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練成

人物簡介  韓練成原是國民黨高級將領,曾救過蔣介石一命,成為蔣介石身邊潛伏時間最長最隱秘的 隱形將軍 ,並且與熊向暉、郭汝瑰、錢壯飛合稱龍潭虎穴的四大傳奇將軍。韓練成脫離國民黨後於1950年加入共產黨,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獲得一級解放勛章等榮譽,擔任過甘肅省副省長、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全國委員會委員等職位。韓練成於1984年病逝。

人物生平
  韓練成,1909年2月5日出生於寧夏固原縣(今固原市原州區)一個貧農傢庭。1920年海原地震,傢園被毀,所幸一傢三口都還活著,遷到固原縣城邊上,在第五道城墻下的一個窯洞裡開始瞭城市貧民的生活。父母用換工方式頂束脩,他12歲進私塾,一邊念書,一邊幫工,由於生性好動,還曾拜師學武。
  1925年,16歲時參加西北軍。曾任國民聯軍排長、連長,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營長、團長。參加過北伐戰爭。後任國民黨軍第七十二師參謀長,獨立第十一旅旅長,第一七〇師副師長、師長,第十六集團軍副總司令兼參謀長,國防部研究院研究員,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高級參謀,第四十六軍副軍長兼師長、軍長,海南島防衛司令官。
  1945年6月28日,被授予少將軍銜。
  1948年,脫離國民黨軍隊,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蘭州軍事管制委員會副主任,西北軍區副參謀長。
  195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後任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訓練總監部科學和條令部副部長,軍事科學院戰史研究部部長,甘肅省副省長。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
  是第一、二屆國防委員會委員,第一、三、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北伐建功
  1925年元月,韓練成借瞭甘肅省立第二中學畢業生韓圭璋的文憑,冒 韓圭璋 之名考入西北陸軍第七師軍官教導隊。1926年9月,韓練成所在的陸軍第七師被編為國民聯軍第四軍,軍長馬鴻逵,政治處長是共產黨人劉志丹。
  國民聯軍是實行孫中山 聯俄、聯共 政策的軍隊,以馮玉祥為總司令,總政治部部長是共產黨人劉伯堅。擔任排長的韓練成曾多次見到劉志丹,解圍西安一役,韓練成升任連長,參加瞭一次由劉伯堅親自授課的集訓,劉伯堅、劉志丹曾單獨找韓練成談話,劉志丹並為韓指定瞭加入共產黨的聯系人。(1998年10月,習仲勛、馬文瑞曾撰文紀念劉志丹同志誕辰95周年,第一次在黨報上公開瞭韓練成早期接觸黨組織的情況。)
  1927年 四一二政變 ,馮玉祥采取調和態度,繼續東進。在5月的一場小規模夜襲中,韓及時解救瞭馮玉祥的總司令部,給馮留下深刻印象。馮在《我所認識的蔣介石》一書中寫道: 韓練成在北伐的時候,曾同我在一起共過患難的。
  1927年6月,馮玉祥與汪精衛、蔣介石會談之後,開始聯蔣清共,劉志丹等共產黨人被 禮送出境 。韓練成還沒有來得及加入共產黨就和黨的組織斷瞭聯系。韓練成被扣上瞭 紅帽子 ,被指為 共產黨潛伏分子 ,由於馮玉祥的保護,韓在 清黨 階段很快被解脫,豫東、魯西鏖戰,韓練成屢建戰功,升任五十九團團長。
  馮部北渡黃河,韓調任獨立騎兵團團長,撥歸東路軍前敵總指揮白崇禧指揮,白將本部一團騎兵與韓部合編為騎兵集團,以韓為司令。白的大度和那位團長的涵養使韓十分欽佩。兩部騎兵配合默契、作風正派、紀律嚴明、英勇善戰,韓本人駕禦本部、協調友軍的能力,也給白留下瞭很好的印象。
  10月,國民黨政府軍各集團軍編遣時,馮玉祥向白崇禧要求韓練成帶騎兵團歸還建制,第四軍縮編為陸軍暫十七師,馬鴻逵由軍長改任師長,韓改任中校參謀。
  1929年1月國民政府軍隊編遣會議中,馮、閻、桂系不滿削減本系實力的編遣方案,與蔣失和。5月,馮玉祥通電討蔣,自任 護黨救國軍西北路總司令 。但不到一個星期其部下韓復榘、石友三、楊虎城、馬鴻逵等部先後投蔣倒馮。馬部投蔣後改編為討逆軍第十一軍,馬鴻逵任軍長兼六十四師師長,韓任六十四師獨立團團長。
  1930年初,蔣馮閻中原大戰爆發。5月,蔣馮主力鏖戰豫東,蔣介石停靠在歸德(今商丘)火車站的 總司令列車行營 裡親自指揮。韓練成率獨立團守備歸德。5月31日,馮軍鄭大章騎兵軍一支部隊夜襲歸德,攻擊的重點是飛機場。蔣介石的 總司令列車行營 沒掛火車頭,停在站內,也被馮軍騎兵圍住猛打。在無法突圍的 行營 車廂裡,參謀長楊傑摸黑搖著電話大喊離火車站最近的部隊,隻說到 敵軍包圍總司令行營…… 線路便中斷瞭。韓練成知道總司令行營沒掛火車頭,親率主力馳援,解圍後他第一次見到瞭蔣介石。蔣十分高興,當即下瞭一道手令: 六十四師獨立團團長韓圭璋,見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許軍校三期畢業,列入學藉,內部通令知曉。 當時黃埔軍校的學生在軍隊中頗為吃香,人們就戲呼黃埔學生為 穿黃馬褂 。韓練成既被 賞穿黃馬褂 ,當然就被另眼相待瞭。他入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三期,就是蔣介石特準的。這段史實,無論在解放前,還是解放後,知之者甚少。
  由於沒有正式在黃埔軍校第三期上過學,韓從來不在履歷、自傳中填寫自己是 黃埔三期生 ,但在國民黨軍隊,尤其是黃埔系將領中,人人都認同韓是黃埔同學。
  1930年9月,張學良通電擁蔣,10月上旬,東北軍入關,占領瞭平津地區;閻錫山、馮玉祥聯袂下野,晉軍、西北軍分別由張學良和蔣介石改編。中原大戰結束,馬鴻逵部移駐泰安。馬部投蔣之後,官多位少,韓練成又曾有 紅帽子 之嫌,再次調離實職,改任上校參謀。1932年秋,蔣介石在漢口召見馬部上校以上軍官時,指著韓練成對馬鴻逵說: 這是一個很好的青年將領。應以旅長提升。 但韓隨馬回到許昌駐地後,馬即令韓到南京就讀 中央陸軍官校政訓研究班 。在軍校,研究班主任劉健群不僅視韓為 共黨潛伏分子 ,還軟禁瞭他。1933年春節前,蔣介石視察軍校,韓練成在禁閉室大喊: 校長! 才得以解脫。
  不久,蔣介石手諭江蘇省主席陳果夫: 學生韓練成,著以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盡先任用。 在這一紙手諭裡,蔣介石按照韓的願望:用回瞭韓的本名 韓練成 。從此,韓歷任江蘇省保安幹部訓練團主任、省保安處副處長、獨立十一旅旅長、鎮江警備司令等職,
  1935年春,韓練成晉升少將。1935年秋,由蔣介石特批,進入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三期,系統學習現代戰爭理論。韓練成完全脫離瞭西北軍,進入瞭黃埔系。
  1994年7月,著名 共諜 郭汝瑰有過這樣一段文字:我在未認識韓練成同志之前,早就知道這位大名鼎鼎的 賞穿黃馬褂 的黃埔軍校第三期學生。1936年,我任國民政府陸軍大學的上校兵學教官,講授第一次世界大戰史。陸軍大學教育長楊傑要我兼任特別班第三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史教官。他對我說: 我們特別班第三期學員,多是有作戰經驗的軍官,他們有的地位較高,如馮玉祥副委員長,還有深得蔣委員長器重的,如 賞穿黃馬褂 的韓練成都要到這個班聽課。 我問: 賞穿黃馬褂 是怎麼一回事? 他說: 民國十九年(1930)中原大戰,蔣委員長堅守隴海路鄭州 中牟間一段陣地時,司令部設在歸德車站,委員長在指揮車上辦公。馮玉祥的騎兵師長鄭大章奇襲瞭歸德車站。當時車站隻有一個警衛營,憑車站抵抗,我當時任總司令部參謀長,知道隻有馬鴻逵部署的一個團駐在考城縣境,離車站較近,我急忙打電話令該團救援。剛打通電話,還未交代清楚任務,電話線就斷瞭。該團團長韓練成判斷是叫他赴援,立即出兵。韓練成的隊伍一到,敵騎兵就退瞭。蔣總司令大喜,請韓上車見面。蔣問韓是黃埔軍校第幾期學生?韓不知該如何回答。我知韓不是黃埔軍校學生,就說: 他不是黃埔學生。 蔣於是提筆批: 韓練成準以黃埔第三期登記 。
  蔣準入校
  1930年4月,蔣介石、馮玉祥、閻錫山在河南省展開瞭中原大戰。4月中旬,馮的部下馬鴻逵倒戈投蔣,當時,韓練成(化名韓圭璋)正在馬鴻逵部64師任獨立團團長,所部駐紮在商丘。蔣、馮、閻三方在豫東鏖戰,蔣介石親自來到商丘(原名歸德),在火車專列上指揮作戰,被馮玉祥所部1000餘騎兵包圍,蔣軍抵擋不住,節節敗退,眼看就要全軍覆沒,形勢萬分危急。就在此時,蔣軍參謀總長給韓練成打電話,要求他火速出兵增援解圍,在接到參謀總長的電話後,韓練成立即作出周密部署,除派兵警戒馮部援兵外,自己親自率兵猛攻馮部,經過激烈的戰鬥,迫使馮部撤退,從而一舉解除瞭包圍,使蔣介石化險為夷,從而也改寫瞭歷史。
  蔣介石立即召見立下 救駕 大功的韓練成,由於正在興頭上,他憑著第一感覺,就主觀地認為韓練成是黃埔軍校的畢業生,於是就直接問韓練成是黃埔第幾期的學生,韓練成如實回答他畢業於西北陸軍第七師教導隊,和黃埔軍校無緣,現場一時尷尬不已,蔣介石於是給自己找個臺階下,就說: 也好,可以補入黃埔軍校學籍嘛! 在常人看來,這隻不過是說說而已。哪知不久,蔣介石果真給黃埔軍校畢業生調查處下瞭一道手諭:六十四師團長韓圭璋,見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許軍校第三期畢業,列入學籍,內部通令知曉
  韓練成本來不是黃埔軍校畢業生,就因為蔣介石一份手諭,變成瞭黃埔三期畢業生,而且還造瞭假學籍。不過,蔣介石還是知道這件事不好大張旗鼓地宣傳,畢竟是造假,因此,在手諭中特意交代 內部通令知曉 ,外人就不要知道瞭。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韓練成和也曾經救過蔣介石一命的陳賡一樣,後來都成瞭共產黨的高級將領,戰功卓著,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此是後話。
  從蔣介石或者國民政府這方面來講,韓練成在危急時刻舍命救援,一舉扭轉戰局,是為國傢作出瞭重要貢獻,給予適當的褒獎以資鼓勵也是應該的,比如授予榮譽稱號、記功甚至給予物質獎勵,也可以授予韓練成黃埔軍校榮譽學位,但是,直接指定其為黃埔軍校第三期學生並為他單獨建學籍是不妥當的。
  堅定信仰
  1937年7月7日夜發生 盧溝橋事變 。7月中旬,韓練成參加廬山軍官訓練團集訓後,立即被國民黨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 白崇禧邀去作徹夜長談,韓表示願意去抗戰前線。第二天,白推薦韓作為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的高級參謀,並指派為李、白與各方聯絡的軍事代表。
  8月中旬,韓練成陪同白崇禧會晤瞭到南京參加國民政府最高國防會議的周恩來、葉劍英等。他第一次見到周恩來時,白向周介紹韓: 他在北伐時是我們東路軍的騎兵集團司令,跟我一直打到瞭山海關。 韓對周敬禮尊稱: 周老師。 周、葉當然地認為韓是在桂系的黃埔生。
  1939年3月底,韓練成到廣西,任第十六集團軍第一七○師副師長兼五○八旅旅長,因在桂南戰役中指揮得當,升任一七○師師長。
  1940年春,蔣介石到柳州召開軍事會議,發現韓練成已在桂系擔任瞭師長,非常高興,給瞭他一筆5萬元的特支費,要他與各方人士聯絡感情,站穩腳跟。
  1942年5月,韓練成由第十六集團軍參謀長職上調入國防研究院第一期做研究員,逐步形成瞭多軍兵種合成作戰、軍訓、軍制等國防戰略層面上的思維體系,撰寫過《動員學》、《論國防教育》等論文。
  韓練成一邊潛心研修,一邊梳理他的人生軌跡:從軍17載,以他當時的軍銜、職務,在軍中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瞭,但是他仍然有一種苦悶、壓抑、孤獨的感覺,總覺得報國投錯瞭門。早在1933年3月,韓得知好友關麟徵率部在古北口長城勇抗日軍時曾興奮不已,他求見蔣介石,要求去關部參戰,受到瞭蔣的冷遇。蔣對韓 不懂政治 的求戰舉動很不滿意。這讓韓體會到蔣介石 攘外必先安內 政策的荒謬。抗戰軍興,韓在重慶、在桂林、在國民黨各派系的軍隊中,很難看到革命的氣息。國難深重,國民政府的中央和地方卻仍在明爭暗鬥。以韓的觀察,隻有中國共產黨充滿瞭朝氣,堅持瞭抗戰。
  6月,經過縝密的考慮,韓練成委托無黨派人士周士觀通過他的女婿、中共地下黨員於伶安排瞭與周恩來的第一次單獨會面。由於與周已不是初次見面,又有 黃埔師生 關系,談話直入主題:韓練成向周恩來簡要介紹瞭自己的經歷,談瞭自己對當前軍事、政治形勢的看法,明確表示要投身革命,要求加入共產黨。周恩來則謹慎地表示,國共合作期間,共產黨不在國民黨內部、國軍上層發展黨員,希望韓在國統區、在蔣、桂高層好好工作,為國傢、為抗日統一戰線作貢獻。在談話就要結束,準備分手時,周恩來突然問: 韓參謀長,你是桂系將領,剛才你說在西北軍為煥公(馮玉祥)解圍,是怎麼回事? 韓介紹瞭他與馮的淵源,周恩來又問: 那麼, 四一二政變 前後,你也在西北軍瞭?有一位,也姓韓,叫韓圭璋的人,你認識嗎? 韓練成驚呆瞭!半晌才說: 我就是韓圭璋。 周恩來也吃瞭一驚: 你就是? 周恩來告訴韓,他是從劉志丹處知道韓圭璋的。
  從此,韓確定瞭與黨的同志關系,開始瞭在周恩來直接領導下的秘密工作。韓嚴格遵照周恩來的指示:從整體戰略高度,以人民解放事業的大戰略為目標,直接參與制定或影響國民黨的既定戰略;除瞭周或周本人指定的王若飛、董必武、李克農、潘漢年之外,絕不接觸黨的其他地下組織及黨領導下的各種武裝力量。
  在韓練成投身北伐的初期,雖然他已經有瞭反帝、反封建的熱情,有建立大同世界的理想,但他在人生的每一個轉折點,對前途的選擇仍然多是在利害、利益這兩種取向中搖擺。抗戰爆發,責任和道義開始出現在他的選擇取向中,他經常思考作為軍人的意義,他逐漸固化瞭救國救民的人生目標,個人的利害和利益已經微不足道、已經無所謂瞭。直到他下定決心追隨共產黨,他的人生取向就再沒有改變過。而這種責任和道義的取向選擇一直跟隨他走到人生的盡頭。
  1950年1月,時任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的張治中曾當著彭德懷、習仲勛的面說,我問過周總理:韓練成 是蔣身邊的紅人,並非常人從表面上看到的 雜牌 軍人,也不是受排擠、沒出路的人,這樣的人為什麼也會跟共產黨走? 周恩來答: 這正是信仰的力量。
  1947年2月20日開始,解放軍僅用三天時間就把盤踞在萊蕪的5萬多國民黨軍隊殲滅,並活捉第二綏靖區副司令長官李仙洲。時任國民黨省主席第二綏靖區司令王耀武得知消息後大為震驚,驚嘆罵道: 5萬多人,不知不覺三天就被消滅光瞭。老子就是放5萬頭豬在那裡,叫共軍抓三天也抓不完!
  萊蕪戰役的背後還隱藏瞭一段鮮為人知的史實。萊蕪戰役中李仙洲部推遲突圍時間,戰役打響後46軍因沒有主帥而亂成一團束手就擒,都是韓練成將軍 從中作梗 ,因此說,萊蕪戰役的勝利韓練成將軍立下瞭不可磨滅的功勛。
  韓練成將軍是深入龍潭虎穴的四大傳奇將軍之一(其他三位將軍是熊向暉、郭汝瑰、錢壯飛),是被蔣經國稱為在 總統身邊隱藏時間最長、最隱秘的隱形將軍 。他的傳奇故事人們津津樂道,成為文藝創作的題材,先後多次被搬上熒屏。80年代,上海電影制片廠拍攝的故事片《將軍從戰場歸來》就是根據韓練成的這段故事改編的。
  韓練成1908年出生在寧夏固原一個貧苦的牧民傢庭。1925年從軍,曾在馮玉祥將軍的部隊參加過北伐戰爭,作戰勇敢,屢建戰功。後改名韓圭璋考取馬鴻逵的軍官教導團。1926年他結識瞭在西北軍開展兵運工作的劉志丹、鄧小平,接受瞭共產主義教育。期間劉志丹曾讓他填寫瞭入黨志願書,韓練成是否是正式黨員也隨著劉志丹在東征中犧牲而成為 懸案 。1929年,蔣馮反目,開始瞭生靈塗炭的中原大戰,蔣介石被馮玉祥的部隊包圍在歸德車站,蔣介石命懸一線。馬鴻逵命令韓練成指揮部隊聲東擊西,把蔣介石從重重包圍中解救出來。因為韓練成對蔣介石有救命之恩,蔣介石特許其黃埔軍校三期畢業,列入學籍。這樣韓練成成為未進黃埔軍校的黃埔生。抗日戰爭爆發後,他贊成國共兩黨一致抗日的正確主張,投入抗戰一線,並升職為副軍長,後又調任重慶國民黨軍侍從室高級參謀。
  在重慶期間與共產黨人周恩來、董必武、李克農同志相識交往,深感共產黨的偉大。在聆聽瞭革命傢講述的革命道理後,有瞭一種醍醐灌頂、大徹大悟的感覺。當他提出參加革命時,周恩來建議他,當務之急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為抗日救國出力。董必武告訴他,到時候共產黨人會派人和他聯系。
  抗日戰爭勝利後,蔣介石想搞獨裁,發動內戰,派他出任國民黨第四十六軍軍長,進攻山東解放區。由於第四十六軍屬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該軍完成整編後,隨即派到海南島接受日軍投降。這時韓練成想與我瓊崖縱隊聯系,因瓊崖縱隊與黨中央沒有建立電臺聯系,韓練成的嘗試沒有成功。1946年6月內戰爆發,四十六軍從青島上岸調往山東,配合國民黨南北夾攻與山東解放區進行決戰。
  1947年元旦這天,華野首長陳毅收到瞭一封軍委的電報,電報的大意是,國民黨46軍已由廣東海運青島,該軍有起義的可能,望華野派人以董必武的名義與該軍軍長聯系。陳毅與華野粟裕、黎玉、舒同等商議決定派廣西人陳子谷前往46軍。陳子谷喬裝打扮來到46軍駐地蘭底鎮見到瞭韓練成,韓練成向陳子谷道出瞭不便率部起義的苦衷,因為46軍的三個師長一個是李宗仁的外甥,一個是桂系的少壯派,他根本不好調令,但他把蔣介石重點進攻山東的計劃和盤告訴瞭陳子谷。同時向陳毅提出懇請派一位級別高的代表前來談判。陳子谷向華野首長匯報後,陳毅決定派華東秘書長魏文伯前往,韓練成依然搖頭。此時華野政治部主任舒同自薦請纓,深入虎穴。舒同與華野敵工部長楊斯德一同前往,舒、韓坦誠相見,達成五條協議,並安排楊斯德、解魁留守韓部,隨時進行聯系。
  1947年1月28日,韓練成到徐州參加蔣介石、陳誠召開的軍事會議,回來後馬上把國民黨進行魯南作戰、全遷臨沂共匪的方案這一重要情報通過解魁傳達到臨沂的華野。
  1947年2月1日,國民黨第二綏靖區副司令李仙洲下達瞭占領新泰、萊蕪的命令。韓練成馬上把這一情報告訴楊斯德要他立即報告華野,華野迅速制定瞭在萊蕪一帶打一仗的作戰方案。
  1947年2月6日,毛主席代表中央軍委發出A三密電,同意瞭華野的作戰方案。
  1947年2月12日,李仙洲的部隊占領口鎮、萊蕪、顏莊、新泰,擺出 一 字長蛇陣。
  1947年2月14日,陳毅率領華野晝伏夜出到達蒙陰地區,20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包圍萊城,李仙洲大驚失色,於1947年2月21日晚召開高級將領會議,決定1947年2月22日早八點向北突圍。韓練成以46軍部隊分散不好集中為由建議推遲一天突圍。他的建議得到瞭李仙洲的支持。李仙洲萬萬沒有想到因為推遲一天突圍,他的部隊會葬身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因為晚走一天,給瞭華野部隊運動的時間,一天的時間不到,李仙洲的三個軍就被牢牢地裝在瞭華野的口袋裡。
  1947年2月23日一大早,李仙洲就來到城北的北埠村,按照1947年2月21日的約定,部隊突圍之前他和韓練成、73軍軍長韓浚要召開一個碰頭會。到瞭突圍時間,韓練成突然提出到城東找蘇團長商量一件要事,足足等瞭半個小時也沒有他的消息,李仙洲隱隱約約感到事情不妙,派46軍的人在全城尋找,並交待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1947年2月23日10:30分,李仙洲下令突圍,部隊剛一行動就有稀稀拉拉的槍聲,46軍因為沒有瞭主帥亂成一團。11時戰役全面打響,華野的幾個縱隊一塊出擊,從萊蕪到口鎮的這片狹窄的土地上殺聲陣陣,炮火連天,不到兩個小時時間,李仙洲的六萬大軍被殲滅,萊蕪戰役取得瞭輝煌的勝利。那麼,萊蕪大戰的關鍵時刻,韓練成怎麼會神秘失蹤呢?他到底去瞭那裡?這成瞭人們心中的一個謎團。
  26年後,李仙洲獲特赦,從濟南老傢到萊蕪重遊,中共萊蕪縣委書記周興禮同志,陪同李仙洲參觀後泛舟雪野水庫,談到萊蕪戰役的往事後,李仙洲說: 我對四十六軍軍長韓練成隻身突圍一事曾長期存疑:我率六萬大軍殺不出一條路,韓練成如何隻身突出重圍呢? 李仙洲說,周恩來總理給他解開瞭這個謎。1973年,李仙洲獲特赦後受到周恩來的接見。李仙洲是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生,對周恩來執弟子禮。臨別時,周恩來問李仙洲有什麼要求,李仙洲就提出瞭他存疑20多年的上述問題。他得到瞭一個含蓄的答復: 韓練成同志就在北京,你們可以相見。 李仙洲雖然沒有去見韓練成,不過他的20多年的存疑已經得到瞭解答。原來,韓練成離開李仙洲後,他就被楊斯德和解魁轉移到萊城西關一傢地下黨聯系的商店裡,在商店的地下室裡躲瞭起來。由於46軍群龍無首,失去瞭指揮,部隊立即陷入一片混亂,造成敵李仙洲司令長官指揮失控,拖住瞭73軍主力,使人民解放軍贏得瞭包圍全殲二大主力軍的機會,促成瞭萊蕪戰役的勝利。萊蕪戰役的勝利和隨後進行的孟良崮戰役的勝利徹底破滅瞭蔣介石重點進攻山東的美夢。
  戰役結束後,韓練成見到瞭仰慕已久的陳毅和粟裕。在同華野首長共同生活的一段時間裡,他萌生瞭再入虎穴的想法。經過中央批準後,4月16日韓練成帶共產黨得力幹部張保祥經青島去上海,然後到達南京。第二天面見蔣介石,把自己早已編好的故事向蔣介石表述瞭一番,什麼孤身突圍啊,什麼扮成乞丐啊 蔣介石聽後不但不懷疑他,而且對他格外熱情,贊揚他是 孤膽英雄 。
  在南京,韓練成擔任瞭第八綏靖區副司令兼46軍軍長(因國民黨經費緊張46軍未組建成),後擔任高級侍從參謀。就他孤身從萊蕪戰場回南京這件事,很多人持懷疑態度,如果不是他的沉著冷靜應對很可能惹大事,他也越發感覺待在南京的危險。1949年初,韓練成擔任甘肅省保安司令,到任後的第二天南京國民政府的拘捕令就到瞭省政府主席張治中的手裡,原來在他離開南京的當天特務就破譯瞭他和我軍聯系的密碼。和平將軍張治中秘送韓練成遠走高飛,很好地保護瞭韓練成。韓練成先是逃往香港,後經東北到達解放區。據張治中說,韓練成出走香港後,蔣總統大怒,一把摔瞭手中玻璃杯,對何應欽等人破口大罵 都是你們逼的,都是你們逼他的,如果不是你們給他小鞋穿,他會投共?
  建國後,韓練成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蘭州軍事管制委員會副主任,西北軍區副參謀長、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及甘肅省副省長等職,並於195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實現瞭他多年的夙願。他還曾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1955年他被授予中將軍銜。
  1984年2月27日,傳奇將軍韓練成在北京逝世,終年76歲。
  入黨前後
  1949年8月,韓練成擔任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副參謀長、蘭州軍事管制委員會副主任。參與並指導位於甘肅的國民黨 第一一九軍(軍長王治歧、副軍長蔣雲臺)、第一七三師(由甘肅省保安副司令周祥初指揮)等部起義。韓練成也曾給盤踞在寧夏的馬鴻逵寫信,轉達瞭黨中央對他的寬容態度,勸他 放棄軍權,保持政權 ,但馬鴻逵選擇瞭對抗到底,可他部隊並不願給他送死,第八十一軍(軍長馬鴻賓)起義、第一二八軍(軍長盧忠良)投誠,馬鴻逵在全軍覆沒前倉皇出逃。
  1950年1月,韓練成任西北軍政委員會委員。
  韓練成的特殊經歷在西北無人知曉,周恩來委托西北軍區副司令員張宗遜、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做他的入黨介紹人,周恩來向張、甘交底:韓練成 是一個沒有辦理過正式入黨手續的共產黨員,他的行動是對黨的最忠誠的誓言 。
  1950年5月,韓練成光榮地加入瞭中國共產黨。
  此後,韓練成歷任西北軍區副參謀長、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訓練總監部科學和條令部副部長、軍事科學院戰史研究部部長、甘肅省副省長等職,以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名義離休;
  是第一、二屆國防委員會委員,第一、三、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1984年2月27日,韓練成病逝於解放軍總醫院。3月7日,在簡單而隆重的遺體告別儀式上,擺放著中共中央第十二屆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全體常委胡耀邦、葉劍英、鄧小平、趙紫陽、李先念、陳雲送的花圈,送花圈的還有彭真、鄧穎超、徐向前,聶榮臻、萬裡、習仲勛、楊尚昆以及中央軍委、中央組織部、中央統戰部等。這一超過常規的舉動,給這位職位並不算高、曝光率較低的將軍那傳奇的一生劃瞭一個大大的句號。
韓練成救蔣介石
  1930年4月,當時蔣介石與馮玉祥、閻錫山之間爆發中原大戰 。雙方交戰後,蔣介石專車親臨前線指揮。開戰不到一個星期,馮的部下韓復榘、石友三、楊虎城、馬鴻逵等部倒戈投蔣。韓練成所在的馬鴻逵部改編為討逆軍第11軍,韓練成任所屬的64師獨立團團長。5月31日的豫東鏖戰,蔣介石在歸德(今河南商丘)朱集車站的 總司令列車行營 上指揮作戰 。馮玉祥部 五虎上將 之一的鄭大章率騎兵部隊千餘人,夜間疾馳80餘裡,襲擊歸德飛機場,燒毀飛機12架,俘虜機械師和地勤人員50餘名。機場火光沖天,槍聲劃破夜空,蔣軍亂成一團。當時,鄭大章不知道蔣介石就在機場附近的朱集車站 總司令列車行營 指揮作戰 ,蔣介石的指揮部就設在列車上;更不知道蔣介石的總司令部隻有200餘人的護衛,不然豈會善罷甘休。隨蔣的高級參謀陳調元,下令全部護衛分佈車站全力反擊,形勢極為嚴峻,蔣介石更是驚恐不安,非常緊張。萬分緊急時參謀總長楊傑打通瞭歸德城守備指揮韓練成的電話,說敵軍包圍 總司令列車行營 。韓練成知道出兵地方後,部署瞭歸德守城兵力,立即率主力急奔車站 救駕 。
  韓練成部介入後,與鄭大章部混戰在一起。鄭大章誤以為車站上還有兵力佈防,又因夜間不熟悉地形不敢貿然進攻,未敢戀戰 ,立即組織突圍。拂曉,韓練成攻入站臺,蔣介石化險為夷。驚魂未定的蔣介石,請韓練成登上 總司令列車行營 ,趁戰火平靜間隙召見瞭韓練成。
  薛正昌著有《韓練成救蔣》一文,詳細描述瞭蔣、韓會面的情況: 韓練成由衛隊軍官帶領進入行營車廂。他左手反握駁殼槍,右手向蔣介石敬禮,立正並報告: 報告總司令,駐歸德64師獨立團團長韓圭璋前來報到,車站外圍亂兵已經平息,請總司令訓示。 見到韓練成這位英武的年輕軍官後,蔣介石真是有絕處逢生之感。他緊緊地握著韓練成的手說: 好!你很好! 對於這樣一位年輕忠勇的團長,蔣介石憑第一感覺就認為他應該是黃埔軍校畢業的學生,開口便問韓: 你是黃埔幾期的學生? 這突如其來的問話,使韓練成瞬間無以回答。參謀長楊傑急中生智,提醒韓練成: 總司令問你是黃埔軍校幾期? 我就近投考西北陸軍第七師教導隊,無緣於黃埔。 韓練成作瞭簡略回答,回答恰到好處,把握住瞭火候。蔣介石說: 也好,可以補入黃埔軍校學籍嘛!
  這次 救駕 的經歷對於韓練成來說,其重要性並不在於補入黃埔校籍,重要的是蔣介石從此不忘救險之恩。蔣介石不僅對這位青年軍官緊要關頭勇於 救駕 的行為非常滿意,而且對他的勇敢與智慧留下瞭深刻印象,誇他為 白袍將軍 。商丘 救駕 後,蔣介石給黃埔軍校畢業生調查處下瞭一道親筆手諭
   六十四師團長韓圭璋,見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許軍校第三期畢業,列入學籍,內部通令知曉
韓練成的子女現狀
  韓兢是韓練成的長子,與父親的軍人身份不同的是韓兢是一名作傢。
  1948年生於南京; 老三屆 ,插隊知青,劃線鉗工,工農兵學員:銀川機床修配廠、一機部第七設計研究院、建設銀行陜西省分行技術幹部,寧夏自治區圖書館副館長,珠海市委臺灣工作辦公室調研員;1999年主動申請提前退休,從事歷史研究和寫作。常年參與黃埔軍校同學會等社團的涉臺文化交流活動,是中華伏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海峽兩岸法學交流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戰略與管理研究會常務理事,曾經主持過中國戰略與管理研究會、北京炎黃國醫館文化講座。
  他覺得父親為他帶來瞭許多故事,也是因為父親的緣故,他的人生可以有多個選擇,他可以從軍,也可以寫作。
韓練成將軍的妻子汪萍
  他的夫人 汪萍 是江蘇吳縣人,端莊大方,很賢惠,非常支持革命,經常用偷偷給共產黨用籃子送金條,這是有歷史記載的。
  邢松全一直擔任韓練成與中共秘密聯絡的任務,剛剛請假處理傢事,突然發生如此變故,韓練成不得不往最壞處想。他立即安排從萊蕪帶回的華東野戰軍聯絡員張保祥盡快離開南京,並叮囑夫人汪萍: 我離開南京以後,你馬上就帶孩子們去鄉下,那裡安全一點。 汪萍表示: 我不能走。我一走,別人肯定會懷疑你。 韓練成看見汪萍鎮定地面對危險,在擔心之中有瞭幾分安心。
人物評價
  韓練成,在國共兩個陣營都曾是傳奇人物,在國民黨蔣介石身邊,他曾受到三個對立派系高層的共同信任:被馮玉祥譽為 在北伐時與我共過患難 、在抗日正面戰場帶領桂系主力、甚至在萊蕪戰敗後反而貼到蔣介石身邊參與最高機密,敘級中將。
  在共產黨陣營,他與周恩來建立瞭秘密而密切的單線聯系,周恩來說他是 沒有辦理入黨手續的共產黨員 ,朱德稱贊他 為黨、為革命立瞭大功、立瞭奇功 ,毛澤東更說: 蔣委員長身邊有你們這些人,我這個小小的指揮部,不僅指揮解放軍,也調動得瞭國民黨的百萬大軍哪! 以致蔣緯國在一九九六年還說他 是隱藏在老總統身邊時間最長、最危險的共諜 。
  韓練成最後官拜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軍銜,歷任蘭州軍管會副主任、西北軍區副參謀長、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軍事科學院戰史研究部部長、甘肅省副省長等職。1955年9月,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韓練成被授予中將軍銜、一級解放勛章。授銜前,周恩來總理曾征求過韓練成的意見:根據他的坎坷經歷和條件、貢獻,如果按起義的國民黨軍長對待,可以考慮授予上將軍銜。但如按他的入黨時間和當時的職務,將被授予中將軍銜。韓練成明確表態: 和平建國,我就該功成身退瞭,還爭什麼上將、中將?何況,你是最瞭解我的人,我是什麼起義將領?再說,我幹革命本來就不是為著功名利祿。 韓堅持按自己入黨時的職務、級別,接受中將軍銜,不僅沒有接受對起義將領的授銜待遇,對發給他的按起義將領對待的獎金,連看都沒看就一次性地交瞭黨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