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生

人物簡介  李德生上將是我國優秀的革命傢、軍隊領導人,1955年授予少將軍銜後於1988年升為上將。李德生曾任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等職位,參加過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還指揮瞭著名的上甘嶺戰役。文革中李德生遭到四人幫迫害,後於1980年平反,2011年李德生病逝,享年96歲。

個人生平
  李德生(1916年 2011年5月8日),河南省新縣陳店鄉人。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歷任紅四軍第十一師三十二團團部傳令兵、班長、排長、十二師三十五團供給處政治指導員。參加瞭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反 圍剿 鬥爭。1932年隨紅四方面軍主力轉戰川陜,投入創建川陜革命根據地的鬥爭。1935年參加長征,任紅四方面軍第四軍十師交通隊支部書記。同年6月因被指責否定張國燾的正確領導被開除黨籍,1936年2月重新入黨(1946年中共 七大 後取消被開除黨籍的錯誤處分)。
  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五旅七六九團通信排長、特務連連長、副營長、營長,太行軍區第二軍分區三十團團長,參加瞭百團大戰、夜襲陽明堡日軍機場的戰鬥和敵後抗日根據地的反 掃蕩 鬥爭。
  解放戰爭初期,任晉冀魯豫軍區第三縱隊七旅十九團團長。1946年7月任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六縱隊第十七旅旅長,先後參加瞭上黨戰役和蘭封戰役,並率部隨劉鄧大軍躍進大別山,參加瞭創建中原解放區的鬥爭。在襄樊戰役中,所部十七旅在其指揮下英勇作戰,活捉敵中將綏靖區司令官康澤,被中共中央記大功一次。率部參加淮海戰役後不久,任第二野戰軍三兵團十二軍三十五師師長。隨後率部參加渡江作戰,直取徽州、金華、杭州等地,並參加解放重慶、成都的戰鬥。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1年3月赴朝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任志願軍第十二軍三十五師師長,參加瞭第五次戰役和金城防禦作戰。1952年9月任十二軍副軍長,11月出任上甘嶺戰役前線總指揮,參加指揮瞭著名的上甘嶺戰役。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國旗勛章。回國後,1955年9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二軍軍長,1957年入南京高等軍事學院學習。
  1960年返回部隊後,在毛澤東軍事思想和現代軍事理論指導下,總結出瞭 郭興福教學法 ,受到毛澤東主席的高度稱贊,並於1964年1月由軍委號召在全軍學習推廣,為提高人民解放軍的訓練水平做出瞭重大貢獻。1968年9月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安徽省委第一書記、省革命委員會主任。1970年4月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1971年1月任北京軍區司令員。1973年12月任沈陽軍區司令員。
   文革 期間,曾奉周恩來總理指示赴安徽制止武鬥,後受到 四人幫 反革命集團的迫害。1980年8月,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為其徹底平反。1985年11月任國防大學政治委員、黨委書記。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三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著有《李德生回憶錄》。
  2011年5月14日,李德生同志遺體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
  胡錦濤、吳邦國、溫傢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等前往八寶山送別。
  李德生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傢、軍事傢,我黨我軍卓越的領導人。
  李德生同志曾經擔任中國共產黨第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中央軍委原委員;總政治部原主任;北京軍區原司令員;沈陽軍區原司令員;國防大學原政治委員等重要職務。
  李德生同志1916年4月出生於河南省新縣陳店鄉李傢窪村一個貧苦農民傢庭。1928年6月,中國工農紅軍解放瞭他的傢鄉。他當上瞭童子團團長,積極參加站崗放哨、送信、帶路等活動。1930年2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1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2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革命年代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李德生同志先後在鄂豫皖、川陜革命根據地紅一軍、紅四軍任戰士、通信員、傳令兵、班長、連政治指導員、交通隊黨支部書記,參加瞭黃安、商(城)潢(川)、蘇傢埠、潢(川)光(山)、嘉陵江等戰役戰鬥,以及紅四方面軍西征。在創建和保衛川陜革命根據地的鬥爭中,他不怕犧牲,英勇戰鬥,在川陜革命根據地反 圍攻 的八廟埡戰鬥中,左胸被子彈打穿,因傷及神經,從此左手留下殘疾。
  他利用養傷時間,閱讀瞭《紅色戰士必讀》、《列寧學校讀本》、《幹部必讀》等書籍,思想和文化水平得到明顯提高。1933年8月,他被推舉為代表出席瞭川陜省第二屆工農兵代表大會。1935年6月,因遭到誣陷,被撤銷黨支部書記和班長職務、開除黨籍,但他仍然堅定聽黨話跟黨走的信念,參加瞭長征,三過雪山草地,參加瞭包座、綏(靖)崇(化)丹(巴)懋(功)戰役和百丈戰鬥。1936年12月,紅四方面軍到達陜北後,他重新入黨。1946年,晉冀魯豫軍區第3縱隊黨委決定,撤銷張國燾錯誤路線時期對他的處分,恢復黨籍,黨齡重新從1932年開始算起。
  抗日戰爭時期,李德生同志歷任八路軍第129師385旅769團排長、連長、副營長、營長和太行軍區第二軍分區30團團長。先後參加瞭夜襲陽明堡機場、響堂鋪、百團大戰等著名戰役戰鬥和粉碎日軍大規模 掃蕩 的數百次戰役戰鬥,曾以1個營的兵力打垮日軍的1個大隊,受到上級的嘉獎。他還參加瞭創建和鞏固太行、冀南、冀西抗日根據地的鬥爭。
  1942年5月,日軍糾集2.5萬餘人對太行根據地北部地區進行 掃蕩 ,他臨危受命,沉著指揮,面對數十倍於己的敵人,帶領全營搶占有利地形,粉碎瞭敵人一次次瘋狂進攻,成功掩護八路軍總部和後方機關勝利突圍。1945年1月,擔任團長的李德生同志,主動請纓攻打日軍馬坊據點。他精心策劃,周密組織,親自化裝成農民深入日軍據點偵察,隨後帶領82名突擊隊員一舉端掉該據點,全殲守敵。為此,延安《解放日報》頭版發表瞭題為《長期偵察和堅決突擊,太行我軍收復馬坊》的消息,並配發社論稱這一仗是典型的殲滅戰。
  解放戰爭時期,李德生同志於1945年8月任太行縱隊第4支隊769團(後改編為晉冀魯豫軍區第3縱隊7旅19團)團長,率部參加瞭上黨、邯鄲戰役。1946年12月後,任晉冀魯豫野戰軍、中原野戰軍第6縱隊17旅旅長,率部參加瞭隴海、定陶、滑縣、豫北、魯西南等戰役,以及千裡躍進大別山重建革命根據地的艱苦鬥爭。在襄樊戰役中,他靠前指揮,巧用奇兵, 刀劈三關 ,奪取瞭琵琶山、真武山、鐵佛寺三道關口,一舉破城。後參加淮海戰役,率部連續9天急行軍,協同其他部隊形成瞭對黃維兵團的合圍,並擔任主攻,激戰兩天一夜,攻占瞭雙堆集東側敵核心陣地,為全殲黃維兵團和奪取淮海戰役的勝利作出瞭重要貢獻。1949年2月,他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3兵團第12軍35師師長,4月率部勝利攻占瞭敵長江防線鐵板洲陣地,奪取瞭渡江跳板。隨後參加瞭渡江作戰、千裡追擊和進軍大西南,參與組織指揮瞭西南剿匪,完成組建地方武裝、保護群眾生產等任務,為西南地區人民政權的鞏固和地方建設作出瞭重大貢獻。
  抗美援朝
  1951年3月,李德生同志參加抗美援朝戰爭,歷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2軍35師師長、副軍長、第一副軍長兼參謀長,先後率部參加瞭第五次戰役、金城以南地區防禦作戰和上甘嶺戰役。在金城以南地區防禦作戰中,他認真貫徹毛澤東同志 積極防禦 、 零敲牛皮糖 的作戰指導思想,及時總結經驗教訓,在改良坑道、鞏固防禦陣地的同時主動出擊,率第35師先後與敵人進行大小戰鬥421次,殲敵1.9萬餘人,改善瞭我軍的防禦態勢。在上甘嶺戰役第二階段,他奉命統一指揮在前線作戰的第12軍、15軍所屬部隊,機智靈活,浴血奮戰,反復爭奪,擊退敵人數百次猛烈進攻,贏得瞭上甘嶺戰役的最後勝利。
  從朝鮮戰場回國後,1954年4月,李德生同志任陸軍第12軍軍長。他積極探索部隊建設的特點和規律,堅持以鞏固提高部隊戰鬥力為中心,科學統籌部隊各項建設和工作,狠抓思想教育、軍事訓練和科學文化知識學習,有力促進瞭部隊全面建設。他認真貫徹 以我為主 的訓練方針,註重發現、培養、推廣、運用先進典型,創造瞭 郭興福教學法 ,得到毛澤東、葉劍英等領導同志的高度評價和充分肯定,並迅速在全軍推廣,由此掀起瞭大練兵、大比武高潮。
  在抓好部隊建設的同時,他大力組織發展農副業生產,並建立連隊和機關與駐地農村掛鉤聯系制度,幫助蘇北地區發展生產、改變落後面貌。其間,1957年至1960年,他進入解放軍高等軍事學院學習深造。
  進入中央
   文化大革命 中,李德生同志奉周恩來同志之命率部赴安徽省執行任務。1968年4月至1973年,歷任安徽省軍區司令員、省革委會主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等職務。他在制止武鬥、維護工農業生產秩序方面做瞭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穩定瞭安徽局勢。其間,1969年4月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任中央軍委委員。7月起參加中央政治局、國務院業務組、中央軍委辦事組工作。在協助周恩來同志分管水利部和國傢體委工作期間,參與瞭葛洲壩水利樞紐工程籌建和邀請美國乒乓球隊訪華等重要工作。同時,分管軍隊政治工作。1970年4月至1973年12月,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1971年1月兼任北京軍區司令員,在毛澤東、周恩來同志領導下,參與處置 九一三 事件,為穩定北京局勢、保衛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的安全發揮瞭重要作用。 九一三 事件後,他參加軍委辦公會議,根據中央指示,組織查獲瞭林彪反革命集團陰謀活動的重要罪證,並協助葉劍英同志承擔瞭軍隊 批林整風 中的大量日常工作。他遵照毛澤東同志的指示,在周恩來、葉劍英同志的直接領導和支持下,排除重重阻力,落實幹部政策。在北京軍區工作期間,他按照毛澤東同志的戰略方針,開展調整兵力部署、搞好要地設防、加強部隊訓練等工作,並結合實際,加強 三打三反 訓練,組織指導諸兵種協同作戰演習和研究性戰術演習。1973年8月,在黨的十屆一中全會上,他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他堅決支持周恩來、葉劍英同志的工作,堅持原則,不受江青等人的拉攏利誘。後因受 四人幫 迫害,辭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職務。1980年8月,經中共中央批準,為李德生同志平反,恢復名譽。
  1973年12月至1985年6月,李德生同志任沈陽軍區司令員。他帶領軍區黨委一班人深入調查研究,形成瞭一套適合特定歷史條件下東北地區的作戰和設防原則,促進瞭東北戰略區建設。他堅持把教育訓練擺在戰略位置,狠抓部隊軍事訓練和作風培養,有效提高瞭部隊戰鬥力。他提出瞭組建合成軍和在東北西部地區組建守備區的重大建議,得到鄧小平同志的肯定,並付諸實踐。他領導組建瞭我國第一個陸軍預備役步兵師,組建瞭全軍第一個激光模擬對抗營。他十分重視加強軍政軍民團結,積極參加和支持地方經濟建設,協助地方搶險救災,同東北三省幹部群眾結下瞭深厚情誼。他關心基層部隊特別是邊防部隊建設,走遍瞭東北的山山水水和軍營哨所,為鞏固東北邊防作出瞭重要貢獻。他在擔任中央地方病防治領導小組組長期間,走遍瞭全國各主要疫區,為消除疫情作出瞭重要貢獻。
  1985年11月,李德生同志調到新組建的國防大學任政治委員、黨委書記。他與校長張震同志一道,團結帶領校黨委一班人和全校教職員工,堅決貫徹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決策指示,積極推行以教學科研為中心的全面建設和改革,為探索我軍高級幹部培訓的新路子,為國防大學的建設發展做瞭大量工作,積累瞭寶貴經驗。他堅持把政治建設擺在第一位,帶頭抓好理論學習和思想政治教育,大力發揚我軍優良傳統,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保證全校人員高度穩定和集中統一,經受瞭改革開放和軍隊精簡整編的考驗。他堅決貫徹鄧小平同志提出的 三個面向 的教育方針,積極適應綜合性、研究性、開放性的辦學特點,組織改革教學內容、方法、機制,加強和改進學科建設和教材建設,大力推進瞭教學條件和教學手段的現代化建設。他重視教研人員和幹部隊伍建設,大力培養、選拔和使用優秀幹部,使學校教研隊伍和幹部隊伍的素質有瞭較大提高。他註重加強學校黨委、基層黨支部建設,重視抓好領導幹部管理教育工作,有效地提高瞭學校各級黨組織的創造力、凝聚力和戰鬥力。他尊師重教,關心愛護部屬,經常深入教研室、學員隊和基層單位蹲點,與廣大幹部、戰士和學員談心交心,積極協調解決學校建設中遇到的許多實際問題,改善辦學條件,為教職員工解決瞭後顧之憂。
  離開崗位
  1990年4月,李德生同志從領導崗位退居二線,雖然年事已高,但仍十分關心黨、國傢和軍隊的建設事業。他和其他老同志共同創辦瞭旨在 宣傳愛國精神、組織愛國工程、弘揚中華文化、促進祖國統一 的全國性社團組織中華愛國工程聯合會,並擔任會長,還兼任中國滑冰協會、中國武術協會名譽主席。他積極參加中共黨史、軍史研究工作,主編瞭《從郭興福教學法到科技大練兵》,撰寫瞭《李德生回憶錄》和《軍事思考錄》等著作,留下瞭寶貴的精神財富。
  李德生同志是中共第九屆、十屆、十一屆、十二屆中央委員;第九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第十屆、十一屆、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委;第十屆中央委員會副主席;第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會議、中共十一屆一中全會兩次被任命為中央軍委委員。在1985年9月中共全國代表會議、中共十三大上分別增選、當選為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常委。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88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三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李德生同志,因病於2011年5月8日15時2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
李德生之子
  育有子女:李和平、李南征、李遠征、李雅雅、李曉滬和李優優。
  長子是李和平,和父親一樣,也是軍人出身,打過仗,負過傷。
  二兒子李南征。1974年3月,當時李南征在二炮某基地任副連長,江青 放火燒荒 之後,經王洪文批準,將李南征從外地秘密押解北京,關在一間三面不透風的小屋子裡,嚴密看守。在被放出之前,母親曹雲蓮才獲準帶最小的女兒優優去看瞭一次哥哥李南征。見面之前,曹雲蓮一再叮囑女兒 看見你二哥,千萬不要哭。 當曹雲蓮看到身體消瘦,胡子拉茬的兒子時,心裡一陣酸楚,但她卻把眼淚流進瞭心裡。優優也很聽母親的話,從始至終沒有掉一滴眼淚。
李德生與許世友
  李德生和許世友,都是大別山貧苦的農傢子弟。李德生出生在河南新縣李傢窪,許世友出生在新縣許傢窪,兩個村子相距咫尺。李德生參軍後,一直在許世友領導下工作。
  1954年4月,李德生率12軍從朝鮮回國,駐守浙江省金華、江山,江西省上饒地區,再次歸屬許世友任司令員的南齤京軍區領導。
  1960年,中央軍委為瞭加強江蘇北部的戰略防禦,調12軍從富裕的魚米之鄉浙江省移防到生活條件比較艱苦的蘇北。考慮到蘇北地區的困難條件,軍委總部規定,12軍可以攜帶鋪板和部分營具,帶足一至兩個月的糧食和柴草,以免到蘇北大批采購,增加群眾負擔。12軍瞭解到蘇北防區地面黃土裸露,又從浙江帶瞭草皮,準備到蘇北鋪在營房周圍,改善營區環境。12軍在浙江駐瞭6年,擁政愛民工作做得好,臨別時雙方依依惜別,軍、師領導機關也舉行瞭一些告別招待活動。於是,有人誇張地說,12軍移防,把當地的大米白面和柴草都帶光瞭,把浙江的地皮(指草皮)都 刮走 瞭,招待地方請客超過瞭 三級國宴 。
  這些說法傳到許世友耳裡,他非常生氣,立即把李德生叫到南京,當面批評說: 你李德生有什麼好驕傲的?你有什麼瞭不起?你從哪裡來的那麼大的膽子?你們到蘇北是準備打仗,還是去享受?是你們下面有享樂思想,還是你們軍的領導有享樂思想? 聽到許司令員劈頭蓋臉的批評並不符合事實,李德生頭皮發麻,不知怎麼回答才好。但是李德生深知許世友的個性特點,在他火頭上的時候,不必馬上作辯解,不爭執頂撞。慢慢地許世友火氣下去瞭,回過頭來問李德生究竟是怎麼回事。李德生如實作瞭匯報,許世友改變瞭語氣說: 部隊的實際困難當然要解決。我已經好久沒有到蘇北去瞭,我要安排時間到蘇北看看。
  時隔不久,許世友帶領軍區司令部、政治部、後勤部領導同志到蘇北12軍駐地視察,就地解決部隊的實際問題。他特意對李德生說: 你們移防時不帶那些東西,部隊的日子還真的不好過。 他覺得對李德生的批評過分瞭, 沒有想到,李德生還有這麼一個好脾氣。
  後來,許世友向毛推薦許世友,任職總政主任等職。
  許世友逝世後,李德生多次拜謁許世友幕園。
人物評價
  在8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李德生同志對黨對人民忠心耿耿,對共產主義事業充滿信心,把畢生精力獻給瞭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社會主義和軍隊現代化建設及改革開放事業。
  他努力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 三個代表 重要思想,認真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堅決擁護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始終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具有卓越的軍事指揮才能和領導藝術。他身經百戰,出生入死,身先士卒,智勇雙全。他軍政兼優,具有豐富的治軍治校經驗,註重調查研究,善於總結經驗,改革創新,為新時期軍隊戰備訓練、政治工作和國防教育做瞭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作出瞭重要貢獻。
  他作風深入,求真務實,密切聯系群眾,善於發揚民主,集思廣益,註重調動和發揮各方面的積極性。他一生光明磊落,襟懷坦蕩,榮辱不驚,以大局為重,從不計較個人名利得失。他一身正氣,廉潔奉公,公道正派,艱苦樸素,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嚴格要求,在黨、國傢和軍隊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贏得瞭廣大官兵和人民群眾的崇敬與愛戴。
  李德生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是為黨和人民無私奉獻的一生。他的逝世是我們黨、國傢和軍隊的重大損失。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光輝人格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懷念。他為黨和人民事業建立的卓越功績將永載史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