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蘭成

人物簡介  胡蘭成是中國近現代作傢,還是著名的漢奸,而人們對他熟知還因為他是張愛玲的第一任丈夫,但他最終背叛張愛玲,兩人分道揚鑣。胡蘭成擅長寫作,代表作有《今生今世》、《山河歲月》、《禪是一枝花》等,抗戰勝利後他逃往日本,晚年居住在臺灣,後又因漢奸背景而離開臺灣,於1981年在日本病逝。

人物生平
  成長經歷
  胡蘭成,1906年二月廿八日(清光緒三十二年二月初六)出生於浙江省嵊縣下北鄉胡村,小名蕊生。祖父胡載元,父胡秀銘,母吳菊花。兄弟七人,行六。大哥積潤二哥積忠,為前娘宓氏所生,三哥積義四哥夢生五哥懷生七弟固有為吳氏所生。
  1917年拜俞傢為義父。侄女青蕓(三哥之女)約此年出生。
  1918年參加芝山小學會試。考進紹興第五師范附屬高小二年級,期間認識在紹興營裡當兵的熊俊(劍東)。第一次跟父親去杭州。
  1919年高小畢業,進入紹興第五中學,隻讀一學期,因學生風潮回到胡村。
  1920年跟表哥吳雪帆進杭州蕙蘭中學,同學有鐘志謙、於瑞人,另與表哥的同學及好友馬孝安、汪靜之、崔真吾、劉朝陽等交往,受到五四運動影響。從海寧周承德先生學書法。
  1923年夏天,始議婚事,女方是棠溪(餘姚市四明山鎮)人唐玉鳳。在蕙蘭中學讀四年級,因編輯校刊得罪校務主任方同源,被學校開除。
  1925年九月,父親去世,享年五十八歲。十月,娶玉鳳。婚後在胡村小學教書。
  工作經歷
  1926年三月,胡蘭成到杭州郵政局當郵務生(在蕙蘭中學二年級時考取),三個月後被開除。九月,進燕京大學副校長室抄寫文書一年,並旁聽燕大課程,見到周作人、陳垣、郭雲觀、梅蘭芳、卿汝楫等。同月,兒子啟兒出世。10月,北伐軍攻克武漢。
  1927年2月,北伐軍占領杭州及浙江全省,3月24日,攻克南京。約九月,從北京回傢。在天津走海路到達上海,轉乘滬杭路火車到杭州,渡錢塘江,過紹興蒿壩歸胡村,在傢鄉過年。
  1928年夏天,由嶽父陪同遊覽奉化雪竇寺,隨後去南京八天,尋職未果,遊雞鳴寺、臺城、秦淮河、鐘山。從南京回來後無事住在蕙蘭中學同學斯頌德傢,約一年。
  1929年胡蘭成因與斯傢女兒雅珊關系曖昧,離開斯傢回胡村約半年,又重新回斯傢。
  1930年進中山英文專修學校教書,搬出斯傢。在中山英專一年半。
  1931年年初,轉到蕭山湘湖師范。春,玉鳳到蕭山探訪,時次女棣雲出生僅三個月。暑假,離開湘湖師范回到胡村,擬翌年春去廣西,因 一 二八 戰爭及隨後玉鳳疾病,傢居一年。
  1932年六月廿八日(舊歷五月二十五日),玉鳳病歿,享年二十八歲。約八、九月間,由在第四集團軍總司令部政訓處任職的舊識崔真吾介紹,和馬孝安、陳海帆一道前往廣西謀職,取道上海、廈門、香港、梧州,輾轉到達南寧。進廣西省一中教書一年。
  1933年寫出散文集《西江上》。魯迅日記一九三三年四月一日有收到胡蘭成自南寧寄贈《西江上》之記載。
  因李文源事件,被省一中解聘。轉至百色第五中學教書兩年。娶全慧文。
  1934年其子胡寧生出生。
  1935年轉至柳州四中,教兩年。胡母約於此前後去世,享年七十一歲。
  1936年胡蘭成應第七軍軍長廖磊之聘,兼辦《柳州日報》,鼓吹對日抗戰必須與民間起兵的氣運相結合。五月,發生兩廣兵變,迅即失敗,胡蘭成被第四集團軍總司令部監禁三十三天。女小蕓出生。
  1937年約年初,胡蘭成寫信給白崇禧,被釋放。二月,取道湖南、漢口、南京、上海,回到胡村。經過上海時,拜見廣西一中的同事、在《中華日報》任職的古泳今。回傢鄉後,寫瞭兩篇文章,一篇論中國手工業、一篇分析該年關稅數字,刊《中華日報》並被日本《大陸新報》譯載。1937年3月受汪精衛之邀,胡蘭成任上海《中華日報》主筆。7月7日,盧溝橋事變。8月13日, 八 一三事變 。胡與妻兒避居法租界。冬,一子誕生僅二十日便因肺炎夭折。
  1938年年初,胡蘭成被調到香港《南華日報》任總主筆,用筆名流沙撰寫社論,同時還在皇後道華人行蔚藍書店兼事,研究戰時國際情勢,與林柏生、梅思平、樊仲雲等分擔按月寫一篇報告;住薄扶林道學士臺,鄰居有杜衡、穆時英、戴望舒、張光宇、路易士等。十月,《最近英國外交的分析》由商務印書館出版。12月19日,汪精衛脫離重慶到河內,響應近衛聲明,12月30日發表艷電。
  1939年二月,陳春圃轉交汪精衛親筆信,數日後陳璧君到香港,將胡蘭成的薪水增為三百六十元港幣,另還有二千元機密費。4月底,汪精衛離河內,5月初抵上海。胡隨即離開香港回上海。八月底,汪記 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 召開,隨後成立新的中央黨部,胡任《中華日報》總主筆。其子胡紀元出生。
  1940年-月,社論集《戰難和亦不易》由中華日報社出版。3月30日,汪精衛偽政府在南京成立。胡任宣傳部政務次長,仍兼《中華日報》總主筆。初住在鼓樓三條巷21號,後搬到丹鳳街石婆婆巷。夏,辭去《中華日報》總主筆兼職,不再作汪精衛的代言人。11月29日,汪政府改組,汪精衛任主席。
  1941年二月廿八日,發表《國民新聞發刊辭》,完全脫離《中華日報》,轉而經營《國民新聞》,任總主筆。年中(10月),胡蘭成被免去宣傳部次長職。太平洋戰爭爆發,稍後隨南京代表團去日本訪問。女先知出生。
  1942年二月,胡蘭成被任命為行政院法制局長。九月,社論集《爭取解放》由國民新聞社出版。12月19-26日,汪精衛訪日。汪回國後召見胡蘭成時,胡因不贊成對英美宣戰,與汪精衛再生罅隙,二人最後一次單獨見面。
  1943年二月,法制局撤銷,胡蘭成轉任經濟委員會特派委員。十月,在蘇青主編的《天地》月刊創刊號上讀到張愛玲的短篇小說《封鎖》。十一月,在《天地》第二期上發表《 言語不通 之故》。同月,認識池田篤紀。十二月七日,被汪精衛下令逮捕。
  1944年一月二十四日(舊歷除夕),胡蘭成被釋放,二月一日回到上海,四日,初次見到張愛玲。二月,在《新東方》雜志上發表《〈中國之命運〉的批判》。三月,在《新東方》雜志上發表《皂隸.清客與來者》、《中共的存在及其性格》。五月,在《天地》月刊第七八期合刊上發表《瓜子殼》。五、六月,在《雜志》月刊第十三卷第二、三期發表《評張愛玲》。 六月,在《天地》第九期上發表《讀瞭紅樓夢》。七月,在《天地》第十期上發表《隨筆六則》。八月,在《天地》第十一期上發表《亂世文談》。約此月,與張愛玲結婚。十一月,在南京創辦月刊《苦竹》,共出版三期。同月,與沈啟無、關永吉等人到漢口接收《大楚報》。11月10日,汪精衛病逝日本。
  1945年一月,胡蘭成在漢陽天主堂發表演講。春,與漢陽醫院護士周訓德戀愛。三月,回上海,途經南京時見陳公博等;在上海與張愛玲在一起月餘,隨後送侄女青蕓回杭州結婚。五月回武漢。三至五月,政論集《中日問題與世界問題》(3月10日)、《文明的傳統》(約3至5月間)、《中國人的聲音》(5月25日)由大楚報社陸續出版。五月,在大楚報社編輯發行的《新評論》雜志上發表論文《中國革命與世界文藝復興》。六月,在《天地》雜志第21期發表《張愛玲與左派》。8月15日,日本投降,慫恿二十九軍軍長鄒平凡宣佈武漢獨立,十三天後失敗。九月初,逃往南京,稍後離開南京到上海。下旬,至張愛玲處住一宿。三十日,到浙江諸暨,住斯頌德傢。至1950年去香港前,一直在隱匿於杭州、金華、諸暨、溫州等地。十二月六日,出發去溫州,八日在浙江麗水與范秀美同居,到溫州後化名張嘉儀。
  1946年二月中旬,張愛玲到溫州探望胡蘭成,在溫州約二十天。四月,離開溫州回諸暨,躲在斯傢樓上整整八個月,開始寫《武漢記》。約年底,取道上海再往溫州,經上海時在張愛玲處住一宿,將與范秀美的事據實告訴張愛玲,發生爭執,是晚二人別寢。
  1947年約年初,胡蘭成寫信給北大教授馮文炳,並結識劉景晨。與時在四川北碚勉仁書院的梁漱溟通信。開始寫《山河歲月》,初名為《中國文明之前身與現身》。五月,寫信給張愛玲,告訴她結識劉景晨、梁漱溟的事,但劉、梁名字都避去,敘事也用隱語。六月十日,收到張愛玲來信,與胡決絕。七月十日,經劉景晨介紹,吳天五、夏承燾首次到竇婦橋訪胡蘭成,以後直至胡出奔香港,三人多有交往。十三日,認識溫州中學校長金嶸軒。八月廿五、廿六日,整理夏承燾《長恨歌》講座筆記。九月,進溫州中學教書,星期日還到楊雨農傢當傢庭教師,同事有徐步奎、徐玄長、馬驊等。十月,范秀美來溫州。
  1948年二月中旬,胡蘭成轉到雁蕩山淮南中學當教務主任。繼續寫《山河歲月》。暑假過後,辭教務主任。 十二月,致夏承燾函,囑尋教席。
  1949年二月上旬,胡蘭成回溫州中學教書,張愛玲編的電影 太太萬歲 到溫州時,與全校員生包下一場去看。5月7日,溫州解放。暑假後,轉到甌海中學。
  1950年年初,考試完畢之後胡蘭成被罷免,但寒假裡仍住在學校寫《山河歲月》。三月,接梁漱溟信,動身去北京。十四日看望時在浙江大學的夏承燾,在杭州的五天裡還拜訪馬一浮等人。到上海後住熊劍東傢,曾去張愛玲住過的公寓,張愛玲已搬走。改變北上的主意,三月底與鄒平凡等人離開上海取道廣州往香港,火車經過杭州時,與范秀美匆匆見最後一面。四月,到香港後恢復本名。寫信給周訓德,小周已嫁人,且遷居四川,再寫信去便沒有回音。在香港時見鄭介民、樊仲雲、佘愛珍等。九月七日,結識唐君毅。十九日,乘漢陽輪離香港前往東京。廿六日(中秋節),找到清水董三,五天後由池田篤紀接到清水市。廿九日寫信給夏承燾、唐君毅等,又給梁漱溟、劉景晨、徐步奎、范秀美等寫信。在清水市的半年裡,每月為《每日新聞》、《改造雜志》等刊物寫稿,並到各地演講。
  1951年二月中旬,胡蘭成見何應欽。下旬,接獲劉景晨書信。三月十五日,遷居東京,住址是 東京都澀谷區代代木上原町1238藤井樣方 。此時已識橘善守、西尾末廣、宮崎輝、中山優、安岡正篤、北昤吉等。四月十四日,徐復觀到日本,後二人失和。七月底,搬到一枝傢,住兩年。八月中旬,去北海道演說。冬,再去北海道演講。
  1953年八月廿二日,胡蘭成到清水市聯系《山河歲月》出版事宜。
  1954年二月下旬,《山河歲月》出版。
  1955年五月,池田篤紀赴香港,托池田看張愛玲,未見到。十一月,在日本晤錢穆。
  1956年六月底,遊雲山赴日開畫展,時胡蘭成患盲腸炎住院。
  1957年-月三十(陰歷除夕),初識尾崎士郎。2月10日至23日,唐君毅到日本講學,訪尾崎士郎、西尾末廣、三瀦信吾等,胡作陪,並陪遊日光,出席座談會、送別會。年底(或次年初),池田篤紀轉來張愛玲的明信片,向胡借《戰難和亦不易》、《文明的傳統》等書,稍後復信給張愛玲。
  1958年約十一月,寄《今生今世》上冊給張愛玲。十二月廿七日,張愛玲寫給胡蘭成最後一封信。
  1959年三月,《今生今世》全書完成。8月,唐君毅於六月赴夏威夷參加學術研討會,回程經過東京,與胡見面。九月,《今生今世》下冊由新聞出版社出版。
  1961年與唐君毅通信中迭次論及民主、東西方文明及現代產業社會等問題。同時也和唐君毅的學生黎華標、唐端正通信。
  1962年八月,《世界之轉機在中國》完成,囑唐君毅閱後交卜少夫。十月,《世界之轉機在中國》開始在卜少夫主編的《新聞天地》連載。
  1964年八月,唐君毅於暑期赴夏威夷參加東西哲學傢會議,回程在東京停留,與胡蘭成談並同訪安崗正篤。九月底,托黎華標轉唐君毅信,論及數學中○的觀念與哲學中空的觀念。
  1965年十月,已認識保田與重郎。廿二日,飛熊本參加孫文、滔天銅像落成祝典禮。經森田殷史介紹,認識大沼秀伍。
  1966年7月上旬,唐君毅因眼疾赴美國開刀(3月),回程在日本落腳,與胡蘭成晤見。此時已認識梅田美保女士,後受聘為築波山梅田學堂的講師。
  1967年八月中旬,胡蘭成與唐君毅在東京晤談一日(唐因眼疾接受胡蘭成的建議於1966年12月8日再次赴日就醫,至8月16日才回香港),論 士 、 禪讓 、 禮樂 之義。廿九日,《建國新書》寫成。此年,《心經隨喜》由梅田開拓筵出版。
  1968年二月,舉辦 胡蘭成之書 書法展,保田與重郎撰寫序文介紹。五月,《建國新書》日文版由東京新聞出版社出版。
  1969年7月28日至8月6日,唐君毅參加夏威夷東西哲學傢會議後過東京,與胡蘭成晤見。十二月,《建國新書》中文版開始在《新聞天地》連載,次年六月載完。此年,為《蔣總統秘錄》一書在日本《產經新聞》連載牽線搭橋。《書寫真輯》由梅田開拓筵出版。
  1970年約三月,認識湯川秀樹。
  1971年三月十日,養女晉明結婚。
  1972年六月,唐君毅赴美夏威夷參加王陽明五百周年學術討論會後,經過日本時晤見胡蘭成。廿一日,胡約晚飯。廿三日,陪同遊明治神宮。十月,隨華僑團訪臺,系戰後第一次去臺灣。此年,《自然學》由梅田開拓筵出版。
  1973年九月,唐君毅至日本參加中日文化交流會,二日晚見胡蘭成。
  1974年五月,胡蘭成赴臺灣,住華崗,在文化學院任教授。八月,朱西寧到文化學院拜訪胡蘭成。九月,唐君毅赴臺北參加中日文化交流會,廿四日赴華岡文化學院訪張曉峰、胡蘭成、曉雲法師等。十二月,《華學科學與哲學》由華崗出版社出版。1974年來到臺灣,受聘為臺灣中國文化學院(當時叫做陽明山文化學院)終身教授。
  1975年五月,《山河歲月》由遠景出版社出版。同月下旬,餘光中在《書評書目》雜志發表《山河歲月話漁樵》。九月,朱傢父女二次上華崗拜訪。同月,周同(胡秋原)在中華雜志發表《漢奸胡蘭成速回日本去!》。十月,停止在華崗文化學院上課。
  1976年一月底,胡蘭成回日本。四月下旬,復返臺。因繼續受到臺灣文化界圍剿,三十日,從文化學院離開,搬到朱西寧傢隔壁。七月,《今生今世》刪節本由遠行出版社出版。下旬,完成《禪是一枝花》,十一月,離臺返日。
  1977年四月,《三三集刊》創刊。與三三同人繼續書信往來。
  1979年五月,《禪是一枝花》由三三書坊出版。十月,《中國禮樂》出版。
  1980年《中國文學史話》出版。
  1981年 七月二十五日,胡蘭成逝於福生市。八月三十日,在福生市的清巖院舉行葬禮,福田糾夫、宮崎輝、宮田武義、保田與重郎、松尾三郎、幡掛正浩、桑原翠邦、赤城宗德等八人作為友人代表出席。大沼秀伍主持。此年,《今日何日兮》由三三書坊出版。
  1991年《胡蘭成文集》九冊由遠流出版公司出版。
  2016年《胡蘭成全集》(甲乙丙丁 )由香港槐風書社出版。
胡蘭成與林徽因
  很多人經常把文學史上著名的愛情佳話混為一談,其中就有人把胡蘭成與林徽因連在一起。其實林徽因的丈夫是梁思成,而胡蘭成則曾經與著名的才女張愛玲結為夫妻。至於胡蘭成與林徽因則沒有任何關系,更多源於張愛玲和林徽因同被尊為才女的緣故。
張愛玲和胡蘭成的愛情
  當時《天地》月刊雜志的女作傢蘇青起將張愛玲的地址給瞭胡蘭成,於是就這樣胡蘭成與張愛玲相識瞭,這個時候的胡蘭成已經是五個孩子的父親,但是這個時候的胡蘭成是汪偽政府的高官,也許是這樣的資本加上文學上的共同語言使得胡蘭成最終得到瞭張愛玲的青睞,總而言之,張愛玲也是一個糊塗的女人,將自己最真摯的感情給與瞭胡蘭成這樣一個花花腸子的人。後來抗戰勝利之後因為胡蘭成逃亡在外並且與寡婦范秀美搞到瞭一起,所以張愛玲主動結束瞭自己的婚姻。
人物評價
  1979年他的書《禪是一枝花》在臺灣由三三出版社出版。在臺灣文學界對他的評價也是兩極化,有人相當欣賞他的散文風格,有人則對他有相當嚴厲的評論。
  在《胡蘭成之書》序言裡,保田亦有提到川端康成對胡蘭成書法的評價: 於書法今人遠不如古人;日本人究竟不如中國人。當今如胡蘭成的書法,日本人誰也比不上。
  胡蘭成的文字,當真如弘一法師所說:悲欣交集。悲的是他為何是如此模樣在世為人,欣的是居然有這般文字傳世。 其人可廢,其文不可廢。 胡蘭成文筆輕靈圓潤,用字遣詞別具韻味,形容詞下得尤為脫俗。然而,國破山河殘,他卻為五鬥米折腰,在汪精衛那裡任偽職,做漢奸,喪失瞭中國人的氣節。
  胡蘭成的書籍特別是《今生今世》出版後,引起瞭世人的驚嘆。文學界曾經這樣高度評論:從林語堂、梁實秋、錢鐘書直到餘秋雨,才子散文,胡蘭成堪稱翹楚,其人可廢,其文卻不可因人而廢。這本書,當年有人向餘光中推薦,說是 慧美雙修 ,賈平凹讀罷,也著實稱贊瞭一回。一個男人,用他清艷婉轉的筆觸,緩緩回憶自己漫長的一生,從故鄉嵊縣的記憶開始,那是一個桃花爛漫的江南小鎮,有青青陌上桑,有熱鬧的戲文,有過年時節的繁花似錦,有舊時婚嫁的綿綿情意,然而一旦離開,終其一生,遊子再未返鄉, 我不但對於故鄉是蕩子,對於歲月亦是蕩子。 相遇張愛玲,也隻是生命中一段並非刻骨銘心的插曲。卜少夫有對胡氏文章的看法,他認為 都說張愛玲才氣高,其實胡蘭成才氣更高 。江弱水讀完後,也差不多同意瞭胡蘭成為中國散文別開生面的說法。
  世人都以為《今生今世》是胡蘭成的代表作,實際上這是對胡蘭成最大的誤解。《今生今世》作為中國散文史上的一朵奇葩,其文學價值和在文學史上的價值毋庸置疑。但晚年胡蘭成的理想並不僅僅是當一個文學傢, 建立起新的學術體系才是他的追求。 所以上世紀70年代胡蘭成到臺灣文化大學任教授,講的課便是《華學、科學與哲學》,也是在那一段時間,先後寫成瞭《中國文學史話》與《禪是一枝花》等著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