文王、秦武王、秦昭王三代,後因向壽、公孫奭讒毀而投向齊國,在齊國任上卿。秦王想讓甘茂回秦國但遭到拒絕,後來死在魏國。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甘茂,是下蔡人(今潁上甘羅鄉)。曾侍奉下蔡的史舉先生,跟他學習諸子百傢的學說。後來通過張儀、樗裡子的引薦得到拜見秦惠王的機會。秦惠王接見後,很喜歡他,就派他帶兵,去幫助魏章奪取漢中地區。
  秦惠王死後,秦武王即位。當時張儀、魏章已離開秦國,跑到東邊的魏國。不久,秦公子蜀侯輝和他的輔相陳壯謀反,秦武王就指派甘茂去平定蜀地。返回秦國後,秦武王任命甘茂為左丞相,任命樗裡子為右丞相。
  息壤誓言
  秦武王三年(公元前308年),秦武王對甘茂說: 寡人有個心願想乘著垂帷掛幔的車子,通過三川之地,去看一看周朝都城,即使死去也算心滿意足瞭。 甘茂心領神會,便說: 請允許我到魏國,與魏國相約去攻打韓國,並請讓向壽輔助我一同前往。 秦武王應許瞭甘茂的請求。甘茂到魏國後,就對向壽說: 您回去,把出使的情況報告給武王說 魏國聽從我的主張瞭,但我希望大王先不要攻打韓國 。事情成功瞭,全算作您的功勞。
  向壽回到秦國,把甘茂的話報告給秦武王,秦武王到息壤迎接甘茂。甘茂抵達息壤,秦武王問他先不攻打韓國是什麼緣故。
  甘茂回答說: 宜陽,是個大縣,上黨、南陽財賦的積貯經時很久瞭。名稱叫縣,其實是個郡。現在大王離開自己所憑據的幾處險要關隘,遠行千裡去攻打它們,取勝有很大困難。從前,曾參住在費邑,魯國有個與曾參同姓同名的人殺瞭人,有人告訴曾參的母親說 曾參殺瞭人 ,他的母親正在織佈神情泰然自若。過瞭一會兒,一個人又來告訴他的母親說 曾參殺瞭人 ,他的母親仍然織佈神情不變。不一會,又有一個人告訴他的母親說 曾參殺瞭人 ,他的母親扔下梭子,走下織佈機,翻墻逃跑瞭。憑著曾參的賢德與他母親對他的深信不疑,有三個人懷疑他,還使他母親真的害怕他殺瞭人。現在我的賢能比不上曾參,大王對我的信任也不如曾參的母親信任曾參,可是懷疑我的決非隻是三個人,我唯恐大王也象曾母投杼一樣,懷疑我啊。當初,張儀在西邊兼並巴蜀的土地,在北面擴大瞭西河之外的疆域,在南邊奪取瞭上庸,天下人並不因此贊揚張儀,而是認為大王賢能。魏文侯讓樂羊帶兵去攻打中山國,打瞭三年才攻下中山。樂羊回到魏國論功請賞,而魏文侯把一箱子告發信拿給他看。嚇得樂羊一連兩次行跪拜大禮說: 這可不是我的功勞,全靠主上的威力啊。 如今我是個寄居此地的臣僚。樗裡子和公孫大奭二人會以韓國國力強為理由來同我爭議攻韓的得失,大王一定會聽從他們的意見,這樣就會造成大王欺騙魏王而我將遭到韓相公仲侈怨恨的結果。
  秦武王說: 我不聽他們的,請讓我跟您盟誓。 終於讓甘茂帶兵攻打宜陽。打瞭五個月卻拿不下宜陽,樗裡子和公孫奭果然提出反對意見。武王召甘茂回國,打算退兵不攻瞭。甘茂說: 息壤就在那裡,您可不要忘記。 武王說: 有過盟誓。 於是調集瞭全部兵力,讓甘茂進攻宜陽,斬首六萬,終於拿下瞭宜陽。韓襄王派公仲侈到秦國謝罪,同秦國講和。
  秦武王終於通過瞭三川之地到瞭周都,直奔周室太廟,往觀九鼎,後來秦武王跟孟賁鬥力舉鼎絕臏而死,秦武王的弟弟即位,即秦昭王。秦昭王的母親宣太後是楚國女子。楚懷王由於怨恨從前秦國在丹陽打敗楚國的時候,韓國坐視不救,於是就帶兵圍攻韓國雍氏。韓王派公仲侈到秦國告急求援。秦昭王剛剛即位,宣太後又是楚國人,所以不肯出兵救援。公仲侈就去托付甘茂,甘茂便替韓國向秦昭王進言說: 公仲侈正是因為可望得到秦國援救,所以才敢於抵抗楚國。眼下雍氏被圍攻,秦軍不肯下肴山救援,公仲侈將會輕蔑秦國昂著頭不來朝見瞭。韓公叔也將會讓韓國向南同楚國聯合,楚國和韓國一旦聯合成為一股力量,魏國就不敢不聽它的擺佈,這樣看來,攻打秦國的形勢就會形成瞭。您看坐等別人進攻與主動進攻別人相比,哪樣有利? 秦昭王說: 好。 於是就讓軍隊下肴山去救韓國。楚國軍隊隨即撤離。
  權力之爭
  秦昭王讓向壽去平定宜陽,同時派樗裡子和甘茂去攻打魏國皮氏。向壽,是宣太後的娘傢親戚,與秦昭王從少年時就很要好,所以被秦昭王任用。向壽先到瞭楚國,楚懷王聽說秦昭王十分敬重向壽,便優厚地禮遇向壽。
  向壽替秦國駐守宜陽,準備據此攻打韓國。韓相公仲侈派蘇代對向壽說: 野獸被圍困急瞭是能撞翻獵人車子的。您攻破韓國,雖使公仲侈受辱,但公仲侈仍可收拾韓國局面再去事奉秦國,他會自認為一定可以得到秦國的封賜。現在您把解口送給楚國,又把杜陽封給下小令尹,使秦、楚交好。秦、楚聯合,無非是再次攻打韓國,韓國肯定要滅亡。韓國要滅亡,公仲侈必將親自率領他的私傢徒隸去頑強抗拒秦國。希望您深思熟慮。
  向壽說: 我聯合秦、楚兩國,並不是對付韓國的,您替我把這個意思向公仲侈申明,說秦國與韓國的關系是可以合作的。
  蘇代回答說: 我願意向您進一言。人們說尊重別人所尊重的東西,才能贏得別人對自己的尊重。秦王親近您,比不上親近公孫奭;秦王賞識您的智慧才能,也比不上賞識甘茂。可是如今這兩個人都不能直接參與秦國大事,而您卻獨能與秦王對秦國大事作出決策,這是什麼原因呢?是他們各有自己失去信任的地方啊。公孫奭偏向韓國,而甘茂偏袒魏國,所以秦王不信任他們。現在秦國與楚國爭強,可是您卻偏護楚國,這是與公孫奭、甘茂走的同一條路。您靠什麼來與他們相區別呢?人們都說楚國是個善於權變的國傢,您一定會在與楚國結交上栽跟頭,這是自惹麻煩。您不如與秦王謀劃對付楚國權變的策略,與韓國友善而防備楚國,這樣就沒有憂患瞭。韓國與秦國結好必定先把國傢大事交給公孫奭,聽從他的處理意見,而後會把國傢托付給甘茂。韓國,是您的仇敵。如今您提出與韓國友好而防備楚國,這就是外交結盟不避仇敵啊。 向壽說: 是這樣,我是很想與韓國合作的。
  蘇代回答說: 甘茂曾答應公仲侈把武遂還給韓國,讓宜陽的百姓返回宜陽,現在您一味想著收回武遂,很難辦到。 向壽說: 既然如此,那該怎麼辦呢?武遂就終究不能得到瞭?
  蘇代回答說: 您為什麼不借重秦國的聲威,替韓國向楚國索回潁川呢?潁川是韓國的寄托之地,您若索取並得到它,這是您的政令在楚國得到推行而拿楚國的地盤讓韓國感激您。您若索取而得不到它,這樣韓國與楚國的怨仇不能化解就會交相巴結秦國。秦楚兩國爭強,您一點一點地責備楚國來使韓逐漸向您靠攏,這大大有利於秦國。 向壽聽瞭後,掂量著利弊,一時下不瞭決心,便順口說出: 怎麼辦好呢?
  蘇代立即答道: 這是件好事啊。甘茂想要借著魏國的力量去攻打齊國,公孫奭打算憑著韓國的勢力去攻打齊國。現在您奪取瞭宜陽作為功勞,又取得瞭楚國和韓國的信任並使它們安定下來,進而再誅罰齊國、魏國的罪過,由於這樣做瞭,公孫奭和甘茂的打算便都將化為泡影,他們在秦國的權勢也就會進一步削弱。
  甘茂終於向秦昭王提出,把武遂歸還給韓國。向壽和公孫奭竭力反對這麼做,但沒有成功。向壽和公孫奭因此而怨憤,常在秦昭王面前說甘茂的壞話。甘茂恐懼,怕有不測,便停止攻打魏國的蒲阪,乘機逃亡而去。樗裡子與魏國和解,撤兵作罷。
  棄秦奔齊
  甘茂逃出秦國跑到齊國,路上恰巧碰上蘇代。當時,蘇代正替齊國出使秦國。甘茂說: 我在秦國獲罪,怕遭殃禍便逃瞭出來,現在還沒有容身之地。我聽說貧傢女和富傢女在一起搓麻線,貧傢女說: 我沒有錢買蠟燭,而您的燭光幸好有剩餘,請您分給我一點剩餘的光亮,這無損於您的照明,卻能使我同您一樣享用燭光的方便。 現在我處於困窘境地,而您正出使秦國,大權在握。我的妻子兒女還在秦國,希望您拿點餘光救濟他們。
  蘇代應承下來,於是出使到達秦國。完成任務後,蘇代借機勸說秦昭王說: 甘茂,是個不平常的士人。他在秦國居住多年,連續三代受到重用,從肴塞至鬼谷,全部地形何處險要何處平展,他都瞭如指掌。如果他依靠齊國與韓國、魏國約盟聯合,反過來圖謀秦國,對秦國可不算有利呀。
  秦昭王說: 既然這樣,那麼該怎麼辦呢? 蘇代說: 大王不如送他更加貴重的禮物,給他更加豐厚的俸祿,把他迎回來,假使他回來瞭,就把他安置在鬼谷,終身不準出來。 秦王說: 好。 隨即賜給甘茂上卿官位,並派人帶著相印到齊國迎接他。甘茂執意不回秦國。蘇代對齊湣王說: 那個甘茂,可是個賢人。現在秦國已經賜給上卿官位,帶著相印來迎接他瞭。由於甘茂感激大王的恩賜,喜歡做大王的臣下,因此推辭邀請不去秦國。現在大王您拿什麼來禮遇他? 齊王說: 好。 立即安排他上卿官位,把他留在瞭齊國。秦國也趕快免除瞭甘茂全傢的賦稅徭役來同齊國爭著招攬甘茂。
  去世
  齊國派甘茂出使楚國,楚懷王剛剛與秦國通婚結親,對秦國親密得很。秦昭王聽說甘茂正在楚國,就派人對楚懷王說: 希望把甘茂送到秦國來。 楚懷王向范蜎詢問說: 我想在秦國安排個丞相,您看誰合適? 范蜎回答說: 我的能力不夠,看不準誰合適。 楚懷王說: 我打算讓甘茂去任丞相,合適嗎? 范蜎回答道: 不合適。那個史舉,是下蔡的城門看守,大事不能侍奉國君,小事不能治好傢庭,他以茍且活命,人格低下,節操不廉聞名世,可是甘茂事奉他卻很恭順。因此,就秦惠王的明智,秦武王的敏銳,張儀的善辯來說,甘茂能夠一一奉事他們,取得十個官位而沒有罪過,這是一般士人難以做到的。甘茂的確是個賢才,但不能到秦國任丞相。秦國有賢能的丞相,不是楚國的好事。況且大王先前曾把召滑推薦到越國任職,他暗地裡鼓動章義發難,搞得越國大亂,因此楚國才能夠開拓疆域,以厲門為邊塞,把江東作郡縣。我考慮大王的功績所以能夠達到如此輝煌的地步,其原因就是越國大亂,而楚國大治。現在大王隻知道把這種謀略用於越國卻忘記用於秦國,我認為您派甘茂到秦國任相是個重大的過失。話再說回來,您若打算在秦國安置丞相,那就不如安置向壽這樣的人更為合適。向壽對於秦王來說,是親戚關系,少年時與秦王同穿一件衣服,長大後同乘一輛車子,因此能夠直接參與國政。大王一定要安置向壽到秦國任相,那就是楚國的好事瞭。 於是楚懷王派使臣去請求秦王讓向壽在秦國任相。秦國終於讓向壽擔任瞭丞相。甘茂最終也沒能夠再到秦,後來死在魏國。
甘茂亡秦且之齊
  甘茂自秦國逃出後,準備到齊國去。出瞭函谷關,遇見蘇代(蘇秦之弟),說: 您聽說江上女子的故事嗎? 蘇代說: 沒聽說過。 甘茂說: 在江上的眾多女子中,有一個傢貧無燭的女子。女子們在一起商量,要把傢貧無燭的趕走。傢貧無燭的女子準備離去瞭,她對女子們說: 我因為沒有燭,所以常常先到,一到便打掃屋子,鋪席子。你們何必愛惜照在四壁上的那一點餘光呢?如果賜一點餘光給我,對你們又有什麼妨礙呢?我自認為對你們還是有用的,為什麼一定要趕我走呢? 女子們商量以後,認為她說的對,就把她留下來瞭。現在我由於沒有才德,被秦國趕走,出瞭函谷關,願意為您打掃屋子,鋪席子,希望不要把我趕走。 蘇代說: 好,我將設法讓齊國重用您。
  於是,蘇代先西入關中遊說秦王說: 甘茂是個賢能的人,並不是一般人;他在秦國受到惠王、武王、昭王等幾朝重用。由崤山、函谷關直至溪谷,秦國的險阻要沖,他無不瞭如指掌。萬一他通過齊國,聯合韓、魏,反過來圖謀秦國,這就對秦國十分不利。 秦王說: 那可怎麼辦呢? 蘇代說: 您不如多備厚禮,以高位重金聘其回國。他要來瞭,把他軟禁在槐谷,老死在那裡,諸侯又憑什麼圖謀秦國呢 秦王說: 好。 於是,給甘茂以上卿的高位,拿瞭相印到秦國去迎接他。甘茂推辭不去。
  蘇代此時又到齊國,對齊王說: 甘茂是個賢能的人,眼下秦王給他上卿的高位,拿瞭相印去迎接他。但甘茂卻因為感激您齊王的恩德而不去秦國,其實他願意做大王的臣子,如果不加以挽留他,他一定不會再感激大王。以甘茂之才,如果讓他統帥強秦的軍隊,秦國對齊國來說可就難以對付瞭。 齊王說: 好。 於是,賜甘茂為上卿,讓他留在齊國。
歷史評價
  蘇代: 甘茂,非常士也。其居於秦,累世重矣。自肴塞及至鬼谷,其地形險易皆明知之。
  范蜎: 夫史舉,下蔡之監門也,大不為事君,小不為傢室,以茍賤不廉聞於世,甘茂事之順焉。故惠王之明,武王之察,張儀之辯,而甘茂事之,取十官而無罪。茂誠賢者也,然不可相於秦。
  司馬遷: 樗裡子以骨肉重,固其理,而秦人稱其智,故頗采焉。甘茂起下蔡閭閻,顯名諸侯,重強齊楚。甘羅年少,然出一奇計,聲稱後世。雖非篤行之君子,然亦戰國之策士也。方秦之強時,天下尤趨謀詐哉。 秦所以東攘雄諸侯,樗裡、甘茂之策。
  司馬貞: 甘茂並相,初佐魏章。始推向壽,乃攻宜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