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吉

人物簡介  李元吉是唐高祖李淵的第四子、唐太宗李世民的親弟弟,被封為齊王。李元吉曾隨李世民東征西討、屢建戰功,攻打洛陽期間,設伏擊破王世充,率軍破劉黑闥弟劉十善於魏州,被封為司徒、侍中、並州大都督等職。李元吉是太子李建成的支持者,玄武門事變中他與李建成一同被殺害,時年24歲,他的妻子楊氏也成瞭李世民的女人。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李元吉出生時,其母親竇夫人厭惡他的長相,不願意撫養,命令傢人將之拋棄。侍女陳善意偷偷將他抱回,秘密撫養,等李淵回傢稟告瞭他,方才使得李元吉沒有夭折在襁褓之中。然而陳善意的善舉卻未得善報,後反而因事被李元吉命壯士拉死。李元吉後來也後悔瞭,私下追謚她為慈訓夫人。
  大業十二年(616年),李淵擔任太原留守,隻將次子李世民帶往太原,長子李建成、李元吉、五子李智雲等都留在河東。
  大業十三年(617年),李淵起兵反隋,李淵派密使去河東召諸子,李建成和李元吉潛回太原,十四歲的李智雲卻被留下。
  李淵占領長安後,授任李元吉為太原郡守,封姑臧郡公。不久進封齊公,總領十五郡諸軍事,任鎮北將軍、太原道行軍元帥。唐朝建立後,進爵齊王,授任並州總管。
  丟失並州
  武德二年(619年),劉武周向南進攻汾州、晉州,李淵詔令右衛將軍宇文歆協助他鎮守並州。李元吉愛好打獵,裝載羅網的車子就有三十多輛,他曾說 我寧可三天不吃東西,不能一天不打獵 ,還放縱他身邊的人掠奪百姓的財物。宇文歆多次勸阻但是不聽,就向高祖呈遞奏表說: 齊王在並州,經常穿上便裝出城,和竇誕一起遊樂打獵,踐踏農田莊稼,放縱身邊的人,公開掠奪百姓的財物,境內的傢禽傢畜,幾乎被他們搶光。他站在大路中間放箭射人,觀賞人們躲避,作為娛樂。把兵卒分成左右兩方,做打仗遊戲,直到互相毆鬥砍殺,造成傷殘甚至死亡。夜晚敞開府門,到別人傢裡公然幹些淫猥勾當。黎民百姓怨恨,都是滿腔憤怒。憑著這種狀況守城,怎麼能夠守住! 李元吉終於獲罪免職。他又婉轉地動員當地德高望重的老人進京為他求情,不久恢復瞭官職。
  當時劉武周率領五千名騎兵到瞭黃蛇嶺,李元吉派遣車騎將軍張達帶領一百名步兵先去試探。張達嫌人太少,堅決要求不去。李元吉強行派遣,一到黃蛇嶺就被殺光。張達憤恨惱怒,就為劉武周當向導攻克瞭榆次縣城,進逼並州。李元吉十分恐慌,欺騙他的司馬劉德威說: 您帶著年老體弱的人員守城,我帶上身強力壯的將士出城作戰。 乘著夜晚部隊出城的時機,他帶上妻妾丟下軍隊逃回瞭長安,並州很快失陷。
  李淵滿腔怒火,對禮部尚書李綱說: 元吉年輕,還不熟悉軍政事務,所以派竇誕、宇文歆協助他。精壯人馬好幾萬,軍糧預撥瞭上十年,我舉義旗打江山的發祥地,眨眼之間就丟瞭。宇文歆帶頭提出這種計策,我要殺掉他。
  李綱說: 得虧宇文歆才讓陛下沒有失去愛子,我認為他有功。 高祖詢問原因,李綱回答說: 罪過出在竇誕沒有規勸齊王,致使士卒百姓怨恨憤怒。再說齊王年輕,肆無忌憚地幹驕橫放縱的事,放縱身邊的人,掠奪百姓的財物。竇誕不曾勸諫制止,卻放任包庇他,所以造成瞭禍根,這是竇誕的罪責。宇文歆論感情要疏遠些,接近他的時間又短,齊王的過失,他已全部稟奏過瞭。何況是父子間的事情,別人不好說話,但宇文歆卻說瞭,難道還不忠誠?現在要追究他的罪責,不會使他心服,我認為很不恰當。 第二天,高祖請李綱進宮,讓他坐到自己身邊,說道: 現在我有瞭您,刑罰就不會失去分寸。元吉自己作孽,跟別人結下瞭怨恨。宇文歆曾上表稟奏,竇誕還怎能制止,都不是他們的罪錯。 不久任命李元吉為侍中、襄州道行臺尚書令、稷州刺史。
  從平四方
  武德四年(621年),李元吉隨秦王李世民圍王世充於東都洛陽,竇建德率軍來援。李世民率以精騎到虎牢迎戰,留李元吉與屈突通繼續圍困洛陽。史載有兩次戰鬥,一次王世充出兵拒戰,李元吉設伏擊之,斬首八百級,生擒其大將樂仁昉;另一次是四月十五日(621年5月11日),唐軍敗績,行軍總管盧君諤戰死。
  東都平定後,李世民和李元吉都因功受賞,十月初五(621年10月25日),李元吉加司空,加賜袞冕之服、前後部鼓吹樂二部、班劍二十人、黃金二千斤。十二月十五日(622年2月1日),竇建德部將劉黑闥反唐並奪取竇建德故地,李世民和李元吉前去平定。李世民於次年春擊敗劉黑闥,迫使其逃往東突厥。兄弟倆又攻打叛首魯王徐圓朗,李世民回長安,留李元吉對徐圓朗作戰。但劉黑闥從突厥返回復奪竇建德故地,李元吉不能制止。
  武德五年(622年)十月,李元吉被任命為領軍大將軍、並州大總管,奉詔再次征討劉黑闥。十一月,在魏州擊敗瞭劉十善。十二月,率軍隨太子李建成進兵昌樂,剿滅瞭劉黑闥。
  兄弟鬩墻
  武德六年(623年),授封為隰州總管。李元吉後來跟李建成聯合算計李世民,分頭招募勇猛死士,收容逃亡罪犯。還勾結後宮妃嬪,挨個兒奉承,又重金賄賂中書令封倫作為幫兇。從此李淵疏遠李世民偏愛李元吉。李世民曾經陪同高祖到齊王府,李元吉讓自己的護軍宇文寶潛伏在臥室,準備暗殺李世民。李建成擔心不能成功就制止瞭,李元吉氣憤地說: 隻是為大哥著想而已,對我有什麼相幹!
  武德七年閏七月廿一日(624年9月9日),李元吉隨李世民屯駐於豳州,防禦突厥。同年,因突厥屢屢入侵,李淵想燒毀長安遷都樊城,李建成、李元吉、裴寂都同意,李世民卻反對,遷都未能實行。後來李世民到李建成的太子東宮赴宴,回來之後 吐血數升 ,唐高祖來看望他,並對李建成說: 秦王不能喝酒,以後不要再請他喝酒瞭。 高祖想派李世民去守衛洛陽,避免兄弟進一步沖突,但李建成和李元吉交換意見後認為這會使李世民在洛陽建立自己的勢力,提出反對,李淵也就沒有這麼做。
  武德八年十一月十三日(625年12月17日),兼任侍中。
  武德九年二月初一(626年3月4日),進司徒,仍兼任侍中、並州大都督等職。
  李淵準備到太和宮去避暑,李世民、李元吉應當陪同,李元吉對李建成說: 等我到瞭太和宮,就派精悍的將士抓住他。把他關進地窖,隻開一個洞口遞送食物。 恰逢突厥的鬱射設統率軍隊駐紮到黃河南岸,圍攻烏城。李建成就推薦李元吉代替李世民督率軍隊北伐突厥,照舊命令秦王府的猛將秦叔寶、尉遲敬德、程知節、段志玄等人一起出發。還調來秦王府的士卒花名冊,挑選精兵強將,準備奪取秦王府的人馬來充實齊王府。還在李淵面前誣陷杜如晦、房玄齡,將他們趕回瞭傢。李淵明知是他們的陰謀卻不制止。
  李元吉乘勢秘密請求除掉李世民,李淵說: 秦王立有平定天下的功勛,罪行還沒有暴露,要是殺他,憑什麼理由? 李元吉說: 秦王經常違抗詔令。剛剛平定洛陽時,驕橫傲慢躊躇滿志,不願趕緊回京,分賞財物,樹立個人恩德。違背抗拒到這種程度,難道不是叛逆?隻管趕快殺掉,不愁沒有理由! 李淵沒有應聲,李元吉就退出去瞭。
  李建成對李元吉說: 已經奪取瞭秦王的精銳部隊,你統帥著幾萬兵眾,我和秦王到昆明池,在那裡為你餞行,命令勇士把他折殺在帷幕後邊,就說是暴病死去,估計父皇不會不信。我再派人勸說父皇,要他把朝政交給我。登位以後,把你立為皇太弟。尉遲敬德等人已經落到你的手中,到時活埋掉,誰敢不服? 率更丞王晊聽到這個陰謀,秘密報告李世民。李世民召集府中官吏們講瞭這事,他們都說: 大王您如不決斷,江山就不屬大唐瞭。如果讓建成、元吉的罪惡陰謀得逞,那夥小人得志,元吉兇狠暴戾,終究不會侍奉建成。以前護軍薛寶向元吉呈遞的符籙說: 元吉二字合起來就是唐字。 元吉得到符籙高興地說: 隻要除掉秦王,奪取太子之位易如反掌。 挑起內亂還沒有成功,就打好瞭互相爭奪太子的主意。憑著大王您的威望,除掉建成、元吉如拔小草。 李世民遲疑不決,眾人又說: 大王您認為虞舜是位什麼樣的人? 李世民說: 他智慧深邃,才華橫溢,溫和謙恭,公正誠實,當兒子孝順,做君主聖明,怎能隨便評論他老人傢呢? 眾人說: 假使他淘井出不來,像魚鱉一樣淹死,怎能成為孝子呢?填塞倉庫裂墻時下不來,就被燒成瞭灰燼,怎能成為聖君呢?忍受小棍敲擊,避開大棒拷打,的確是有謀略的。 李世民於是下定決心除掉李建成和李元吉。這一夜,李世民向李淵彈劾李建成、李元吉與繼母尹德妃、張婕妤通奸偷情,淫亂後宮。李淵祖下令次早召見李建成、李元吉,計劃召集宰相裴寂、蕭瑀、陳叔達來核實李世民彈劾的內容。
  玄武門之變
  武德九年六月初四(626年7月2日),李世民在長安城宮城玄武門發動兵變,李建成、李元吉來到臨湖殿,察覺到瞭變化,立即掉轉馬頭,準備向東返回東宮和齊王府。李世民跟在後面呼喚他們,李元吉心虛,先張弓搭箭射向李世民,但由於心急,一連兩三次都沒有將弓拉滿,箭沒有射中。李世民卻搭弓射向李建成,將他射死瞭。尉遲恭帶領騎兵七十人相繼趕到,他身邊的將士用箭射中瞭李元吉,李元吉跌下馬來。可就在此時,李世民的坐騎受到瞭驚嚇,帶著李世民奔入玄武門旁邊的樹林,李世民又被林中的樹枝掛住,從馬上摔下,倒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李元吉迅速趕到,奪過弓來,準備勒死李世民,就在這時尉遲恭躍馬奔來大聲喝住瞭他。李元吉知道不是對手,趕緊放開李世民,想快步跑入武德殿尋求李淵庇護,但尉遲恭快馬追上他,放箭將他射死瞭,終年二十四歲。
  李元吉五子:梁郡王李承業、漁陽王李承鸞、普安王李承獎、江夏王李承裕、義陽王李承度,一起株連被殺。
  李世民即位後,於貞觀二年(627年),才將建成、元吉以禮改葬,追封李元吉為海陵郡王,謚號剌,以禮改葬。貞觀十六年(642年),又追封巢王,謚號如故,復以第十四子曹王李明(與李元吉之妻楊氏所生)為李元吉之後。
李元吉的妃子楊氏
  齊王妃楊氏(後稱巢王妃,與唐太宗李世民生子李明)玄武門之變後,巢刺王妃居於宮內撫養李元吉庶女歸仁縣主。歸仁縣主生母去世,太宗親寫詔令安慰縣主。
李元吉的後代
  兒子
  長子,梁郡王李承業,626年被誅。
  次子,漁陽王李承鸞,626年被誅。
  三子,普安王李承獎,626年被誅。
  四子,江夏王李承裕,626年被誅。
  五子,義陽王李承度,626年被誅。
  女兒
  六女,新野縣主李令,字淑絢,嫁河東裴重暉
  和靜縣主,嫁薛元超(薛收之子,薛道衡之孫)壽春縣主,嫁楊豫之(長廣公主與楊師道之子)文安縣主,嫁段儼(高密公主與段綸之子,段文振之孫)歸仁縣主,嫁天水薑氏,長道郡公之第二子。
歷史評價
  《舊唐書》: 建成殘忍,豈主鬯之才;元吉兇狂,有覆巢之跡。 建成、元吉,實為二兇。中外交構,人神不容。用晦而明,殷憂啟聖。運屬文皇,功成守正。善惡既分,社稷乃定。
  《新唐書》: 猜鷙好兵,居邊久,益驕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