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兌

人物簡介  李兌是戰國時期趙國大臣,曾任趙惠文王的相國,與公子成平定 沙丘之亂 ,而被封為司寇,公子成死後成為相國,由於趙王年幼,他成瞭趙國政權的實際把持者,一時權傾朝野。李兌主張聯齊抗秦,與蘇秦聯合五國攻秦,謀取陶邑之地。但最終被中惠文王罷免,不知所終。

人物生平
  兵圍主父
  武靈王二十七年(前299),趙武靈王傳位於太子趙何,是為趙惠文王。他則自稱為主父。趙武靈王之所以這樣做,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與自己分別負責國內的政治和軍事,自己可以全心專註於趙國激烈的對外軍事鬥爭。經過三年的聽政,趙王何已經很懂得治國的道理瞭。但是,相貌秉性更像自己的公子章在朝見弟弟趙王何時的萎靡頹廢讓趙武靈王十分痛心。趙惠文王四年(公元前295年),趙武靈王打算把代郡分給公子章,讓公子章也稱王。這個想法的背後是趙武靈王要收回趙王何的實權,重新親掌朝政。
  趙武靈王把要立公子章為代王的想法同肥義說瞭,肥義不同意,以國無二日、百姓方寧來明說立公子章為代王的不可,同時暗示趙武靈王重新執政這個想法的危險性。趙武靈王悻悻而去。
  肥義在送走趙武靈王後,就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向趙王何講瞭。趙王何明白瞭事情的嚴重性,與肥義商議瞭對策,趙王何的一切外事由肥義代辦,命令可靠的胡人將領信期日夜守護趙王何。這個時候,公子成與李兌聽說趙武靈王代公子章討封不成後來見肥義,表達瞭對趙王何處境的憂慮,表明願為王效勞。肥義讓李兌與公子成移往都城外,拿著趙王何的兵符,準備隨時起兵勤王。讓趙豹坐鎮邯鄲,不許外地軍卒入城。趙王何則嚴控兵符,肥義則註意收集情報、統籌安排。
  趙武靈王本以為自己代公子章討封必成,不想被肥義拒絕。肥義拒絕則趙王何更會拒絕。於是,趙武靈王將討封不成一事原原本本地告訴瞭公子章和田不禮,意在激公子章與趙王何爭鬥,自己好以調和的身份,重新執掌朝政。公子章與田不禮果然十分怨恨趙王何與肥義,對於父親的默許,公子章決定采取行動。
  由於趙豹對邯鄲的防衛很嚴密,趙王何也隻是聽政時才得一見,公子章與田不禮無法下手。趙王何對趙武靈王的調兵也控制得很嚴,趙武靈王知道趙王何已對自己有所防范。這激起瞭趙武靈王更大的鬥志。此時,趙武靈王已經不把趙王何看作自己的兒子瞭,而是作為自己最大的對手。
  趙武靈王以在沙丘(在今河北廣宗縣)選看墓地為名,讓公子章與趙王何隨行。趙王何沒有辦法,隻得在肥義和信期的陪同下隨行。到沙丘後,趙王何居一宮,趙武靈王與公子章居一宮。
  田不禮勸公子章形成殺趙王何的事實,再控制趙武靈王,既而以奉趙武靈王之命的名義稱王。於是公子章借用趙武靈王的令符請趙王何到主父宮議事。肥義感覺不對,要趙王何與信期加強防衛,自己不歸即為事變。命令準備使者,如果一旦發生變亂,立即通知公子成與李兌勤王。
  肥義入主父宮後,果然被殺。公子章與田不禮在殺瞭肥義後,決定再遣使者調趙王何,如其不來,則立即進攻。公子章與田不禮暗中養有眾多武士。趙王何見肥義未歸,而使者又至,知道發生事變。信期逼問使者,果然肥義被殺。信期怒斬使者,率軍包圍主父宮,與公子章和田不禮及其黨徒展開激戰。李兌與公子成很快也率軍趕到沙丘,參與平叛。趙王何的軍隊很快就控制瞭局面,公子章與田不禮戰敗,田不禮逃亡宋國,公子章敗退到主父宮,主父納其入。
  信期、李兌、公子成圍主父宮。李兌想向趙王何請示如何處置,被公子成制止。公子成說,以當前之勢,如果請示趙王何,趙王何很難下達趕盡殺絕的命令,親口誅其父兄。如此一來,圍主父宮,趕殺公子章就會成為信期、李兌、公子成的罪過。而如果不請示趙王何,自己處置,趙王何也一定會接受這個結果。李兌與信期覺得很有道理,於是派兵攻入主父宮,誅殺公子章及其黨羽,主父不能制止。公子成盡出主父宮人,不許主父出宮。主父欲拼一死,但公子成等人隻圍不戰,無人敢擔刺殺主父的罪名。主父被圍在內宮裡,內宮本無存糧,一些日常的瓜果點心沒過幾天就被吃光瞭。公子成對主父斷糧斷水前後達三個月之久,主父被活活餓死。公子成在確定主父必死之後,才打開內宮,為主父收屍。趙王何對主父之事一直不問,直到公子成來報主父餓死,才痛哭一場,命令厚葬,全國舉哀。
  為主父歸葬之後,趙惠文王以公子成為相,封安陽君。李兌為司寇,封奉陽君。
  將相不和
  公元前294年,為復仇齊國,強大燕國,縱橫傢蘇秦與燕昭王合謀對抗齊國,並親身入齊為間,促使齊閔王攻宋。齊國攻宋的消息傳入趙國,大將韓徐為認為齊國如果吞並宋國,將成為趙國威脅,因此主張聯燕抗齊;而李兌則主張聯齊抗秦,這是因為齊閔王答應李兌,如果吞並宋國,則將宋國陶邑送於李兌為私邑。
  蘇秦為瞭破壞齊趙關系,慫恿齊閔王收回送於李兌的陶邑。齊閔王聽從瞭蘇秦的建議,使李兌極其憤怒。當李兌知道是蘇秦建議齊閔王毀約之後,便與韓徐為一起扣押瞭蘇秦。燕昭王聽說這件事之後,派出使臣將蘇秦救走。雖然有瞭聯合扣押蘇秦這件事,但是,李兌與韓徐為在聯燕抗齊或聯齊抗秦的路線之爭並沒有結束,齊秦關系已經破裂,主張聯齊抗秦的李兌逐漸被趙惠文王所排斥。
  五國合縱
  公元前288年,秦、齊兩國為瞭共同對付趙國,在秦國丞相、穰侯魏冉的力主下,秦、齊互稱西帝和東帝,並準備連橫攻打趙國。為瞭趙國的存續,李兌與魏國、韓國聯合,準備應對秦、齊兩國的入侵。就在此時,蘇秦為瞭破壞秦、齊聯盟,促使強大的秦國加入到討伐齊國的隊伍中,於是以 稱帝天下共厭 為由,唆使齊閔王廢除帝號,並以此為借口,聯合趙國、魏國、韓國、燕國共伐秦國。然而,五國合縱還未有實際效果之時,秦國大臣韓聶出使齊國,修復瞭秦、齊關系,而後,蘇秦以齊國默許秦國吞並安邑為代價,換取秦國對齊國滅宋的首肯。
  李兌罷相
  公元前286年,齊閔王聯合魏國、楚國出兵滅宋,面對勢力進一步擴張的齊國,趙國、燕國和秦國深感憂慮。趙國聯齊抗秦的呼聲逐漸消失,韓徐為聯燕抗齊的主張逐漸占據上風。
  於是,秦昭襄王開始組織合縱,並聯絡韓國、魏國、趙國、燕國共同聯軍,討伐齊國。魏國丞相孟嘗君因與齊閔王有仇,極力鼓動魏國加入合縱;韓國一向不敢違抗秦國,於是也加入瞭合縱;燕國曾與齊國有亂國之仇,更是率先加入瞭合縱。面對逐漸龐大的對齊合縱勢力,趙惠文王選擇瞭韓徐為,並以私吞陶邑、專權亂政為由,罷免瞭與齊國親近的李兌。自此,李兌從趙國的政治舞臺上徹底消失。
李兌為什麼權傾朝野
  公子成和李兌商量: 因為趙章的緣故而圍攻主父,休兵的話,一定會被滅族。 於是繼續圍困,對宮中人說: 先出來的有賞,後出來的人滅族 ,宮中人都逃瞭出來。主父也想出宮,卻被阻攔在宮門之內,三個月後在宮中餓死。
  事後,公子成為相,號稱安平君,李兌為司寇。公子成死後,李兌擔任相國,封奉陽君。他和蘇秦主持五國合縱攻秦。
  趙王年幼,李兌把持朝政,為瞭一己之私而不顧國傢大義,早有百姓對此不滿。韓徐為回到趙國,揭露瞭李兌向齊王索要陶邑之事,趙王大怒,派人抓捕李兌。

Comments are closed.