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騰蛟

人物簡介  江騰蛟是新中國開國少將,經歷過土地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革命歲月中擔任過軍政工作,建國後又歷任政治委員、軍政治部主任、空軍軍政治委員等職位。文革中,江騰蛟參與瞭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陰謀活動,於1973年被開除黨籍,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後被判有期徒刑18年。2009年,江騰蛟病逝,終年90歲。

人物生平
  加入林彪反革命集團
  1965年江騰蛟在擔任空4軍政委時,葉群、吳法憲在江蘇省太倉縣洪徑大隊搞 四清 ,林彪亦至蘇州療養。江騰蛟經常去看望吳法憲,得以接近葉群。江騰蛟逢周日即去蘇州、太倉,請客送禮,忙得不亦樂乎,部隊工作則不聞不問。聶鳳智將軍當面責問江騰蛟: 你是空4軍政委,還是招待所長?
  1965年1月,林彪、葉群住在上海,當時在上海治病的空軍司令員劉亞樓讓江騰蛟給林彪送材料,葉群為江騰蛟引見林彪,並在林彪面前講瞭江騰蛟的好話。葉群送給江騰蛟一份 突出政治 的材料,說想把空4軍作為她的掛鉤單位。5月上旬,江騰蛟護送劉亞樓骨灰回北京,林彪、葉群在傢裡接見瞭江騰蛟。這一年冬天,林彪、葉群把林立衡送到上海,要江騰蛟照顧林立衡在上海治病。
  1966年初,葉群要江騰蛟組織人到洪徑大隊繼續蹲點,鞏固葉群在那裡蹲點的成果。
  1966年10月,江青勾結葉群指使江騰蛟搜查上海文藝界人士的傢,江騰蛟將搜查到的東西兩次送葉群處。11月,林彪、葉群把林立果、林立衡送到上海委托江騰蛟照顧。江騰蛟按照葉群的吩咐,把林立衡送到杭州空軍療養院,請空5軍政委陳勵耘照顧,把林立果留在自己身邊,指定一名保衛幹事負責林立果的安全,一名管理員負責林立果的生活。江騰蛟經常帶著林立果,參加各種會議,結識寧滬杭空軍部隊的負責人。在此期間,江騰蛟升任南京軍區空軍政委。1967年2月,江騰蛟把林立果、林立衡送回北京,葉群邀請江騰蛟到傢裡過春節,晚飯後,林彪接見瞭江騰蛟,並和他談論瞭上海的形勢。
  1967年11月,江騰蛟到北京參加空軍黨委全會,林立果對江騰蛟說: 有個重要情況給你透露一下,如果吳法憲當瞭總政治部主任,空軍司令員的人選有個考慮,想要你當。 文革中江騰蛟帶領軍區空軍機關部隊中的一些人,公開支持造許世友的反,並把許的老部下,包括軍區空軍司令員聶鳳智戴上 反黨野心傢 的帽子看管批鬥。性情剛烈的許世友一氣之下離開南京回到大別山老傢不幹瞭。毛澤東得知這一情況之後,派張春橋到大別山把許世友請到上海做工作,多方安慰。許世友感動得流下熱淚,重回南京軍區主持工作。 事情查清之後,江騰蛟受到毛澤東的嚴厲批評,撤瞭他的職。林彪設法把他安排到北京空軍領導機關保護起來,江騰蛟起先在空軍政治部幫助工作,住在東交民巷空軍招待所。不久就把傢從南京搬到北京,住進寬街附近的一座中式小院內。江騰蛟兩次到林彪傢,林彪都見瞭他。
  1968年3月,南京空軍機關提出要江騰蛟回南京,接受群眾批判。葉群立即給吳法憲打電話說: 沒有林彪的命令,不準江騰蛟離開北京。 嗣後林彪多次接見,安慰江騰蛟。林立果給他周圍的人說: 江政委貢獻很大。 林彪、吳法憲要讓江騰蛟擔任空軍政治部主任。但此議一直不敢報告,吳先安排他當空軍政治部黨委書記。 當時,空政文工團去中南海陪伴中央領導人跳過舞的女團員劉素媛同毛澤東比較熟,能說上幾句話。葉群知道這一情況後,對她多方拉攏。吳法憲破格任命劉素媛為空軍政治部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革委會主任。劉素媛在跳舞時把這情況告訴瞭毛澤東。毛澤東對江騰蛟表示 不可重用 。劉素媛把這話轉告瞭吳法憲。還有一次林彪、吳法憲向毛主席匯報工作時,毛澤東又講瞭這個話: 江騰蛟不可重用。 5月,葉群要吳法憲問江騰蛟有多少債務,表示拿些錢出來幫江騰蛟還帳。9月,林立果叫周宇馳給江騰蛟送去人民幣300元。至1969年6月,江騰蛟仍未分配工作,林彪接見瞭他,林彪說:有職務沒有職務一樣幹革命,不要看這個委員那個委員,將來會變化的。從1965年到1969年,林彪6次接見瞭江騰蛟。江騰蛟對林彪感恩戴德,他曾對空4軍政委王維國說,要把空4軍建成林彪鞏固的基地、安全的基地、放心的基地、信任的基地。江騰蛟經常說,林副主席一傢就是我們的希望,有瞭他們就有瞭我們的一切。江騰蛟先後給林彪一傢寫瞭二十多封效忠信,表示一定忠於首長,願共生死,可以視死如歸,一定聽首長的話,要我怎麼辦就怎麼辦,在所不惜。他還說,坐上林彪的車是保險的車、勝利的車、永遠翻不瞭的車。不久,葉群把為林立果找對象的任務交給江騰蛟,江騰蛟組織瞭一個由8個人組成的找人小組,組長是空4軍的一位師副政委。這個小組受空4軍軍長周建平、政委王維國指揮。這個小組後來由林立果控制,稱為 上海小組 。
  三國四方會議
  1971年3月14日晚,由空軍司令員吳法憲辦公室調派的飛機將躲在武漢的江騰蛟接到上海,對外謊稱江騰蛟 病情擴大,來上海 治病 ,抵達上海後,江騰蛟未去醫院,而被王維國秘密安排住進瞭新華路1號,並派上海空4軍的一名小艦隊成員協助其對外聯絡。3月18日,林立果、於新野從杭州來到上海,當晚,江騰蛟從新華路1號趕到林立果下榻的巨鹿路招待所與兩人密探,其中一個重要內容就是策劃 三國四方會議 。3月30日,為表示對陳勵耘的重視,林立果指派於新野專程到杭州去請陳勵耘來滬。3月31日,陳勵耘在於新野陪同下驅車前往上海,王維國、江騰蛟、魯珉等人前往當時離市區近30公裡外的虹橋機場附近公路上迎接。
  當天深夜,也就是《 571工程 紀要》出籠後剛剛一周,林立果在上海嶽陽路召集瞭 三國四方會議 ,會議地點原為上海市少年科技站,後被王維國控制並改建為上海警衛處的一個招待所。所謂 三國 ,指的是上海、杭州、南京, 四方 則指的是上述 三國 的負責人王維國、陳勵耘、周建平,以及負責抓總的江騰蛟。
   三國四方會議 ,實際上是分兩段舉行的。前半段周建平沒有參加,這是林立果、江騰蛟經過研究後作出的微妙安排,以表示對周建平和對王維國、陳勵耘是有區別的。會上,林立果首先分析瞭政治形勢,認為廬山會議上的失敗,主要原因是 槍桿子鬥不過筆桿子 ,林彪、葉群及吳、黃、李、邱控制的軍委辦事組受到瞭壓制;廬山的事還沒完,中央召開批陳整風會目標直指 聯合艦隊 幕後的林彪,形勢很不利。其次,林立果認為,當前的鬥爭是爭奪接班人的鬥爭,是由誰來接毛主席的班的問題,而張春橋 一不會做工、二不會種田、三不會打仗,就是會造點輿論,根本沒有資格搶班奪權;奪權也有兩種形式,一是武裝形式,一是和平形式,要做好武裝形式的準備;要多團結人,迅速發展力量;要抓部隊,籌備相應的武器彈藥和裝備;要加強力量,特別是要有可靠的、可依靠的力量。
  凌晨約兩點,林立果派於新野去接周建平來參加會議。周建平原為上海空4軍軍長,後調任南京軍區空軍副司令員,但傢在上海。後半段會上,周建平介紹瞭南京的形勢,尤其是南京軍區空軍的情況,表示如今是 外松內緊 ,提醒江騰蛟不能大意。林立果專門向其詢問瞭南京 抓江騰蛟 516 問題的情況 。會上著重策劃瞭怎樣在即將召開的南空黨代會上抓權的問題。 三國四方會議 於凌晨四點多結束。
  審判
  1980年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時,主犯中原沒有江騰蛟,因另一名主犯空軍副參謀長王飛患呆癡癥不能應訴,江騰蛟便成瞭10名主犯之一。江騰蛟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 剝奪政治權利5年.1980年11月25日下午3時,第二審判庭開庭,由審判長伍修權主持,對江騰蛟犯罪事實進行第一次法庭審問調查。
  死亡
  2009年5月8日早晨6點零1分,林彪反革命集團主犯、原南京軍區空軍政治委員江騰蛟因肺部疾病在北京朝陽醫院死亡,終年90歲。
江騰蛟夫人李燕平簡歷
  1975年11月5日,李燕平被定為反革命分子,開除黨籍和公職,送到湖北紅安縣勞動改造。
  1979年,因為要時與林彪反革命集團有牽連的人員重新審查,李燕平從湖北回到北京。帶著最小的女兒和唯一的兒子住在三女兒傢。
  1980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開始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公開審判,社會上流傳著將給這些主犯判處死刑的說法。李燕平一顆燃起希望的心又受到重重的一擊,三思之後,她同八名子女聯名給總政 兩案 辦公室的負責人寫瞭一封信,為江騰蛟求情,這封信被登在當時的《審判工作簡報》上。
  公佈審判主犯名單時,空軍保衛部派人瞭解江騰蛟傢屬對公審的反應,群眾說看到李燕平比平常起得更早瞭,也比過去沉悶得多。但從不暴露自己的想法。
  終於到瞭宣判的日子,當李燕平得知江騰蛟沒有判處死刑時,長長地舒瞭一口氣。她等這一天等瞭10年。雖然丈夫還要在鐵窗裡繼續漫長的歲月,但對她來說。隻要丈夫沒判死刑,她的日子就有盼頭。這天晚上,她睡瞭10年來第一個安穩覺。
  隨後,李燕平的問題也得到解決。經過重新審查,她被定為行政18級,作退休處理。
江騰蛟晚年生活
  他們生活在太原的一個機關傢屬院中,每天相伴打太極拳、散步。兒孫滿堂的他們,過著尋常老夫老妻的恬淡生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