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慕貞

人物簡介  盧慕貞是孫中山先生的原配夫人,二人生有三個子女:孫科、孫娫及孫婉。盧慕貞出生書香門第,性情淳樸、心地善良,為人虔誠、熱心幫助貧困。盧慕貞為成全孫中山和宋慶齡,主動與孫中山離婚,久居澳門,往年過著孤獨的生活。1952年,盧慕貞去世,安葬在澳門舊西洋墳場,後遷於中山市。

人物生平
  書香門第
  盧慕貞出生於累世積善的書香門第之傢,父盧耀顯曾漂洋過海至美國檀香山經商獲富。盧慕貞自小勤快,素以孝敬長輩而聞名鄉裡,尤擅女紅。在婚後的數年中,盡管孫中山回鄉並不多,但每次回傢,盧慕貞總為他縫制一套新衣服和鞋襪,婆婆楊太夫人身上的穿戴也多出自盧慕貞之手。
  性情淳樸
  盧慕貞雖然和孫中山先生離婚,但她心地善良、純樸,十分理解孫中山先生。當年她雖然同意離婚,但仍表示可與宋慶齡以姐妹相稱。她還告誡比宋慶齡年齡長的兒子孫科要尊重宋慶齡。最令孫中山感動的是,1888年春,孫父達成公病重至逝世的那段日子裡,他和大哥返鄉探望父親,親眼看到盧慕貞在父親病榻前,寸步不離,親奉湯藥。盧慕貞與孫中山經過長時期的相互瞭解,夫妻感情漸生,日見和睦。李伯新先生在《默默支持孫中山革命的盧慕貞》一文中,給予盧慕貞夫人很高的評價: 盧氏是一位具有中國傳統女性優良美德的母親,一手承擔養育兒女的責任,又孝順侍奉傢翁傢姑,照料嬸母程氏生活。一個小腳女人,承擔這麼多的繁重傢務,還為孫中山的革命活動擔風險。她使孫中山減少瞭傢庭的後顧之憂,把精神集中到革命事業上。 鄉人亦贊盧慕貞 孝敬賢淑,聞於鄉黨。
  民國國母
  辛亥革命成功後,1911年12月29日孫中山被推選為中華民國大總統,1912年2 月15日盧慕貞攜兩女孫蜒、孫婉,侄女孫順霞搭乘英國郵船 亞舍 號自南洋檳榔嶼到上海,受到滬軍都督陳其美和同盟會會員的熱烈歡迎,被譽之為 中華民國國母 ,下榻滄州別墅。2 月20日,盧慕貞母女在鄧澤如和孫科的護送下抵達南京,與國父團聚。
  造訪日本
  1913年2 月,袁世凱當政後為瞭籠絡孫中山,特授他 籌畫全國鐵路全權督辦 ,2月11日,孫中山從上海抵日本考察實業、鐵路狀況和進行築路借款活動,盧慕貞也攜女同往日本。孫中山在日本是受人矚目的新聞人物。3 月12日,《大阪每日新聞》刊登瞭一張3 月10日他抵大阪與歡迎者的合影,報導 孫逸仙氏來大阪訪問 。同時還發表瞭一篇題為《孫逸仙的夫人來訪》的報導,詳細記述瞭盧慕貞夫人抵日後的活動及在大阪與孫中山會面的詳細情景。
  與孫離婚
  1913年8月, 二次革命 失敗後,國父孫中山流亡日本,宋耀如一傢也遷避扶桑。從美國讀書歸來的宋慶齡到日本與傢人會面,終於見到瞭她所敬仰已久的中山先生,於1914年9月起開始擔任中山先生的英文秘書。1915年孫中山與宋慶齡在日本相愛。同年9月1日,盧慕貞夫人應國父之請從澳門抵日本東京商談離婚事宜。當時同盟會元老紛紛反對孫中山先生與盧夫人離婚,而盧夫人當著大傢的面慨然表示: 孫先生為革命奔走海外,到處流浪,身心為之交瘁,既然現有人願意照料他的生活,我願意成全其美,與先生離婚。 大傢聽完當事人盧夫人都這樣表示意見,自然也就不好說什麼瞭。10月,得知孫中山已與前妻離婚的消息,二十二歲的宋慶齡立即赴東京與孫中山先生成婚。
  盧慕貞於1915年4月14日於美國夏威夷成為基督徒,1933年被澳門浸信教會按立為該會第一任會佐。盧慕貞為人虔誠,熱心幫助貧困。1952年9月7日逝世,安葬於澳門舊西洋墳場,後於1973年遷葬於澳門氹仔孝思永遠墓園。2005年應廣東省中山市政府的要求,盧氏再遷葬於中山市。
盧慕貞故居
  盧慕貞故居,一條窄窄的橫巷,一高一矮兩間並列的青磚灰瓦房前,兩間瓦房大約100平方米,高的是主房,矮的是廚間。主房門口的墻上掛著一塊牌匾 孫中山先生原配夫人 盧慕貞故居 一九九九年元月重修 。
  從主房大門進去,門前就是一處采光極好的四方天井,天井過後便是大廳,廳前擺放著一座政府特意為盧慕貞修設的漢白玉紀念雕像。廳內還設有神樓,神樓上供奉著盧慕貞母親的相片。兩旁對聯雲: 玉燭輝時皆瑞氣,青煙靄處盡祥雲。 環顧四周,隻有幾把簡單的椅子傢什,盧伯說都是後來搬來的。兩邊的墻壁上,掛著幾幅盧慕貞及傢人的合照,其中隻有一幅是盧慕貞個人的生活照。照片雖已泛黃,但是仍能辨認出身著唐裝大襟衫的盧慕貞,寬闊的額頭上,頭發整齊地向後挽成一個發髻,面孔豐潤,呈著靜肅的儀態和慈祥的目光。
盧慕貞與宋慶齡
  孫中山與盧慕貞是正式離婚的,並且辦過合法的離婚手續。其所以如此,最大的原因,殆系孫、宋皆是虔誠的基督教徒,該教向主一夫一妻制,且中山先生要跟宋慶齡結婚,必先與元配盧慕貞夫人離婚;否則,宋氏既不宜論嫁,也不肯下嫁;既違教義,又做側室。這是一個條件優越而自尊心極強的女子所不屑為的。
  當時部分重要黨人反對中山先生與盧夫人離婚,而盧夫人當著大傢的面慨然表示: 孫先生為革命奔走海外,到處流浪,身心為之交瘁,既然現有人照料他身邊的生活,且有助於其政治活動,我願意成全其事,與先生離婚。 大傢聽完當事人都這樣表示意見,自然也就沒有什麼話可說的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