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曖

人物簡介  郭曖是郭子儀的兒子,妻子是唐代宗最寵愛的女兒升平公主,他與升平公主的事跡以 醉打金枝 的故事流傳至今。郭曖與升平公主十幾歲的時候就許下婚約,生有四子二女,官拜駙馬都尉、殿中監、左散騎常侍、代國公等。公元800年,郭曖逝世,終年49歲。

史料記載
  舊唐書 代宗本紀
  甲午,升平公主出降駙馬都尉郭曖。庚子,雨。時久旱,京師米鬥一千四百,他谷食稱是。
  《舊唐書德宗本紀》
  秋七月,湖南觀察使呂渭卒。八月癸酉,以河中尹王囗為潭州刺史、湖南觀察使。九月,宥吳少誠。駙馬都尉郭曖卒。
  舊唐書穆宗本紀
  三月癸卯朔,贈皇太後父郭曖太傅,母虢國大長公主贈齊國大長公主。壬子,召侍講學士韋處厚、路隨於太液亭講《毛詩關雎》、《尚書洪范》等篇。
  新唐書列傳第八
  齊國昭懿公主,崔貴妃所生。始封升平。下嫁郭曖。大歷末,寰內民訴涇水為磑壅不得溉田,京兆尹黎幹以請,詔撤磑以水與民。時主及曖傢皆有磑,丐留,帝曰:「吾為蒼生,若可為諸戚唱!」即日毀,由是廢者八十所。憲宗即位,獻女伎,帝曰:「太上皇不受獻,朕何敢違?」還之。薨元和時,贈號國,賜謚。穆宗立,復贈封。
  舊唐書列傳第七十
  曖,子儀第六子。年十餘歲,尚代宗第四女升平公主,時升平年亦與暖相類。大歷中,恩寵冠於戚裡,歲時錫賚珍玩,不可勝紀。大歷十三年,有詔毀除白渠水支流碾磑,以妨民溉田。升平有脂粉磑兩輪,郭子儀私磑兩輪,所司未敢毀徹。公主見代宗訴之,帝謂公主曰:「吾行此詔,蓋為蒼生,爾豈不識我意耶?可為眾率先。」公主即日命毀。由是勢門碾磑八十餘所,皆毀之。曖檢校左散騎常侍。建中末,公主坐事,留之禁中,曖亦不令出入。既而朱泚之亂,不知車駕幸奉天,為賊所逼,欲授偽官,曖辭以居喪被疾。既而與兄晞、弟曙及升平公主皆奔奉天,德宗喜,並釋前咎,待之如初,復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左散騎常侍。從駕至山南,改太常卿同正員。
  貞元中,帝為皇孫廣陵郡王納曖女為妃。曖,貞元十六年七月卒,贈尚書左仆射。升平公主,元和五年十月薨,贈虢國大長公主,謚曰懿。廣陵王即位,為憲宗皇帝,妃生穆宗皇帝。元和十五年,穆宗即位,尊郭妃為皇太後,詔曰:「追遠飾終,先王令典。況積仁累義,事已顯於身前;祥會慶傳,福遂流於天下。式光盛德,爰舉徽章,尊尊親親,於是乎在。皇太後父贈尚書左仆射曖,克荷崇構,有勞王傢,孝友本於生知,英華發於事任,實修一德,歷仕三朝。建中末年,屬有大難,畢力扈駕,忘軀即戎,忠貞之節,國史明備。才高望洽,是膺沁水之祥;德厚流光,乃啟塗山之祚。肆予小子,獲纘大業,未展定申之命,敢緣褒紀之恩,俾繼維師,用不縟禮。可贈太傅。」曖子釗、鏦、銛。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一十三
  李虞仲,字見之,趙郡人。祖震,大理丞。父端,登進士第,工詩。大歷中,與韓翃、錢起、盧綸等文詠唱和,馳名都下,號「大歷十才子」。時郭尚父少子曖尚代宗女升平公主,賢明有才思,尤喜詩人,而端等十人,多在曖之門下。每宴集賦詩,公主坐視簾中,詩之美者,賞百縑。曖因拜官,會十子曰:「詩先成者賞。」時端先獻,警句雲:「薰香荀令偏憐小,傅粉何郎不解愁。」主即以百縑賞之。錢起曰:「李校書誠有才,此篇宿構也。願賦一韻正之,請以起姓為韻。」端即襞箋而獻曰:「方塘似鏡草芊芊,初月如鉤未上弦。新開金埒教調馬,舊賜銅山許鑄錢。」曖曰:「此愈工也。」起等始服。端自校書郎移疾江南,授杭州司馬而卒。
  新唐書列傳第六十二
  曖,字曖,以太常主簿尚升平公主。曖年與公主侔,十馀歲許昏。拜駙馬都尉,試殿中監,封清源縣侯,寵冠戚裡。大歷末,檢校左散騎常侍。建中時,主坐事,留禁中。朱泚亂,逼署曖官,辭以居喪被疾。既而與公主奔奉天。德宗嘉之,釋主罪,進曖金紫光祿大夫,賜實封五十戶。尋遷太常卿。貞元三年,襲代國公。卒,年四十八,贈尚書左仆射,初,曖女為廣陵郡王妃。王即位,是為憲宗。妃生穆宗。穆宗立,尊妃為皇太後,贈曖太傅。四子:鑄、釗、鏦、銛。鑄襲封。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二十四
  郭曖嘗與升平公主爭言,曖曰: 汝倚乃父為天子邪?我父薄天子不為! 公主恚,奔車奏之。上曰: 此非汝所知。彼誠如是,使彼欲為天子,天下豈汝傢所有邪? 慰諭令歸。子儀聞之,囚曖,入待罪。上曰: 鄙諺有之: 不癡不聾,不作傢翁。 兒女子閨房之言,何足聽也! 子儀歸,杖曖數十。
郭曖與升平公主
  郭曖的妻子是升平公主,她是唐代宗是寵愛的女兒。
  且說升平公主嫁到郭傢後,不改往日金枝玉葉的做派,動不動對丈夫和公婆發脾氣。一般說來,中國傳統社會裡媳婦見瞭公婆是要行大禮的,但公主是皇帝女兒,是君,公婆雖是長輩也是臣,所以那時郭子儀夫婦反過來要向公主下跪。
  郭曖對此十分不滿,公婆尚且向公主行禮,自己豈非矮瞭兩輩下去?平日在頤指氣使的公主面前他倒也不敢有所造次。這天,郭曖心裡不爽,在傢宴上多喝瞭幾杯。當即要求升平公主應該遵守婦道,給郭子儀夫婦行下跪禮,結果被升平公主嚴詞拒絕並遭到當面訓斥。此時,這酒是壯膽藥,這酒是忘情水,喝高瞭的郭曖借著酒勁,也不顧昔日情分,把公主拖回臥室飽以一頓老拳,打的公主滿臉開桃花。這可不得瞭,公主立即回到娘傢皇宮大院裡找自己的爹爹代宗皇帝去哭訴。郭子儀把兒子捆起來送到皇宮請罪。最後,在皇帝和郭子儀的調停下,夫妻才和好如初。
郭曖與升平公主的子嗣
  兒子
  兒子四人,皆升平公主所出
  郭鑄,郭曖長子,官至衛尉卿、太子左庶子,先於母升平公主而亡,贈工部尚書。
  郭釗,妻沈氏。沈氏母為唐代宗女長林公主。
  郭鏦,娶唐順宗女漢陽公主李暢,贈尚書左樸射。
  郭銛(786年-822年7月26日),娶唐順宗女西河公主,無嗣,以公主與前夫沉翬之子為嗣。
  女兒
  有史可查者兩人,皆升平公主所出;
  懿安皇後郭氏,為唐憲宗貴妃,唐穆宗生母;
  次女郭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