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奇才

人物簡介  胡奇才原名胡其財,1929年參加革命,是從班連營團旅師軍,一級一級提拔上來的將領,經歷瞭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被授予中將軍銜。建國後,胡奇才擔任瞭中國人民解放軍工程兵副司令員、遼東軍區司令員、沈陽軍區空軍副司令員等職位,著有回憶錄《坎坷的路》。胡奇才將軍身經百戰,負傷6次,錚錚鐵骨,令人敬佩。

生平事跡
  年少時期
  胡奇才出生於湖北黃安(今紅安)高橋區李傢田村一個佃農傢庭,全傢七口人,靠租種地主一石田、撐持一個小的豆腐坊度日。小小年紀,胡奇才就在豆腐坊、田畈隨傢人一起從事力不勝任的勞作。母親因產後熱不幸去世後,他更是竭盡全力替父親分擔繁重的農活。9歲進村裡私塾讀書,半耕半讀,三年乃輟。雖然隻讀瞭三年,可他的啟蒙老師、共產黨員張楚峰,對他的教育和影響極為深刻。
  1929年,胡奇才親眼看到敵人把張楚峰抓到村前的河邊,殘酷地殺害瞭,他滿腔悲憤,參加瞭少先隊。他村地處赤白兩區交界,少先隊的主要是任務是站崗放哨。1930年8月的一天,胡奇才正在後山頂上放哨,少先隊大隊長說:上級號召要擴大紅軍,你們誰要參軍,趕緊去報名。他連忙答應:我去!父親拉住他說:你祖父年邁,哥哥病重,兩個妹妹還小,我身體也不好,你走瞭,傢裡怎麼辦?他回答說:不參加紅軍,都沒有活路!一狠心,參加瞭華河區紅軍特務營。他從小生得身材魁梧,能吃苦耐勞。參加紅軍後,不避艱險,不怕犧牲,不到三個月連打五仗,親手繳獲一支 漢陽造 步槍。參加瞭鄂豫皖蘇區四次反 圍剿 和開創川陜蘇區的鬥爭。
  成為中國黨員後
  胡奇才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
  胡奇才參軍不到三年就身負五傷,1933年6月擔任紅四方面軍十一師三十五團政委時,年齡不到19歲。隨即參加長征,先後擔任十一師、十二師政委。
  1937年12月,胡奇才進入抗日軍政大學學習,後任三大隊六隊隊長。1938年8月,黨中央派遣幹部增援山東,組成山東幹部大隊,胡奇才任大隊長。8月21日,奉毛澤東同志 第一要當好學員,第二要當好教員,第三要當好指揮員 的臨別指示率隊離開延安。歷時三個月,行程三千裡,勝利到達沂蒙山根據地。11月,他被分配到八路軍山東縱隊第八支隊任副司令員,不久任山東縱隊第一支隊司令員兼魯中軍區第二分區司令員,從此堅持魯中抗戰達七年之久。先後擔任山東縱隊第一旅副旅長、魯中軍區參謀處處長,指揮所部進行葛莊戰鬥、臨朐戰鬥,攻克沂水城,打擊頑軍勢力,粉碎日寇 掃蕩 ,為魯中根據地的鞏固發展,作出瞭傑出貢獻。魯中人民至今還記得當年的胡奇才司令。
  1987年,遲浩田到沂蒙山區視察,有一七旬老翁特地向他打聽胡奇才同志,並當場唱出瞭當年歌頌臨朐戰鬥勝利的歌謠: 胡奇才,不簡單,指揮八路打冶源;打死鬼子三十三,活捉一個翻譯官。 遲浩田聽後感慨萬千,回京後即親筆寫下瞭這首歌謠,敬贈胡奇才老將軍。
  抗日戰爭勝利後,胡奇才任山東區第三師副師長,率部急馳東北。11月任東北民主聯軍遼東軍區第三縱隊司令員,1946年5月任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司令員,10月底進行瞭新開嶺戰役。10月間,國民黨政府為實現先南後北逐次占領全東北的目的,集十萬兵力分三線進犯南滿根據地。我遼東軍區擬集結主力保衛丹東,掩護首腦機關和後勤各單位轉移。胡奇才根據戰場形勢機動處置,果斷決定將已經分散的全縱隊迅速收攏,把敵中路軍二十五師誘至寬甸地區新開嶺,殲敵8000餘人,俘敵師長以下6000餘人,繳獲無數。戰後,敵人從三面向我壓來,南面是鴨綠江,情勢萬分危急,他沉著指揮部隊迅速撤離戰場,穿過桓仁原始森林向輯安地區轉移。途中,帶著6000多名俘虜,還要不斷與追敵交火,異常艱險。這段歷程,後來被改編成電影《逆風千裡》。新開嶺戰役,是遼東我軍首次大捷,在自衛戰爭敵強我弱形勢下,首創東北我軍一役殲敵一個整師的戰例,粉碎瞭敵人的戰略企圖,扭轉瞭南滿戰局,受到中央軍委、東北聯軍總部的通令嘉獎。
  1946年12月3日,胡奇才部到達通化與軍區會合。他頭部舊傷復發,離開部隊到大連醫治。1947年4月返回部隊,參加瞭夏季攻勢,因頭劇痛不愈,隻得又去哈爾濱療養,1948年5月因召歸隊。9月,遼沈戰役開始。遼沈戰役的開端是錦州戰役,塔山阻擊戰是保障錦州戰役勝利的一場重要戰鬥。9月間,我東北軍迅速包圍瞭錦州,對東北敵軍形成瞭 關門打狗 的態勢。國民黨政府見狀大吃一驚,分別以11個師和12個多師的兵力組成東進兵團和西進兵團,從錦西、葫蘆島和沈陽東西對進,急救錦州。我四縱隊和十一縱隊及兩個師部署在錦西以北塔山一線阻擊敵東進兵團,四縱隊佈防於塔山一帶核心陣地。塔山位於錦西至錦州之間,是我防禦陣地的一道門閂。兩錦之間僅距30餘裡,這就決定瞭我軍隻能寸土不讓地堅守,而決不能采取運動防禦。可是,塔山無山,隻是個無險可守的村莊。任務重大,東北聯軍總部命胡奇才親臨塔山指揮。他多次到陣地觀察,及時改變瞭隻守村後小山的部署,構築起堅固的村落防禦體系,堅守村莊,控制村邊通道。
  10月10日開始,他指揮塔山部隊與敵激戰六晝夜,抵住瞭敵人六個師的輪番攻擊,打得敵人寸土未進。蔣介石難以置信,乘飛機親臨塔山觀察,嘆道: 沒有料到,三個軍在海空軍配合下,就是打不過塔山。 塔山阻擊戰,是我軍歷史上少有的防禦戰,許多文藝樣式都有描述它的作品,廣泛傳頌。勝利完成阻擊任務後,四縱的主要指揮員看著從前沿陣地上抬下的戰士遺體,看著幾乎被炮彈犁瞭一遍的土地,不禁熱淚盈眶,不約而同立下誓言,死後歸葬塔山,與烈士們長眠在一起。胡奇才將軍解放後4次重訪塔山,他告訴老伴,我是塔山阻擊戰的幸存者,做夢都夢到這地方,死後我一定要回塔山,這樣我的靈魂才會安穩。1997年7月4日,參加塔山阻擊戰的胡奇才將軍逝世,他的遺骨葬在瞭塔山。1998年11月2日,胡奇才等四位參加塔山阻擊戰的開國將軍葬禮在當年 塔山英雄團 前沿指揮所舊址舉行?胡奇才將軍的夫人王志遠以及吳克華將軍?李福澤將軍?江燮元將軍的親屬都來參加瞭安葬儀式?
  同年11月,胡奇才任東北野戰軍第四十一軍副軍長,率部入關,途中又因舊傷復發回沈陽治療,1949年9月,轉到北京治傷。周恩來同志聽說他到京便接見瞭他,詳細地詢問瞭塔山戰鬥情況,後來親自給他聯系醫院,還安排他見到瞭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不久,通知他參加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候補委員,參加瞭開國大典。
  1950年後,胡奇才歷任遼東軍區、遼西軍區司令員、沈陽軍區空軍副司令員。1952年5月,他主動要求赴朝鮮戰場參觀學習,任東北軍區赴朝參觀團團長,兼志願軍第二十兵團六十八軍副軍長,工作半年。同年12月,進入南京軍事學院高級班學習。1954年10月畢業,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工程兵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分管軍務、裝備、科研等項工作,參加過天安門、人民大會黨、釣魚臺等大型維修和修建工程,參加過 兩彈 試驗基地、指揮及防護防禦陣地建設等保密工程,參加過勘察籌建軍事工程院校和軍事工程機械等項工作。
  是第一屆全國政協候補委員。
  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1997年7月3日在北京逝世。
  著有回憶錄《坎坷的路》。
胡奇才決戰新開嶺
  胡奇才發現25師正在進行突擊前的動員,立即命令縱隊炮兵團和各師的炮兵營向正在狂吼亂叫的敵步兵猛烈轟擊,他親自指揮縱隊炮團。4縱的炮兵打得又快又準,2000多敵軍還未及發起沖鋒,就灰飛煙滅瞭。很快,胡奇才又找出瞭李正誼的指揮部。敵25師師部隱藏在老爺嶺下的黃傢堡子裡,由幾十輛美制大卡車圍成一個四合院。在老爺嶺未攻占以前,發現不瞭它,老爺嶺被奪占,25師指揮部就暴露無遺瞭。胡奇才一聲令下,數百發炮彈織成的火網立即籠罩瞭這座汽車堡壘,李正誼命大躲過瞭炮轟。激戰至此,強悍的25師已經潰不成軍。4縱的3個師轉入對敵人的最後掃蕩。11月2日上午10時,戰鬥全部結束,東北民主聯軍以傷亡2000多人的代價,全殲敵25師8000餘人,其中俘敵5000餘人,包括號稱 李大麻子 的師長李正誼在內。
  新開嶺戰役石破天驚,是東北民主聯軍在東北首次成建制地殲滅敵軍一個整師,而且是在形勢對東北民主聯軍極為不利的情況下取得的。毛澤東指出,新開嶺戰役證明:必須集中兵力打殲滅戰。如第一次用5個團打25師未奏效,第二次集中8個團打就成功瞭;最初兩天多次攻擊未奏效,1946年11月2日拂曉集中全部炮火攻占制高點並乘勝擴大戰果,半天內即將該師全部殲滅。新開嶺戰役,胡奇才作為主要指揮員,功不可沒。正是他籌劃、部署和指揮瞭新開嶺之戰。在決定新開嶺戰役成敗的11月1日縱隊黨委會議上,正是胡奇才作為4縱司令員,拍板決定繼續打下去,才取得瞭新開嶺之戰的輝煌勝利。
胡奇才與韓先楚
  55年授銜時韓先楚是副兵團級,胡奇才是正軍級。55名上將的級別,正兵團級33名,副兵團級19名,準兵團級1名,正軍級不能授上將。
胡奇才子女簡歷
  子女 :胡魯克、胡魯生、胡魯文、胡東凱、胡東平、胡莉莉、胡東寧。
  2015年5月9日上午胡魯克先生及夫人在四野董事長趙書平先生的陪同下參觀並指導瞭企業各部門工作,企業董事會各成員分別同胡魯克先生先生進行瞭工作交流,並對企業未來發展所面臨的問題及企業的發展方向做瞭祥細的匯報。
人物評價
  一位外國軍事學者在仔細研究瞭新開嶺戰役和塔山阻擊戰後,十分驚詫地說: 胡將軍居然是位從班連營團旅師軍、一級沒漏提拔起來的土生土長的高級將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