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贄

人物簡介  李贄是明朝著名史學傢、文學傢、心學傢,泰州學派一代宗師,代表作有《焚書》、《藏書》、《續焚書》、《續藏書》等。李贄深受 陽明學 支流 泰州學派 影響,且以 異端 自居;他反對八股文、倡導心學,心學為主與真心、童心,評價秦始皇是千古一帝,批判重農抑商,揚商賈功績。李贄曾在麻城講學,晚年被誣陷下獄,最終在獄中自刎而死。

生平經歷
  李贄於明世宗嘉靖六年(1527年11月23日)農歷十月廿六日出生於福建泉州府南門外。其祖先是元朝以後遷來福建。李贄幼年喪母,隨父讀書,學業進步迅速。自幼倔強,善於獨立思考,不信回教,不受儒學傳統觀念束縛,具有強烈的反傳統理念。他在社會價值導向方面,批判重農抑商,揚商賈功績,倡導功利價值,符合明朝中後期資本主義萌芽的發展要求。
  李贄12歲就寫出《老農老圃論》,把孔子視種田人為 小人 的言論大大挖苦瞭一番,轟動鄉裡。26歲中舉人 。30歲至45歲為官,先後任河南輝縣教諭、南京國子監博士、北京國子監博士、 北京禮部司務、南京刑部員外郎和郎中,最後出任雲南姚安知府。
  萬歷九年(1581年),李贄從雲南辭職回加到湖北黃安,住在朋友耿定理傢,撰寫一些讀史的文章,並教授耿傢子弟。李贄倡導絕假純真、真情實感的 童心說 。李贄在麻城還多次講學,抨擊時政,針砭時弊,聽任各界男女前往聽講,並受到熱烈的歡迎。
  萬歷十二年(1584年),耿定雲世,他移居麻城。第二年派人送傢眷回泉州,自己一人住在麻城芝佛院,致力於讀書、講學和著述,歷十多年,完成《初潭集》、《焚書》等著作。收入《童心說》、《贊劉諧》、《何心隱論》及與道學傢耿定向反復論辯而撰寫《答耿中丞》、《答耿司寇》等書答、雜述、讀史短文和詩共6卷。揭露道學傢們的偽善面目,反對以孔子的是非觀為是非標準,批判的鋒芒直指宋代大理學傢周敦頤、程顥、張載、朱熹。
  萬歷十六年(1588年)夏天,李贄為芝佛院的常住客戶和職業作傢。書寫到高興處,索性剃發留須,故意擺出一副 異端 面目,儼然是個搞學術的老和尚,如此便是10年。部尚書劉東星親自接他去山東寫作;歷史學傢焦竑替他主持新書發佈會;文壇巨子袁氏三兄弟跑到龍湖陪他一住三個月;意大利傳教士利馬竇和他進行瞭三次友好的宗教交流;全國各大城市輪流邀請他去做訪問學者。李贄一開壇講學,不管哪座寺廟,還是深山老林,和尚、樵夫、農民、甚至連女子也勇敢地推開羞答答的閨門,幾乎滿城空巷,都跑來聽李贄講課。一下子,李贄成瞭橫掃儒、釋、民的學術明星。這對傳統思想造成瞭強烈的沖擊,被當地的保守勢力視為 異端 、 邪說 ,群起圍攻,要把他驅逐出境。李贄旗幟鮮明宣稱自己的著作是 離經叛道之作 ,表示: 我可殺不可去,頭可斷面身不可辱 ,毫不畏縮。
  萬歷二十五年(1597年),李贄應巡撫梅國楨之請往山西大同,著《孫子參同》,修訂《藏書》。秋,到北京,住在西山極樂寺,撰成《凈土訣》,次年春天到南京,將自己的零星著作匯成《老人行》,並再度研究《易》,撰寫《易因》,最後編訂其巨著《藏書》。《藏書》共68卷,系紀傳體史論,論述戰國至元亡時歷史人物約800人,對歷史人物作出瞭不與傳統見解茍合的評價,旨在反對儒學。如他贊揚秦始皇是 千古一帝 ,武則天是 政由己出,明察善斷 的 聖後 。
  萬歷二十八年(1600年),在山東濟寧編成《陽明先生道學抄》、《陽明先生年譜》。
  萬歷三十年(1602年),禮部給事中張問達秉承首輔沈一貫的旨意上奏神宗,攻訐李贄。最終以 敢倡亂道,惑世誣民 的罪名在通州逮捕李贄,並焚毀他的著作。李贄入獄後,他坦然說道: 名山大壑登臨遍,獨此垣中未入門。病間始知身在系,幾回白日幾黃昏。 後來聽說朝廷要押解他回福建原籍,他感慨地說: 我年七十有六,死以歸為? 三月十五日,李贄留下一偈: 壯士不忘在溝壑,烈士不忘喪其元。 以剃發為名,奪下理發師的剃刀割斷自己的喉嚨而死,享年76歲。死後,馬經綸把他收葬於北京通州北門外馬寺莊迎福寺側(現北京通州西海子公園內),今墓地尚在,被列為北京市文物保護。
  萬歷三十八年(1610年),李贄的學生汪可受,以及梅掌科、蘇侍禦捐銀錢為其樹碑。據說 卓吾血流二日以歿,慘聞晉江,士庶甚閔,於晉江西侖作溫陵先師廟,頗奉香火,後毀於兵燹。
  在1974年的批林批孔運動中,李贄又被當作尊法反儒的英雄,加以推崇,他的著作被劃歸 法傢 。
李贄的思想主張
  ①學術上李贄對統治階級極力推崇的程朱理學大加鞭撻,否認孔孟學說是萬世之至論;
  ②道德上李贄批判傳統道德,提倡男女平等,追求個性發展;
  ③哲學上李贄否定瞭 天理 的存在,提出 萬物皆生於兩氣 的觀點。
李贄是儒傢的麼
  李贄以孔孟傳統儒學的 異端 而自居,對封建的男尊女卑、假道學、社會腐敗、貪官污吏,大加痛斥批判,主張 革故鼎新 ,反對思想禁錮。
人物評價
  總評
  李贄是晚明思想啟蒙運動的旗幟,一位以 奇談怪論 聞名天下的狂人和奇士。他崇尚真奇,鼓倡狂禪,揭露封建社會 無所不假 、 滿場是假 的虛偽現實,反對儒傢的泛道德主義,建立瞭以 童心說 為核心的新思想體系。他的學說使他處於時代矛盾的焦點上,在朝野引起瞭激烈爭論,以致於理解他乃是理解晚明政治走向、社會風尚和思潮變遷的一大關鍵。
  自我評價
  在《自贊》一文中,李贄毫不掩飾自己的個性: 其性褊急,其色矜高,其詞鄙俗,其心狂癡,其行率易,其交寡而面見親熱。其與人也,好求其過,前不悅其所長;其惡人也,既絕其人,又終身欲害其人。志在溫飽,而自謂伯夷、叔齊;質本齊人,而自謂飽道飫德。分明一介不與,而以有莘借口;分明豪毛不拔,而謂楊朱賊仁。動與物迕,口與心違。其人如此,鄉人皆惡之矣。昔子貢問夫子曰: 鄉人皆惡之何如? 子曰: 未可也。 若居士,其可乎哉!
  歷代評價
  李廷機《祭李卓吾文》: 心胸廓八肱,識見洞千古。孑然置一身於太虛中,不染一塵,不礙一物,清凈無欲,先生有焉。蓋吾鄉士大夫未有如先生者,即海內如先生者亦少矣 。池方顯《謁李卓吾墓》: 半生交宇內,緣乃在玄州。閩楚竟難得,佛儒俱不留。世人同喜怒,大道任恩仇。我亦尋知己,依依今未休。
  汪本鈳《續藏書》序: 先生一生無書不讀。
  袁中道《李溫陵傳》: 骨堅金石,氣薄雲天;言有觸而必吐,意無往而不伸。排拓勝己,跌宕王公,孔文舉調魏武若稚子,嵇叔夜視鍾會如奴隸。鳥巢可復,不改其鳳咮,鸞翮可鎩,不馴其龍性,斯所由焚芝鋤蕙,銜刀若盧者也。嗟乎!才太高,氣太豪
  馮元仲《吊李卓吾先生墓詩》: 手辟洪蒙破混茫,浪翻古今是非場。通身是膽通身識,死後名多道益彰。
  吳虞《李卓吾別傳》: 張問達、王雅量能焚毀卓吾之書於一時,誣陷卓吾之身於一日 卓吾書盛行,咳唾間非卓吾不歡,幾案間非卓吾不適,朝廷雖焚毀之,而士大夫則相與重鋟,且流傳於日本。
  顧憲成《束高景逸書》: 李卓吾大抵是人之非,非人之是,又以成敗為是非而已。學術到此,真是塗炭,惟有仰屋竊嘆而已!如何如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