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律光

人物簡介  斛律光,高車族人,南北朝時期北齊著名將領,號稱 落雕都督 ,官拜大將軍、太傅、右丞相、左丞相等,封爵咸陽王。斛律光言語寡少,性格剛正急躁,治軍嚴厲,善於騎射,多次指揮軍隊與北周作戰且均獲得勝利,是一位頗有能力的將領。公元572年,斛律光被高緯殺害並滿門抄斬,北齊更加衰落。

人物生平
  落雕都督
  斛律光少年時就精通騎馬射箭,而以武藝聞名於世。北魏末年,跟隨父親斛律金西征,宇文泰(北周文帝)長史莫者暉這時正在行武中,斛律光看見後,騎在急馳的馬上向他射箭,趁著射中的機會,將他活捉瞭過來,當時斛律光才十七歲。得到高歡(北齊神武帝)的嘉獎,擢升為都督。高澄(北齊文襄帝)做王世子時,任命斛律光為親信都督,不久升為征虜將軍,累加衛將軍。武定五年(547年),封永樂縣子。
  曾陪同高澄在洹橋狩獵,看見一隻大鳥,正展翅高飛,斛律光拿起弓來,一箭就射瞭下來,而且是正中要害。這隻鳥形狀像車輪,旋轉著掉瞭下來,一看是隻大雕。高澄拿過雕來觀看,將他誇贊瞭半天。丞相屬邢子高感嘆著說: 真正的射雕手。 當時人們都稱他為 落雕都督 。不久兼任左衛將軍,晉爵為伯。
  奪周四戍
  北齊建立後,加任開府儀同三司,另封西安縣子。天保三年(552年),隨從大軍出塞,斛律光為先鋒,打敗敵人,擄獲甚多,並且奪得瞭一些其他的牲畜。還京,除晉州刺史。同北齊東部接壤的北周的天柱、新安、牛頭三戍之頭目,經常召引亡叛,多次寇掠齊境。天保七年(556年),斛律光率五千步騎偷襲瞭他們。又大敗北周的儀同王敬俊等,虜獲五百多人、雜畜千餘頭後返歸。天保九年(558年),又領兵奪取瞭北周的絳川、白馬、澮交、翼城等四戍。任朔州刺史。天保十年(559年),拜特進、開府儀同三司。二月,統領萬騎攻打北周的開府曹回公,並將其殺死。柏谷城主帥、儀同薛禹生棄城逃跑,於是斛律光就占領瞭文侯鎮,立戍置柵後回京。乾明元年(560年),為並州刺史。皇建元年(560年),晉爵巨鹿郡公。這時,樂陵王高百年為皇太子,孝昭帝高演認為斛律光傢世代淳厚清謹,加之為皇室立有功勛,便納其長女為太子妃。太寧元年(561年),官尚書右仆射,食中山郡幹。太寧二年(562年),除太子太保。
  邙山大戰
  河清二年(563年)四月,斛律光率二萬步騎在軹關西部築建勛掌城,又修造瞭二百多裡的長城,設置瞭十三個戍。河清三年(564年)正月,北周派大將達奚成興等來寇掠平陽(山西臨汾西南),武成帝令斛律光率三萬步騎抵抗,達奚成興等聽說是斛律光迎戰,不戰而退。斛律光乘機追擊,追入周境,俘獲周軍二千餘人而回。三月,遷任司徒。四月,率騎兵北討突厥,獲良馬千餘匹。
  同年冬,北周武帝宇文邕派遣柱國、大司馬尉遲迥、齊國公宇文憲、柱國庸國公可叱雄等,率兵十萬攻打洛陽。斛律光率五萬餘騎急行軍趕赴洛陽,兩軍在邙山(河南洛陽西)大戰,尉遲迥等人大敗。斛律光射殺瞭周將可叱雄,獲首級三千多級,尉遲迥、宇文憲幸免一死,還繳獲瞭所有的甲兵輜重,並將死屍堆成京觀。武成帝高湛親臨洛陽,策勛頒賞,遷任斛律光為太尉,又封冠軍縣公。早幾年高湛命納斛律光第二女為太子妃,天統元年(565年),拜為皇後。同年,斛律光轉為大將軍。天統三年(567年)六月,因父去世,斛律光辭官歸傢。同月,詔令斛律光及弟斛律羨官復原職,仍為前任。秋,除太保,襲爵咸陽王,並襲第一領民酋長,另封武德郡公,移食趙州幹,遷太傅。
  大敗周軍
  天統三年(567年)十二月,北周又圍攻洛陽,阻斷齊軍糧道。武平元年(570年)正月,斛律光奉北齊後主高緯命率步騎三萬討伐,軍至定隴,與在鹿盧交屯兵的周將張掖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彥、開府司水大夫梁景興等相遇,斛律光披甲執銳,身先士卒,鋒刃才交,大敗宇文桀軍,斬首兩千多級。齊軍長驅直下,直抵宜陽,與在這裡防守的北周齊國公宇文憲、申國公拓跋顯敬對峙百日。為瞭溝通宜陽道路,斛律光營築瞭統關、豐化二城。齊軍返回時,駐紮安鄴,宇文憲等率軍五萬追擊。斛律光指揮騎兵回頭猛擊,宇文憲軍大敗,俘虜其開府宇文英、都督越勤世良、韓延等人,又斬首三百多級。宇文憲又令宇文桀、大將軍中部公梁洛都與梁景興、梁士彥等三萬步騎在鹿盧交斷路攔擊。斛律光與韓貴孫、呼延族、王顯等人合兵猛擊,大獲全勝,斬殺梁景興,獲馬千匹。因軍功被加封為右丞相、並州刺史。同年冬,斛律光率步騎五萬在玉壁營築瞭華谷、龍門二城,與宇文憲、拓跋顯敬相持,宇文憲不敢輕舉妄動。斛律光趁機圍攻定陽,又築南汾城,置州設郡用來逼迫北周,胡、漢民眾萬餘戶前來歸附。
  戰於汾水
  武平二年(571年),斛律光率眾築平隴、衛壁、統戎等鎮、戍十三所。北周柱國木包罕公普屯威、柱國韋孝寬率步騎萬餘進攻平隴,與斛律光戰於汾水之北,斛律光大敗周軍,俘殺千餘人。又封斛律光為中山郡公,增邑一千戶。軍還,武成帝詔令斛律光率五萬步騎沿平陽道進攻姚襄、白亭等城戍,都攻下瞭,俘虜城主、儀同、大都督等九人及數千士卒。又別封長樂郡公。是月,北周派其柱國紇幹廣略圍攻宜陽,斛律光率五萬步騎趕往援救,兩軍在城下大戰,戰敗周軍,奪取瞭北周建安等四戍,俘獲周軍千餘人,凱旋而歸。軍還沒有抵達鄴城,敕令放散兵眾,令歸其傢。斛律光認為兵士多立有軍功,沒有得到慰勞獎賞,如果放散,不施恩澤,就不能贏得民心,於是秘密上表請求派人宣旨。軍卒仍然前進,朝廷遲遲不發使,軍隊行至紫陌,斛律光隻好命令駐營等待。後主聽到說斛律光軍營已逼近都城的通報,很不高興,急派舍人請斛律光入見,然後慰勞獎賞兵眾,令其放散。拜斛律光左丞相,又別封清河郡公。
  結怨祖穆
  斛律光常在朝堂垂簾而坐。祖珽不知曉,騎馬從其朝堂門口走過。斛律光見後大怒,對人說: 此人好大膽子! 後來祖珽在內省,高聲大氣地講話,斛律光正好路過,聽到後,又十分惱怒。祖珽知斛律光忿恨,向斛律光的隨從奴仆行賄,還打聽說: 相王很惱怒我吧? 答: 自從公主事後,相王每夜抱膝長嘆說, 盲人入朝,國傢一定破滅 ! 穆提婆請求娶斛律光庶女為妻,斛律光不同意。後主將晉陽田地賞給穆提婆,斛律光在朝上大聲講: 晉陽的田地,神武帝以來常種禾,飼馬幾千匹,以平寇難,如今賞賜給穆提婆,這不是破壞軍務嗎? 因此斛律光與祖珽、穆提婆二人有瞭怨仇。
  滿門貴戚
  斛律光一個女兒作瞭皇後,兩個女兒是太子妃 ,子弟皆封侯作將,還娶瞭三位公主。他的弟弟斛律羨都督幽州刺史,在邊境築城設險,養馬練兵,修水利、勸農耕,威震突厥。全傢功高位顯,門第極盛。因此,斛律光常為此擔憂,怕惹來禍患,居傢很嚴,生活節儉,不謀私利,杜絕賄賂,門無賓客,也不肯幹預朝政。北齊後主高緯是個昏庸無能的皇帝,他寵信祖珽、穆提婆等小人,政治黑暗腐敗。斛律光非常討厭這些人,說 目人用權,國必破矣 !引起瞭他們的忌恨和陷害。
  被殺滅門
  武平三年(572年),北周將軍韋孝寬為解決斛律光這個北齊的前線支柱,便制造謠言,編成兒歌,在鄴城歌唱,歌曰: 百升飛上天,明月照長安(百升為一斛,明月是斛律光的字,謠言暗喻斛律光有篡位野心)。 又說: 高山不推自崩,槲樹不扶自豎。 祖珽又乘機加瞭幾句: 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饒舌老母不得語。 並讓小兒在路上歌唱。穆提婆聽唱後,告訴瞭自己的母親陸令萱。陸令萱認為 饒舌 是指斥的自己; 盲老公 說的是祖珽。因而相與密謀,將歌謠向高緯啟報,說: 斛律累世為朝廷大將,明月威震關西,豐樂威行突厥,女為皇後,男娶公主,謠言十分可怕。 高緯就此事詢問韓長鸞,韓長鸞認為不必大驚小怪,事情也就此作罷。祖珽又在後主面前挑撥,當時高緯身旁隻有何洪珍在。
  高緯說: 前得你的報告,本打算施行的,卻給長鸞制止瞭。 祖珽沒有回答,何洪珍進言說: 如若無此意,還行;既然有此意,就應該施行,萬一泄露出去,那就把事情鬧大瞭。 高緯說: 洪珍的話講得有理。 但還是猶豫未決。適逢丞相府佐封士讓進密奏,奏稱: 前時斛律光西征回京,陛下敕令放散兵卒,斛律光卻令軍卒進逼京師,欲行不軌,事情沒有成功就停止瞭。再說,斛律光傢藏有弩甲,擁有奴僮千多,常派人前往豐樂、武都等人傢裡,相互勾結。如不早點加以制止,任其發展,那就危險瞭。 恰好啟奏上有 軍卒進逼京師 之語,與高緯前些時日的懷疑相合,高緯便對何洪珍說: 人的想法有時很正確,我以前懷疑他有反叛之心,現在看來的確如此。
  高緯性格十分怯懦,擔心事情會突然暴發,命令何洪珍快馬召祖珽進宮。又害怕斛律光不從命。祖珽趁機進言: 正要召他,又怕他起疑心不肯來。應該派人賜給他一匹駿馬,告訴他說 明日準備前往東山遊觀,王可乘這匹馬一同前往 ,因此,斛律光一定要入宮致謝,這時就乘機把他抓起來。 高緯遵其言。不一會兒,斛律光來瞭,被人引進涼風堂,劉桃枝乘其不備,從後面偷襲,斛律光不倒,回頭說: 你們常常幹這樣的事,但我到死也不幹對不起國傢和皇帝的事。 劉桃等人遂將其殺害,時年五十八歲。斛律光被殺後,高緯下詔說他謀反,現已伏法,其餘傢口不受株連。很快又發詔書,將斛律光傢族滿門抄斬。
  斛律光沒犯什麼罪,卻被朝廷處死,所以時人極其惋惜。周武帝宇文邕得到斛律光的死訊,十分歡喜,竟下令赦免其境內的罪犯。北周滅北齊後,追贈斛律光為上柱國、崇國公。宇文邕指著詔書說: 如果斛律光還活著的話,我哪能跑到鄴城來?
斛律光與高長恭
  先說斛律光。後主高瑋聽信讒言,認為他有謀反之心,因此趁其不備將其殺害,死於公元572年。
  再看高長恭。他的結局與斛律光幾乎無二,高瑋因為猜忌和害怕他的威望,賜其毒酒,讓他自殺,最終死於573年。
  這樣兩個人先後去世,再加上571年病死的段韶,北齊三大將有兩個竟然都死於自己的君主之手,而失去瞭這三個人之後,北齊也迅速走向瞭滅亡,讓無數的後人感嘆高瑋殘暴不仁的同時也替斛呂光和高長恭的命運感到痛心和憐惜。
斛律光墓
  在襄汾縣南五裡解村。
  相傳他死後被安葬在瞭他的故鄉,在現今的山西襄汾縣有他的陵墓,但是因為各種原因並沒有得到很好的保護,一直荒廢到現在。
人物評價
  陸令萱:斛律累世大將,明月聲震關西,豐樂威行突厥。
  宇文邕:此人若在,朕豈能至鄴!
  盧思道:斛律明月屬鏤之錫,冤動天地。
  李百藥:①光以上將之子,有沈毅之姿,戰術兵權,暗同韜略,臨敵制勝,變化無方。自關、河分隔,年將四紀。以高祖霸王之期,屬宇文草創之日,出軍薄伐,屢挫兵鋒。而大寧以還,東鄰浸弱,關西前收巴蜀,又殄江陵,葉建瓴而用武,成並吞之壯氣。斛律治軍誓眾,式遏邊鄙,戰則前無完陣,攻則罕有全城,齊氏必致拘原之師,秦人無復啟關之策。而世亂才勝,詐以震主之威;主暗時艱,自毀藩籬之固。昔李牧之為趙將也,北翦胡寇,西卻秦軍,郭開譖之,牧死趙滅。其議誅光者,豈秦之反間歟,何同術而同亡也!內令諸將解體,外為強鄰報仇。嗚呼!後之君子,可為深戒。 ②赳赳咸陽,邦傢之光。明月忠壯,仍世將相。聲振關右,勢高時望。迫此威名,易興讒謗。始自工言,終斯交喪。
  李世民:斛律明月,齊朝良將,威震敵國,周傢每歲斫汾河冰,慮齊兵之西渡。及明月被祖孝征讒構伏誅,周人始有吞齊之意。
  虞世南:至如斛律驍勇,將帥之雄傑;蘭陵忠肅,宗王之英武。
  張預:孫子曰: 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 光用匈奴卜法,而吉兇無不中。又曰: 視卒如愛子。 光軍營未定,終不入幕。又曰: 輔隙則國必弱。 光既誅死,周武遂得至鄴是也。
  陳元靚:力扶齊祚,時號純臣。托晉形勢,破周荊榛。出則為將,入則秉鈞。才兼文武,踵之旡人。
  謝肇淛:李克用之懸針,斛律光之落雕,射之聖者也。
  蔡東藩:斛律光為高氏懿親,效忠王室,足懾強鄰。光不死則齊不亡,乃為宵小所排,卒遭慘死,齊之不永也宜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